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诅咒之龙 > 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工具人定位

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工具人定位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路过的穿越者
    深渊生物之间的战争是非常残酷的,这些深渊生物之间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进行各种出卖和厮杀,这不存在什么性格好不好的情况。

    哪怕是那些亲和红玉的新晋副城主,在为了自己的利益的时候,同样会发扬深渊生物的优良特色。

    出卖。

    因此这一波副城主的博弈进行的速度就相当的快了,快的连郑逸尘都没有想到会这么出结果。

    他原本还做好了相应的计划,准备继续策反点人来着,新晋的副城主也不是全面亲和于红玉的。

    他们当中也有充满野心的,哪知道老牌的深渊副城主们更加的不争气一些,或者说是里面有人太争气了?

    还没等郑逸尘继续去策反呢,就已经先内部彼此有想法,内斗了起来,等到郑逸尘来到了现场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几颗不怎么完整的脑袋,还有不少深渊生物的尸体。

    “行吧…你们个个都是人才,做的好!”郑逸尘还能说什么呢?没什么好说的了,事情这么解决了其实也还行。

    至于后续清理,没必要进行下去了,这群完成饿了投名状的副城主自然会将那些事情给办好。

    至于选择哪个红玉城的副城主当代城主,这个其实不用太麻烦,只要弄清楚这件事是谁策划的,谁出力最大就行了。

    能者多劳,至于后续的利益分配问题,那是代城主和别的副城主之间的事情,而不是郑逸尘这个特殊的特使要做的。

    他只负责让深渊红玉城这边变得稳定,让红玉对这里的掌控程度增强就可以了。

    “上供的份额跟以前一样,不用有任何的变化,不过这个是临时的,你们也很清楚…红玉城主想要的是一个越来越好的红玉城。”

    “明白。”被选出来的深渊红玉城的代城主心里微微的松了口气,上供的份额不变其实最好了。

    至于以后出现的改变那是以后的事情了,在改变之前他们让深渊红玉城发展的更好了,自然能够在改变前得到更多。

    所以上供份额改变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属于他们的福利时间了,具体能维持多久,他们不知道,但他们很清楚自己干的越快,得到的就越多。

    更主要的是上供份额不变了,也意味着面前的特使不准备吃双倍的了,除了上供的份额之外,剩下的一部分肯定要给这个特使一些的。

    但这家伙不吃双倍,他们这些深渊红玉城的副城主和代城主就能多分一点,就挺好的。

    “好好干。”郑逸尘拿走了代城主带过来的一个箱子,标准的空间扩容道具,里面装着的东西也不少。

    他拿着的时候也不会有任何客气的意思,跟深渊生物客气尼玛呢,不客气才是正常的做法。

    而深渊红玉城看着拿钱走人的郑逸尘,自然是松了口气,郑逸尘来的时候的确是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但带来更大压力的则是红玉城主。

    红玉现在还活的好好的,他们在深渊这里的消息也不闭塞,知道红玉在地下世界做的一些事情,也很清楚红玉的手段。

    还有郑逸尘当初在深渊这边也干出来过惊动深渊红玉城的事情,外加他非常受红玉城主的重视。

    万一这家伙小人一点,在红玉城主那边多说点什么坏话,就算红玉不会弄死他们,加大上供的份额也够他们受得了。

    现在嘛,因为他们动手干脆,办事效率极高,这名特使表现的相当满意的样子,特使满意了,正常的离开,他们这些深渊红玉城里的高层也就满意了。

    之后就是一轮新的利益划分了,深渊红玉城这边死了一些副城主,虽说之后红玉城主肯定会提拔一些新的副城主。

    但那是之后的事情了,这之前他们先把能够拿到手的给全部拿到手,至于呗提拔上来的副城主们,关他们事情。

    深渊的竞争是很残酷的,那些新晋升的副城主有本事再这个环境得到自己想要的,才能算的上是真正的副城主。

    他们这边除了一些老牌的副城主之外,新晋的副城主哪个不是凭本事维持住自己的身份地位的?

    也就是这样,他们才不愿意轻易的放弃副城主的身份,去别的深渊城市当个干部什么的。

    “唔,那么接下来要干什么事情?”郑逸尘嘀咕着,深渊红玉城这边的事情进展的太顺利,让他很多手段都没有用出来。

    稍微有点失望,毕竟魔女那边的心计很多的,郑逸尘来这里的时候还专门找琴讨论过这件事。

    在这件事上深渊生物的性格就决定了他们有很多能被利用的地方,完全可以用最省力的方式解决问题。

    红玉对深渊红玉城的掌控也让深渊红玉城的所有副城主的联合变得非常脆弱。

    新晋副城主和老牌副城主之间的矛盾可以暂时被压下,但绝对不可能调和,毕竟新晋副城主手里的一切,其实都是从那些老牌副城主手里抢走的。

    虽说能被抢走的那些利益,基本上都是那些老牌副城主无法完全掌握的,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看着别人赚钱比自己亏钱都难受,更别说那些新晋副城主赚的还是从自己这边抢走的……

    所以深渊红玉城能利用的地方很多,但找对了攻心的方式,也太容易被利用了吧?

    事情结束的太快,以至于郑逸尘都没有太多的时间进行额外的研究,想办法回去的时候悄悄的从深渊带走点什么。

    首先正常的空间扩容道具是别想了,出入口那边的检查很特殊,那种独特的粘液能确保不会有任何的漏网之鱼。

    即使有漏网之鱼,估计碰触到了那一层滤膜之后也不能保留下来,强闯就更不可能了。

    郑逸尘也没有理由用炼金师这个身份在深渊这边强留,这不符合这个身份的设定,炼金师这个身份也不怎么喜欢在深渊环境里面。

    或者说只要是在深渊里的纯净者都不喜欢深渊的环境,哪怕深渊是他们土生土长的地方。

    所以事情解决了就该走,深渊红玉城里也有属于红玉的眼线,犯不着多做一些多余的事情。

    只是郑逸尘还在路上呢,就被人给堵了,不是敌人,而是熟人。

    “昆克?你要做什么?”郑逸尘看着堵人的jb脸,当即问道。

    被一个并非是深渊城主或者是副城主的存在直呼名讳,换成别人昆克早就一巴掌甩过去了,郑逸尘不一样。

    红玉很重视他,昆克也认为郑逸尘是能力优秀的存在,不是那些庸才,毕竟他给郑逸尘不多的遗神族的简易神文信息,他就能将其吸收转化成自己的知识。

    哪怕根据昆克的了解,那些知识有很多地方都显得四不像,甚至是略拙,可这种情况是炼金师对遗神族知识了解的太少的原因。

    很多重要的缺失部分都需要用别的方式替代补充,而不需要补充替代的地方,就非常优秀了。

    “跟我来。”昆克没有给郑逸尘解释太多,这次的行动很重要,不然他也不会听红玉的话,专门过来找郑逸尘。

    本来他是要去深渊红玉城的,可在路上遇到了那也省的多跑一段路了。

    “我要一个解释。”

    昆克直接甩给了郑逸尘一枚红水晶,接住了这枚红水晶,郑逸尘读取出来了里面的信息之后点了点头。

    红玉的命令啊?

    行,虽然不知道那个红皮女人有什么想法,但这件事似乎挺重要的,不然她直接就自己过来了,而不是藏着。

    一处充斥着血肉的隐藏工房,这种地方郑逸尘眼熟的啊,他在深渊里就有不少类似的隐藏工房,只是没有昆克的这么精神污染。

    一袭红衣的红玉也在这里,她手里还捏着一颗宛若是苹果一样的心脏,郑逸尘来了之后她也不在意,轻轻的啃了一口,心脏立即发出来了一阵尖叫。

    “……”昆克看着红玉手里的东西,眼角微微的抽了抽:“你吃的太多了!”

    红玉这女人已经恢复过来了,根本不需要继续吞噬生命之心,这种东西可是昆克的重要收藏。

    也是他之前信誓旦旦的保证红玉无论受了多重的伤,都可以在两天内恢复正常的信心来源。

    郑逸尘看着红玉手里的半颗红苹果一样的心脏,在上面感知到了细微的,类似于生命之粹的气息。

    那玩意可是生命魔女的魔女造物啊,居然看到了西贝货,昆克这个深渊生物……不是有点本事了,是真有本事。

    “等着无聊,消遣时间用的。”虽然是这么说的,红玉却很迅速的将剩下的半颗心脏啃的干干净净。

    一点也没有因为郑逸尘的注视,就想着分给自己得力手下一点的意思。

    “贪婪的女人。”东西都已经被吃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希望你之后能继续贪婪下去!”

    红玉很贪婪这点,对之后的探索有很大的帮助,毕竟他们要去的遗迹一点都不安全,还涉及到了遗神族的信息,危险就更大了。

    如果不够贪婪的话,可能遇到了一些比较大的危险就会选择跑路了,那可不是昆克想要看到的。

    至于带上郑逸尘,红玉提出来了这个要求,昆克也有自己的考虑,郑逸尘的炼金水平极高。

    在之后的探索中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的陷阱或者是无法弄清楚的东西,他就可以发挥作用了。

    昆克可不认为涉及到了遗神族的遗迹里一定全是生命魔技的造物和知识,是那样的话他绝对毫不犹豫的扭头就走。

    那特么的不是遗迹,是坑死人的陷阱。

    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处处心想事成的事情?昆克对自己有自信,但对于一些事情却很有自知之明。

    “所以,具体的情况呢?”一直没说话的郑逸尘开口问道,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要干什么事情。

    只知道昆克和红玉准备搞一个大事,还是秘密进行的那种,为此昆克甚至动用了自己的一些特别的底蕴,专门让最少一星期才能缓过劲来的红玉给彻底的恢复过来。

    就凭这点,就可以确定昆克所图不小,而且还是要保密进行的那种。

    “去探索一个遗迹。”昆克瞥了红玉一眼,对郑逸尘说道。

    这事是要保密进行的,若是郑逸尘有什么想法,就算郑逸尘是个人才,昆克也不会留下这家伙,而是直接将其摁死,不会给红玉面子的。

    “你脑子有病?就我们仨?”郑逸尘睁大了双眼:“还这么突然的带我来这里,让我什么都不准备??这不公平!”

    “公平?你要知道有这个机会对你而言就是最大的公平。”昆克对于郑逸尘表现出来的不满嗤之以鼻。

    这家伙根本就不懂。

    不懂之后要接触到的遗迹是什么样的遗迹,但这货也表现出来了炼金师的共有毛病,对于知识的贪婪。

    准备的充分了,那自然能够在探索中主动得到更多有用的东西,而实际情况上则是昆克和红玉都想要一个合适的工具人。

    而不是一个合作者。

    遗迹内的收获他们两人去分都觉得亏了,怎么可能会多弄一个能让收获分成三等分的?

    所以昆克这么说的时候,红玉则是显得挺优雅的擦着嘴角的残留的鲜红血液,没有开口帮郑逸尘说话的意思。

    收起了血红的手帕,红玉这才开口:“在深渊红玉城那边你做的很好,我考虑了之后,这次的事情才会额外的带上你。”

    希望你好自为之,不要白白耽误了自己。

    她之后的话没说出来,但意思差不多就是这样了,至于之前的话表现出来的意思也很明确。

    郑逸尘在深渊红玉城里就没有下什么本,就解决了那边的一些问题,红玉对此很满意,同时也因为这个原因,她就是在明示郑逸尘根本不需要什么额外的准备。

    他去红玉城的准备基本上没用呢,虽然有些对不上遗迹那边的情况,可也是一种准备不是?

    红玉没有主动去将这一点说破,还是给郑逸尘一些自由发挥的余地了,当然更主要的意思就是这次要做的事情,还是让他老老实实的当个配合用的工具人插件。

    需要他出马的时候就上,不需要的时候就在旁边当个聋子瞎子。

    就特么的很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