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澳牧场 > 332.晨祈纪念

332.晨祈纪念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巨石强森
    政治演讲是种很奇妙的东西,吴帝不佩服讲台上的人,他最佩服写稿子的智囊团。

    相信曾大爷的每句话都是智囊团队数夜斟酌后的产物,加上他富有感染力的肢体动作,那些文字就变成了最有力的武器。

    凯碧站在人群里认真地听完了讲话,她说自己有点小激动,没想到自己的同胞曾经这么勇敢。

    吴帝心想得亏你不是中国人,要不然知道中国人民浴血奋战抵抗外敌后岂不是要哭晕过去。

    再看看老姐,她跟自己一样,表情漠然,完全的旁观者。但老姐是个感性的人,而且演讲台上站着的是黄皮肤,人群队伍中也有不少华人面孔。

    虽然听不懂,但老姐被曾大爷的情绪感染了,也跟着欢呼鼓掌,适当的时候还擦一下眼角。

    吴帝是彻底的旁观者,他在一旁冷静地观看这个国家人民的庆典,看他们激动的样子。

    曾大爷很照顾人民群众的情绪,没有讲太多,大概七八分钟就结束了。最后他还不忘提到华人同胞,澳洲土地上这股不可忽视的选票力量。

    曾大爷最后的话跟吴帝想的差不多,大爷谈起了法西斯战争,瞬间将覆盖面积扩大到了全人类,这是全人类的胜利,不论你是白皮肤、黄皮肤还是黑皮肤,今天是全体爱好和平人的庆典!

    他说这话的时候,吴帝身旁的阿拉伯大叔不乐意,大叔下意识摸了摸胸前,好像在找炸弹的引信。

    阿拉伯大叔紧张不安,双手在身上不住摸索,,

    发现吴帝在看他,就用那鹰般的眼神盯着吴帝。

    不是吧,is来送温暖?

    大叔朝吴帝走了过来,吴帝下意识地往后退。

    “兄弟,有火么。”阿拉伯大叔操着一口流利的京城口音。

    吴帝摸了摸兜,递给他一个打火机。

    “嚇!兄弟,有钱啊,丽思卡尔顿的火机!”然后大叔熟练地掏出烟点上了一根,还问吴帝要不要。

    吴帝长舒一口气,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变得越来越神经质,可能是在紫丁花农场见过成堆牲畜尸体留下的后遗症,是病,得治。

    那大叔是从京城来的游客,只是长的很阿拉伯而已,快乐大本营的李维嘉还是鹰钩鼻呢。

    “二货,你怎么出汗了?”凯碧眨巴着眼睛问。

    “二货”是凯碧苦些中文后的产物,现在基本能区分经典对骂句型的语境问题。

    “我出汗了?”吴帝自言自语道,同时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还真被那大叔吓出了身汗。

    曾大爷演讲完毕,马丁广场四周镶嵌在大楼里的巨型屏幕亮了,滚动播放其它城市中心广场的情况,其中包括新西兰的惠灵顿和奥克兰。

    场面很震撼,尤其是布里斯班的1500名学生聚集在澳新军团广场前向矗立在广场中心的“光明之灯”敬献花环。

    学生聚集游行是很壮观的,学生是这个时代的未来,用不了几年他们会接管这个世界。

    在国内的时候,吴帝对历史课本上五四运动那一章节印象深刻,后来查询了不少那方面的资料。

    《凡尔赛和约》仍然将德国在山东的权利转送曰本,这让刚刚品尝到胜利喜悦的中国人民愤怒不已,尤其是新民主主义已经在心间扎根发芽的青年学生。

    以北大校长蔡元培为首的校长团斡旋,要求释放被捕学生,最终这次轰轰烈烈的青年运动取得了重大成果,迫使北洋政府拒绝在《凡尔赛合约》签字。

    三人在广场呆了一会,就去市政厅外面集合,等待九点开始的盛大游行。

    游行队伍包括数千名退伍老兵及其家属还有现役军人其中就包括特克斯所在的sasr团队。

    昨晚特克斯兴奋地给吴帝打电话,说他已经跟以前的战友见面了,就是当年被美国飞机空投到巴格达腹地的六名队员,他们生擒了数名试图逃离巴格达的萨达姆政府高官。

    实际上参加游行的特克斯小队成员只来了五人,特克斯在电话里不方便解释,稍晚的时候发微信说,没来的那名士兵由于患有严重的战争创伤综合症,于两年前的冬天,在家中阁楼饮弹自尽。

    另外四人过的也不尽如意,其中有两名光棍,一人离婚,另一个的婚姻也是支离破碎。

    他们都染上了酗酒的毛病,早已经没有了十年前的健硕风姿。只有特克斯仍然像以往一样,甚至比年轻的时候还要有干劲。

    他的队友很羡慕特克斯的境遇,遇到了人生中的贵人,如今家庭幸福美满,领取着丰厚的薪水。

    在市政厅前面的游行队伍里,吴帝第一次见到穿着军装的特克斯,他胸前佩戴着闪闪发亮队军功章,接受人群的欢呼。

    家属可以跟军人一起,于是特克斯左手抱着莉莉,右手挽着穿红裙的卡瑞娜,这让战友们对曾经的小队长羡慕不已。

    老姐尽管娃都生了,但仍然是个偶尔犯花痴的颜值控。

    不得不说,男人穿上军装会给自身增加一倍的威严气概。

    当初老姐就因为姐夫是穿制服的交通警察而爱上了他,十足的制服控。

    凯碧偎依在吴帝身旁哈欠连连,吴帝给她买了杯冰爽饮料,仍然不解乏。她怪吴帝昨晚在地板上太用力,结果现在腰部生疼。

    吴帝怜惜地从后面抱住她,给小娘子左揉揉右捏捏。

    “那是我的老板!”眼尖的特克斯发现了人群中的吴帝,对他的战友们说道。

    莉莉见到吴帝,一个劲地招手,还询问什么时候可以和索菲娅姐姐去牧场玩。

    吴帝告诉小家伙,“叫你爸爸带着你和妈妈去猎人谷,叔叔在那里给你们准备了很多好吃的,还有可爱的小动物哦!”

    莉莉一听,高兴的挣扎着从特克斯怀里跳下来,伸出小胖手拉着吴帝说:“我们现在就去吧,好不好?”

    大伙都被莉莉认真的表情逗乐了,孩子的世界是单纯的。

    吴帝突然发现一支“全华班”方队,清一色的国人面孔,没有蓝眼睛和高鼻梁。

    经人介绍,吴帝肃然起敬,他们是中国抗日军队都后裔。成员来自台海两岸,既有共军又有**。

    看到这里吴帝心里暖洋洋的,起初对这场纪念活动没啥归属感的吴帝瞬间有了认同。

    沿途的澳大利亚观众鼓掌,不断有人用中文高呼“谢谢”。

    至此为止,吴帝开始饶有兴趣地对待起这场游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