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三章一声简单的嘤嘤

第七十三章一声简单的嘤嘤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猫腻
    宇宙里的无数个地方的无数张光幕上,都是望月星球的茫茫雪地。

    那些正在向望月星球赶去的战舰分成了几个批次,有的慢慢减速,在深太空的黑暗空间里显露出了身影,然后转变航向,不知向着何处而去,有的继续往望月星球而去。

    从望月星球通往蝎尾星云的空间通道已经被封锁。由数万艘战舰以及二十几名飞升者组成的网,在这片宇宙里已经铺开,想要抓到井九与雪姬。

    就算雪姬在全盛时期,面对整个人类文明的集中打击,大概率也会选择躲避,更不要说她现在杀死了九名处暗者,应该处于极度疲惫与虚弱的阶段。

    但没有谁敢确定自己一定能找到她与井九,毕竟他们在那颗星球的普通居民楼里生活了一年多时间,也没有被人发现。

    数百艘转运飞船与十几艘轻型战舰陆续降落在望月星球表面,激起无数雪风。

    被欢喜僧击毁的那艘战舰坠落在雾山市北方的山野里,燃烧的残骸现在已经变成了焦黑的山石。

    那名灰格子衬衫中年研究员从七二零栋居民楼里走了出来,望向大气层外的卫星,唇角微扬,露出一抹微笑。

    ……

    ……

    看着海面巨大光幕上的画面,看着柳十岁的微笑,卓如岁脸色极其难看。

    “他这笑容是什么意思?嘲笑吗?炫耀吗?立威吗?学雪姬吗?给我看的吗?”

    说完这句话,他把手里的椰子壳扔到远方的沙滩上,猴子们狂奔而去,完全没有任何烦恼的样子。

    他压抑住心头的震惊与烦恼,保持着半跪的姿式,转向身边的祖师说道:“我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

    青山祖师面无表情说道:“很明显他们不信任你。”

    卓如岁无奈说道:“我也没想到柳十岁这个老实孩子居然能藏得这么深,肯定是被童颜带坏了。”

    “这个弟子不错,居然能把大悲和尚打的满地爬,强得超出意料。”青山祖师看了他一眼,说道:“现在朝天大陆的晚辈都这么厉害?”

    卓如岁听着这话来了兴趣,问道:“您对现在的朝天大陆了解吗?”

    青山祖师说道:“我看过他写的那本书。”

    卓如岁眼睛微亮说道:“文字总是不够准确,也不够直接,您也是很多年没回去了,要不要弄台游戏舱去看看?”

    青山祖师静静看着他,说道:“既然你同意我的做法,愿意成为我的继承者,就别总想着联系他们。”

    卓如岁沉默片刻后老实地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猴子们在远处的沙滩上用椰子壳做着游戏。

    海水在涨落之间蹂躏着沙滩。

    池子里的鱼儿不停冲破海水来到竹竿前面互相追逐。

    竹竿插在滚烫的沙地里。

    可能是膝盖被沙子烫的有些厉害,卓如岁有些跪立不安,没能保持更长时间的沉默,低声好奇问道:“您不去?”

    “去哪儿?”青山祖师放下手里的一本诗集,问道。

    卓如岁指着光幕上的星系图,不解说道:“雪姬与井九出现了,您不去抓他们?”

    青山祖师说道:“我有老寒腿,行动不便,在外面还真不见得能打得赢女王陛下。不过既然他们这次选择了现身于宇宙,自然便会被找到,然后再也无法离开。”

    卓如岁明白了他的意思,沉默了会儿,从身前的池子里捧出些海水淋在沙子上,开始无意识地推弄。

    雪姬出现了。

    那位温泉边的浴衣少女便会找到她,然后控制她。

    井九无法醒来,就只是一把剑而已。

    对青山祖师来说,那把剑没有任何威胁。

    应该就是这样吧?

    他想着这些事情,没注意被海水打湿的沙子在自己手里渐要变成一座塔。

    ……

    ……

    望月星球工厂废墟里的那道空间裂缝被曾举融蚀成功了。天火工业基地的那道空间裂缝要大很多,而且没有雪姬帮手,融蚀速度要慢很多,就像女孩子撇嘴时唇角的细纹一样,直到今天才终于被抹平。

    看着行星深处的那道青烟,一百多艘战舰上响起官兵们的欢呼声。

    曹园回到自己的战舰上,看着光幕上的画面以及各种信息,本就有些疲惫的身躯变得更加沉重。

    这艘战舰确实是他的,准确来说是那个佛国星球的。

    欢喜僧决意去暗物之海,把所有的遗产都留给了他,包括那个星球。

    曹园把沉重的铁刀轻轻搁到地上,调出那段视频再次观看。

    雾山市政厅的玻璃都碎了,像雨一般溅飞。

    欢喜僧与柳十岁一场大战,惨败而走,撕裂了一艘战舰。

    曾举对所有飞升者说欢喜僧疯了。

    是的,除了疯狂还能怎么解释呢?

    他仿佛看到一个画面。

    瘦弱的欢喜僧瘫坐在大涅盘里,在黑暗而空旷的宇宙里,没有目的地飞行。

    就像当初他在暗物之海里那样。

    他是真的疯了吗?

    作为禅宗之祖,果成寺的建寺之人,他是真正的佛。

    佛怎么会疯呢?

    那不是疯,只是疯狂想法的具体呈现。

    那个消灭人类的肉体,让他们以灵魂、哪怕是残魂的形式存在于大涅盘里,是欢喜僧一直以来的想法。

    所谓疯狂,只是在别的路都走不通的情况下,他最终选择了这条荒唐的道路。

    曹园走到战舰深处的一个房间里。

    那个房间很大,里面有一个透明的琉璃棺材。

    李将军的仙骸静静躺在里面,双眼紧闭,仙鹤与祥云围绕在四周。

    曹园站在透明巨棺外,沉默不语。

    人类最杰出的头脑,或者疯狂,或者死去,都是因为他们找不到出路。

    怎样才能彻底解决暗物之海的威胁?

    不管是李将军还是欢喜僧,飞升后的漫长岁月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可惜没有找到答案。

    曹园觉得有些悲凉。

    他忽然不想理会这里的事情了。

    陛下与景阳真人能找到自己的出路,他觉得自己做为晚辈,应该为欢喜僧找条出路。

    他背着铁刀,飘然离开战舰,向着宇宙深处而去。

    他要去送欢喜僧一程。

    送去真正的平静。

    ……

    ……

    一艘巨型战舰缓缓靠近了天街。

    天街是蝎尾星云最大的太空转运港,处于十几条空间通道出口之间,空间位置非常优越。

    那艘巨型战舰实在是过于庞大,长度已经超过了三十公里,是星河联盟军方很少使用的特殊转运设备,与之相比,天街转运港都显得有些小,就像是孩子们喜欢的玩具。

    天街转运港早就做好了各种物资调运及准备,无数根机械臂伸向太空里,将各种物资源源不断地送进那艘巨大的战舰里,画面看着很是壮观。

    战舰里有数万名普通民众,根本不知道那些机械臂在做什么,绝大部分人站在窗边对着转运站里的各种商店与建筑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脸上带着好奇与兴奋的神情。

    这些民众来自蝎尾星云某个初期开发星球,正在撤离的途中。

    天火工业基地那条空间裂缝里出来了不少暗物之海的怪物,大部分都被剑仙恩生以及后续赶到的战舰消灭了,但还是遗漏了一些,向着宇宙深处飘去。根据中央电脑的计算,那些暗物之海怪物有可能在三年之后,经过那颗初期开发星球,所以把那颗星球上的居民提前撤离,以便后期清剿,当然最重要的是防止二次浸染的发生。

    放在古时候,这大概便是坚壁清野的意思。

    数万人的撤离工作与最开始设想的七亿人撤离比较起来要轻松无数倍。军方只调用了一艘最大型的转运战舰便足以完成这个工作。那些被撤离的民众也没有什么不满,毕竟从小接受的公民教育第一课便是这个,而且战舰上的设施很好,甚至比在星球表面的居民区更舒适,更重要的是政府承诺会把他们安置到主星域那边条件更好的殖民星球上。

    从那颗初期开发星球抵达天街转运港的太空旅程里,大部分时间窗外都只能看到黑暗的宇宙与仿佛永久不变的星星,这时候难得看到了一个转运港,本来就没有太多机会进行太空旅行的居民们当然很感兴趣。

    这个时候,转运港那边的深空间里忽然响起一道光线,隐约可以看到好像是个盘状的事物。站在窗边的民众们有些武道修行者的视力极好,更是看到那个盘子上有一个瘫着的人类!

    惊呼声刚刚响起,便被更大的一波惊呼声与议论声掩盖过去。

    “那是什么?”

    “是游戏里的那种佛吗!”

    “难道那是金子做的,好亮啊,而且那把刀好大!”

    窗边的民众们震惊无比,看着那尊金佛追着那个盘子上的人向着宇宙深处而去,很快便消失不见。

    片刻后,远方的宇宙里忽然爆起一团明亮的光线,转运港与战舰里都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

    民众们按照警报里的指令,有些依依不舍地离开窗边,按照手环上弹出的线路图向各处散去。

    巨型战舰上的设施真的很完备,即便数万人生活在里面,也都没有任何问题,按照家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

    一个小姑娘端着食物盘,看着手环弹出的线路图,认真地、甚至有些机械地前进,转变,然后登上了一座环形阶梯。随着她的脚步,剪的极整齐的黑发在额前极有节奏地摆荡,看着就像块西瓜皮。

    ……

    ……

    嘀的一声轻响,房间门非常平滑的开启。

    花溪走进了房间,把食物盘放到桌上,撕开外面的薄膜,说道:“该吃晚饭了。”

    说完这句话,她往窗外看了一眼,再次发现没有太阳,也没有天光变幻,只有黑暗的宇宙,不由苦恼说道:“这到底是晚饭还是早饭呢?”

    下一刻她又想起来,不管是晚饭还是早饭,还是没有人陪自己吃饭。

    房间里有两张床,井九躺在靠窗边的那张上,闭着眼睛,正在沉睡。他的眉头紧锁,不知道是不是在梦里看到了什么,手腕上的那根青色光绳,比在望月星球的时候要粗了很多或者说实质化了很多。

    “哥哥。”花溪坐到床边,轻轻推醒他,细声细气说道:“如果你还是不想吃饭,我去给你弄些药来吃好不好?”

    井九睁开眼睛,醒了过来,感觉头疼没有变化,眉头不由皱得更紧,差点把寒蝉挤了下去。

    离开望月星球后,他便经常头疼,眉心那个地方闷胀的厉害。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上网查了一些医学知识,觉得可能是鼻窦炎。问题是只要经历过初级基因优化的人类,都不会再得像鼻窦炎、扁桃体炎这种病,难道自己家里穷得连初级基因优化都做不起?

    他现在还没有醒来,依然是那个自闭的孤独少年,智商没有问题,思考问题的方式则很像个小孩子。他没有记起任何事情,也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下意识里觉得,头疼的时候应该抱着雪姬。

    花溪问他要不要吃药,但他的这个病无药可治,只有雪姬能够暂时控制一下。

    现在的雪姬没有精神理他,便只能由寒蝉冒充冰袋替代一下。

    雪姬裹着被子,站在他的床上,看着窗外的黑暗宇宙,没有说话,乌溜溜的黑眼珠里除了漠然,多了些疲惫与思索。

    她看着这片宇宙已经很长时间,计算出了一些事情。

    望月星球上会出现那道空间裂缝,是因为她看到了暗物之海里的欢喜僧,然后也被暗物之海看见。

    于是暗物之海向着那颗星球涌来,生成了九个黑色的太阳,想要找到她而且毁灭她。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她拥有毁灭那个世界、至少是那些怪物们的可能性。

    很多年前,在雪原里她看过那和尚一眼。

    这段因果原来很早就开始了。

    “你自己吃吧,我没有胃口。”井九对花溪说道,然后对雪姬说道:“你好像很累,我们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雪姬看着窗外的黑暗宇宙,乌溜溜的黑眼珠里忽然闪过无数道极细的线。

    那些线看似是活着的,就像是电子显微镜下的线状微小生命体。

    但如果真的看到极深层的地方,便会发现那些线都是光,都是剑光。

    无数道极细的剑,组成了一座剑阵,开始发生变化,继而生生不息,不停演算。

    最终那些剑光消失无踪,而她在宇宙的远方看到了一条空间通道,甚至在虚无里看到了另一片星域里的那颗星球。

    那颗星球就像是被镂空的象牙球,层层叠叠,美不胜收,繁复至极。

    在空间通道里把那件大事做了,然后就去那颗星球休息,接着去祖星杀了沈青山。

    嘤嘤。

    她得意地叫了一声。

    井九有些茫然,心想为何今天的嘤嘤如此简单,不像往常一声嘤嘤便是一大片文章,而只是完美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