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有妖气客栈 > 第五百三十八章 群妖之王

第五百三十八章 群妖之王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程砚秋
    狐不归对余生侧目,亏他方才还以为这小子心肠好。

    狐妖王和狐狸精沉默也是一愣,“嗯,少主说的对,回去关上门我再好好教训这小子。”

    说罢,狐妖王对狐不归一瞪,让他站在自己身后。

    这时游灯队伍的末尾慢慢悠悠来到高台下,因为前方道路狭窄而停下来,许久后才又恢复前进。

    余生的目光穿过矮墙,见队伍正在一条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巷子里穿行,两轮圆月挂在巷子尽头的天空。

    天上月的冷清,伴着巷子里鱼龙的舞动,凤箫声动,锣鼓喧天,在一静一动之间让余生看着入了神。

    “咳”,狐妖王把余生唤回神,“前些时候被俗务缠身,一直没来得及拜访以致于犬子冒犯了少主,还请少主多担待。”

    “对,对。”王老虎忙不迭的点头,“今天正好是过年,我们四个于是一起来拜会少主和城主了。”

    余生看着三个食草的妖怪,“那他们…”

    “哦,这三个妖怪在人群里鬼鬼祟祟的,所以我把他们拉过来了。”王老虎说。

    “才不是鬼鬼祟祟,我们是来请少主做主的。”长耳朵妹子海棠瞥了他们一眼,恨恨的说。

    “作主?”余生不解的看着海棠,看到她脸上的手印继而明白过来,“是得作主。”

    狐狸精沉默当着众人的面甩一姑娘和一老头一巴掌,着实可恶,余生也看她不顺眼。

    海棠本来还在忐忑,听余生答应下来,长耳朵立刻惊喜的竖起来,“真的?”

    “当然是真的。”余生指着沉默道:“以后这狐狸精要是敢再动手打你,你告诉我,我来收拾她。”

    “少主,咱们都是吃肉的,你…”狐狸精沉默正要辩解被长耳朵打断了,“不,不只是她。”

    海棠指着老狼,“特别是他,只要见面就打,还威胁要把我吃掉,不止如此,他还胡乱找了个理由把羊大爷儿子杀了。”

    “少主别听他胡说,那是公孙羊他儿子冒犯了我,我才痛下杀手的。”老狼辩解道。

    “怎么回事?”余生问公孙羊。

    “我知道。”长有角的鹿杖走上来,闷声道:“当时羊大爷的儿子在一条河里饮水时撞见了他。”

    老狼怪罪在羊大爷儿子小羊弄脏了他的水,在小羊指出自己处在下游后,又怪罪小羊前一年在背后说他坏话。

    “啊,老狼大人,那是不会有的事,去年我还不会说话呐!”小羊当时惊喜的说,以为把自己的罪名开脱了。

    岂料老狼非说是公孙羊说了他的坏话,让父债子偿,于是杀了小羊回去烤了吃了。

    余生听着目瞪口呆,这故事有点儿耳熟啊,不过他在前世看过的许多遍的喜羊羊的记忆中什么也没找到。

    “少主,你得给羊大爷做主啊。”鹿杖大声说。

    “少主,休听他们胡说,就是他们父子在背后说我老狼的坏话,我才动手惩戒他们的。”老狼急忙为自己争辩。

    “胡说,你们经常找些莫须有的罪名来惩罚我们,北面许多妖怪都命丧他们四个手中了。”鹿杖说。

    王老虎一听把自己也带到其中了,急忙站出来,“马妖,不许信口雌黄,我王老虎身为山林之王,何时刁难你们了?”

    “我是鹿,我是鹿,我是鹿。”

    鹿杖也是豁出去了,冲着王老虎大声喊,“就是因为你,自己认错了,还非逼着我承认自己是马。”

    说着,说着,鹿杖流下的泪水,“你知不知道,每次跟妖解释马妖头上为什么有角时有多难。”

    王老虎被鹿杖的吼震住了,脸上露出了不喜的笑容,他可是山林之王,现在居然被一个马妖指着骂。

    “少主,你可要为我们作主。”长耳朵妹子海棠说。

    “啊,哦,哦,放心,这主我给你们做了。”余生醒悟过来,一目光盯上了上老狼,吓的老狼后退一步。

    “少主,咱们都是吃肉的,别听这些吃草的胡言乱语。”老狼说。

    余生看着他,“全他娘的怪你,要不是你,老子也不至于喜羊羊那么多遍,你就不能直接吃掉,煮什么煮。”

    天可怜见,余生想起了陪侄女看那动画片的日子,那是他逝去的青春。

    “什么羊?”老狼一怔,“这羊我没吃过,不是我杀的。”

    余生知道这怪不到他身上,不过身为少主,最大的特权就是迁怒。

    他逼近老狼,“你说你们狼,吃个羊还整这么多事,你还找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还要意思说自己是吃肉的?”

    “吃羊就吃羊,不要脸就光明正大的不要脸,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要给谁看呢?”余生对老狼的行为很是不屑。

    “呃”,鹿杖三个看着余生,忽然觉着找余生主持公道似乎是个错误的想法。

    余生不理他们,在他看来,狼吃羊,羊吃草乃是天理,他不能主持公道不让狼吃羊不是?

    “不过你也是,吃什么不好,人家已经会开口说话了你还吃,你也是妖怪,难道不知道开启灵智有多难?”余生说。

    余生说罢看着王老虎,“你这王怎么当的,这点儿公道也主持不了。”

    “不是,我…”王老虎刚要说话,被余生给打断了。

    “我得教教你们这些妖怪的规矩。”余生说,“以后扬州的妖怪就有我作主了。”

    余生说到这儿略微一停,心说自己这是又当官了,“就叫群妖之王吧。”

    诸位妖怪对视一眼,万妖之王是西王母的名头,余生这称号明显有剽窃的嫌疑,不过这是西王母的事儿了,他们没说话。

    余生很满意这个称号,看着老狼道:“杀害小羊这事着实可恨,正所谓一命偿一命,你…”

    老狼的脸登时变了颜色,“你什么意思,为了只羊你想要我的命?”

    他阴翳的的双眸射出凶光,“什么群妖之王,尊称一声少主也是看在你娘的面子上,你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他又转身对着公孙羊道:“你们三个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告状,大王,咱们…”

    王老虎和狐妖王齐齐后退一步,“我们跟你不熟。”沉默说。

    老狼是豁出去了,他们的罪过可没有这么大,不至于和余生反目成仇。

    “哼,怕什么,东荒王远在千里之外,难道你们真要让他在你们头上作威作福?”

    老狼看着余生,“什么狗屁群妖王,我第一个不服,你能奈我何?”

    “我能杀了你。”余生话音刚落,身子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若无其事的甩了甩手掌。

    在王老虎和狐不归他们疑惑时,老狼捂着咽喉断断续续的艰难叫起来,“你,你…”

    他吐出几个字,瞳孔就逐渐的放大,脸憋的越来越红,然后“噗通”一声倒在地上,虚弱的挣扎起来。

    “我只是让你赔个儿子,顺便交些钱,你非得抵命。”余生摇了摇头,无可奈何的说。

    沉默惊骇的看着老狼,见他手脚脖子和脸慢慢变的惨白,被寒冰所笼罩,这是他的血液在结冰!

    老狼用妖力拼命的抵抗着,却是徒劳无功。

    因为对于东荒王而言,操控水凭借的不是仙力,也不是神力,而是法则,一种组成天道最为基本的东西。

    余生自然继承了他娘的这种能力,方才只是用手轻轻触摸了他的咽喉,然而作为东荒王之子,这一下就足够了。

    “现在求饶还来得及。”余生蹲下去看着老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