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千手观阴 > 大结局。

大结局。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苍一栗
    痛到了极致,或许就会麻木了,什么情绪都不会在有。

    偌大的墓园,冷冷清清,偶尔有几只小鸟飞过。

    我跪在刘若男的墓前已经整整三天三夜了。我不知道一直这样跪下去有什么意义,只是就这样傻傻的跪着。或许这样才算是惩罚自己,让自己的心稍微有一点喘息。

    这三天三夜除了那满头的白发越来越白,身体好像彻底的发生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一时说不上来,就好像是茂密的干柴,只需要那么一丁点火焰,马上就会完全燃烧。

    “依你现在的情况,在跪个一天肯定会死的。难道你不怕吗?”

    背后突然传来了一个阴沉的男人声音。

    我干涩的嘴唇不自禁的咧开了,勾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像是在笑,又像是要说话。

    我慢慢的拄着地,吃力的爬了起来,面对着黑衣人,瞬间我麻木的情绪就爆发了出来。但很快又克制了回去。

    我就是这样直愣愣的看着黑衣人,除了刚开始见面的情绪波动,后来一点情绪都没有的看着他。

    黑衣人眯起了眼睛,彼此沉默了一会,突然他哈哈大笑了起来。

    “原来你在等我来!”

    我哼笑了一声,没错我是在等他来,我所不迷惑的。我所愤恨的,我所纠结的,我知道黑衣人都知道。

    “来找我干什么?”沙哑着喉咙,我不回答反而问他。

    黑衣人无声息的往前了几步,注视着我的眼睛:“你没有资格问我问题。”

    我没想到黑衣人会跟我说这句话,一时有点蒙了。因为我对他一无所知,根本吃不透他。只是凭着心中的一点直觉做事而已。

    就在我想怎么套黑衣人话的时候,左边的小树林里突然冲出了一个女人,而且还不停的大声叫喊我的名字。

    “王希!王希!”

    我跟黑衣人不约而同的一起转过头去,看见这个女人的时候我很震惊,黑衣人同样也是非常的惊讶。斤肝丰圾。

    她是韩洛洛,是那个原本已经死在了我怀中的女人。

    我突然想起她临死前的那句话,我还会回来找你的,不要哭。

    刚开始有点震惊,很快我就平复好了心情,我身上本来就有很多解释不清的东西,韩洛洛的死而复生也不是有多稀奇。

    “你不应该来的!谁让你进来的?”黑衣人第一次有很大的反应。他很愤怒的冲向了韩洛洛,抬手就是一道很强的光束向她挥去。

    韩洛洛见状停下了脚步,张开双手把黑衣人的攻击给挡了回去,但明显的不敌黑衣人后退了好几步。

    “你敢对我动手?你忘了你是什么东西?”韩洛洛指着黑衣人的鼻子大骂。

    黑衣人根本不管她:“我的事情你最好不好参与,这样对谁都没有好处!”

    回答黑衣人的是韩洛洛欺身向前,眼花缭乱的攻击。

    黑衣人被动的抵挡了几回,往后退了一步:“找死!”漂浮在了半空中,双手合十结了一个掌印。往韩洛洛的身上拍了下去。

    韩洛洛快要避不了的时候,她赶紧对着我大喊了一句:“不管他让你做什么事情,都不要答应,等我回来!”

    喊完这句话,韩洛洛的身体就不能动了,定在了离我有两米远的地方。

    黑衣人不在理不能动的韩洛洛而是来到了我的身边对我说:“王希,之前发生的一切,你都不用管,你也不用问,我不说的,你也别想知道。但是今天我给两个选择,第一,恢复你的一切,重新做回你自己。第二,已经死掉的小雅,还有你所关心的所有人我都会让她们重新活过来,只要你不追究下去,安静的过完你的一生。

    黑衣人的话真的把我给搞懵了,他的话确实很诱人,特别是第二个我梦寐以求想要达到的。

    “不用怀疑我的能力,我所说的就会做到!”

    看着黑衣人信誓旦旦的样子,我真的动心了。或许一切的秘密,那最后一点火苗就能开启的大门,我都不想要,我只要我所爱的人都能活过来,那就够了。

    我朝黑衣人点了点头:“虽然就差最后一步,一切的秘密我都能知晓,或许我也有能恢复一切的能力,但是我不愿意在赌了。我选…

    还没等我把最后一句话说完,一直在一边不动的韩洛洛啊的一声大叫,不知用了什么办法禁锢住了黑衣人。

    我惊讶的看着她,原来刚才她是装的。我正要开口问她,她急冲冲的捂住了自己的嘴迫切的说:“我只有三十秒的时间,你不要说话。我不会害你,你记住。他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你不要答应。快把你的手给我。

    我下意识的把我的手递给了韩洛洛,韩洛洛把一颗类似于水晶一样的小珠子放在了我的手中。紧接着她刚要说话,她的身影就在我的身边消失了。

    然后就是轰的一声,黑衣人瞬移到了我的身边,没有看见韩洛洛,松了一口气,但是看见了我手中的水晶珠子,激动得后退了好几步。

    “把那珠子给我,快点,快!”

    黑衣人这么的激动,我肯定是不能把这珠子给她的,韩洛洛的话,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但是心中那种亲切感,直觉又让我不得不相信。

    “黑衣人步步逼近想要夺取我手中的水晶珠子,我慌张想跑,没想到竟然一手捏爆了那水晶珠子。顿时我的周围飘忽满了一片片的类似于记忆的片段。

    那些记忆碎片光速般的滑入了我的脑海中,就像是一个气球瞬间冲满了水一样,饱涨的感觉袭遍了我的全身,感觉整个人都要炸了一样。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一切。我终于明白了我是谁,所有所有的一切我都回忆起来了。

    当我闭着的眼睛重新睁开的时候,黑衣人正按着我的头不断的在抽取什么。

    “够了!”我嘴里只吐出了这两个字,沙哑深邃。

    黑衣人像是听见了什么可怕的声音一样停了手,往后不断的后退。

    “你醒了?”黑衣人指着我还是不敢相信。

    “一千年了!”我抬头望了一下天空,把目光都聚集在黑衣人的身上。

    “你不应该这样做的,哪里出了问题?”现在的我根本就不把黑衣人放在眼里,反而是在思考起黑衣人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和我以前的设想是不一样的。

    哈哈,哈哈!黑衣人不急反笑:“你是醒了,可是现在的你,却不在是以前的你了!刚才我抽取的不是你的记忆,而是你回魂之后所带回来的力量,哈哈。现在,你不是我的对手,就算你醒了,那又怎么样?”

    我往前走了几步,像是在熟悉这句身体一样,还伸了一下腰,根本就没有对黑衣人的话起半点的波澜。

    这样显得黑衣人好像是跳梁小丑一样。

    “我创造出来的东西,要喧宾夺主吗?”我盯着黑衣人看,像是把他看得透透的。

    黑衣人听见这句话把包裹着全身的黑袍给甩开了,映入我眼帘的是长得跟我一模一样的脸。

    “我用千年的惩罚来赎罪,每一世都历尽艰辛痛苦不堪的苟活于世,收集小雅的灵魂碎片,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哈哈!哈哈!黑衣人只是不断的笑着。

    我也不说话,就是这么等着他。

    一千年前,我是这三千世界的主人,包括这个蓝色星球。但是因为我错手杀死了我最心爱的女人,我自甘堕入轮回,经历千年的情劫惩罚自己,来到这里进行漫长的收集她的灵魂碎片。可我创造出来用来守护我离去后一切的这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却不知为何干扰了我的计划。他创造出了小雅,那个使我宁愿堕入轮回也要救回她的女人,想要我永远的沉迷于这里,永远不在醒来。

    “没想到我赋予你自主的意识,反倒成了我最大的绊脚石。”我自嘲了起来,脸很快又阴沉了起来:“既然我能创造你,那么我也能毁灭你!”

    我伸出手掐向了自己的心脏,狠狠的捏碎了一角。对面的黑衣人好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爆炸开来,没有留下一点灰烬。

    现在的我身体力量因为被黑衣人抽取了一大部分,虽然苏醒了,但是有很多的事情都做不到。千年的转世,每一世都如同这一世一样为了收集灵魂契约也就是小雅的灵魂碎片经历刻骨铭心,痛到了极致的折磨。

    整整一千年,整整的一千年。我现在苏醒了,那每一世痛苦的记忆并没有随之消除。我虽然有能力使自己忘记,可我还是宁愿保留着,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也是我努力了一千年的事情。复活我的小雅。

    我摊开双手,背后的青斑印记随之而来飞入了我的手中形成了一个耀眼的光球。接着我双手合十,念动着咒语,然后轻轻的在光球上吹了一口气。

    光球往后漂移了一点,慢慢的越拉越长,慢慢的形成了一个人形。

    我强烈的忍住我心中的激动,静静的看着我千年的努力就要实现了。

    小雅,就算我跟这三千世界为敌,也不会在负你。

    光球一直在变化,一直在变化。可怎么也没有变幻成我思念了一千年的模样,那一刻,我波澜不惊的心突然有了一丝害怕。

    不管不顾了一千年,折磨了一千年,还救不了小雅吗?

    为什么?为什么?我仰天狂吼,整片世界都为之一荡。

    哪里出了问题?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我冷静下来左思又想,突然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不可能,不可能。我不愿意相信我脑海中的那个事实。

    我一遍又一遍的往那个光球注入力量,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直到我精疲力尽,一点力量都没有,一刻都没有停下的在做这一件事情。

    “我的王,对不起!”

    这是一个很突兀的声音,在我的背后突然间就这么响起来。

    我依旧有气无力的往那个光球中注入我的能量,连回头看一眼这个声音主人的勇气都没有。

    “我的王,对不起!”

    身后一遍遍响起这个名字。

    我捂着自己的心半跪在了地上,还是忍不住的往后面看去。

    那一眼,如同山河崩塌,宇宙沦陷,我所有的力量都被抽干一样,像死了一样呆在原地,连稍微动一下身体的力气都没有。

    “我的王!”

    这个声音的主人竟然是小雅,她穿着一身高贵的红色华服,挽起了自己的长发,高贵而冷艳,却是那么的触目惊心。她现在在这里算什么?我被折磨了千年,放弃了一切来到这里,原来一切都不过是一个笑话?

    “对不起!”小雅连靠近我一点的勇气都没有,只是一个劲的道歉。

    我缓和了一会,强撑着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注视着她。她还是她,可我却不在是我了。曾经三千世界唯一的主人。

    我缓缓的抬起手,朝她招了招:“没事,过来,就当我只是睡了一千年而已。”我无法表达我此时内心的苦涩,因为我连对她发火的情绪都没有。我心里面想要的是什么我很明白。

    这不存在什么原谅不原谅。爱就够了。

    在我看见小雅的第一眼那个时候,整件事情我就明白了。曾经我是三千世界的主人,唯一的主人。觊觎我这个位置的人数不胜数。小雅是三千世界中某一世界家族的公主,在千年一次三千世界家族向我进贡的时候,我第一次遇见了她。

    那个时候小雅早已经有了自己想爱的人,可我看上的女人,怎么可能让她溜走。不得不说那个时候我是很混蛋。

    一次,我借着酒气,我对她用了强,强硬的占有了她的身子。可我发现她竟然不是第一次了,她已经有了别的男人。

    作为三千世界中唯一的主人,我怎么可以忍受这个屈辱,我抓住了那个男人,将他打入了深渊地狱,灵魂永生永世的受煎熬。

    可没想到我有了小雅的身体,却无法拥有她的心,她宁愿跳入无边地狱也不嫁给我。

    我气坏了,为了让她死心。我给了那个男人一个机会,亲手结束小雅的生命,我就免了对他的惩罚。

    他很欣然的就答应了,用他自己的办法结束了小雅的生命。我履行了诺言放开了那个男人,然后将小雅的灵魂保存了下来。接着我用了百年的时间准备,最后掰断了我的一根肋骨创造了独一无二的小雅。

    这个时候,我能感觉得到小雅已经有点喜欢我了。

    我迎娶了她,一开始她平平静静的。可没想到有一次,我竟然撞见了她还跟那个男人幽会。我一怒之下毁灭了小雅。

    可下了手我才知道我错了,那个男人自己说他只不过是来跟小雅告别的,没想到被我一怒之下斩杀了。

    小雅死的那刻,捏着我的衣服只说了一句话:“没事,不哭!”

    之后就是我把那个男人抹去了记忆,用他的肉身制造出了另一个我跟随着我一起来到这个蓝色星球,将小雅的灵魂碎片放在这里温养,以自我惩罚的方式每一世经受刻骨铭心的情痛来收集小雅的灵魂碎片。

    可没想到到了最后,这一切都不过是个笑话,我当了一千年的傻瓜。

    小雅没死,她成了三千世界的主人,夺走了属于我的一切。或许跟被我抹去记忆,制造出来的另一个我的那个男人早在那天我让他杀死小雅的时候就已经想法了这个让我自己自甘堕落的计划。

    他们赢了。我输了一切。

    “你爱过我吗?”我他妈的这个时候竟然还问出这句特几把欠抽的话。

    小雅只是流着眼泪什么话都不说,我想走近她。我不忍心她这么哭,骗了就骗了吧,三千世界拿走就拿走了,只要她的心是爱我的,就可以。

    “不要过来!不要!”小雅喝退了我。

    我疑惑的看着她,她哭着说:“我不配你对我这么好,真的不配,从我第一次遇见你,所有的一切都是计划好的,他们因为惧怕你,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慢慢的蚕食你的力量,让你自己死掉!

    我闭上了眼睛,怒吼:“不要在说了!”

    “千主,你也有今天,你死定了!”之前被我挥手就覆灭的“黑衣人”带着大批的人马赶了过来将我团团的围住。

    我四周扫了一眼,不下十万的兵将,这是一定要困杀于我啊。

    “你不是说帮你做这一切,最后你会让我跟他在一起的吗?你骗我,你骗我!”

    “黑衣人”的身边小奶扯着他,不停的喊叫。

    黑衣人也就是千年前的那个男人,好像叫浊溪,浊溪一脚就把小奶给踢开了,狞笑着;”贱女人,要不是看你还有点用处,早弄死你了,既然你想陪那个狗东西,那你们就一起去死吧!”

    小奶疯了,冲过去要弄死浊溪,浊溪一挥手就打得小奶吐血滚到了我的身前。

    我走过去抱起了小奶,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若不是千年前她在一旁的帮衬,我也不至于被骗得这么惨。

    “主人,对,对不起,小奴不是故意的,不,,,是…”

    “我不会怪你的,这一切都是我引起的!”我抱着小奶无奈的嘲笑着自己。

    小奶死死的拉着我的手臂,在她即将要消散的时候,她做了一件很大逆不道的事情,冲起来吻住了我的嘴唇。

    那个曾经我在某一个世界中捡回来的小丫头,没想到爱上了我,爱得这么无可救药,以至于害了自己也害了我。

    “浊溪,不要杀他好不好,我跟你走,我跟你回去!”小雅在浊溪的面前哀求着他。

    浊溪青筋暴露,怒吼着:“你为他求情?就是他拆散了我们,让我们分离了这么久,一开始我们的初衷不就是杀了他吗?在无边地狱,我忍着痛苦亲手结束了你所换来的这一切,你难道想放弃吗?

    不,我不可能放弃!

    浊溪大喊一声,动手!第一个朝我冲了过来。

    如果是以前,全盛巅峰的我,这区区的十万兵将,这区区的一个小蚂蚁,不过是我挥手间就覆灭得万劫不复的存在。

    可现在的我一点力量都没有,连自保都是问题。

    可如果要想毁灭我,那必须得让整个宇宙都付出代价,不止是这个世界。

    我奋勇的冲杀着,杀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浊溪躲在了后面,等我耗尽了气力才要动手。

    在我堆了一个人山出来的时候,我几乎力尽,浊溪发动了最强的招式向我袭来。

    我用我最后的一点力量瞬移到了小雅的身边,破开虚空,要将她送离这里。我怕等会这里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会累及到小雅。

    “千爸爸,到现在了你还在想着那个女人吗?”不知道什么时候韩洛洛带着人马出现了,他拦住了我即将做的事情,飞了回去。

    一下子,韩洛洛带来的人跟浊溪的人形成了一股对峙之势。

    “小洛洛!”我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脸,说不出的宠溺。

    “要不是我知道千爸爸会这么傻,留了一手,那么三千世界都让那个坏女人给抢走了。千爸爸,不是说好了吗?等小洛洛长大了,千爸爸就娶我做老婆吗?为什么要为那个坏女人这样子做?”

    我没有回答韩洛洛,只是看着对面气急败坏的浊溪跟一直流着眼泪的小雅。

    “浊溪,三千世界我可以给你,我只要她!”我漂浮了起来,指着小雅。

    “那是我的女人,你放他娘的屁!”浊溪破口大骂起来,愤怒的冲出前方向我冲来。

    韩洛洛想要跳出去跟浊溪打,我拦住了她,捏着她的手:“小洛洛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就行了!”

    我吸完了小洛洛大半的力量直接冲了上去跟浊溪打,整整打了一百个回合,浊溪就有点不敌了。现在他是在拖时间等他的人过来。

    我不可能在给他机会,飘忽在半空中,双手合十,结了一个咒印,以我神之身一半的生命为代价,一击毁灭浊溪。

    不要!

    小雅知道我在干什么,疯狂的大喊。

    我咒印结完就飞了过去,带起了强大的气流,浊溪吓傻了,呆呆的站在原地连动弹都不敢。

    可就在我要击中浊溪的时候,小雅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那融合了我神之身最强咒印的攻击尽数打在了小雅的身上。

    “不!”我极力的想控制住自己收回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为什么!为什么小雅!”我歇斯底里的怒吼。

    “不要在杀戮了,千主,我爱过!随之小雅的身体就开始寸寸消散。

    “啊!”我仰天狂吼。

    “我以神之身诅咒你,永生永世,不死不灭。”我双手合十向天怒喊。

    我的身体开始消散,小雅的身体开始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