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第四百七十七章:豆饭

第四百七十七章:豆饭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非玩家角色
    盛唐月下,正值佳节,长安的花灯如昼。一间亭子里,二人对饮。

    顾楠握着手中的酒杯,酒水在杯中摇晃,反射着光,亭子的地上摆着许多空了的酒坛。

    不过这些酒大多数都不是她喝的,她不是这么嗜酒的人,喝了这些酒的是另一个人。

    她抬起眼睛看向亭子里的另一侧,那是一个文人,穿着一身宽大的白裳,靠在亭子的栏杆上,斜举着酒杯。

    像是一身醉意,但又像是分外清明。

    “太白,你饮得过多了。”顾楠将酒杯放下,说道:“我送你归去如何?”

    那个被顾楠唤作太白的人摇了摇头,醉眼惺忪地看向顾楠,笑了一下。

    “不多,酒意正好,何来的多?”

    “那若你再醉死过去。”顾楠无奈地说道:“可别怪我就把你丢在这不管。”

    “酒水尚温,旧友在侧,岂能不醉?”

    太白笑出了声,站了起来,有些摇晃地走到了亭子边。

    目光看向亭子远处的街道里,灯火辉煌,或许是灯火太亮,他微合着眼睛。

    “况且能在这人世灯火里醉死过去,不也是正好?”

    仰起头来,慢慢饮尽了手里杯中的酒。

    顾楠看这人死不肯走,只能又陪着喝了一杯。

    李太白喝完酒,怔了片刻,遥指着长安的街道说道。

    “顾居士,十年前今日的时候,你我也是在这长安城中酒醉,那时的场景好似依旧在目,却没料到,细想起来已然是过去了十年。”

    听到他感慨起了时日,顾楠虚握着酒杯点了点头:“是啊,十年了。”

    李太白又笑了,神色半醉半醒:“明年今日,居士可还会来?”

    “谁知道呢,或许会,或许不会。”顾楠的声音轻淡,她很少再答应别人什么,因为她怕时间久了,她会忘了。

    可能是顾楠的回答在他的意料之中,李太白的神色如常,坐在了地上,醉醺醺地拍了拍地上空了的酒坛:“那明年,太白就等居士一会儿。若是居士不来,我就自己把酒喝了。”

    看着这个酒鬼,顾楠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空了的酒坛倒在地上,李太白坐在酒坛之间,应该是酒喝得昏沉,晃了晃脑袋。

    “居士,太白一直叫你居士,是还不知居士可有字号?”

    “字号。”顾楠想了一会儿,侧头看向他说道。

    “就叫长生吧。”

    “长生。”李太白念了念这两个字,勾起了嘴角:“有些俗气,但是居士用来倒也正好。”

    “是正好。”顾楠应和了一句,又像是自言自语。

    晚来风凉。

    亭子里,李太白对着空中的星月,举起一只空的酒杯。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诗赋吟咏,声音悠悠,像是真的传入了诗里天上的那个白玉京之中,叫一个仙人听了去。

    世事变迁。

    宋之时,胡掳入境,一人冲冠一怒,高歌满江红,马踏四方,用一生在青史上写下了精忠报国四字。

    明之时,大浪涛涛,一人站在一艘巨船的船头,身后的披风猎猎。他的手中拿着一张地图,这地图是当年一个人送给他的,说是上面,画着这个天下。

    海浪前,他打开了地图,上面所绘的这个天下是一个圆球。双手握紧,他抬起了眼睛看着大浪不息,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身后无数的船只,挥下了手。

    “杨帆!”

    明之后,听闻有一个人叫做蒲松龄,他平生喜好喜欢搜集异事,每日都会在自己家门外摆上一个小桌,桌上摆一壶清茶,请过路的人坐下共饮,谈论奇闻。

    而他自己则会将这些奇闻都一一记下,加以润色整合。

    有一日,他一如既往的在自己的家门前摆上了茶桌,午间的时候,一个人走了过来。

    她戴着一顶斗笠,在茶桌前问道:“我有个故事,先生可想听?”

    蒲松龄笑着说道:“自然。”

    带着斗笠的人坐了下来,缓缓说道。

    “这个故事,叫做长生。”

    ······

    历史的长流如同江河滚滚,卷着无数的旧事旧人远远而去,可是有那么一个人一直站在河外。

    她曾经历了长平之战,见证了数十万人的坑杀。她曾率领大秦铁骑,与六国共逐天下。她见过天下三分山河破碎,也听过那袅袅的隆中琴音。贞观盛世她一醉今朝,流年之中她踏遍河川。

    她鲜衣怒马过,也曾羽扇纶巾。做过田舍农,也做过教书生。却没人记得,这么一个人,活了两千年。

    ······

    “呼。”嘴中吐出的一口气,在冷风里凝结,变作一阵白雾缓缓地在半空中散开。

    顾楠穿着一身浅黑的羽绒服,拖着一个行李箱站在车站的边上,等着列车的到来。她特地请了个假,新年,她要去祭拜几个人。

    车站里没有什么人,赶着回家的人早在几天前就都已经走了。同样的这个时候的车也少,大概还有一个多小时,顾楠的车才回来。

    空荡荡的车站里有一些冷,她随意地找了一个位子坐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围巾。

    一旁的候车座位上传来了一些声响,顾楠转头看去,见到一个衣着褴褛的孩子正躺在椅子上睡觉,大概是流浪路过的孤儿。

    沉默了一会儿,顾楠站起了身来,去了一旁的小卖部里买了两个面包。

    身边传来响声,躺在椅子上的孩子醒来。

    见到顾楠站在他的面前,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缩了一下自己的身子,低下了眼睛说道:“我马上就走。”

    不过顾楠不是来赶走他的,而是将手中的一个面包递到了他的面前。

    孩子呆了呆,良久,才小心地接过面包,然后撕开了包装纸,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他大口地吞咽着,一口,两口,渐渐地停了下来。嘴边沾着面包屑,他低着脑袋,带着呜咽地声音,对顾楠说道:“谢谢。”

    顾楠坐在他的旁边,吃着自己的面包问道。

    “你想听故事吗?”

    孩子咽下了自己嘴中的吃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小声地应了一声:“嗯。”

    顾楠微微一笑,说起了一个故事,一段曾经的事。

    “那是很久以前。”

    ···

    车站上的时钟上,时针又走过了一格。

    顾楠说完了故事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孩子吃完了手中的面包,他看着顾楠,问道:“那个将军后来见到她师父说的盛世了吗?”

    “见到了。”顾楠看着车站的外面,高楼林立:“而且见到了很多个。”

    “那现在也是吗?”孩子又问道。

    “是啊。”顾楠点了点头:“现在也是一个盛世。”

    “那为什么还会有我这样的人。”

    孩子不明白,不是说盛世就不会有人挨饿了吗?

    顾楠转过头看向他,半响,伸手在他的头上摸了摸,浅浅一笑。

    “会越来越好的。”

    她经历过很多事,见过很多的人,所以她相信这一点。

    在每一个时代里,都曾经又那么一些人为了他们抱负,在历史上写下了过他们的一笔,这每一笔都在一点点的造就一个更好的世道。

    也正是因为他们,才铸就了这数千年来的恢弘篇章,铸就了这世世炎黄的绘卷。

    世上从来没有过一个完美的世道,但是会越来越好,因为始终有人在为之努力着。

    孩子没有明白顾楠的话,但是车已经来了,顾楠上了车,向着远方而去。

    ······

    一座荒山外,顾楠拉着行李箱走来,她走进了山中,走到了七座墓碑之前。

    顾楠简单地扫去了墓前的灰尘,靠坐在了一块墓碑边。

    天上下起了小雪,她睡了过去。

    等她睡熟的时候,又一个人从山道上走了上来,那是一个女人,眼角有一颗痣。

    女人看到在墓碑边睡去的顾楠,叹了口气,慢步走到了顾楠的身边,将一片落在她眉间的雪摘去。

    墓碑边,顾楠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又回到了武安君府。

    咸阳初雪,小绿里里外外地忙着家里的事务,白起还是喜欢一个人坐在堂上喝着温茶,画仙在一旁弹琴,老连刚刚牵着黑哥遛弯回来。

    她还见到了两个人,玲绮在院子里练武,秀儿在树下陪着师娘做着女红。

    顾楠向着堂上走去,一路上,每一个人都笑着看向她,直到她走到堂前。

    堂上,白起放下茶杯,对着她笑骂道:“你这丫头终于回来了,饿了没有,晚食想吃什么?”

    一点眼泪从顾楠的脸上滑落,她笑了起来。

    “我想吃豆饭。”

    ······(很抱歉,占用一些字数)

    这本书到这里也就是算是完结了,很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陪伴,最后,我还是想同大家再说几句话。

    对不起,我写的不够好,也有很多东西不知道该怎么写,无奈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向大家表达我最后想说的东西。

    我们的国家是一个有着厚重历史的国家,千古悠悠之中,有太多的事曾经激越人心,近代的百年里也有太多的事,染赤了白纱,成了这寒风中的七尺红绫。有太多的人曾经为这个国家报效过,也有太多的人曾将热血洒在了这里。

    同时,我们的国家也只是一个刚刚建立了70年不到的国家,从战火连绵,民不聊生,到现在的基本人人温饱有余,可以说仅仅经历了一代人。在和平之中成长的我们,从未经历战火,没有感受过死亡的残酷,没有体会过那些岁月里绝望后的羞耻与悲凉。我们可能也曾不清楚那一代人为了这个国家奉献过多少东西。

    但是我想,那朝阳带着光芒撕裂了夜空的时刻,那一人,在红门之上宣布,一个新的国家续写篇章的时刻,应当真的有太多的人曾经嚎啕大哭。

    我们的国家现在有很多的问题,不可否认,无论是在各个方面的政策还是民生都不够完善。

    但是它真的在越来越好,我一直坚信的着这一点,所以我想将它表达出来。

    我相信,将来有那么一天,在世界的东方,在朝阳出升的地方,在璀璨到快要灼烧的光芒中,会有那么一个国家,带着来自龙的民族的高傲,屹立在天际的方向。在那里,世无饥民,人人安居乐业。将来有那么一天,将来一定会有那么一天。在红墙绿瓦之间,在金宫翠殿之上,风会吹下新落的石屑,新的匠人会刻下了两个字,名叫,中国。

    这个世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完美的世道,那样的盛世很难,但是我相信,它总有一天会来。

    满纸荒唐言,多谢大家不弃,看到这里。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