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周少坑妻有一手 > 第207章 饶不了你

第207章 饶不了你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白金金
    董少信心十足的离去。

    二老相视一看,往回走,杨影和秦远落在后面,杨影不解他为何要与那人交换号码,“跟他有什么好说的?”

    “没看出来吗?他对你势在必得。”秦远低语,杨影一阵犯恶,“我呸!真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

    “放心,我有的是办法让他不再来烦你。”

    “你帮我好好教训他一顿。”

    “我是律师,不是一方恶霸。”

    “那你打算怎么做?”

    她笑着抬头看他,杨妩冷不丁回头,看到她这样,呵斥了句,“杨影,你给我过来!”

    杨影‘哦’了一声,拽着秦远的手,一起走了过去,杨妩,“”

    秦爸爸轻咳一声,提醒杨影,这是在外面,有什么话回家里再说。

    杨影改而搂住了秦远的手臂,杨妩终于忍不住了,“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怪不得刚才董先生会误会,你以后注意点。”

    “你们先上去吧。”秦远拍了拍杨影的手背。

    杨影看他,眨了眨眼。

    秦远从胳膊上拿开她的手。

    杨影咬了咬唇,转身先回了。

    杨妩心里膈应死了,自己的女儿,以前最听她这个当妈的话,现在她说多少句都没用,别人一句话,格外好使

    虽然她知道女儿对秦远一直怀着那种心思,但是秦远没有回应,杨妩便以为,相安无事。

    杨妩正要追上前面的女儿,秦爸爸拉住了她,杨妩一愣,“怎么了?”

    “远有话跟你说。”

    杨妩觉得非常意外,看秦远,又看自己丈夫,她以为,秦远要跟自己父亲聊聊呢!

    心头,划过一抹不好的预感,像是被全家人蒙在鼓里,“什么事?”

    她问自己丈夫。

    秦爸爸只说了一句,“孩子们都大了,很多事强求不得”

    杨妩心口像是被人捶了一下,看着远去的丈夫,看着一步三回头的女儿,再转脸看着面无表情的秦远,她想,她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但是,“不可能!你们俩是不可能的!”

    杨妩直接道。

    秦远淡道,“我已经放下了过去的事情,对于我来说,还有什么是不能办到的?”

    “你是可以放下,毕竟,当年是你妈妈对不起我们在先,是她插足!你所受的痛苦都是她加诸在你身上的,跟我们无关!至于她留给你的那些遗愿望你真该好好的遵守,别浪费了她一番苦心!毕竟,这么富有心机的女人,很喜欢操纵别人的生活,死了也不想别人安生!”

    “阿姨,请对逝者保留一点尊重,可以吗?”

    杨妩也知道自己过于刻薄了点,她缓口气,道,“抱歉了,这就是不愿提她的原因,我控制不住自己对她的恨意,她走了,我这恨无处发泄,看到你就像看到了她,我没办法做到心平气和,尤其是,现在知道你对我女儿怀有那种心思,我更不能容忍!”

    秦远避开杨影不谈,“我母亲为什么自杀,你可以问问您的好弟弟,影子的舅舅。”

    杨妩怔怔的望着他,“你,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相比她的惊惶失措,秦远的表情和声音都没有什么起伏,冷静得,让人心慌,“只是提醒你一下,你眼睛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的,我母亲,没有你们认为的那么坏,那么不可救药,你敢说,你就没犯过错?需要我提醒你,杨影是怎么来的?”

    “她是你妈陷害我”

    秦远勾了下唇,“是不是她害的,你弟弟,最清楚不过。”

    杨妩惊得大叫,“你什么意思?你这话什么意思?”

    “阿姨,冷静。”

    杨妩看着他,明明是一派荒唐,她却觉得是真的,难道,过去的事情,真的另有隐情?

    “我爸很爱很爱你,他觉得你很脆弱,我若是告诉你,我跟影子连孩子都有了,你会气得生病住院”秦远看着她,嘴角挑起一抹笑意,“可我知道,你很坚强,你比我母亲坚强多了,又比她有心机,你也许会反驳,但事实就是这样,她承受不住压力自杀身亡,你们都觉得,她是因为我爸爸不去见她最后一面她才选择自杀,其实,并不是而我,却为了你们,确切的说,是为了影子,隐瞒了真相,让我母亲落下一个被人耻笑的结果”

    “被人耻笑?被谁嗤笑?除了我们,谁还知道那些事?”

    “你不知道吧?我母亲是京都屠家的女儿。”

    “哪个屠?京都哪个屠家?”

    秦远看她,“京都最有权势的那几家,无外乎,旋,蓝,陆,屠”

    “什么?!”杨妩是真的怕了,“不可能,如果真是屠家的,她那种人,是不可能不利用家族的势力来压制你爸爸”

    “屠家的人,不会让自己女儿下嫁平民,她被家族除了名,若是知道她是被迫自杀,你觉得,我爸和你,影子,能过得如此安稳?”

    多年来认定的事实,因为他寥寥几句话,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杨妩怎么都无法让自己相信。

    但是,秦远应该不会骗她。

    杨妩猛地意识到了什么,“孩子,你们有孩子了?影子怀孕了?怪不得,怪不得她那天会呕吐”

    “阿姨,这些过去的事情,如若不是为了影子,我是不会说给您听的。”秦远顿了下,“所以,现在说给你听,没有威胁的意思,只是想要你同意,我和影子的婚事,我,非她不娶,而她,非我不嫁。”

    杨妩没有立即回答,她现在,急需证实一些事情,“你跟你爸爸说,我回娘家一趟。”

    “我送你。”

    “不用了。”

    “你弟弟瞒了你这么久,他不想让你知道”

    “我相信他瞒着我有他的苦衷,我自己的弟弟,我了解。”

    杨妩这样说着,心里却早已哀伤成河,她的弟弟,她真的了解吗?

    杨妩打车,来到一栋老旧公寓下面,手落在铁门上,失踪没有勇气推开。

    一辆黑色宝马开过来,停在楼洞门前。

    一个穿着西服,四十多岁的男人从车上下来。

    男人钻出车子的那刻,微微侧头看着车前女人,路灯下,男人被岁月沉淀的沉静眼眸里闪过明显的喜悦。

    秦远点了一支烟,坐在车里看着窗外的两人。

    一开始,两人神情平静的说着话。

    后来,女人神情激动,指着男人大声的骂了句。

    男人的脸陡然阴沉的甩出一句话。

    女人气得扇了他一巴掌。

    男人的脸侧向一边。

    女人看着自己的手,脸上涌出大片的懊悔之色,但当她颤抖的手捧住男人的脸,又被他脸上的冷意和疯狂吓得,赶紧收回了手。

    女人忙不迭转身离开,男人突然从后面抱住她,把她按在车门上,疯狂的吻住了她。

    女人拍打着他,动作和力量,却渐渐微弱。

    男人抱起女人,踢开破旧的公寓大门,大步走了进去。

    秦远随即下车,却在跑到公寓门前时,陡然停住了脚步,一道门之隔,女人嘤咛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秦远眯眸,慢慢的,走回车上。

    一盒烟吸完,车子里满是烟味弥漫,男人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被烟熏得,眼圈通红,眼底血丝如蛛网缠绵。

    他仰脸靠在车后座上,闭眸,脑海里想到了很久之前的事情

    四岁的小男孩满身脏污坐在草棚子下面,穿戴时髦的女人从车上下来,干净白皙的手从精致的真皮包里掏出一枚冒着热气的肉包子,放在鼻翼下沉迷的闻了闻,笑着问小男孩要不要吃,小男孩三日未进食,饿得头晕眼花,虚弱的点头,女人把包子扔在泥泞里,院子里的狼狗看到飞扑过来,他从狗嘴里抢了半只包子,血淋淋的手捧着包子,狼吞虎咽的吃着,女人转过身,抹掉眼泪

    女人躺在医院里,奄奄一息,撑着一口气,等着他来见她,下身有鲜血汩汩流出,染红了整张床单,他想去叫医生,她死死的拉着他的手,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他,“告诉妈妈,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小女孩?呵,你不回答我也知道,那个小女孩叫你哥哥的时候,你的眼光很温柔,跟你爸看那个贱人的眼光是一样的,秦远,向我发誓,你永远不能对那个女孩动了男女之念,永远不要原谅你父亲,永远不许叫那个贱人妈妈或者阿姨,还有,永远不要违背我的遗言,不然,那个小女孩会下地狱的!妈妈说到做到!”

    一幕幕片段随着这烟雾,从落下的车窗里,飘了出去

    秦远甩了甩头,启动车子,正要离开。

    手机铃声响起,屏幕上的备注,让他冷淡的眸色变暖了一分,他拿起手机,放在耳边,女人关切,略带不安的声音传进了耳朵,“哥,你和妈”

    “没事。”

    “你们不在楼下。”

    “嗯,在外面,一会儿就回去。”

    “妈,同意了吗?”

    “同意了。”

    “真的?哇!太棒了!爸爸,你听到了吗?哥说妈同意了,我就知道,没有哥哥办不成的事情,哈哈哈”

    女孩动人的笑声让秦远忍不住扬了扬唇角,听着她的笑声,耳朵里,却想到了母亲的诅咒:她会下地狱的!妈妈说到做到!

    下颌的曲线逐渐绷紧,对那个女人的疯狂深有体会,这句话,一直是他记忆力的魔咒,每每想起,总会忐忑不安。

    “你知道就好。”他说道,心里却暗下决心,谁敢伤害他的女孩,就是与他为敌!就算那个女人从地下爬出来,也不能阻止他!

    秦远握着方向盘,掉头时看到女人打开门走了出来,身上披着男人的衣服。

    男人从后面追上来,把她拖进了车里。

    车子前行,秦远跟上。

    车子开进了商场,秦远没有继续跟,开上回家的路。

    单元楼下,秦远等了会儿。

    车子出现,是半个小时后。

    杨妩下车,车子离去。

    杨妩身上的衣服,是跟之前一样的牌子,却不是一样的款式。

    秦远从车上下来,杨妩听到动静,回头看到他,脸上掠过一丝尴尬。

    她哭过,眼睛肿了,嘴唇也肿了,但是脸色却很红润。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吹着夜风,杨妩没有立即上楼。

    “我知道我母亲惜命,说她自杀我不信,一定有缘由,大学时候我选了律师专业,就是为了调查这件事,弟弟做得很隐秘,瞒着你,也瞒着所有人,我一开始也不知道,后来无意中得知,他只是你父母收养的孩子,而你们之前的合照,态度过于亲密”

    “十几年了,你竟然瞒了我十几年”

    秦远看她,笑了下,“你是女人,而且是当事人,我不信,你不知道他对你的心思。”

    杨妩伸手捂着脸,“我一开始并不知道他不是我亲弟弟,后来才知道我以为,以为他依赖我”

    “人总是喜欢自欺欺人。”秦远道,“我母亲这些事,我只告诉你,我父亲和影子,我不希望他们知道,至于你和你弟弟,你们的关系怎么处理是你们俩的事情,我不会干预也不会找他报仇,过去的,就过去了,但是,我还是希望,事情的最后,不要伤害我的父亲,尤其是杨影。”

    “说到底,你还是用这个威胁我,答应你和影子的事情。”

    “我说了,不是威胁,你没见过我威胁人的手段,绝对是令人发指。”秦远看她面露恐惧,立即转移开来,“我的目的很简单,只是想让你看清我对杨影的心思,这些事都是我为她做的,不是为你,所以,你把自己女儿交给我这样的男人,你应该放心。”

    杨妩无话可说,他说得没错

    她现在这样,也没办法再对女儿的事情指手划脚。

    杨影交给他,他能够把她保护得很好。

    而她,也有自己的事情要考虑清楚。

    杨妩说着刷卡进门,秦远看着她身上一眼就能看出来换过一身的衣服,“我这里也有一栋房子,你要不要”

    杨妩回头看他,苦涩一笑,“我和老秦的关系,其实并不是你们所看到的那样”

    完美无瑕。

    破镜,难重圆。

    被第三者破坏过的关系,存在深深的裂痕,这裂痕,不会因为重新走到一起而消失不见。

    这,才是她恨秦远母亲的真正原因。

    杨妩回去,客厅里,两父女立即站了起来,杨妩目不斜视的走进一楼主卧。

    秦远看着自己父亲,老人望着杨妩的背影,眸里的光,复杂难测。

    秦远和杨影上楼。

    夜里,秦远下楼,看到父亲独自一人坐在客厅里抽烟。

    灯火明灭间,父亲苍老的面容上深深刻着岁月的痕迹。

    秦远走过去,递给他一杯水,“去我房间睡吧。”

    老人抬头看他,似乎过了许久才看清楚他是谁,接过杯子,淡淡的‘哦’了一声。

    秦远收拾了一套明天的衣服,走到杨影门前,正要敲门,门从里面拉开。

    杨影一头扎到他怀里,“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跟你在一起了,我没想到会这么快,我以为我妈肯定要跟我们耗个一年半载,等孩子呱呱落地她也未必会同意,现在好了,不过,我也看得出来我妈不是太开心”

    秦远挑了下唇,庆幸这个女人的神经大条,“她接受了就好,总要有个过程是不是?你以后多撒撒娇就行了,这不是你擅长的?”

    杨影抬头,朝他笑了笑,“是哦。”

    今夜,除了杨影睡得香甜无比,其余三人,皆是一夜不眠

    市长府邸,深夜里有人来敲门。

    佣人出去开门,是周靖安的保镖。

    怕夜里影响陆然睡眠,家里的座机都被掐了,手机也静音。

    联系不到周靖安,也联系不到陆然,医院里的电话打到扎西这里,扎西来市长这里敲门。

    “怎么了?”卧室门外的敲门声,惊扰了陆然的睡眠。

    周靖安眸色沉沉,“睡吧,我去看看。”

    周靖安出去片刻又回来,换衣服,陆然问,“医院里出事了?”

    “嗯,柳圆阿姨在闹,说是做梦梦见了梦晚手指被砍。”

    “怎么可能是做梦?肯定是有人跟她说了!”

    “她身边就连护工都是我安排的人,而且,二十四小时监控,不可能有人告诉她。”

    陆然怔了下,“她不是有手机吗?”

    “手机我拿走了。”

    这就离奇了。

    陆然折起身来,周靖安走过来,吻了下她的额头,扶她重新躺下,“别等我,我今晚可能不回来,明天大哥回国,应邀去康巴市,我接下来一个月都有事情要做,所以,大概很少有机会过来看你,你如果夜里睡不着,让你母亲过来陪你,嗯?”

    “应邀,谁的邀?靳曼?”

    “别管这些,好吗?大哥会处理好的。”

    陆然点了下头,还是多说了句,“她的话,还是不要全信,谁知道她跟萧炜明是不是一伙的,给秦远提供消息的线人,不是照样坑了我们?一定要让大哥小心应对。”

    “嗯,我会提醒他。”

    “那你呢,你做什么去?有梦晚的消息了吗?”

    “不是,是军队里的任务,一批毒贩在滇南边境贩毒并枪击了一名缉毒民警,涉案人员目前潜入缅甸,我被调集前去协助警方进行缉捕。”

    “为什么需要你?”

    “这是一起特大跨国武装贩毒案,有两股势力,萧炜明在缅甸的党羽有参与其中,我离开部队之前,跟上级有过约定,但凡是萧炜明的案件,我一般都会参与,因为之前都是我身为主力,基本上把他在国外的势力粉碎干净,只剩下一些残余分散势力,但是萧炜明醒来这段日子,那些势力再次聚集,配合中国逃窜在外的不法力量,联合作案,现在双方尚在磨合中,我们不能给他们时间,需要快刀斩乱麻。而且,萧炜明在国内的藏身之处基本上被围剿,他在国内很难存活,他选择的后方就是缅甸和老挝,我要切了他的后路!”

    陆然心头乌云密布,“缅甸啊,金三角,这地方可不比国内,可以协助的力量太少了,也太危险了!”

    陆然以前,是跟着萧炜明去过金三角的,那里是什么人都有,什么事也可能都有发生。

    周靖安之前从不跟她说这些,也不被允许说出来,但是,这次,他不知为何心头隐隐不安,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怕自己一去不复返

    更怕她失去他,痛不欲生

    他破坏了纪律跟她交代一下,让她心里有个底,但是看到她忧心忡忡的样子,他心里又多了一丝牵挂,有些后悔跟她说明白了。

    “我需要先去滇南边境,有同伙藏身在边境,之后才会顺着这条线去缅甸,去缅甸之前我会给你电话,别担心,我不会有事。”

    周靖安粗糙的大掌轻轻拍了下她细腻有些苍白的脸颊,陆然握住他的手,吻了下他的手背,“你敢有事,我饶不了你!”

    周靖安勾住她的脖子给她一记深吻,随后拿着手机和车钥匙,头也不回的离开。

    陆然也没了睡意,她和萧炜明的约定还有一周时间,如果周靖安不在她身边,也是好的。她可以不用惊动周靖安跟着萧炜明顺利的离开这里,顺便把梦晚救出来,之后,看她自己造化

    但是,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陆然抚摸了下自己的腹部,她计划里如果少了这个孩子,就有些棘手了。

    寂静夜色中,一辆宛如黑夜暗影的车子行驶在前往医院的路上。

    开车的是周靖安的保镖,副驾驶位坐的是扎西,扎西知道,他被老板叫来不是随车护驾的,肯定,另有其事

    果然,过了一会儿,周靖安开口了,“最近夫人的手机监控有什么异常?”

    “没有。”扎西恭恭敬敬的回答,“没有任何异常,不过市长府里的座机,因为涉及市长和工作,我们没有过问的权限,但每天我们都会听下录音,那智能机有自动录音功能。”

    男人一只手背微微斜支着额头,冰冷的面色倒映在黑色车窗上,“我不在的时候,让丁娇时刻伴她左右,有任何异常第一时间通知我,我手机信号若是不通,用网上的秘密联系平台,可以有缓解时间的,知会秦远和邹哥,他们会转达我。”

    “好,我记住了。”

    “下车,坐后面的车子回去,好好守着夫人,这是你最重要的职责!”

    “是!”扎西下车,看到后面不知何时尾随的车子,也是相当惊诧的,他身为私人保镖,自身警觉性比一般人高出许多,但是,即使如此,竟然没有注意到,后面这辆伪装得跟幽灵一样的车子,到底是什么时候跟上的?

    惭愧!

    早上,陆然捏着排卵试纸进入洗手间,试纸上出现两条紫红色线,上,下端线,是对照线和检测线,两颜色基本相同,陆然心里一阵欣喜,未来一天或两天内,她会排卵,她还有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