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红缨记 > 第两百五十五章 镜中人的收获

第两百五十五章 镜中人的收获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东郊林公子
    苦命的阿飞这辈子就没有真正的见过沙漠,没想到在游戏中倒是第一次感受到了沙漠的恢弘气度。和传说的风大沙大不一样,呈现在阿飞面前的,是一副静谧壮美的遍地沙海。没有恐怖的漫天沙尘,没有凄厉的呼啸狂风,清一色的土黄绵延到了目光的尽头,与天际相接。大大小小的沙丘仿佛错落有致的山脉,山脉的顶端都是平滑如初,勾勒出洪宇苍茫的曲线。所有的画面组合成两个字,那就是壮美。

    阿飞下马,伸手抓了一把沙子然后扬在风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到处都是沙子,不过我们该往哪个方向走?早知道就和楚留香他们一起走了,现在有点儿抓瞎”,阿飞道。

    “你还知道啊!”,水中月和秋风雨对阿飞的决定十分不满意。之前阿飞和楚留香他们分开行动,导致无法继续近距离观察帅哥的两人十分愤怒。不过阿飞有大义在手,楚留香毕竟是要去做任务的人,岂是能够和女子和小人为伍?众人没办法只能答应,主要是楚留香也想静一静,于是大伙儿分道扬镳。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对离开楚留香而不满。镜中人就很欢乐,一方面是因为水中月终于把注意力从帅哥的身上转回到了他的身上,另一方面,这个镜中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竟然从胡铁花那里弄到了一套轻功。此刻他正在施展这一套轻功在沙子上面飞来飞去,踩到松软的沙子上竟然只有一点儿浅浅的足印。

    这套轻功的名字叫做“蝶飞”,高级轻功。施展起来就像是一只翩跹的蝴蝶,除了轻功本身对速度的提升之外,蝶飞还有一个重要的特性,那就是优秀的飞翔功能。这是胡铁花的独创武功,可以短暂的在空中停留,虽然距离并不遥远,但是胜在滞空的时间上。从这个角度来说,蝶飞的实用价值极高,尤其是在战斗的时候,如果能够短暂的飞到空中,无论是躲避还是攻击,都可以占据极大的优势。

    阿飞试了一下,如果不是暴起偷袭,镜中人可以凭借这个轻功躲避掉大多数人的正面攻击,当然他落到了地面还要再度飞起,这个时间差是很重要的。像阿飞这种拥有绝学轻功和极强攻击力的玩家,完全可以做到瞬秒镜中人。不过对于那些非远程攻击又不能快速的移动的玩家来说,面对镜中人只能束手无策。

    而镜中人获取这套武功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酒。嗜酒如命的胡铁花,在连续几天的行程中嘴中淡出了鸟味。极具商业头脑的镜中人立刻发现了这个商机,他托人在城市中购买了名贵的XO若干瓶,然后通过系统快速邮递到他的手中,经过了三天的以酒会友之后,胡铁花拜倒在了镜中人的酒瓶之下。

    临分开前,镜中人大方的送了老胡两瓶酒,抓住老胡的手送了一程又一程,胡铁花感动不已,便把随身的蝶飞秘籍送给了镜中人。胡铁花还说,这蝶飞与姬冰雁的“雁行”是一套武功,可以配套使用,能够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奇效,尤其适合夫妻二人。这个消息连带着让水中月也大喜不以,远本因为要和楚留香分开的忧伤也无影无踪了。

    毕竟再帅的人,也抵不过实实在在的好处。

    这一套轻功,无疑是让镜中人迅速从龙套变为替补演员,而夫妻俩还预谋着要去见一见姬冰雁,顺便把那个“雁行”也忽悠过来,这样蝶飞雁行,好不自在,传说中的“雁蝶为双翼,花香满人间”想必就是如此了。没想到这一次的任务首先获得高价值武功的竟然是他,众人都是摇头叹息命运之不公。镜中人却反驳阿飞明明也得了楚留香的听风辩位,怎地大伙儿不去嫉妒他呢?阿飞哈哈一笑,说这是众人的嫉妒心理作怪。如果一开始大伙儿都处于同样的水平,其中一个脱颖而出自然会得到众人的羡慕和嫉妒。但如果一开始大家就天差地别,那个高高在上的人无论得了什么好处,也不会让众人气冲霄汉。

    他这么说,言下之意就是说我苦命的阿飞早就和你们不是一路人了,我身为顶级玩家,岂是你们一般玩家能够揣测和比肩。众人对阿飞的自恋不屑一顾,秋风雨道你再厉害还不是第一场的华山论剑就被淘汰了,此言说中了阿飞的软肋,只能是含着泪退下。

    “往那边走!”,镜中人骚包无比的从空中落下,伸手打了一个响指然后指了一个方向,“三里之外有一个落脚点,是一个客栈,商队行人补充水源的地方。”

    “这你也知道?眼力这么好!蝶飞这轻功还有这种附加效果?”,阿飞大惊。

    “我靠,你脑袋是不是秀逗了。这是个游戏,你拉开系统地图看一眼不就知道了”,镜中人道。

    阿飞愣了一会,忽然发现自己有点儿分不清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一会儿他才摇摇头,道:“那个地方我们不能去。”

    “为什么?”,所有人大吼。

    “我们是马匪,忘记了吗?”,阿飞丢出他的理由,众人一愣,秋风雨道:“马匪就不能去落脚点吗,马匪也是人,也要吃喝拉撒。要不在沙漠里面怎么活?”

    阿飞笑道:“马匪并不是不能去落脚点。但是马匪不能轻易去,一般来说,沙漠里的马匪每隔几天才能去一次落脚点,或者是补充水源,或者是销赃。但是马匪到了落脚点都有规矩,不能进房间,不能洗劫老板,不能打劫客栈里面的行人。当然出了客栈就无所谓了,这是沙漠上的规矩。”

    “你怎么知道?”,秋风雨道。

    “黄蓉给的计划书中早就说到了”,阿飞一拍马屁股,“行了,大家准备出发,沿着反方向走十里地,那里有一个小心的绿洲。咱们就在那绿洲的地方歇息,然后等待楚留香他们的消息。希望他的消息不是什么重伤不治的噩耗,唉,离开楚帅哥,我还有点儿想他。”

    “我来探路!”,镜中人又一个蝶飞冲到了天上,两条小腿死命的在空中高速摆动,仿佛是一只溺水的蚂蚱。毕竟他才开始练这个蝶飞,虽然威力初见,但是姿势极丑,远没有胡铁花那蝴蝶一般的飘逸。众人纷纷偷笑,只有在这个时候大家伙的心情才好一些。

    “阿飞哥哥,你说楚留香会不会有事?”,秋风雨一面走,一面低声问阿飞。

    阿飞嘿嘿一笑,道:“这就不好说了。面对金轮法王……恩,现在就开始担心人家了?”

    秋风雨叹了口气,道:“听你说,NPC也会死亡,死亡之后会换人。之前他答应我,下次见面的时候可以把他香水的配方给我一份。要是他死了,岂不是会把这个事情给忘了?”

    阿飞呆呆的看着秋风雨,深深的为香帅默哀。什么样的感情最廉价?追星的少女负心的汉,游戏中的流氓满街转。

    几人沿着漫无边际的沙漠朝绿洲进发,镜中人继续像个蚂蚱一样在沙漠中一蹦一跳走在了前面,凭借蝶飞的威力也是将众人都拉开了一段距离。阿飞正要提醒他不要跑丢的时候,忽然前面传来一声惨叫,依稀便是那镜中人的声音。

    众人大惊失色,因为组队频道里面有系统提醒,镜中人遭受攻击,处于不能动弹的状态。什么人能够瞬间制住了正在施展蝶飞的镜中人?阿飞的一颗心不由得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