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重生之鬼王归来 > 第2373章 冥顽不灵

第2373章 冥顽不灵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流浪的法神
    师徒两人许久不见,张大灵一句很家常的话,打破了有些沉闷的氛围。

    “师父,您一回来,徒儿就想去见你,只是事务繁忙抽不开身,再者,你那府门外实在是车水马龙,热闹得紧,所以徒儿才把你约到这来,师父,还请你别怪罪徒儿无礼。”秦继笑道。

    “跟师父我还这么见外?这次从地狱回来,走的匆忙,这是我在二狱时一位朋友送给我的上品灵玉,里面有护身符法,是由地狱第一大宗地藏宗宗主灵普大师亲自炼制的,算是送给你的小礼物吧。”

    张大灵手心现出一块纯白如雪的美玉,递给了秦继。

    秦继自认凡间一切,无不拥有,在这世间,除了权利,自问已经没有什么能再吸引他,然而在见到这块美玉时,仍是忍不住怦然心动。

    美玉上面的符文,是秦继不熟悉的地狱冥文,一阵阵无比纯净的佛光流转,尚未入手便可感觉无上佛法,令人心生平和之意。

    “这枚玉佩名叫静心,庇佑你的同时,可以让你心境平和,你只需要背诵地藏经,便可不堕入魔道。”张大灵道。

    张大灵可以说是用心良苦了,他这些年来一直有一块心病,那就是房修的预言,二龙之争。

    当初在关于两个孩子的培养问题上,张大灵原本是想做秦晏的师父,毕竟他与秦侯感情极深,远比房修这半路来的要亲近的多,但是秦侯把亲儿子交给了房修,把秦继交给了他。

    这并非是不信任,相反张大灵很清楚,秦侯正是因为信任,才把最大的难题交给了他。

    曾经一度,张大灵想刻意把秦继培养成为一个乖乖娃,以免影响日后正主登场。然而,当他发现秦继拥有惊人的天赋与雄心时,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正如秦侯所说,人各有命,秦继与秦晏的二龙相争不是他张大灵能干预的。

    从那以后,他悉心培养秦继,在教会他各种本事,以及接手秦帮大业的能力时,也一直在谆谆教诲,希望秦继成为一个像他义父那样的仁义之辈。

    且不说秦继日后能不能接任江山,至少也不至于手足相残。

    事实上,秦继过往的表现的确是这样的,在张大灵没有去地狱的日子里,秦继不仅仅每年主动上剑岛去给那几位娘娘请安汇报,与义弟小聚增进感情,对待秦帮上下,更是无比的亲仁,对待那些为秦侯打江山的老江湖,也是无比的恭敬。

    在拥有极强天赋,还有如此仁义之心下,张大灵曾发自内心的为秦继感到自豪,至少他觉的没有愧对秦侯的嘱托。

    这样的秦继,日后定然能成为秦晏最得力,最亲近的左膀右臂。

    然而,这一次回来,张大灵明显感觉到了秦继的不一样。

    先是一大批的老江湖都跑到他府门外,请他出山管一管秦继,还充斥着秦继联合温雪妍等人,通过改组秦帮产业,阴谋篡权并且有意隔离、剥夺剑岛资格的消息。

    再就是这一次见面,张大灵能明显感觉到秦继那种枭雄的阴沉、肃杀之感,完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他心中暗自叫苦,权利果真是欲望的毒药,哪怕他再悉心传教,失去了他这个掌舵人,短短几年时间,秦继就走上了最让人担心的命运对决之路。

    张大灵夹在这中间是最为难的。

    凭心而论,人心都是肉长的,秦继跟随他多年,名为师徒,实为父子一般的情分。

    张大灵一点点把他培养成了华夏顶尖的人才,这是他的骄傲,这也是一种无尽的荣耀。然而,真发现秦继如果有别样的野心时,张大灵心中只有无尽的惶恐。

    二龙相争,手心手背都是肉,无论谁最后败了,无疑都是一场惨剧。

    “多谢师父的玉佩,从我八岁起,义父就把我托付给了师父,这一眨眼已经是二十年过去了。”

    “二十年了,这世上很多人都变了,唯独师父对我依然是如同父亲一般,秦继一直铭记在心。”

    秦继看着张大灵,感怀道。

    他并非虚情假意,对于张大灵,他只有感激。哪怕他知道张大灵的目的是替秦家,把他驯化成一把供那个废物的尖刀,但秦继却一点也不恨张大灵。

    因为他知道,张大灵对他已经付出了一切,是张大灵教会了他一切,不遗余力的帮助,才给了他二十年的时机。

    张大灵心中亦是无比感伤,他真想远离这中间的是非,但这是他的最后一岗,他必须坚持到最后。

    “我不在的这几年,你一定有许多想知道的,尽管问吧。”

    张大灵道。

    “师父,我想知道,老侯爷是不是已经不在了?”秦继问道。

    “没错,他们在地狱里遇刺了,再也回不来了。”张大灵眼中闪过一丝伤痛,沉声道。

    秦继微微吸了一口气,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师父,我义父还在吗?他马上就快要回来了对吗?”

    张大灵看着他的双眼,顿了顿,缓缓道:“我想告诉你的是,你义父,也是我的主子,他还活着。至于他会不会回来,我无法给你确定答案。”

    “但有一点我想告诉你的是,秦继,永远不要试图挑衅你的义父。”

    “你义父远远比你想的要睿智,要宽容。”

    “但一旦你走错了路,后果将会是毁灭性的。”

    张大灵着重道。

    “义父是在提醒我,放弃眼前的地位,迎接秦晏归来,然后把这二十年辛辛苦苦的果实拱手相让对吗?”秦继脸色一沉,冷冷怒道。

    “你果然已经不是以前的秦继了。”

    “那我就告诉你,这个江山就是你的,你做的很出色,他自然会给你。”

    “不要拿常人的眼光与心思来揣度你的义父,那样你就是在自寻死路。”

    张大灵同样目光严峻,提醒道。

    秦继眼神飘向窗外,苦笑了一声道:“师父,你也来诳我,这世上哪有把天下交给旁人的。剑岛的人一直在蠢蠢欲动,秦晏已经成年了,他马上就要回来了。你到现在还在跟我说我义父会把江山交给我,不觉的可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