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重生之鬼王归来 > 第2309章 天魔出世

第2309章 天魔出世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流浪的法神
    天界。

    太古宗。

    天界原本有四大宗门,其中一个上元宗被其他三大宗门联手瓜分后,如今由三大宗门称霸,分别是太古宗、太清宗、离火宫三大门派。

    其中太古宗,以先天武法为主,讲究的是力战,尊崇的上古战神刑天,其门主古天方号称是天地间战斗力最强的存在。

    而太清宗则是以道法为首,宗主为衍道,有通天彻地之法,号称法尊。

    离火宫则是以火法为主,传闻他们这一派得到了火神祝融的传承,其火法霸道无比,宫主南宫霸天,更是如其名一般,素来蛮横无理,其手下人亦喜以上古蛮族风俗为尊,即便是如此,离火宗也依然是无人敢动。

    太古宗,战神殿内阁。

    古天方盘腿坐在刑天无头画像之下。

    他看起来也就四十出头,面目威仪,微卷的黑发垂肩,雄壮的身躯如同猛虎一般威武,只是往那一座,便同泰山一般神圣不敢有丝毫侵犯之心。

    “师父,这么晚了,您召唤徒儿,有事吗?”宇文英快步走进了大殿。

    古天方深吸了一口气,待行功圆满,缓缓睁开眼道:“英子,凡间有了大变动。”

    “是,是不是我父亲已经登上了广王大位?”宇文英大喜。

    古天方没有回答,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父,父亲失败了?”

    宇文英柳眉一蹙,有些焦急了。

    见古天方没有说话,宇文英心头涌现出一种不祥的预感,师父素来平稳,如今日这般连声叹气,实属少见。

    古天方沉默了片刻后,还是决定告诉宇文英这个残酷的现实:“你父亲假借广王之身,意图谋夺大宝,只可惜他遇到了曼陀女王,最终功败被擒,被处以地狱最残酷的刑罚烙魂,英魂惨死。”

    “什么?”

    宇文英如遭雷击,险些当场晕死过去。

    古天方连忙扶住爱徒,劝慰道:“徒儿,如今地狱大变,广王、欧阳雄、你父亲等人一死,势力完全洗牌,这也是定数,节哀吧,以后太古宗就是你的家,师父与众师兄弟,就是你的亲人。”

    “师父,父亲一身盖世神通,曼陀女王区区女流,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您,您的消息是不是有误啊。”宇文英虽然明知道这是事实,但仍是有些不敢相信。

    古天方沉吟道:“你错了,这位曼陀女王已经得道了佛家无上法典地藏真经无上佛法,莫说是你父亲,就是师父,也未必能在她手上沾到便宜。”

    “如今之道,想要复仇怕是难,你就算是百万年后,修为达到师父这般,也是毫无希望。”

    “权且放下仇恨,忘掉地狱里的一切,此后在太古山中,安度余生吧。”

    “只要师父还活着,我便可以保证这世上再也没有人能伤害你。”

    古天方说的是实话,他早已对宇文伤与小舞一战有了详细了解,从始至终,宇文伤就完全落在下风,甚至可以说毫无一战之力,天界虽然灵气与一些真法比地狱有优势,但这并不是绝对的。

    进入后天期以后,其实天地已经差别不大,他们无非就是以上天者居之,有些自欺欺人的满足感而已,实际上,真要是完全压制性的优势,以衍道的野心,早就占据地府了,哪里还用得着大费周章去弄个琴婉这枚棋子。

    是以,古天方自问没有绝对的把握,能战胜拥有无上佛法的小舞。

    而且,他作为宗门之主,一旦有险,整个宗门将会瞬间被其他两派给吞并了。

    他是绝对不会为了一个区区宇文伤,冒险跟小舞拼命的。

    宇文英是明白人,他听明白了师父的弦外之音,低头咬着贝齿,恨然道:“师父,我知道您是太古宗的镇山支柱,不能丝毫有失,报仇的事,徒儿自有法子,大不了我就去找他……”

    古天方浓眉一沉:“你确定吗?”

    “确定,为了替父亲报仇,徒儿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宇文英道。

    古天方眼眸精光一敛,仔细盘算了起来,那个人一直藏在天界修行,实力绝对不下于自己与衍道、南宫霸天,若是他能下地狱除掉小舞,打乱地狱的新秩序。

    也许对于太古宗,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既然你下定了决心,为师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这是我太古宗三把神剑之一的断崖,你拿去算是作为见面礼吧。”古天方想了想道。

    刚要站身去取剑,门外的童子走了进来,递过来一封血红的书信,悄声说了几句。

    古天方打开一看,面色微变,挥手让童子退下,取了剑,递给了宇文英,“徒儿,在你报仇之前,师父想请你做一件事。”

    “师父请讲。”宇文英道。

    “你看看这个。”古天方把那封血红的书信递给了她。

    宇文英打开一看,皱眉道:“秦侯不是死了吗?他疯了吗?要同时挑战天界三尊?”

    古天方道:“现在看来,广王与秦侯一战,真正的败家是广王,他的实力已经强大到可以破解不死印法,而且他公然向我们三人挑衅,足见他有绝对的自信。”

    “我曾听太清宗的人说过,衍道曾说过此人有天道庇佑,堪称为传奇,而且他跟那个曼陀女王,两人又关系匪浅,这一次若是上天挑战,不可小觑。”

    “师父倒也不惧他,只是为了宗门安危,师父如今不适合跟任何同级别的高手交锋,以免给另外两家可乘之机。”

    “师父想请你,让那人出手先行与秦侯一战,待我知道了高低,心里也好有个数。”

    宇文英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既然师父都开口了,她也没有拒绝的理由,想了想,便道:“那好吧,师父,如果我能请的动他,就让他与秦侯先行一战。”

    ……

    天界的黑夜无比的璀璨,漫天的星辰清亮无比。

    太古山中禁地。

    一个脸色苍白如纸,头发赤红,面目阴森的中年男子缓缓从血池中走了出来,浑身一丝不挂,滴着殷红的血水。

    “父尊。”

    一个身材火辣,面目妩媚,穿着紫色羽衣的女子,犹若暗夜中的妖精一般,从一旁掠了过来,恭敬的跪在男子跟前。

    “绾绾,你不应该惊动我的。”

    男子嘴角未动,一股苍老的声音在空气中震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