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有妖气客栈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卧佛·拈花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卧佛·拈花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程砚秋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余生刚把四个九城撒出去。

    他们还没走到谷口,就传来令人目瞪口呆的消息:巫院叛乱了。

    “余掌柜,我说什么来着?”这消息是搬山城主带来的。

    在他还是卧底之前,为了不暴露自己,他也同意让巫院进入自己地盘了。

    当然,因为有余生的缘故,他让手下提前防了一手,而且时刻戒备着。

    所以,巫院一有叛意,他立刻就知道了。

    搬山城主来的很急。

    他饮一口茶后继续道:“我就说坐视巫院壮大,绝不是什么好计策,可当时他们不听我的呀,现在怎么着?”

    为了谷口之战,中原诸城内妖兵尽出,现在空虚得很。

    九城现在又谷口又大败,中原诸神或伤或死,元气大伤。

    巫院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接管了他们的地盘。

    “这谷口一仗打下来,咱们白白为他们做了嫁衣裳!”搬山城主气不过。

    更让搬山城主气不过的是,巫院打着与客栈一模一样的口号在号召百姓站起来反抗妖怪。

    “耕者有其田,还有什么人妖平等,圣人与百姓共治等等。”

    据搬山城主得到的消息,这标语煽动性很强。

    也是受余生他们大胜,重建圣城的鼓舞,那些百姓本就人心思动。现在被巫院一挑拨,就像余生他娘的暴脾气,一点就着,响应者云集,现在已经占领许多城池了。

    余生他娘还真是一点就着。

    也难怪,这眼看着她就要成两荒一原之王的娘了,北荒王居然又横插一杠子。

    “老北这个烂勾子毒心肠,肚子冒坏水的缺德玩意儿。我以前只是觉得他学坏了,想不到这老不死的还变无耻了。”

    “居然无耻到剽窃我儿子的想法,哼,与我的境界差距是越来越远了。”

    她摇了摇头,“也难怪,我现在是王太后了。”

    她很得意。

    “儿砸,提笔,让老娘写封信,好好奚落他。”

    余生他娘从生气到兴致勃勃,只隔了几句话。

    “不用。”

    余生把怀里的小木牌丢给她,“这可以直接联系老北。”

    “他还给你这玩意了?”

    余生他娘接过,“也好,省的我跑腿了。”

    她站起身,叮嘱余生,“记得烧鱼!”

    她准备找空旷的地方,好好奚落老北去。

    “对了。”余生提醒她,“完事了你可以去秃头老道聊聊。”

    “秃头老道是谁?”余生他娘疑惑。

    “现在是多宝书的主人,据他说,他是浑沌的魄,从地下面冒出来的。”

    “还有这玩意儿?”

    余生他娘皱起眉头,若有所思的离开了。

    目送他娘离开后,余生与搬山城主继续商量对策。

    相较于搬山城主的匆匆,余生一点也不着急。

    “现在你地盘上的巫院怎么样?”

    搬山城主闻言拍着胸脯,“余掌柜,你尽管放心,他们在我这儿讨不了便宜。”

    谷口战役一结束,搬山城主就回了搬山城。

    因为不用再隐瞒身份,所以他在小公子他们的帮助下,着手改造自己地盘上的诸城。

    不止让耕者有其田,而且把诸城的城主府也改成了长老会的模式。

    因为诸城的城主,早已经被他引诱进客栈,被余生封印,所以进展很快。

    这让巫院措手不及。

    等巫院拉起“梦回圣人时代,重铸圣人辉煌”大旗时,搬山城主地盘上诸城百姓早已心归客栈。

    “所以巫院在我的地盘,并没有弄出太大动静。”

    搬山城主担忧的是别的九城地盘,怕被巫院占了去。

    那样一来,他们谷口一仗相当于白打了。

    余生摇了摇头,“不,不白打。”

    九城大败,诸城权利形成了真空,巫院趁机取而代之,早在余生预料之中了。

    他甚至可以想到这不是北荒王,而是巫彭的主意。

    当然,巫院来的这么着急,是他没有想到的。

    他决定让黑衣大王等四个九城回去,继续收拢地盘,能控制多少算多少。

    他这么做,是有自己理由的。

    “巫院前段时间在东荒大败,可谓是伤筋动骨。”

    即便他们提前布局中原,那损失的人手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补起来的。

    就算有幽冥之地,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占据那些九城的地盘。

    “万一北荒王的人南下呢?”搬山城主说。

    北荒王虽然在东荒和中原节节败退,但北荒王在北荒的势力可是丝毫未损。

    这倒是个问题。

    余生沉吟一番后,还是决定静观其变。

    “不管他了,我们先守住我们能得到的再说。”

    余生让搬山城主向外面扩张,趁巫院根基不稳,能占多少城池算多少。

    同时,他也让谷口的巨人、人类向东迈进。

    一直推进到卧佛城,他们才停下来。

    ……

    在卧佛城客栈开启那一天,小和尚、草儿、老和尚、狗屎还有狗蛋从咫尺之门回到了卧佛城。

    他们从客栈大门出去时,看见整座城的百姓正在客栈面前欢呼。

    待看到小和尚与老和尚后,他们欢呼声更高了,把天上的云朵都惊走了。

    他们认识小和尚,也认识老和尚。

    近一年前,他们曾在这座街道上大闹卧佛城,杀了卧佛城主,绑走了卧佛寺的主持,还带走了几个邱凡囚犯,几车粮食,还分给他们粮食了。

    小和尚望着熟悉的街道,恍若隔世。

    他们回来了。

    邱凡、竹竿妖怪却都已不在。

    百姓在笑。

    小和尚想哭。

    忽然之间,他不知道这样值不值得,他的心空落落的。

    正在小和尚心情低落时。

    昔日,曾买过狗蛋的欢喜楼的掌柜胖女妖挤进了人群。

    她身后跟着一些小女孩。

    “大师,你们快看看,这几个姑娘我可养好了,一点儿也没有虐待。”胖女妖笑呵呵的。

    小和尚回过神,望着那些被喂胖的小女孩,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目光穿过人群,穿过屋檐,最后落在寺庙后面的卧佛上,佛头含笑,似在安慰众生。

    让小和尚发呆的是,他这才看到,卧佛的音容笑貌,居然像他师父。

    “昔日,佛主在入寂灭乐时,于双树间北首,右肋卧狮子床,教化众生,指定衣钵传人。”

    “只可惜,那位传人辜负了佛祖期望,在诸神统治时,突然消失了。”

    老和尚在小和尚耳边娓娓道来。

    小和尚点了点头。

    此时,阳光普照,卧佛山顶,处于卧佛的头颅处,他看见有一老和尚枕右肋而卧。

    “师,师父…”

    小和尚呆住了。

    自佛法大成后,他眼力甚强,卧佛山上的一草一木都看得清楚。

    他摇了摇头,定睛再看,那人还在。

    他可以确定,那是他师父。

    小和尚西山上的师父,在把他丢下而去东荒东北游历后音信全无。

    后来,余生成为了东荒王,只在千山岛上打听到过他的消息。

    鲨鱼说,一老和尚曾经来过千山岛,后来不知所踪了。

    小和尚以为再也见不到师父了,却想不到今天在卧佛山上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