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超维术士 > 第2829节 故土雷鸣

第2829节 故土雷鸣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牧狐
    安格尔沉思了片刻,尝试着激活了右眼的绿纹。

    当虚幻的面具出现在右眼周围时,一个由无数跃动绿纹所构建出来的“域场”,将安格尔重重包围住。

    ‘域场’这个能力,自从被安格尔开发出来后,便在多个涉及到魇界影响的地方,建立了卓著功劳。

    譬如说,当初库洛里从魇界盗取了噩梦之光,研究之后他却没办法处理,便用魔能阵限制在了遗迹的隐秘房间里。连库洛里都感觉棘手的噩梦之光,可安格尔的域场却能轻易的将它隔离在外。

    还有,域场也能隔离永夜城的穹顶,隔离所有疯狂的呓语。

    所以,当安格尔感觉自己可能受到魇界的某种意志影响时,他第一时间选择的就是域场。

    果不其然,随着域场的出现,闪入安格尔脑海里的异常画面,直接消失不见。

    虽然这些画面对安格尔影响有限,但再有限也是有影响的,所以能限制住它们,也让安格尔轻松许多。

    而安格尔面露轻松的表情,恰好被黑伯爵看到。

    黑伯爵本来是想和安格尔商量,要不要先退。继续深入下去,他怕自己的性格都会出现大变。

    可看到安格尔那轻松表情时,黑伯爵只感觉荒诞与疑惑。

    荒诞的是,他和安格尔明明处于同一个舞台,却好像拿了不同的角色剧本,他是遭受煎熬的苦楚配角,而安格尔则是惬意的围观路人甲。这难道不荒诞?

    而疑惑的是,安格尔是真的没有受到影响?还是说,安格尔表现出来的轻松,其实已经是被影响后的结果?

    黑伯爵强行压制住脑海里莫名跳出来的白骨宫殿画面,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问道:“你的精神有受到影响吗?要不,先暂时撤退?”

    虽然黑伯爵已经尽可能表现出镇定,但在安格尔的眼里,黑伯爵的表情时而狰狞时而紧绷,却是十分异常。

    因为黑伯爵奇怪的表现,安格尔忍不住感知起黑伯爵的情绪来。

    此时的黑伯爵,已经没有任何能力遮蔽内在的情绪。所以,安格尔轻而易举就感知到了黑伯爵那跌宕起伏的情绪。

    自我怀疑、重铸自信;自我厌恶、恢复平静;疯狂与镇静、荒诞与迷惑……各种情绪丛生,而且,大多还是对立的情绪。

    种种复杂的情绪让安格尔意识到,黑伯爵可能出了问题。

    黑伯爵询问他“精神是否受到影响”,是不是意味着,黑伯爵自己的精神已经受到了影响?

    可什么东西能影响到黑伯爵的精神?难道是红蜡区域浮现的画面?

    可那些画面好像也没什么刺激精神的内容啊?

    安格尔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大概率可能与红蜡区域的影响有关。既然如此,那解决方法也很简单。

    安格尔直接将域场扩大,笼罩住了黑伯爵。

    随着域场对黑伯爵的包围,一股沁凉的气息仿佛冲进了他的脑海,之前那些奇奇诡诡的画面,被这股清凉的气息一冲刷,立刻就消散不见。

    疯乱之意不再,思绪重新回归稳定。

    黑伯爵感知了一下,确认没有什么后患后,他才看向安格尔:“你怎么做到的?”

    话音刚落,黑伯爵似乎想到什么,又补充一句:“你不愿意回答也可以。”

    虽然黑伯爵说了可以不用回答,但安格尔还是稍微解释了一下:“一种特殊的力场类幻术,可以干预外界情绪的侵入。”

    安格尔的这个解释,黑伯爵信不信?

    当然信。说的这么含糊,说了跟没说一样,这还不信?

    虽然这是黑伯爵内心的吐槽,但好歹安格尔给出了一个大略解释:红蜡区域的确有问题,他撑起的力场可以防备。

    至于为何可以防备,原理是什么,安格尔肯定是不会说的。黑伯爵纵然好奇,但在此时此刻,也不会去问。

    马上就要面对婴灵,很有可能是一场恶战,这个时候还去质疑队友,这是非常不明智的一件事。

    更何况,他们距离晴空诗室越近,黑伯爵的感触就越大……这个过去诺亚一族没人完成的目标,会不会在他的手上终结?

    这些种种想法,已经超过了对安格尔的疑惑。

    所以,他现在不会去问,以后的话……有机会再问也不迟。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他信任安格尔。莱茵看重,又是桑德斯的弟子,光是这两层关系,就让他愿意给予安格尔以信任。

    只要安格尔不出现明显的背弃与违约的行为,黑伯爵都会信任他,甚至于牺牲这一具分身保护他的安全。

    如果换做其他人,黑伯爵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

    黑伯爵没有追问域场的具体情况,也将之前那“恐怖”的红蜡区域给暂时抛之脑后。现在,他们要面临的更紧要的问题,还是那对他们虎视眈眈的婴灵。

    ‘虎视眈眈’是黑伯爵的感觉。

    在安格尔看来,那没有皮肤的丑陋婴灵,却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安格尔可以确定,他肯定没见过这只婴灵,所以这种熟悉感或许并不是来自婴灵本身,而是来自那株插入它颅内的那朵摇曳的红花。

    魔食花。

    会是那条巷道里的魔食花吗?

    安格尔一边猜测着,一边穿过了第一道织网。

    织网此前已经裂开,所以他们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就轻松的穿过了织网。

    不过,在穿过织网的时候,黑伯爵操控了一道大地之力,化为一个方盒,想要截一段织网带回去作研究。只是,大地之力刚刚包覆住织网,那方盒便化为了一抔沙尘,纷纷扬扬的落下。

    看着那尘埃落下,黑伯爵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他用大地之力拟形的方盒,已经是完整的形态,内部能量也十分稳固。可接触到织网后,却是将稳固至极的能量,直接瓦解,化为最原始的能量消散于大地。

    这一幕看上去好像没什么大不了,但这里面蕴藏的却是……另一种恐怖。

    黑伯爵是何等人?站在南域最顶端的大地巫师,他对大地之力的理解,不会因为只是分身而降低。他的分身用大地之力所凝结的方盒,和他本体凝结的方盒,也不会有任何的差距。

    可就算如此,织网居然也直接将能量给消解了。

    这是极其惊人的!

    等于说,哪怕黑伯爵本体来这,用能量来对付织网,都有可能遭遇滑铁卢。

    这如果都不恐怖,什么叫做恐怖?

    现在,黑伯爵已经知道,红蜡会影响精神力,哪怕是他,长时间待在红蜡区域也会疯癫;织网,则会瓦解能量,而且瓦解的能量层级非常高。

    可以确定的是,在场的巫师,很有可能没有任何人能抵挡织网的能量瓦解。

    也因此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无论是红蜡,亦或者织网,都是他们无法抵御的陷阱。任何一个,都足以将他们拦在这里无法前进。

    可现在,他们不仅突破了织网,也无视了红蜡的影响。这一切的一切,都归功于安格尔。

    这让黑伯爵不得不怀疑,安格尔是否早有预料,所以才会有这么完善的准备?

    可要怎样的预料,才能这么精准的知道艾达尼丝的手段,以及会召唤出什么样的异界婴灵?至少,黑伯爵可以确定,哪怕是玛雅的预言,都无法做到这般精准。

    黑伯爵没有去询问安格尔,但他心中却有个猜测,或许安格尔真的与这片遗迹存在着某种难以言明的联系。而这种联系,也造就了安格尔如今势如破竹的劲头与原因。

    黑伯爵暂且不会去管这种联系是什么,他甚至会感谢有这样的联系。否则,他们这一次可能就真的白来了。红蜡和织网的陷阱,绝对能阻拦他们。

    甚至,哪怕黑伯爵的真身到来,都不一定能有绝对的把握去破开它们。

    所以,安格尔有什么秘密,黑伯爵不会探究。

    至少在此时此地,他是感激大于怀疑。

    之后,连续穿越几道织网,黑伯爵都没有再选择去碰触。而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婴灵上。

    婴灵一直注视着他们,但是奇怪的是,它并没有任何动作。

    雾蛇依旧高昂着头颅俯视着它,它也没理睬雾蛇。安格尔与黑伯爵飞快的靠近它,而它也同样一动不动。

    如果不是那双恐怖的眼眸偶尔会动一动,还有那朵魔食花时不时的摇曳一下,黑伯爵甚至可能怀疑这是一个雕像。

    终于,他们飞抵了距婴灵最近的一道织网。

    此时,他们和婴灵已经只有十来米的距离。

    近距离观看婴灵,更能看清它外形的恐怖与恶心,还有那种让人心悸的诡异氛围。而这种诡异氛围,和安格尔释放幻术时的感觉,有微妙的相似。

    黑伯爵和安格尔默契的停了下来。

    黑伯爵没有展露攻击的动作,只是暗中将一道能量系带栓到了安格尔身上。

    一开始,能量系带与安格尔相连时,安格尔并没有太在意,因为此前黑伯爵也做过类似的事。这其实就是心灵系带的加密版,是专门用来私聊通话的。

    但这一回,能量系带与安格尔相连后,安格尔立刻有一种和此前不一样的感觉。

    “不用担心,只是在表面附着了一丝诺亚的血脉契约。当你感觉无法抵抗,或者受到致命伤的时候,会主动激活契约中的故土鸣雷,突破传奇级以下的所有空间桎梏,离开这里。”

    等于说,这是一种类似位面夹道的能力。

    不过比起强行打开位面夹道,‘故土鸣雷’这个血脉术法,更加的便捷,而且似乎并无施术后的副作用,也不虞空间不稳定的问题。

    只是,位面夹道的施法材料都贵的吓人。安格尔不相信黑伯爵的这种能力,可以毫无顾忌的使用。

    或许是看出了安格尔的疑惑,黑伯爵淡淡道:“故土雷鸣消耗的是我本体的血脉精粹。”

    黑伯爵的本体并不在这,那么这句话意味着……

    安格尔:“消耗的是大人的身体?”

    黑伯爵不置可否的道:“是这样没错,不过,分身的死去对本体没什么影响。你也不用太在意……嗯,如果你真的在意的话,那你使用了这个能力后,希望你想办法将瓦伊带出来。当然,如果带不出来也无妨。”

    安格尔眉头皱起:“故土雷鸣,原本应该是用在瓦伊身上的吧?”

    黑伯爵:“没有什么是既定的事。我想用在谁身上,是我的选择。”

    话虽如此,但安格尔还是觉得,黑伯爵的这个能力,九成是为了瓦伊准备的。

    安格尔心情此刻有些微妙,对于黑伯爵的安排,他的确很感动。但是,这对他而言,却是一份无法承受之重。

    因为这里面包含了厚重的人情。

    安格尔倒也不怕欠人情,只是这种太过厚重的人情,他有点不知所措。

    就在安格尔思考着要不要拒绝,以什么措辞拒绝的时候,一道情绪波动突然被他捕捉到。

    安格尔回头看了眼对面一动不动宛如雕像的婴灵,陷入了一阵沉思。

    在思忖了片刻后,他并没有拒绝黑伯爵的安排。

    虽然这人情厚重,但是,如果他根本没有用上故土雷鸣,那就不存在什么厚重的问题了。当然,黑伯爵的一番好意也算是人情,但比起最坏的情况,那就轻微多了。

    之所以安格尔会觉得自己用不上故土雷鸣,正是因为之前他捕捉到的情绪波动。

    这道情绪波动,是主动向安格尔传递的。

    他稍微一感知,便发现情绪的来源,是婴灵……准确的说,是婴灵头上的那朵魔食花。

    魔食花并不知道自己的情绪能被安格尔感知,它只是例行公事的表达着内心的激动之情。

    这种情绪,安格尔实在太熟悉了。

    欣喜、尊重以及赞颂。

    基本上他遇到的魇界生物,都有类似的情绪。不过,这里面并不包括人偶师约克夏,不过约克夏在见到安格尔时,同样以敬称相对,只是约克夏似乎更忠诚于女王,而非莎娃。

    其他魇界生物见到“莎娃”跟着人类混在一起,并不会有什么异见。而约克夏,却敢质疑“莎娃”是否背叛了女王。

    从这,就可以看出约克夏与其他魇界生物的区别。

    除了约克夏外,根据努卡大臣的说法,迪姆大臣的理念和莎娃也不一样,或许迪姆大臣也不会太尊重莎娃?

    不过,迪姆大臣最心爱的武器斑点狗,倒是和安格尔关系友好。

    甚至为了和安格尔能随时联络上,还收编了虚空旅行家。唯一可惜的是,斑点狗好虽好,就是喜欢装傻充愣……

    迪姆大臣的事,也不是现在要追究的事。毕竟,安格尔见过现实中的迪姆,可没有见过魇界里的迪姆大臣。

    所以,回归到当下,从魔食花那里得到的情绪,安格尔基本可以确定,这魔食花就是来自魇界的奈落城!

    只要魔食花还认“莎娃”这个身份,安格尔便有机会和它谈判。这样,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自然也用不上黑伯爵的故土雷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