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之王 > 第1088章 太黑了

第1088章 太黑了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千年静守
    陈耕去土埃做什么?

    当然是先去探探门路。

    这么大的事,虽然有小麦克唐纳帮他,可需要陈耕出面的地方同样一大堆,比如土埃的空军司令兼国防副部长阿勒萨尼就通过小麦克唐纳表示:“雅克-130这个飞机我们知道,苏联空军和海军都装备了嘛,能够得到苏联海军和空军的认可,我们对这款飞机的性能也很有兴趣,可以考虑,但我需要先跟费尔南德斯先生谈谈。”

    谈什么?

    当然是谈“你能给我多少好处”。

    一点都不婉转,是吧?可没办法,那个宗教嘛,就是这样的,通过一些零星传出来的教义我们就能知道,他们是多么的……那啥。

    陈耕虽然没做过国际军售,但这些年来王大志、张彤等人跟陈耕闲聊的时候,可没少聊起华夏这些年对外军售当中的一些“有趣经历”,虽然这些东西都是他们无聊的时候说着玩的……聊天聊天,总要有的聊才成……可这些东西,错非内部人士,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知道的。

    那就谈谈呗,陈耕也想要知道,土埃的这些家伙的胃口有多么贪婪。

    ……………………

    对于陈耕的到来,土埃非常重视。

    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实在是“世界首富”这个光环太耀眼了,具体到这个光环有多么耀眼,只要看看盖茨到任何一个国家出访会享受什么样的待遇就知道了……那些“档次太低”的国家,哪怕给予外国领导人的待遇,人家还都不乐意去呢。

    一些场面的东西我们就不说了,在走完过场之后,在小麦克唐纳的陪同下,陈耕见到了这次军购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土埃国防副部长兼空军总司令阿勒萨尼。

    既然是部门磋商,阿勒萨尼也不跟陈耕客气,双方简单的一番寒暄之后,阿勒萨尼红果果的向陈耕问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我这个人比较坦率,所以我直说了吧,既然雅克-130可以装备苏联空军和海军,那么我会给你们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但这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

    反正在这种地方也不怕窃听,陈耕同样别客气,直接向阿勒萨尼问道:“你想要什么?”

    “我要200万,美元,”阿勒萨尼竖起两根指头:“另外再加上你们的计算机类产品在开罗省的代理权。”

    200万美元的回扣再加上计算机类产品在土埃开罗省的代理权?

    陈耕直接被阿勒萨尼的好胃口其气乐了:“部长阁下,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

    200万美元的现金听上去确实不多,但也不看看他们这次采购的总金额才多少,去掉成本以及各个环节的打点费用,阿勒萨尼直接将自己的好处费翻了一倍!

    这还是直接的,至于计算机类产品在土埃的代理权这一点,先不说陈耕跟土埃顿时代理商签了几年的代理合同的问题,这么说吧,去年一年,整个土埃的计算机类产品的销售总额是30亿美元。

    而开罗省是土埃各个省份当中面积最大、经济最发达同时也是人口最多的省份之一,总人口超过了870万,单单开罗省的销售金额就达到了2.6亿美元,在这个计算机产品还属于暴利的年代,归属于开罗省总代的利润超过2000万美元!

    2000万美元,一年,阿勒萨尼的胃口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至于陈耕,他当然也不可能因为阿勒萨尼而放弃自己的代理商阿勒萨尼不然不含糊,但任何一个能够拿下代理权的家伙,难道就含糊了吗?

    “我很认真,”阿勒萨尼的表情似乎有些不高兴:“费尔南德斯先生,你必须明白,没有我的点头,你的这笔生意根本没办法达成。”

    这个蠢货,竟然敢威胁费尔南德斯?

    小麦克唐纳惊讶的看了阿勒萨尼一眼,又转头看看陈耕,没有作声,他想要看看陈耕会如何应对。

    你丫的,竟然敢威胁我?

    “部长先生,”陈耕沉吟了一下:“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向政府提出了采购至少48架F-16C/D战斗机的请求,而政府已经批准了,对吧?”

    “当然,”阿勒萨尼饶有趣味的看着陈耕:“怎么?您想要阻止这笔交易?费尔南德斯先生,恕我直言,虽然您在美国的影响力很大,但我不认为您能够阻止这笔交易……您确定您得罪的起洛克希德公司和通用动力公司?”

    “我为什么要得罪他们呢?”陈耕笑眯眯的望着阿勒萨尼:“或许你知道我与洛克希德之间的关系很不错,所以你猜,如果我建议洛克希德以‘成本上涨’的原因将出售给你们土埃的F-16的单价提高50万……还是100万美元好了,他们会不会考虑?

    至于你们土埃政府,会因为单价上涨了100万美元而放弃这笔军购吗?我倒是不怎么认为。”

    单机的价格上涨100万美元?

    阿勒萨尼很想笑: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说上涨就上涨?

    心中觉得好笑的同时,他无意识的将脑袋扭向小麦克唐纳,用眼神向小麦克唐纳传递出了这样一个意思:小麦克唐纳先生,这简直太好笑了,是吧?

    “这一点都不好笑,”小麦克唐纳缓缓的说道:“将军阁下,或许您不清楚情况,但我向您保证费尔南德斯先生说的都是真的,他与马科姆·休斯先生之间有着良好的私人友谊,另外,洛克希德正在进行的DC-10、MD-11的改装工作,都是费尔南德斯先生推荐给洛克希德的,洛克希德之所以有机会能够入股我们麦道的MD-12项目,也是费尔南德斯先生引荐的,所以相信我,如果费尔南德斯先生打算这么做,他就一定能够做到,而洛克希德也一定会卖他这个面子。”

    “……”

    阿勒萨尼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这家伙居然不是在吹牛?

    那事情的性质可就要严重的多了。

    对于土埃来说,单价提升100万美元,48架F-16战斗机就需要土埃政府多付出4800万美元,可就像是陈耕说的那样,如果美方单方面以“成本上涨”的扯淡理由将F-16的单价提高100万美元,土埃政府就会放弃这笔军购吗?

    那是不可能的。

    对于已经放弃了苏联、开始全心全意抱美国的大腿的土埃而言,别说只是单价上涨100万美元,就算是上涨150万美元,可这该交的保护费还是要交。

    这一刻,阿勒萨尼忽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多嘴。

    可陈耕的话还没说完呢……

    “只是单价上涨了100万美元似乎还有点不够意思,”陈耕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不如后续的零配件以及弹药的价格也统统增加5%,将军阁下以为如何?”

    后续的零配件以及弹药的价格也增加5%?!

    阿勒萨尼脸上的笑容何止是僵住,他的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

    别看阿勒萨尼是一名军人,但身为军人的同时,他也是一名官员,官员该有的逻辑,他一点也不少,他甚至还明白陈耕没有说出来的话:在飞机的单价、后续的零配件以及配套的武器弹药的价格都上涨的同时,我一定会让你的同僚们知道这次的价格上涨,都是因为你阿勒萨尼太过于贪婪的原因。

    趁着军购的的时候给自己捞点好处,这其实不是问题,大家都在这么做,每一次的对外军购原本就是大家发财的好机会,可你阿勒萨尼这样就不好了吧?

    但老官僚就是老官僚,在意识到陈耕不好惹之后,在短短的几秒钟后,他忽然一笑:“呵呵……费尔南德斯先生,刚刚只是一个玩笑。”

    “这只是一个玩笑?”陈耕挑了挑眉毛。

    “当然,”阿勒萨尼肯定的点头:“这只是一个玩笑。”

    如果陈耕抗住了自己的讹诈,那这就是一个玩笑,如果没抗住……不但阿勒萨尼会想办法再从陈耕身上刮下一层油水,其他那些对这笔军售有影响的家伙,也会想方设法的从陈耕的身上多刮些油水下来,这无关乎道义,谁让你好欺负呢?

    在国际军售当中,“好欺负”就是原罪。

    虽然陈耕证明了自己不好欺负,但阿勒萨尼想了想,决定还是再试一下、。

    “好吧,你赢了,”阿勒萨尼点点头,但与此同时,他也强调了一点:“但我是土埃空军总司令,我有权禁止你入场,而且你们的雅克-130是苏联的技术,所以……你懂的。”

    还别说,如果阿勒萨尼以土埃空军总司令的名义反对土埃引进商飞集团的雅克-130,这件事还真有点悬,更别说阿勒萨尼提出的第二个理由更强大:雅克-130是商飞集团出资、与苏联雅科夫列夫设计局一起合作研发的。

    对于放弃了苏联、一心想要抱美国大腿的土埃政府高层以及军方高层来说,这一层因素是他们必须考虑的:既然我们有这么多的选择,那我们为什么冒着得罪美国人的危险、一定要选择跟苏联有关系的产品呢?

    这是阳谋,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能够拿得出来、站得住脚。

    这是阿勒萨尼想了很久才想出来的理由,他还就不信了,这样都还不能逼迫费尔南德斯·陈退让?你牛X,可我们不带你玩总成了吧?

    阿勒萨尼的这个理由,确实让陈耕有些头疼,但也这是有些头疼而已,陈耕甚至连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阿勒萨尼先生,您确定要这么做?其实您完全可以拿属于您的那一份就好的,至于其他的,让我们竞争。”

    “呵呵……”

    阿勒萨尼笑了两声,表情似乎有些得意:“如果您因为自己被淘汰了而股东洛克希德和通用电气涨价,其实我倒是我感谢您了,说不定法国人和瑞典人也要感谢您……这么明目张胆的破坏规则。”

    是的,规则就是规则,如果陈耕因为之前阿勒萨尼要的回扣太多而怂恿洛克希德和通用电气给F-16涨价,这个谁也说不出什么来,谁让土埃自己先拎不清的呢,可如果土埃表示商飞集团的雅克-130不符合自己的要求、在首轮就被淘汰了之后再怂恿F-16涨价,那就是不符合规则的玩法了:大家不带这么玩的。

    阿勒萨尼的意思很明显:我的选择余地多了去了,你玩不过我的。

    “其实……我真的不想说的这么直接的,”陈耕叹了口气,然后,他抬起头望着阿勒萨尼:“但阿勒萨尼先生,你确定真的要这么做?”

    看着陈耕信心满满的样子,阿勒萨尼心里还有些打鼓,他不清楚陈耕手里到底还有什么底牌,还能怎么对付自己。

    永远不要低估资本的力量,对于这一点,阿勒萨尼心里是很清楚的,可问题在于,自己就这么退缩了?

    对于习惯了高高在上的阿勒萨尼来说,他又觉得自己的面子上有些下不来:老子可是土埃堂堂的国防副部长兼孔军总司令啊,难道不应该是你们追在老子的屁股后面求我吗?

    嗯,先看看再说吧,先观察一下风向、看看费尔南德斯·陈会怎么做,大不了到了必要的时候再认怂就是。阿勒萨尼一边暗自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一边一本正经的摇头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您说错了,我个人很尊敬您,但我这么做是对人民和国家财富的负责。”

    “啧……”

    听着阿勒萨尼的这番话,陈耕忍不住摇头:你丫的能更恶心一点吗?

    既然这样,陈耕也不准备说什么了,他点点头:“好吧。”

    小麦克唐纳奇怪的看了陈耕一眼:你就这么屈服了?

    陈耕会以一记“回头再说”的眼神,他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小树不修不直溜,对于阿勒萨尼这样的“熊孩子”,说的再多都没用,说不定他还以为你拿他没办法而洋洋自得呢,正经是拿竹条子抽一顿,他就知道“竹笋炒肉”有多香了。

    明白了陈耕的意思的小麦克唐纳,缓缓的点头,他有些好奇陈耕接下来会怎么做。

    倒是阿勒萨尼,看着正在和小麦克唐纳用眼神进行交流的陈耕,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一哆嗦:似乎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