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小人国 >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信仰来自恐惧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信仰来自恐惧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青衫小白
    自称伍德的黑西装男子只觉得偏体生寒。

    更是带着一丝惊慌的察觉到,从楼道深处那好似一双血色火苗的血红双眼出现。

    自己的身体竟是就不能移动了。

    他用自己还能蠕动的嘴巴轻轻张开,深吸了口气。

    尽可能让自己的内心安静下来。

    这样的素质,显然算得上优秀了。

    也让幕后黑手萧羽,对这家伙起了一丝兴趣,暗叹这人难怪能够白手起家,创下今日这样的基业。

    确实能常人所不能啊!

    只是就他这一生犯下的罪恶来看,萧羽不觉得他接下来的遭遇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的灵魂污秽得要比许多黑暗生物还要纯粹。”

    “你是天生处在我们这边的家伙。”

    昏暗楼道里,血族带着戏耍语气的声音继续传出。

    让得伍德额头上冷汗冒出来越来越多。

    不过他还是强自镇定心神,尽量让自己的嘴角裂起露出笑意。

    “不错的邪恶之徒啊,我对你的提议,稍微有点兴趣了。”

    “只是,弑神之矛竟然提前出现了,这儿又是靠近圣主之城的义大利地区,所以……我们只能相信自家人。”

    听到这话,伍德有些有些慌张了起来。

    他没想到黑暗方竟然说道了最后,还是不肯合作,那他会不会成为自寻死路的蠢货?

    就在伍德这样想之时,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一疼。

    他以为自己被咬了,却愕然发现自己身边并没有任何人影。

    偏偏,脖子上的痛楚可是不会骗人的!

    而且,他能敏锐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脖子上的血管里流了进去,正疯狂散布到了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寸地方。

    流淌之处,无不带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这是什么东西?”

    “我是要死了?”

    “不,不对……这些东西并不是要杀死我,它们……它们好像是在改造我的身体!”

    伍德呜呜叫着,犹如一头刚刚出生的小奶猫。

    公寓门外,伍德的几位手下望着漆黑如黑洞的门口,都莫名心生寒意,此时听到了似乎是父亲发出的猫叫声,它们一个个都不知所措。

    按道理,他们是应该冲进去救下父亲的。

    但是他们看着门内漆黑空间,都纷纷想起了父亲临走之前下达的命令,是要他们好好守在门口,别让外人进去。

    既然父亲都这样命令了,他们选择不进去,只是服从好命令有什么错?

    父亲不是常说么,一切听他安排即可。

    公寓外顿时也安静了下来。

    伍德也因此,可以在公寓内一个人安静的享受着来自小人国世界亡灵巫术与炼金术结合,从而产生的强大血灵药剂的改造。

    这种血灵药剂最早来自于亡者峡谷里的吸血鬼领主。

    这些亡灵系异类生物个体强大,但是生育力匮乏,大规模战争乏力的他们,选择了以自身鲜血为引子,制造药剂培育血奴来代替自己作战。

    萧羽对亡灵一系巫术感兴趣后,这些炼金药剂资料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他的藏品。

    不过这些藏品的价值并不高。

    吸血鬼领主们的血奴有多强全看能得到多少吸血鬼的鲜血以及这些鲜血提供者有多强。

    血奴本身是没有修炼能力的,且哪怕天赋再好,最强也不会比得上鲜血提供者当初的等级。

    可以说某人要是服用的是一位一级巅峰的吸血鬼的血液炼制的药剂,那么他这一辈子最好的结果也就是一个一级巅峰的血奴了。

    再加上血奴受到血液提供者天生的克制和奴役。

    自然使得这样的知识不受别人欢迎。

    没有势力乐意帮助被人培养战力。

    倒是有些人出其不意的利用了这种药剂的缺陷作用,将之当做了毒药或者诅咒来使用。

    某某天才因为被下毒服用了血灵药剂,不仅变成了怪物,还一下在资质上成为废物的戏剧,才是真的展现了血灵药剂的名声。

    也因此,小人国的时候,负责这块的炼金术师们得知神之子大人竟然要研究那么没用的药剂时候,都有些迷糊。

    只是既然是神之子大人要求的,想来冥冥之中必有深意!

    于是他们就开始了研究,并得到了投靠萧羽的巫妖的帮助。

    制造出来了按照萧羽的要求,可以快速提升服用者实力,同时让服用者具备了吸血鬼一族和部分低等亡灵特性的药剂。

    只是这药剂还是没能克服被吸血鬼一族控制的隐患。

    只是萧羽对这隐患并不在意。

    现实世界可没有吸血鬼,尽管有些类似的幻想作品流传。

    可是老实说,真把小人国归类到了亡灵一系的吸血鬼拉去现实世界,估摸着没几人能觉得那些身子好似软绵绵的泥鳅,然后长着许多嘴巴,好几个脑袋的软泥怪物,就是亡者峡谷里的吸血鬼。

    倒是血奴,外形上大多能保持生前的模样,有点类似。

    只是,注意了,是生前!

    可以说,喝掉了血灵药剂后,不管是改版前还是改版后,都算是亡灵生物了。

    公寓楼内。

    伍德渐渐的感觉到自己不再觉得身体难受了。

    大脑似乎也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他发现自己的身子可以行动了,不由赶紧活动了一下,露出笑意。

    脸上的笑意却没有持续多久,伍德就重新微微张嘴。

    他意识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他的心跳声……不见了!

    是太害怕了产生了幻觉么?

    伍德想要擦汗,摸到的只有头皮冰冷触感。

    汗珠似乎都没有了。

    他缓缓伸出手,摸在了自己心口表面肌肤上。

    本应该强劲有力,扑通扑通的心跳触感。

    赫然……不见了!

    伍德瞪大了眼,他怎么会没有心跳!

    不,不对,没有心跳的自己,怎么会还那么清醒的站在这儿!

    难道!

    伍德慌张的抬头看向了漆黑的楼道:

    “大……大人,你对我做了什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呵呵,这不是如你所愿么?”

    “我说过,我们只相信自家人,偏偏你又确实很不错,所以我选择了将你变成我的同类。”

    “同类?”

    “难道……刚刚那就是血族的初拥?”

    “初拥?那只是人族作家们的浪漫幻想。”

    楼道里那位血族的声音继续传来:

    “我只是将你转化为一具活死人罢了。”

    “活死人!”

    伍德瞪大眼,这个词汇让他有种如坠冰窟的感觉。

    他忽然后悔了起来。

    为什么,自己这样的虔诚圣主信徒,会跑来与黑暗生物合作?

    这些毫无诚意下限的黑暗生物们啊,难道不知道千金买马骨的重要性么?

    亏了,这一次真的亏惨了!

    正这样想着,伍德忽然脑海里微微一震。

    却是药剂彻底改造好身体里,里面的吸血鬼血液精华汇聚于了脑海。

    一些关于其身体本能天赋的知识还有一部分亡灵系戏法的知识,瞬间成型释放了出来。

    倒是令伍德一下子跪倒在地,鼻子止不住的流出了一缕缕黑红色鲜血。

    这些血液滴落在了肮脏的地板上,竟是发出了滋滋的腐蚀石头声,白烟散出,一股浓郁得不可开交的铁锈味道弥漫而出。

    很快,公寓楼内外,就充斥了这股诡异的怪味。

    楼道里,伍德开始嘿嘿笑了起来。

    刚刚的窘迫和恼怒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他的双眸充满了名为野心的火焰。

    这也是亡灵生物还能追逐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之一了。

    不过,萧羽通过鬼龙的视角却是更加明白这种眼神。

    以凡人心境而初得超凡之力,包括自己基本都会如此。

    会形成一种强烈的我就是天命主角,我一定会成为万界主宰的错觉。

    一般来说,这样的错觉会在遭到一顿社会的毒打之后渐渐消失。

    只不过,萧羽不觉得伍德还能有被毒打之后再爬起来的机会。

    萧羽让鬼龙施法传音,把合作内容告知了伍德。

    很快,黑暗之中,趴在地上的伍德自信的笑着回答出声:

    “尊敬的殿下,我明白了。”

    “请放心吧,我必让弑神之矛之名,不再于此地传颂。”

    “我必让死亡骑士大人,看到我的价值!”

    …………

    “你们闻到了什么味道吗?”

    “当……当然。”

    几个守卫脸色尴尬的站在公寓楼门口,小声讨论着。

    就在不久前,他们的手机都嘟嘟响起,却是提醒了他们,戴在父亲身上仪器的生命特征消失了。

    如果父亲没有主动解开的话,只能说明他们的父亲在这公寓楼里遇害了。

    偏偏这时候又有怪味传来。

    毕竟是超凡显圣,群魔乱舞的时代。

    这几个守卫虽然都是伍德的亲卫,可要他们主动去找诡异之物麻烦。

    他们实在是做不到啊!

    “还是打电话给母亲们说吧。”

    一位老成持重之人想了想,开口说道。

    “好吧,希望母亲们不会先乱起来。”

    另外一个老人也犹豫了下,点了点头。

    如同花旗国的那些互助会的头目一样,伍德这种灰色组织的老大,也自然不会真的如清教徒那样生活。

    他们口中喊着信仰圣主,身体却是与那些邪教头目们一样的做法,各种放纵自己。

    伍德稍微克制一点,没有好似花旗国同行那样搞出来一百多个妻子,几百个孩子,一座教堂都装不下那么夸张。

    更不会如不列颠首府旁边不远处的某某小镇那样,直接抢夺了上千的女孩做工具人那么疯狂。

    确立了名分的,还是有那么十来位的。

    “希诺母亲吧。”

    刚刚开口的老人想了想,低声说出了年龄最大也是跟随伍德最久的一位女子的名字。

    这希诺也算是他们圈子里的传奇了。

    出身东欧罗巴的她,怀着梦想来到了义大利,结果刚刚下船就得知自己被卖掉了,被送去了一海之隔的西塞罗,更被打上了编码进行出售。

    不过她运气真的很好,西塞罗当时正好因为某些原因和这些黑暗组织闹崩了,甚至因此出现了可怕的火车爆炸事故,一次性死了数百人之多!

    甚至当地王室都受到了威胁!

    意识到自己一方被渗透成为了篓子,自己的暴力部门极可能靠不住,当时的西塞罗也干脆心一横,来了一招借兵讨贼,请来了多国联军帮忙,以贩卖人口为引子开始了大规模的围剿行动。

    希诺于是也就和姐妹们稀里糊涂被解救了出来,还上了新闻媒体被重点报道。

    不过,或许是命运的戏弄,逃出西塞罗的希诺去了法兰西之后,又被法兰西的老乡给卖了。

    然后她遇到了自己的买主伍德,并成为了一个让伍德得心应手的忠实家庭成员。

    在整个伍德组织里,和二号人物差不了多少。

    “大姐!”

    电话拨通,那位老人连忙开口:

    “父亲可能出了一点意外。”

    “就在方才,父亲独自进去了一座旧公寓楼里,然后,他的生命仪器数没有了。”

    “是的,我发誓我没有说……说谎?”

    正举起手的那位老人,忽然又把手轻轻的放下了。

    他握紧着耳畔的手机,有些尴尬的道:

    “大姐,我……我看到父亲从门里出来了。”

    “呵……呵呵……”

    “父亲!”

    除了打电话那人,其他守卫都赶紧对着伍德鞠躬行礼。

    伍德戴上了墨镜,微微点头说了一声回去之后。

    他抖擞了下衣衫,低着头不想要看向太阳。

    伍德忽然注意到,温暖的阳光实在是令人讨厌的东西。

    照在身上,竟让他觉得浑身瘙痒难受不已。

    坐回了车内。

    伍德眯起眼,看了看自己苍白的双手。

    他意识到刚刚的一切都是真的,脑海里的知识也不是什么幻觉。

    “呼!”

    “我已经是黑暗生物了。”

    “弑神之矛……”

    “天使……”

    “对不起,我选择了天启一方。”

    伍德低语到此,旋即摸出了脖子上的十字架深情亲吻了下。

    伍德不觉得自己背叛了圣主。

    根据脑海里的知识,他反而觉得自己代表的一方,同样是虔诚信仰圣主的信徒。

    反倒是那些牧羊人们,还有那些天使们,沉迷于过往的荣耀和赞美,忘记了初衷。

    萧羽通过鬼龙视角目送着伍德离开。

    萧羽知道,这只是一场序幕,很快黑暗力量就会随之拉开大幕。

    这也是应有之意。

    非多此一举。

    毕竟,圣主之书可是告诉了萧羽。

    信仰,来源于恐惧!

    没有妖魔鬼怪,怎么显出神佛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