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三千二百四十四章 打手小幺

第三千二百四十四章 打手小幺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陈风笑
    大数据修仙正文卷第三千二百四十四章打手小幺降临的意念威压不算强,但很有点气势汹汹的味道。

    不过冯君、颐玦和竹君子都没惊讶,大佬甚至连回答的兴趣都没有。

    颐玦点点头,“见过此方意识,这洞天只是暂居一段时间,帮这位道友护法和晋升。”

    冯君也抬手一拱,“见过昆浩域主,此前惠顾晚辈良多,须臾不敢忘。”

    说句实话,他还真没有想到,沉睡中的界域意识,竟然在此刻苏醒了。

    昆浩意识似乎是感知到了他的心声,它没好气地哼一声。

    “这么强大的洞天降临,我若是还感知不到,那真的活该被抹杀了。”

    界域和洞天之间的关系一言难尽,不过毫无疑问,空间之间是可以相互吞噬的。

    仅仅是出于这么一个理由,昆浩意识都不得不从沉睡中醒来。

    一个比它强大得多的洞天降临了,而且还不是路过,是要长待!

    两者之间无冤无仇?不用有什么仇怨,弱小就是原罪!

    如果是界域意识间相逢,还可能相安无事,但是洞天的性质注定它比界域有侵略性。

    首先洞天是可以移动的,这就占了主动性。

    另外洞天的生成,本身就带有界域特性,还可以通过吞噬界域发展壮大。

    所以昆浩意识必须降临,若是不出现,对方追究个“对洞天不敬”,那都可以出手。

    然而它来的时候,气儿实在太不顺了,哪里还会考虑,对方修为远远超过自己?

    “你会不会交流?”大佬见状不满意了,“若是你有意挑衅,我不介意抹杀你!”

    抹杀界域意识,涉及的因果绝对不小,但那也是相对的。

    对于大佬而言,这就是不值一提的小因果,它完全承担得起。

    昆浩意识真的很愤怒,但是它也清楚,对方绝对不是口出狂言。

    所以它只能对着冯君表示,“你对本界域贡献不小,也得了我的眷顾……”

    “我知道你修为不高,不过你的影响力没有问题,你来说句公道话。”

    冯君怔了一怔,然后无奈地皱一皱眉头,拱一下手,硬着头皮回答。

    “域主前辈,颐玦大尊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只是借咱们昆浩暂时栖身。”

    “这个我当然知道,”昆浩意识被尊称为域主,界域里什么事能瞒过它?

    但是它依旧很烦躁,“可就算暂时栖身,总得先跟我知会一下吧?”

    这是做客的礼节问题,然而大佬对此相当地不屑凭你也配让我专程打个招呼?

    考虑到自己曾经在这个界域流浪多年,最终它还是没有出恶声,只是表示。

    “你身为本界意识,若是连这点小事都察觉不到,我打招呼也没啥意思吧?”

    在压力锐减之后,它确实轻松了,架子也端起来了。

    对它而言,这么说话真不是冒犯毕竟身份和地位在那里摆着的。

    昆浩意识就有点挂不住了,这个界域,终究我才是主人的嘛。

    不过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冯君及时出声。

    “域主前辈,绛珠仙草若是能在本界域晋阶,也是一场缘分。”

    昆浩意识思索了起来,它也清楚,如果绛珠草在本地破境,自然会欠下昆浩些许因果。

    它欠下的最大因果,应该是竹君子,其次就是冯君和颐玦,给昆浩留不下多少。

    然而,就算留不下多少,那也是出窍的因果,远远不是凝婴和结丹能比的。

    说句题外话,白砾滩的同道气场,其实也在昆浩结下了不少因果。

    只不过昆浩意识总觉得,他们吸收走了本界域的灵气,所以平时也不见如何欢喜。

    可是绛珠草若是要破境,那自然会进入洞天去,界域的灵气就省下了,非常划算。

    昆浩意识一开始没认真考虑这场因果,那是因为它的感觉是……出窍是那么好出的吗?

    大能的善因,谁不想结?但是可能性很低的话,那就几近于异想天开了。

    现在经冯君这么一提醒,它仔细分析一下,才猛地意识到:这位出窍的概率还真不低!

    它对仙植的根脚不是很清楚,但是光说有洞天的辅佐,几率就会大大提升。

    而且有竹君子的帮助,再加上冯君的推演……概率还真的很高。

    然而它对大佬的强势,终究有点不能释怀昔年你弱小时,也不见你这么张狂。

    昆浩意识这种心态,是典型的“英雄见惯亦常人”,它看到了大佬弱小时的样子。

    若带来洞天的是轩辕不器,它都不可能这么恼羞成怒。

    总之,就算接受了冯君的说法,它还是皮里阳秋地表示。

    “若是抹杀了我,界域陷入混沌,也不知这株仙植晋阶的因果算谁的?”

    界域陷入混沌,倒未必会崩塌,新生的界域都还没有意识。

    比如说空濛意识,外在的体现,就还只是个白胖婴儿。

    不过昆浩意识已经成熟,抹杀它而不影响界域,难度就要大很多。

    当然,大佬要是使出超强手段,应该也能保住昆浩界域,但是产生一些混乱是难免的。

    这种情况下,绛珠草连出窍前的准备都会受到影响,出窍概率自然也会降低。

    大佬没有理它,暗戳戳地勾连了一下灵兽袋里的小幺。

    下一刻,空中蓦地出现了一个小女童,她双手叉腰,冷笑了一声。

    “这个因果我可以接,真以为昆浩离了你就不行了吗?”

    昆浩意识感知一下对方,顿时大骇,“前辈又是何方而来的存在?”

    对方的境界太高,它感知不到太多信息,但昆浩终究是它的主场。

    它能够确定,对方是纯粹的神念体,这个假不了。

    然而,这就足够可怕了。

    小修者遭遇大能神念,有可能被夺舍,那么,界域意识有没有可能也被夺舍呢?

    这个答案是毋庸置疑的,无非是一个意识体,取代了另一个意识体。

    只不过大多数情况下,没有大能会那么无聊。

    界域意识不但会被困在界域内,无法四处移动,而且还要跟界域同生灭。

    能夺舍界域的大能,起码得是真君,真尊修为倒也能将就,但不可能扛得住因果反噬。

    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谁家真君会无聊到夺舍一个界域?

    可话又说回来,修者的世界从来不缺少意外,夺舍界域很罕见,却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昆浩意识很明白这一点,而且直觉告诉它,对方承担得起夺舍自己的因果。

    这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笼罩过来,它马上就跪了。

    “你不用管我来自何方,”小女童双手叉腰,居高临下地表示。

    “竹君子大人不屑理会你,并不是你撒泼打滚的理由,明白吗?”

    御空层内,四名大能有点愕然,冯君不声不响的,身边又多出一个大能?

    瀚海真尊忍不住发话,“这是……洞天的器灵?”

    “不太可能,”千重很干脆地表示,“这位起码是元祖修为,可能去做器灵吗?”

    “这也未必吧?”轩辕不器的眉头皱一皱,“前辈的洞天,级别也低不了。”

    千重闻言摇摇头,“若是那样,前辈早就收回洞天,或者打得不可开交了。”

    轻瑶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确实如此,若真是器灵,怎敢轻言夺舍?”

    昆浩意识闻言,一时间只觉得羞耻难当,这里可是我家,你们这是……上门欺负人?

    然而,它终究是不摸小女童的根脚,不敢像面对竹君子的时候那么放肆。

    它只能硬着头皮表示,“尊驾前来,多少也该打个招呼,才是往来之道。”

    小女童淡淡地表示,“无此必要!”

    一时间,上位者的霸气一览无遗。

    然而昆浩意识是再不敢计较了,只得表示,“前辈自去忙碌,我告退了。”

    它悄然退去了,小女童也蓦地消散不见。

    不过在暗中,她不无自得地向大佬请功,“大姐……我的举止还得当吧?”

    “唔,”大佬无可无不可地哼一声,“要不,你就占据了昆浩,也算有个栖身之处。”

    “别啊,”小幺哀嚎一声,“我可不想被困死在一个地方,要跟大姐一样四处游历!”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白砾滩所有的修者都知道了,此地多了一个洞天。

    而且长生泉边的那一株仙植,打算在昆浩出窍。

    这个消息,又引发了一波狂热,即将出窍的元婴巅峰,实在值得大家瞻仰一下!

    白砾滩的大部分修者有机会见得到元婴真仙,见过出窍真尊的也很有一些。

    但是元婴巅峰、即将出窍的修者,那还真不是一般的罕见。

    通常情况下,这些修者早就寻觅到地方闭关了,像白砾滩这么大张旗鼓为出窍做准备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就连颐玦闭关时,也是悄无声息的。

    是以,又有不少修者从上界下来,其中还有两个元婴高阶。

    他俩是想近距离感知一下准出窍的气息,积累一些感受。

    当然,这想法是好的,能不能得到这个机会,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所幸的是,天琴大部分元婴战力,都被牵扯进两个异世界中了,否则真不知道会来多少。

    大多数修者赶来,纯粹就是想沾一沾气运……

    修者倒是不讲迷信,但是气运之说,大家还是相信的。

    不过让冯君疑惑的是,绛珠草居然表示,“为什么要勾连那个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