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战神杨戬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土行孙

第一百八十六章 土行孙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人生无恨
    战场之上到底不是一人一马之事,逢蒙凭借着那护身桃符带来的力量,短时间内可以将闻仲牢牢压制住,但这并不能改变北海战败之态,尤其是当日逢蒙在于闻仲交手之时,法力余波将北海城墙也一同摧毁了,没了这最后的一点屏障,北海已经是到了末路。

    是以在逼迫逢蒙施展出了底牌之后,杨戬便离开了北海城,隐匿在城外的山峰之上,只等着城破逢蒙离开之后,再跟着他身后看有没有其他发现。

    “虚竹在哪?让他滚出来见我!”失了闻仲的身影,逢蒙只得闷闷不乐的回了北海城中,四下扫视了一眼,当即怒吼起来,狭长的双眸之中似有火焰燃起一般,顾目之间吓得一众士兵瑟瑟发抖,连对视都不敢,更何况是说话了。

    “说啊!他人呢?”见没人回话,逢蒙脸色更差,随手抓起城头的一个小军官,拖拽到眼前,厉声质问道。

    也不怪他对杨戬的化身念念不忘,实在是他被摆着一道实在是太狠了。

    那种被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羞恼令他几乎抓狂,更不说还耗费了他一枚那珍贵至极的护身桃符,

    “易……易将军……”那军官脸色煞白一片,被逢蒙眼中的阴毒之色吓得差点屎尿齐流,战战兢兢了好一会,才恢复了一点神智,脸上挂着勉强至极的讨好之色,回答道:“虚竹道……道长,在您还未回来的时候。便……便已经离开了!到现在已经有大半个时辰了!”

    “算那孽障跑得快!日后别让我再见到他!”逢蒙怒哼一声,一把将手中之人丢在了地上,转身回了城主府中。

    之后一连几日。逢蒙仗着有护身桃符的庇护在,不停出城搦战,但闻仲高挂免战牌,结成防御军阵,死死守住营盘,哪怕逢蒙拿着张桂芳的人头出来挑衅,也完全置之不理。让逢蒙根本就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桃符的作用一点点消散。

    一直等了整整七天,待确定了那护身桃符效果彻底消失了。闻仲才再次领兵出现在北海城下。

    “该死的老匹夫!缩头乌龟!”看着城外一步步逼近的殷商士兵,逢蒙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易将军,我们现在该怎么做?”袁福通一脸的愁苦之色,就凭现在这破破烂烂的北海城。商军根本不用什么云梯攻城器械。直接就能踩着废墟走进来,而且没了城墙的遮掩,他的一举一动商军都能一览无余,就算是想要突围而去都根本做不到。

    “除了死战到底之外,还能怎么做?”逢蒙冷冷扫了袁福通一眼,说道:“难道你还想着去投靠闻仲那老匹夫不成?”

    “易将军说笑了!”许是知道自己已经难逃一死,袁福通的语气平静中带着些许无奈,不再像之前那般满是讨好谄媚之色。“我愿留下来死守这北海城!只求易将军能放了我一家老小,让他们可以隐姓埋名过完这一辈子!”说着。一挥衣袖跪倒在了逢蒙的面前。

    “那是自然!”逢蒙狭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诡异的神色,似是嘲弄又似是高高在上的不屑一顾。

    “多谢将军大恩大德!多谢将军大恩大德!”袁福通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听得逢蒙答应放了他一家老小,当下大喜过望,脸上满是感激之色。

    明明是逢蒙抓了他的家人威胁于他,但到了此刻,却仿佛逢蒙是他的恩人一般,这其间种种看得杨戬心头感叹不已。

    吩咐完这些之后,逢蒙当即施展出腾云驾雾之术,朝着与闻仲所在之处的相反方向逃离了北海城,只留下袁福通领着一干士兵在这里死死拖延。

    之后的战事自然没有什么悬念,这连城墙都没有的北海城,一群面有菜色连饭都未曾吃饱的士卒,如何是闻仲的对手?只用了区区一个时辰不到,整个北海城中除了身披铠甲的殷商军士之外,只剩下一地的死尸。

    至此,历经十年之久的北海七十二路诸侯反叛,被殷商太师闻仲平复,不过北海之地也在这十年时间里几乎化为了一片白地。

    几日后,闻仲留下少数军队驻守此地,便带领着大队人马班师回朝。

    ……

    ……

    游魂关外,东伯侯姜文焕四十万大军陈兵在外,已经是攻打了整整六年时间,但收效基本为零。

    倒不是说着游魂关的总兵官武艺法术如何强大,相反这窦荣一没有强大武力二不通任何道法,完全是依仗着游魂关易守难攻的地势、墙高墙厚的防御力,凭借着区区五万士兵,硬生生挡住了姜文焕四十万大军的进攻。

    这守将窦荣性子沉稳、不求有功只求无过,任姜文焕如何挑衅,俱皆是置之不理,只一心在那里不断加固城墙,日夜严加防守,使得姜文焕满腹的文韬武略没有一点用武之地,只能老老实实的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强攻。

    但窦荣的妻子彻地夫人同样深通韬略,防守起来没有一丝破绽,让他六年时间里士兵死伤无数,却是连城墙都没上过几次。

    姜文焕一心想杀向朝歌报父仇,但在这小小的游魂关前便没有意思的办法,时日久了难免有些烦闷。

    “报”

    这日,姜文焕正在大营中与众将商议军务,忽然有传令兵来报。

    “启禀侯爷,我军营外有两位道童求见,言道能助侯爷攻破游魂关!”

    “攻破游魂关?”姜文焕眉头一皱,嗤笑一声说道:“无知小童,口出狂言!我四十万大军征战六年之久尚未取得成效,区区一道童能有何作为?定是来算卦问卜。想要骗些钱财!你且去让他们速速离开,休要再信口开河,若是耽误了我军机大事。定要军法处置!”

    营帐中众将士也是纷纷点头,他们辛苦作战六载之久尚未成功,区区两道童能有何办法?定是来此骗取财货的。

    “什么?姜文焕他敢不见我们?”说话之人身高不过四尺,面如土色,灰色的道袍看上去有些脏兮兮的感觉,腰间绑着一条金晃晃的绳子,手中握着一跟铁棍。听闻姜文焕不欲见他,一双小眼睛瞪得滚圆,显然是生气至极。

    此人正是惧留孙门下弟子土行孙。在山中修行了也有百年之久,一身本事并无出奇之处,唯有土遁之术精湛到了极点,在土中行走犹如鱼游浅底、鹰击长空一般。灵活到了极点。

    “大胆!侯爷的名字也是你能直呼的?”那士兵见土行孙竟敢直呼东伯侯的名字。顿时呵斥道:“赶紧滚开!若是晚了,少不得要让你们吃些棍子,长长记性!”

    土行孙在山中修行多年,哪里听到过这般恶言恶语,脸上怒色一闪,镔铁棍在手中一转,便要打将过去。

    “师兄且慢!”眼见土行孙便要大打出手,一旁的哪吒连忙上前拉住了他。劝道:“小看我们之人是那东伯侯姜文焕!吾师兄弟二人不如略施神通,让他知道吾等手段。何必与这看门小卒一般见识。平白掉了我们身价!”

    哪吒本就是聪慧之人,只是年少顽劣再加上杀性过重才会显得那般桀骜不驯,这些日子在广寒宫中随着杨天佑读书识礼之后,心性有了不小的变化,不再像之前那样杀气腾腾咄咄逼人,相反还有了点粉雕玉琢小仙童的味道。

    尤其是此时,头挽冲天鬏,脚踏风火轮,一身莲花金光甲,缠绕着混天绫红艳如火,手中火尖枪寒光闪闪,左臂乾坤圈金光烁烁,看上去恍若是从二次元中走出来的一般,像极了动画片《哪吒传奇》里的形象。

    “好!我这便去找那姜文焕说道说道!”望着身边光彩熠熠满身法宝的哪吒,再看看自己一身装束,土行孙眼中闪过一丝嫉妒与自卑之色,想要表现自己的心思更盛了一分,当即将手中镔铁棍一收,身子向下一钻,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区区一个游魂关便硬生生阻拦了四十万大军六年之久,消耗掉的粮草都能将将这游魂关填平了!诸位都是先父肱骨之臣,文韬武略都是一时人杰,难道就没有人能将这游魂关给攻破吗?”大营之中,姜文焕正在与一众将领商讨着破关之事,至于刚刚那两个道童之事,早就被他抛到了脑后。

    “侯爷,这游魂关地势险要城高墙坚,每次攻城不过能派上三五千人便是极限,不是靠着人数……”

    “我不想再听这些解释!我只问,你们何时能将这游魂关攻破?”姜文焕打断了他的话,目光扫过众将领,锐利到了极点。

    一番话说得众人纷纷低下头,不敢接话。

    “怎么都不说话了?只要你们能破了这游魂关,无论是金银珠宝还是荣华富贵香车美人。一切我都能满足你们!”姜文焕脸上闪过一丝暴躁之色,开口承诺道。

    这段时间以来,他每天睡下便会梦到父亲惨死之态,那种折磨让他本来还算沉稳的性子已经是紧绷到了极限。

    “侯爷,想要破这游魂关,单靠外部强攻根本不可能,只有从内部打开城门,里应外合才有可能一举拿下!”威武将军翁游开口说道。

    但话一出口,其余众将心头俱皆是冷笑不已,打开城门?说得倒是简单,但谁能做到?完全是不切实际的打算!

    “翁将军此话有理,但不知你有何妙计将这城门打开?”当即便有一人站了起来,阴阳怪气的接道。

    正当翁游脸色一僵,不知道该如何说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营中突然响起。

    “我还道东伯侯手下有多少能人呢,连见都不见便要赶我们师兄弟二人走!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开个城门都愁成这样?白养了一大群的废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