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第0948章 新学年的第一节魔药课(? ?)

第0948章 新学年的第一节魔药课(? ?)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暗影熊
    叮叮咚~!??

    随着霍格沃茨的那个管理员,那个哑炮阿格斯·费尔奇摇响了下课的铃声之后,很快,霍格沃茨的那些四年级的三四十名学生们便终于如释负重一般,急匆匆地从黑魔法防御课教室里快步冲了出来,就如同是教室里边有什么十分可怕的怪物在驱赶恫吓着他们一般?

    而在当其余的同年级学生们都已经差不多走光之后,哈利、赫敏和罗恩这三个落在最后边的组合才抱着各自的课本,带着一丝丝急匆匆的神色从里边挤了出来。

    而在三人离开之后,教室里就已经是空荡荡的,除了里边的哪一个仍旧坐着,讲台边倚着一根拐杖、有着一头苍老的白发、满是伤痕的老脸和一只蓝色魔法炼金假眼的邋遢老人正对着一个银色的弧形酒瓶喝着一点什么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人了。

    而那个邋遢的老者,便赫然就是在开学典礼的那天,在最后时刻才出现,然后吓了在场的师生们一大跳,还被邓布利多任命为本学年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负责教导全校数百学生黑魔法防御的疯眼汉阿拉斯托·穆迪!

    “嘿!”

    “赫敏!还有罗恩!”

    “这节黑魔法防御课你们觉得怎么样,是不是很棒?我可从来都没有碰到过像阿拉斯托·穆迪教授那样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他竟然直接教我们去对抗和识别那三个可怕的咒语,甚至还将那三个咒语完整地交给了我们,那可真的是太棒了!”

    刚刚从黑魔法防御课的教室里出来,准备走向魔药课课堂的路上,哈利在有兴奋难耐之下,便终于忍不住不断地向着自己身边的两个同伴欢呼着道。

    ‘……’

    ‘……’

    只不过,和他一个人的那种兴奋劲儿不同,他旁边的罗恩似乎是有点儿被吓到了,而赫敏也是默默地皱着眉头,抱着她自己的课本跟在俩人的身后,看起来闷闷的,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哈利!”

    “那三个咒语可是不可饶恕咒,穆迪教授向我们展示一番也就算了,因为他是退休的傲罗,还是学校的教授,施法的目标也是一直蜘蛛……”

    “可是,他却还将咒语直接教给了我们,那很不好,非常不好!!”

    赫敏觉得,那种咒语本就不该是她们这些四年级的学生们去接触的,那位穆迪教授就不该拿那种咒语来教导她们这些低年级的学生!

    或者,至少是完成了五年级的.Ls考试的六七年级的学生们,才有必要去选择性地接触它们?

    “那可是不可饶恕咒!”

    赫敏再次给眼前的这个看起来大大咧咧,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的同伴重复了一遍。

    “如果谁去使用其中的任何一个,就一定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并被魔法部给抓起来关到阿兹卡班里去的!哈利,我知道你偷偷用笔记本记下了那三个咒语,不过,我必须警告你,你可千万不能胡来!”

    “总之!”

    “穆迪教授他的那种做法真的是太可怕了,他继续那样教下去的话,就一定会被学生或者家长投诉的!!”

    很意外地,这是赫敏第一次在私底下说某一位教授的不是……

    因为啊,在她看来,那位穆迪教授的教法实在是太激进了一点,连她都被对方控制、折磨和杀死那只毒蜘蛛的做派给吓到了,那就更别提其他的同学们了。

    而这,也正是刚刚下课铃一响起,同学们就急匆匆地离开,压根就不愿意去跟那个穆迪教授多待一分钟的缘由所在!而要不是因为哈利还特地跑去跟那位新来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进行请教的话,她和罗恩俩人也早就跟着其它人一起离开了。

    “??”

    “噢不!我没有说我要胡来!”

    “可是,赫敏,你知道的,他是邓布利多教授今年请来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既然邓布利多教授没有出面干涉,就证明穆迪教授的做法是正确和被允许的!而且我觉得他就应该那样去教,最好还要教得更多,而不是完全按照课本来?”

    “也只有那样,我们才能学到更多更有用的东西!!”

    好不容易才来了一个自己喜欢和感兴趣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哈利可不会任由赫敏去说对方的不是,所以他第一时间便自发地替对方申辩了起来。

    反正,在他看来,那位穆迪教授就确实是很好的,他哈利表示很满意,并希望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对方还能教他们更多更实用的咒语和技巧,最好是对方身为傲罗时的那些独特经验和法术?

    要知道,哈利可是立志在自己毕业以后选择去当一名傲罗,然后参加到打击食死徒、打击神秘人和黑巫师的光荣事业里并奋战在保卫巫师的第一线的!而现在,那位穆迪教授教给他们的知识,才是他目前最最想学的内容。

    “你错了!”

    “哈利,我觉得那很可能不一定是邓布利多教授的授意,那九只不过是那位穆迪教授自己太乱来而已,他就不该那样去做,至少不该对我们这些低年级的学生教那种咒语!”

    说完,赫敏还下意识地往三人身后的那个黑魔法防御课教室的门口里看去。

    当她看到现在距离已经足够远,现在仍旧在教室里喝着那种难闻的怪东西的穆迪教授并没有跟着出来后,也肯定没有听到她的话之后,她才压低着声音,带着一丝丝的埋怨说道。

    因为,在两年前就已经从那本魔法书里接触到了一些极其高深和可怕的咒语的她,可是比自己身前的这两个同伴更能明白轻易去接触那种东西的害处的!

    “不!”

    “赫敏!现在食死徒们已经开始出来活动了,那天晚上的那魁地奇世界杯的事情你们也都看到了,他们烧了整个营地,还放出了黑魔标记!现在我们有理由相信,神秘人一定很快就会回来的,我们现在提前去学习怎么对抗那些擅长使用不可饶恕咒的食死徒就肯定是无比正确的!”

    “所以,赫敏……我认为穆迪教授没有做错!”

    “而邓布利多教授邀请一位退休的前傲罗回到学校执教,就一定有他必须那样去做的理由?”

    哈利还是很笃定自己想的没错,且还坚决地维护那个穆迪教授。

    因为他现在觉得,对方就肯定是他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这四年学习里碰到的最好一个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没有之一!和现在的那个穆迪教授比起来,前边的那三任,除了卢平教授教导了他们对付摄魂怪的重要技巧之外,无论是被伏地魔附身的奇洛,还是那个只会吹牛的吉德罗·洛哈特就都肯定是不合格的。

    而原本,哈利还想着,如果哪位安妮教授能够担任他们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的话就一定是个好主意的,然而现在,他突然又改变主意了,他坚持觉得,那位穆迪教授就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

    “那个……”

    “哈利,我也觉得穆迪教授那样去做不太好……你刚刚没有看到吗?纳威都快被吓傻了,他怎么可以那样乱来……”

    “那个穆迪教授一定是疯了!”

    “我可是听说过,好像……那个疯眼汉穆迪在当傲罗的时候就很喜欢乱来,疯疯癫癫的,还有很多怪癖,反正魔法部里就没有几个人是喜欢他的……”

    事实上,罗恩刚才在课堂上也有点儿被吓到了,他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们新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竟然敢在新学期的第一堂课上就对着一只小蜘蛛公然示范那三个不可饶恕咒!

    果然,对方被别人叫做‘疯眼汉穆迪’,还被魔法部的人私底下指指点点,人缘也不好,就绝对不是没有道理的。

    “好啦,先别说黑魔法防御课的事情了!”

    “哈利,前边就是魔药课的教室了,咱们还是快点吧,没多少时间了,再说下去,要是不小心迟到了的话,我想,斯内普教授就一定是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特别是……不会放过你?”

    要是迟到的话,三人害得格兰芬多学院被扣分就是一定的!

    当然了,除了扣分之外,想想往常三年里的那些魔药课的场景,她赫敏便觉得,身边的这个可怜的朋友哈利,就一定会受到斯内普教授的额外的‘照顾’的,比如说当众讥讽一顿之后,再罚抄写二十页的配方和魔药的相关属性?

    那种场面,就肯定不是她和罗恩这些身为朋友的所希望看到的,因为,那种画面对她们来说真的是太糟糕了一点。

    “啊?梅林的胡子啊!”

    “快!快点哈利!咱们必须要快点,绝对不能迟到!!”

    很快,原本精神还有点儿不太好,如同是被吓到了的罗恩这时便猛地一个激灵,然后突然回想起了以前斯内普那个‘黑巫师’也曾对他做过的种种事情之后,不希望再次在课堂上被对方揪住训斥,然后被斯莱特林的小蛇们嘲笑的他,便猛地一拉哈利的手,甩开膀子就往前跑去。

    今天可是本学期的第一节魔药课,要是真的因为迟到而被罚的话,他的那两个双胞胎哥哥就一定会给家里告状的!

    “你们等等我……”

    “哎……”

    没有想到那两人竟然丢下自己先跑了,没有办法,赫敏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然后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就那么一个人孤零零地沿着霍格沃茨的那些复杂和昏暗的楼梯走廊,往城堡下边的魔药课教室方向快步追了上去去。

    魔药课教室并不大,也不是很阴暗,因为在教室里点着好多的蜡烛,且那一个个实验桌上加热坩埚用的煤油灯也正点燃着……但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进入到教室里的学生们却没有一个敢嬉闹或者大声喧哗的,他们都已经第一时间坐到了各自的位置上。

    也许,是因为讲台上的那个正交叉着双手站在那里的那个一身黑袍、头发平直、眼睛冷漠且肤色苍白的教授的气场太过于强大的缘故?

    ‘喂,快看!’

    ‘安妮教授她怎么会在这里的?她会是斯内普教授今天请来的帮手吗?’

    ‘啊……’

    ‘我不知道,斯内普教授好像从来不需要助手的吧?’

    ‘那可不一定……’

    ‘……’

    ‘难道是安妮教授自己也想要学习魔药?你看看,她的面前好像也有很多的魔药和一口坩埚?’

    ‘可她现在已经是教授了,而且她也很厉害了的,她还需要来跟我们一起学习魔药吗?’

    ‘她的咒语和魔法确实很厉害,也许,她的魔药课很差,都不如我们呢?’

    ‘真有可能!!’

    ‘她难道今天不用上课的?’

    ‘她是荣誉教授,如果她要开课的话,礼堂那里就一定会有通知的……’

    ‘我跟你们说,安妮教授可能是咱们霍格沃茨最清闲的教授了,只要她愿意,她可以一整个学期都不用开课,而且还不怕邓布利多校长找她的麻烦!’

    ‘她今天来魔药课这里,应该不用像咱们一样,要写课后作业吧?’

    ‘肯定不用!’

    ‘为什么?’

    ‘因为斯内普教授肯定是打不过她的,他没有办法去要求她做作业!’

    ‘!!’

    ‘你惨了,我觉得斯内普教授一定听到你的话了,他刚刚看过来了!’

    ‘啊??’

    来到魔药课的教室,两两分组准备上课的格兰芬多学生和斯莱特林的学生,当他们看到讲台右边的角落里,那个以前一直空着的小桌子上竟然坐着那一个小女孩,那一个安妮教授之后,他们便纷纷交头接耳地小声讨论了起来。

    不过,他们没有敢太大声……

    因为啊,现在虽然还没有正式上课,可他们的那位魔药课教授,那个穿着一身黑衣的西弗勒斯.斯内普此时正站在讲台上边,那个交叉合拢着手指,还微微眯着眼,做闭目养神状的可怕男人正站在那里并朝着他们散发着某种极其可怕的威严呢!

    “……”

    “请安静,同学们!!”

    看看时间马上就要到达上课的点,看看所有的人都来齐了,没有任何人胆敢第一天就迟到之后,斯内普就终于不得不开口了。

    “同学们……”

    “虽然这是新的一个学期,你们现在也已经是四年级了……”

    “但是,我还是要重复一遍以前第一次看到你们时的那句话:你们到这里来为的是学习配制魔药这门精密科学和严格工艺的,这可不是傻乎乎地挥动魔杖就能完成的事情……所以,你们中间可能会有许多人很难相信这是魔法,我并不指望你们能真正领会那文火慢煨的坩埚冒着白烟、飘出阵阵清香的美妙所在,你们也不会真正懂得流入人们血管的液体,令人心荡神驰、意志迷离的那种神妙魔力……”

    “你们之中注定有些人是一群无可救药的蠢货,但是万幸,再有俩年,等到明年考试之后,除了那些在魔药课的考试中获得优秀成绩的学生,其他的,啧统统都没有资格再进入我的课堂!”

    说完,斯内普便用冰冷的目光扫向了格兰芬多学院的哈利和罗恩俩人,很显然,在刚刚的学生们正在谈论的那些事情之中,那两个家伙说的话被他给听到了一部分!

    不过,现在他并不想去教训那俩人,因为他斯内普现在还需要做别的事情……

    “我想,你们恐怕都看到了吧?”

    “我身边的这位安妮·哈斯塔教授……你们有些人刚刚猜的没错,她不是我的助手,我从来不需要助手,特别是在上课教你们这些才刚刚魔药入门的四年级学生的时候!”

    斯内普微微侧身,看向了自己讲台右边的那个坐在那里一本正经状摆弄着他的那些珍贵魔药原材料的小女孩,脸颊上的肌肉便不由得微微抽了抽。

    “事实上……”

    “安妮教授她只不过是来观摩我们上课的,据说,她也想要自己炼制一些魔药,所以‘借’了我的一个新坩埚和一些药材?”

    “虽然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你们只管把她当做不存在就可以了,如果因为她而分心导致出错的话……”

    斯内普说到这里,便又瞟了一眼角落里的那个非要来自己的课堂上凑热闹的小女孩一眼,一点面子都不给的。

    至于学生们出错会有什么后果他就没有多说,因为他知道,他的学生们肯定是知道他的作风的。

    事实上,如果可以的话,他完全不希望在他的课堂上出现这么一个不相干的人,哪怕对方同样是霍格沃茨的教授,哪怕对方实力强大也是一样!而要不是对方死皮赖脸地赖在那里不走,还强行拿了自己的魔药,非要在跟着学生们一起上课,且自己确实是奈何不得对方的话,换了个人,他早就直接强行轰对方走了。

    “嗨!”

    (*^▽^*)

    “你们大家好啊!!”

    (??????▽??????)

    安妮今天来这里一起上课其实是有原因的,当然了,具体原因是什么她现在不想说,也没有空去说,因为啊,待会他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

    ‘……’

    学生们没有敢说话,哪怕跟小女孩很熟的赫敏也不敢,因为他们都看得出来,斯内普教授现在的心情似乎很不好,他们可不会在这种时候去触对方的霉头,然后凭白给自己或者自己的学院招致不必要的惩罚。

    毕竟,到时候不论是挨扣学院的分还是被罚抄写课文,那都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

    “现在!”

    “拿起你们的课本,翻到第一页!今天,我们将要学习新的魔药炼制技巧和认识新的草药……”

    “只希望,你们在去年的哪一个学期里,从波莫娜·斯普劳特教授那里学到的草药学知识不要让我太过于失望?”

    草药课和魔药课其实完全可以合并为同一门课程,但是,既然霍格沃茨的传统是分成了两门课,他斯内普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那样做就确实是让他轻松了不少,省去了教某些蠢货们一种种识别那些繁杂的草药的时间?

    “在我开始讲解今天需要实验和炼制的魔药之前,我必须提醒你们以下几点……”

    “‘白鲜’要除去泥沙及粗皮,只剥取根皮,而且还要切片,烘干燥,直接生用,不准焙制!”

    “水仙的根要磨成粉末,越细越好!”

    “最后是苦艾……”

    “我只要求你们留下它的叶和花枝,然后浸汁!!”

    说道这里,斯内普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在他旁边的那个安妮教授,这时候已经在她自己的位置上‘叮叮咚咚’地忙活了起来,至于对方到底在瞎捣鼓些什么,他就不知道了。

    “……”

    “现在,谁能告诉我,我要你们准备这些魔药,到底是要做些什么,有谁预习过课本吗?”

    不准备去因为某个小女孩分心的斯内普想了想,便迈步向前,一边在自己的课堂里踱步,一边监视着那些已经开始按照自己刚刚的要求手忙脚乱地准备着的学生,一边用那种阴恻恻的语气问道。

    然后,他理所当然地停在了罗恩·韦斯莱和哈利·波特俩人小组的旁边,用嘲弄的眼神看着他们将那些还带着细沙的白鲜烘得干裂,然后和那些苦艾带着根一起被切碎后准备浸汁的材料冷笑了起来。

    他已经在想了,也许,等会等到这两个家伙们的成品出来之后,他可以试试让他们各自喝上一小杯,让他们知道不听他的讲解的情况下,会是个什么样的可怕后果?

    “……”

    然而,想毕的斯内普在回过头来环视一圈,发现所有的学生中就仅仅只有那个格兰芬多的万事通赫敏·格兰杰小姐高高地举着手之后,他便在心下懊恼地瞪了一眼他们学院的那些不争气的家伙们。

    “好吧!”

    “请赫敏·格兰杰小姐说说看?”

    没办法,整个课堂就只有那个万事通小姐在举着手,哪怕他斯内普想要徇私点名自己学院的学生也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只好看向了那个明明很优秀,但是他却怎么都喜欢不起来的别人家的学院的孩子。

    “教授!”

    “根据配方,白鲜+水仙+苦艾,我想,您今天要我们炼制的,应该是一剂‘超强治疗药’水!!”

    赫敏得意地说出了自己所知道的,她已经背下了整个四年级的所有魔药课课程和配方,所以,这种小问题就肯定是难不住她的。

    “……”

    “格兰芬多加五分……”

    “现在,你们还等什么,还不快点开始你们的魔药工作?制作方法在你们的课本里第五页上都写有,很简单的两段话,难道还要我去教你们怎么去认字吗?”

    随着斯内普的那习惯性地斥责声,很快,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学生们便赶忙开始了他们的魔药课实验,开始忙碌地在各自的试验台上对那些草药、坩埚忙活了起来。

    ……

    “水仙根、姜片、曼德拉草、阿比西尼亚缩皱无花果、膨豆荚、肉桂皮,还有来自打人柳旁边的泉水……”

    ??????`)

    “提伯斯,这样应该差不多了吧?!”

    o(????)o

    在前边的那个斯内普只顾着巡视着学生们并查看情况,且还时不时对犯了错的某些学生出声叱喝着的时候,小安妮也没有忙着,很快就将一大堆她洗干净了的魔药给丢到了那个浸泡着一块块红呼呼的玩意的坩埚里。

    (……)

    (● ̄(??) ̄●)

    (提伯斯没有说话,因为,它不想去跟它家的那个糟心的小主子一起折腾,也不想待会搞砸了之后被对方给迁怒,所以,现在它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管!)

    “……”

    (。??ˇ??ˇ??。)

    “应该这样就可以了吧?”

    ??(??????~????)╭????

    觉得差不多了的小安妮,想了想,再继续往锅里增添了几块可以除腥的姜片之后,便毅然伸手,在那坩埚的地下增添了一团魔法火焰,让其开始对她一股脑地塞到了坩埚里的那些玩意开始猛火炖了起来。

    o(??????????????)o

    没错的,她安妮教授的魔药就是要用炖的,才不是跟那个凶巴巴的斯内普教授说的那般要‘文火慢煨’呢,哪怕对方刚刚转过头来瞪了她一眼也没用,她就是要用猛火炖,也只有那样,才能熬出滋味来,而且还可以不用她等得太久。

    (……)

    ε=(????`●)))唉

    “……”

    斯内普回头盯着那个在讲台边上的教师专用席位那里,正用猛火炖着不知道是什么个玩意魔药的坩埚里看了好一会。

    “哼!!”

    当他发现里边被那个小女孩胡乱加了一些漂浮在水面上的水仙根、膨豆荚、肉桂皮等乱七八糟的玩意,完全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在做什么魔药的他,看了足足好十几分钟,直到那些分量多得过分的汤水开始翻滚,并感受到期间散发出一点点微弱的魔力,以为对方的魔药已经彻底失败的他,才冷哼一声,直接转过了头去。

    毫无疑问,根据他这个魔药大师的眼光来看,甭管对方做的是什么魔药,当那些魔力和药性被过多的水所稀释,当那些魔力都不自主地散发出来而不是留存在药液当中的时候,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魔药就已经宣告彻底失败了。

    关于这一点,特别是在魔药炼制这一门技艺上,斯内普可是很有自信的,哪怕他自己的魔法实力远逊色于对方也是一样!很显然,那个安妮教授在魔药的炼制上似乎就并没有什么天赋,因为,对方加的水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唔……”

    不再关注那个正在瞎捣鼓浪费自己魔药材料的小女孩之后,斯内普便开始专心在课堂里再一次巡视了起来,因为现在,他的学生们的魔药也差不多要完成了,而接下来,他这个魔药课的教授也差不多要开始对他们的结果进行评分和记录成绩了。

    “……”

    斯内普第一个看的是那个格兰芬多的纳威的,很显然,对方的那剂超强治疗药很完美,正飘着阵阵的清香……没说的,对方肯定是对教材上的某些配方进行了改良,从而得出了这种连他都有些惊叹的结果?

    但是,斯内普却并没有表扬这个在一年级的时候就被自己训斥过的‘蠢货’,他只是没想到,对方除了在草药学上天赋惊人之外,竟然偶尔也能在魔药学上让自己感到意外?也许,等到对方五年级考试完之后,选择来自己这里参加.提高班的话,自己可以给对方传授一些密不外传的体悟和心得?

    当然了,前提是对方能够获得优秀的成绩,否则……

    “唔?!”

    然后很快,当斯内普转到哈利和罗恩俩人的桌面附近的时候,看着对方坩埚里的那些黑中泛红且还散发出阵阵苦味的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药水之后,他就更加坚定了等会让俩人喝上一杯的想法。

    当然了,为了安全起见,他可以让他们仅仅只喝一小杯,让他们拉上几次肚子并领悟到不认真制作魔药会引发什么样的可怕后果便可以了。

    “嗯。”

    当走到赫敏的那一组的台前的时候,斯内普变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然后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

    那并不是对方做的不好,而是因为,对方做得实在是太……太教条了!

    他甚至已经可以猜得出来了,这个万事通小姐肯定就是完完全全照搬的课本,所有的步骤、时间甚至是药块的大小都跟书里一模一样,完全就没有做任何的改变或者思考过该怎么根据实际情况去改良,所以,做出来的成果也就是很标准的水平,仅此而已!

    当然了,那也并不能就说对方做得不对或者不好,如果他的斯莱特林学院的学生和其它的学生们都能做得跟这个万事通小姐一样的话,那他斯内普可就太省心了。反正,待会那个纳威·隆巴顿和那个万事通小姐的药剂就肯定是要装瓶回收,然后送到校医室波皮·庞弗雷女士的地方去的,毕竟那可是优秀级别的超强治疗药。

    “……”

    “德科拉……”

    看着眼前的这个自己多方照顾的斯莱特林学生,斯内普就很遗憾地摇摇头离开。因为他看到了,对方做的很差,反正比刚刚的那个纳威和万事通小姐差,这让他心下很是不爽,比起那个纳威和万事通都是远远不如的,这让他原本想找个由头给斯莱特林学院也加几分的想法落了空。

    “唔?!”

    嗅!嗅!

    忽然,斯内普似乎发现了一点什么,开始使劲地吸了两下鼻子,先是疑惑地朝着教室里扫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学生的坩埚里发现那个奇怪的味道的来源后,他才猛地想起了一些什么,直接转头看向了教室讲台旁的那个方向。

    很显然,刚刚他以为炼药已经完全失败了的那个安妮教授的坩埚,此时出现了他意料之外的变化?

    ‘好香……’

    ‘那是什么魔药?’

    ‘不知道……’

    ‘可是,闻起来好好吃的样子……’

    ‘魔药怎么有种食物的味道呢?’

    ‘反正跟咱们在做的肯定不一样,看起来好高级的样子,一定是了不得的魔药!’

    ‘好香,真的好想吃啊……’

    ‘嘿!罗恩,你的口水滴到我袍子上了!!’

    ‘啊!’

    ‘……’

    随着那种香味越来越浓,学生们不管是完成了的还是没有完成的,便纷纷停下了各自手里的活,纷纷使劲地耸动着鼻子,伸长着脖子向那个正翻滚着,不知道正在熬着什么药剂的坩埚方向闻着。

    “唔……”

    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刚刚竟然看走眼了?

    “安妮教授,你这个到底是什么药剂,为什么我从未听说过还有这种香味的配方?”

    以为对方没有炼制失败,而是成功了的斯内普在疑惑地盯着那个沸腾翻滚的坩埚好一会,发现其间虽然蕴含的魔力已经不太多,但是,单单根据香味就不能说是失败的药剂自己怎么都看不明白的情况下,才虚心地朝着某个正站在椅子上,瞪圆着眼睛透过蒸汽往锅里瞄,还使劲吸气着作享受状的小女孩问道。

    “咦?”

    ∑(??△`)?!

    “谁跟你说这是药剂了,它才不是什么药剂呢!!”

    (????????-)??

    好端端地,她安妮教授怎么可能会浪费一节课的时间在这里做那些乱七八糟的药剂?很显然,那种事情是绝对绝对不可能发生在她的身上的。

    “……”

    “那你这是在做什么?”

    斯内普愣了一下,再靠近了一点点,闻着那种飘出来的浓郁的带着魔力的香味好一会之后,才再次开口问道。

    对此,他表示很不解,不知道这个小女孩到底是在搞什么鬼,也更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在配什么。

    “你真笨!这当然是炖肉啊!”

    (*????╰╯`??)??

    “不过,人家添了一点点的药材进去,现在它闻起来果然香极了,你要不要来吃吃看?”

    o(??????????????)o─??喏!

    说完,吞了吞口水的小安妮想了想,便大方地用一根长竹签从锅里插了一块肉,然后直接递到了对方的跟前。

    (……)

    (● ̄(??) ̄●)

    (提伯斯才不会告诉眼前的这个黑发大个斯内普,它家的小主子之所以这么大方,其实是因为她也不知道好不好吃或者能不能吃,也不知道增添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魔药之后会不会吃死人,所以,现在就总需要有个试吃的?)

    “……”

    斯内普接了过去,盯了两眼,闻了闻,然后喉咙不自主地耸动了一下。

    好一会,等到那块不知道是什么的肉已经不那么烫之后,实在是抵制不了那种香味诱惑之后,才再次皱了皱眉,咬咬牙,便试探着举起了那根竹签,将那一块肉给小心地放到了自己的嘴里。

    “!!”

    “很美味,你应该还放了肉桂的皮吧……”

    眼睛亮了一下,觉得这锅肉跟自己以往吃过的那些很不一样,有着另类的风味的斯内普,想了想,便又上前一步,直接用竹签子准确地插住了一块翻滚着浮上来的肉。

    “哈哈,很不错的吧?”

    ??(??`▽????)o

    看到对方一连吃了两块都不像是会出事的样子,小安妮才放心地笑了起来。如此想来,今天的她的这节魔药课就肯定是成功了的。

    “安妮教授,这是什么动物的肉?”

    表示自己从未吃过这种动物的斯内普表示,在有空的时候,自己的那些额外的金加隆似乎可以买一些来,然后自己也炖一锅?

    反正,吃了两块的他,已经对对方用的材料知道得差不多了,里边肯定有水仙根、姜片、曼德拉草、阿比西尼亚缩皱无花果、膨豆荚、肉桂皮,还有……还有一样是什么他没有想明白,不过不要紧,他再吃几块就肯定能琢磨出来!

    毕竟,对于魔药,他斯内普可是专业的!

    “不给你吃了!!”

    (ー`??ー)

    然而,没有等斯内普第三次伸出手中的竹签,小安妮便赶紧伸手护住了自己的坩埚。

    “我告诉你,那是球遁鸟的肉,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抓到的!”

    ヾ( ̄▽ ̄)再见~!

    说完,安妮也不怕滚烫的坩埚,直接伸手抱住之后,一个闪现,就直接不见了踪影。

    “……”

    发现对方瞬间消失,只剩下那个有点儿被烧焦的桌子之后,斯内普愣了好一会,才忽然回过神来,似乎……这里是他的教室,而他的学生们正在他的身后看着他并咽着口水?

    “唔?!”

    “你们都看什么?你们的药剂都完成了吗?哼!凡是没有完成的,或者跟教材上描述的不一致的,下节课上课之前,务必给我交来抄满十张羊皮纸的配方作业!”

    有些尴尬地收起了那根竹签之后,斯内普连嘴上的油都没有抹,直接就朝着那些刚刚只能干看着,只能闻到但是却完全就吃不到的学生们翻了脸。

    “现在,谁跟我说说,球遁鸟是一种什么样的动物?”

    “好吧……”

    “赫敏·格兰杰小姐?”

    问题刚刚问出口,就发现又是那位万事通小姐举起了手之后,急于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动物的斯内普便只好朝着对方点了点头。

    “教授!”

    “球遁鸟是一种身体肥胖,全身绒毛,不会飞行但可以瞬间移动的鸟,原产毛里求斯……但是它很难被捕捉,因为我们巫师的咒语没法轻易打中她,陷阱也困不住它!”

    “据说,它们头部蓝色的长毛很珍贵,可以制作成极其昂贵的速写羽毛笔,号称能一个小时里记下最少一万个以上的单词,非常地神奇!!”

    很快,从《神奇动物在哪里》那种杂书上曾看到过球遁鸟的赫敏,三言两语之间就给说得清清楚楚,并得意地挺起了自己的小胸膛,就等着教授的表扬加分和同学们的羡慕。

    “…….”

    “很好!你说的大概都对,但是没有加分,因为这跟魔药课的内容完全无关!”

    斯内普冷冷地盯了那个小女生一眼,然后示意那个涨红了脸,似乎气得不轻的万事通小姐赶紧坐下。可惜了,对方是格兰芬多的,而要是对发放是他们斯莱特林的学生话,他就一定会给对方回答那个问题加上十分的。

    “现在!”

    “所有人起立,收拾好你们的桌子,把没有用完的材料和制作完毕的药剂收集起来,分类装好,我会给你们打分的!”

    “还有,记住我刚刚说的,没有完成的,下节课请交来你们的作业?”

    说完,也不等下课的铃声响起,斯内普便冷哼一声,转身朝着教室讲台后边的那个药材室走去。

    他相信,他的学生们就肯定会处理好一切的,因为,凡是没有那种‘优良习惯’的家伙,在以往的三年里,早就被他收拾过很多次了!

    “一小时一万个单词的书写笔?!”

    “喂!那是真的吗?赫敏,哪里有得卖?!”

    罗恩突然觉得,要是自己有那样的一只羽毛笔的话,他抄写作业的速度就肯定会写的又快又好,那样就肯定不会总是吊车尾和总是在快要上课的时候才去借赫敏的笔记来抄了。

    “……”

    跟罗恩一组的哈利显然也跟罗恩的想法一样,所以他也朝着赫敏凑了过去,因为他也很想知道,那样的笔到底哪里有卖,然后他可以选择邮购一支?

    “……”

    赫敏没有说话,只是给了那两人一个白眼,然后赶紧收拾着自己的桌面,将自己的那完美的药剂小心地装到干净的瓶子里。因为,现在斯内普教授正在讲台后边的药材室里盯着这边呢,他们竟然就敢在没下课之前说话,他们都疯了吗?

    再说了,她刚刚说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她也是不知道的,因为那只是书上写的,所以她刚刚用了‘据说’那个词。

    ……

    许久,当下课铃的铃声终于响起,当学生们在斯内普的眼神示意下欢呼着下课并离开,当那个黑头发的斯内普快速地给学生们评分并拿着那个赫敏和纳威的药剂离开之后,某只被遗忘了的毛绒小熊才拍了拍自己的屁股,从那个讲台边的桌子上跳了下来。

    (……)

    (● ̄(??) ̄●)

    (没办法,某个糟心的小主子有了吃的就把它提伯斯给忘在这里了,所以,它现在只能自己走回到城堡顶部的那个房间里去了……幸好,这个霍格沃茨城堡是个魔法学校,变形术或者变化咒等等各种乱七八糟的咒语很多,哪怕它提伯斯被人看到也不用担心引起围观。)

    (*^▽^*)??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