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无限刷钱系统 > 第640章 大学生活好!

第640章 大学生活好!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二发凉了
    京城。

    清一色的梅赛德斯奔驰迈巴赫列纵队在快车道行驶着。

    加塞胡乱变道的情况,压根就不存在。

    其他车都很怕磕了碰了这些车赔半条命出去。

    而更多的人,则是看到车牌的数字。

    11111、22222、23333……

    这些车牌号,一个月前,被龙芯以公司名义买下。

    这是龙芯的车队。

    里边载着的人物。

    没有人敢惹。

    对于送小泡沫到学校报到这种事,任岩从来就没打算普普通通。

    也许可能你会疑问送去报个到还有啥普通和不普通的区别,但对任岩来说,他就是想把场面搞得大一点。

    小泡沫是他看着从襁褓到亭亭玉立的,而已经长大成人满十八岁的小泡沫,讲道理是的确可以开始谈恋爱之类的……

    但是,任岩并不希望有什么不三不四的人接触小泡沫,或者说小泡沫被欺骗感情之类的事情发生。

    就算,这是天朝最顶级的学府,可……一个人的品行好坏,虽然大多数情况可以从一些外在表露出来的条件和经历看出,但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可以适用到所有地方。

    他需要让所有人知道,小泡沫,是他任岩的妹妹。

    虽然,可能这样的方式有些夸张,但确实是最合适的。

    现在知道大舅哥是任岩,总好过于在一起之后知道大舅哥是任岩的情况。

    后者十有八九会让八成追求小泡沫的小伙子双腿发抖。

    毕竟……

    任岩二字,对于天朝,甚至对于这个世界,已经是奇迹一般的存在。

    大多数人庸庸碌碌一辈子只能活成一张ID,而任岩,已经活成了IP。

    想给小泡沫最好的一切,实际上并非是在获得系统以后开始的。

    从小到大,他与小泡沫之间的亲情,实际上已经超越了许多亲生兄妹。

    任岩记得是他读初三那会儿,小泡沫还在念小学,那时候任家已经全家从渔村搬到县城来了,虽然县城环境比村子里要好得多,但这并不影响父母和婶婶都很穷这点。

    老爹和老妈忙着挣钱贴补家用,婶婶也忙着挣钱给小泡沫准备上初中的花销,所以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任岩去接小泡沫。

    那会儿他每天是得上晚自习的,下课时间五点五十五,晚自习的读报时间是在七点。

    小泡沫放学的时间是五点十分。

    经常会出现的情况是,放学之后的小泡沫需要在学校等待四十五分钟,刚好一节课的时间。

    这段时间里,小泡沫会在教室做着家庭作业,负责值日的同学告诉她要锁教室门之后,她会带着作业到操场打乒乓球的地方去,在乒乓球桌上继续完成作业。

    为了不让小泡沫久等,任岩永远是他们班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后跑得最快的一个。

    同学们会以为任岩放学跑这么快是去黑网吧抢机器,而实际上,他是为了不让小泡沫久等。

    夏天热,冬天冷,他担心小泡沫受热,也担心小泡沫着凉。

    他所就读中学距离小泡沫所在小学有一公里的路程。

    这也是中考时任岩体育满分的原因所在。

    顶着一头大汗跑到小学去,提前在校门口用衣服擦掉脸上的汗,以一副轻松的样子,带着笑脸去乒乓球桌那边找到小泡沫。

    他告诉过小泡沫,他是五点十五分下课,这个善意的谎言,直到小泡沫就读于和任岩同一所初中时才被小泡沫知晓。

    那时候,经常会出现的一种情形是,有一些孩子打乒乓球占完了所有乒乓球桌,小泡沫只能在角落坐在书包上,把练习册放在腿上完成作业。

    一开始发现这种情况的时候,任岩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正常,条件相对简陋的公办小学,只有那么几张乒乓球桌,也没有其余更多可供小泡沫写作业的地方。

    尽管他告诉过小泡沫让其回家再写,但每次去接小泡沫的时候,绝大多数情况,小泡沫都在一个地方用书包垫着坐着,傻傻地做作业。

    任岩有时候看着会很心酸,但同样也只是学生的他,无能为力。

    不过……后来有一次,那次学校晚自习因为要听英语听力的原因,被英语科任老师提前了,所以留给任岩接小泡沫送其回家的时间,几乎少了一半。

    为了图省事,任岩没有走小学正门,而是隔着几百米准备直接从围墙翻进去。

    这个位置,刚好离乒乓球桌的距离不远。

    他翻到一半的时候,听到了一些很肮脏的话。

    很难想象,小学生会说那么难听,那么脏的话。

    那些打乒乓球的小孩子,在骂着小泡沫。

    明明是无人使用的乒乓球桌,小泡沫想靠着写一下作业,却遭到了隔壁那些打乒乓球的小孩各种谩骂。

    当时的任岩,并不会管三七二十一。

    他的骨子里,就是护犊子性格。

    也许是家庭条件太差,也许是小泡沫父亲去世的场景历历在目。

    想到家里很穷,他需要照顾这个妹妹,想到父亲独自一人泪流满面开船归来的那一幕,任岩,必须得保护好小泡沫。

    无论如何。

    所以……

    当时他直接从围墙上跳下去,把骂的最凶的那个小孩打得在地上哇哇叫。

    本来是不想打那么重的,只是想教训一下而已,但当他过去质问那个小孩时,小孩骂着什么“俩没爹没妈的穷鬼杂种没人要的”之类的话之后。

    他真的,忍不住。

    那天,任岩没有去上晚自习。

    他被那个被打的小学生的家长用手扇了很多耳光。

    家长后来找去了他所在的学校,向他班主任反映了情况。

    逃课、欺负弱小、校园暴力,等等关键词被用来给他定罪。

    尽管,班主任也很不愿意把这些词放在明明很懂事很听话学习也挺不错的任岩身上。

    但为了给家长一个台阶下,班主任,也给了他一耳光。

    大概是,小孩子们,都不需要什么尊严吧。

    大概是,大人的世界,没有什么对错,只有利弊吧……

    总之,那一天,是任岩最昏暗的一天。

    但他,直到现在,也从未有对那天所做事情后悔过哪怕一秒。

    小学生家长不分对错的胡搅蛮缠时,他的眼睛,始终是死死地直视对方,哪怕脸上依旧被打得辣得生疼。

    班主任拉偏架的时候,任岩的眼神,仍是如此。

    让他十分意外的是,后来班主任告知老爹这个情况之后……

    在他解释当时情况后,父母不仅没有责骂,反而鼓励了他。

    尽管,父母赔了两三个月收入给那位小学生的家长。

    而从那天之后,任岩依旧每天去接小泡沫。

    而小泡沫,每天都能靠着乒乓球桌子写作业。

    谁要占乒乓球,任岩就会拿出那张当时家长带着小学生去他学校找班主任告状时,他让他同学拍下那小学生头破血流的照片。

    不是他做的绝。

    而是,事发那天晚上,小泡沫哭哭啼啼告诉他,那些谩骂,那些恶毒的舌头,只是因为她做作业太过专心没有听清别人让她帮忙捡一下乒乓球而已。

    当时的任岩,无钱无势,什么都没有。

    但他有为小泡沫付出一切的心。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今天,他会打残那个真正校园暴力的主使者。

    这个世界,其实并不存在什么“人之初性本善”。

    有一些灵魂,从生出来,就是有问题的。

    ……

    将视线从车窗外回归于车内,任岩看向小泡沫。

    “马上就是大学生了,听说大学生活好,你的好好体验。”

    小泡沫:“啊?”

    任岩面露狡黠:“嘿嘿。”.

    再次申明,这书,不可能太监。

    12月内会完本,两百万字左右。

    不了解情况用一些很恶毒语言攻击的人,求求你们嘴上积点德吧。

    二发不想跟你们这些无底线的喷子积德,只想说一声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