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贴身男秘 > 第七百五十八章 汇聚一堂

第七百五十八章 汇聚一堂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君南明
    “我怎么能够和你这位大明星相比,你可是连盐城二把手都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了。”林雪儿脱口而出。

    刘诗雨的眼中不由露出了一丝痛苦的神色,林雪儿心中一动,不由暗想她果然是被迫的,否则不会露出这样的眼神,想到刘诗雨听到孙君的死讯昏倒的情形,这可不是伪装出来的,心中不由一软:“诗雨,你先等等我,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

    刘诗雨心中一愣,连忙道:“不需要你动手了,看到了吗,那个漂亮的女警察。”

    顺着刘诗雨的指点看去,林雪儿一眼看到了一个英姿勃勃,全身戎装的女警正在拨开人群向着伊贺偆走去,林雪儿心中一愣,惊讶的道:“是陈玉?”

    林雪儿对于孙君这个美女徒弟记忆犹新,她心中有数这个美女徒弟对孙君很有好感。自从孙君出事之后,陈玉曾经数次找到自己,安慰自己不要过于伤心,但以女人的特有敏感出发,林雪儿心中明白,陈玉恐怕心中的难受不会在自己之下。

    陈玉在这里出现并不偶然,她正在等着孙君的电话,只是现在都已经九点多了,孙君一个电话都没有给她,陈玉给孙君打去电话也没有回应。

    陈玉心中很是担心,会不会孙君被常奎的人抓住了,可通过她的了解,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为什么孙君还没有来电呢?

    陈玉也不可能一直等孙君的电话,毕竟孙君也没有说要上午,因此她还是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

    其实她现在的工作可去可不去,因为孔飞和她都将要去省府,她是不是愿意上班都可以。

    陈玉一边巡逻一边等着孙君的电话,就在此时发现了骚乱,她连忙走了过去分开了众人,厉声喝道:“还不给我住手!”

    人群中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有的想要揍伊贺偆的小伙子看到陈玉来了,连忙围在了陈玉的周围,防止这个漂亮的女警官遭到伊贺偆的袭击。

    “陈警官,这个岛国人竟然诋毁我们华夏,还试图侮辱我们华夏的女人,你可要为大家主持公道!”好几个华夏人叫道。

    “伊贺偆?”陈玉心中一愣,这才将伊贺偆认了出来。

    陈玉和伊贺偆认识并不偶然,伊贺偆本来就是在盐城外商中的杰出代表,只是陈玉认识他,他不认识陈玉而已。

    伊贺偆哪里将陈玉放在眼中,见到女警出现,他一声怪叫,向着陈玉就扑了过去。

    就在此时,伊贺大将赶到了,他见到如此情景,顿时大吃一惊,公子这样的举动不是袭警吗?

    他来不及多想,高叫一声:“公子,不可以!”

    要是伊贺偆真的一拳击中陈玉的话,那事情就麻烦了,肯定会被盐城公安局给逮捕,所有的计划都将会付之东流!

    伊贺大将实力恐怖,这一声喊如同一枚钢针一般刺入了伊贺偆的脑海中,伊贺偆刚要出手,就听到了伊贺大将的声音,让他顿时从怒火冲天中清醒了过来,这让伊贺偆本人也不由得大吃一惊。

    糟糕,我怎么会冲动到这样的地步,竟然在大街上滋事,还说出了这样的话,要是盐城追究起来那就麻烦了!

    伊贺偆不会怕盐城,却怕因此破坏了岛国在盐城的计划,一个是如何将盐城的经济大权掌握在手中,还有一个是如何得到潇湘剑!

    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伊贺偆只能弥补,他忽然一个踉跄,将自己攻出去的拳头稍微让开了些,而就在此时,陈玉一个漂亮的“单鞭贯耳”,顿时一拳打在了伊贺偆的腰间。

    本来陈玉的实力尽管不错,不过要想对付伊贺偆这位忍者,那还是相差了一段距离,可伊贺偆现在是不敢对她动手了,因此自然吃亏,被陈玉打的连续退出了好几步。

    “打得好!”

    “陈警官厉害,一个照面就差点让这倭寇趴下了!”

    “一下可不够,再来几下才痛快,你没有看到这小子刚才有多么的狂妄!”围在周围的众人齐声叫好,纷纷为陈玉助威。

    陈玉一招得手,连忙将那个少女一把抓了过来,惊魂未定的少女这才反应过来,一脸惊喜的给陈玉道谢。

    “老子不服!”伊贺偆恶狠狠的叫道,接着向着陈玉再度扑来,脚步踉踉跄跄,众人一看就这本事也敢和警察动手,这小子是不要命了吗?只是众人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原来这小子是醉鬼!怪不得敢在大街上如此狂妄,连警察都敢动手了!

    伊贺偆哪里是醉酒,他是有意假装,他知道华夏的法律对于酒鬼比较宽松,要是能够让大家以为自己是酒醉之举的话,那一切还有挽回希望的余地,顶多自己就是包赔一下这女孩的损失而已,估计只要花点钱就可以了。

    陈玉觉得已经试出了对方的斤两,因此也没有将伊贺偆放在心上,她灵巧的一个转身,侧身飞腿,将伊贺偆踢的直接倒在了地上,陈玉将手铐亮出来,一下子就将伊贺偆的手腕铐住了,顿时让周围都是一片欢呼声。

    “这位警官小姐,这是我们的少爷,因为多喝了两杯酒才会这样失态,不知道是不是能够网开一面,什么损失都可以由我们承担。”伊贺大将连忙跑了过来,满脸堆笑的向着陈玉连连作揖,然后对着所有人拱手做了一个罗圈揖:“对不起了,给众位添麻烦了!”

    “他喝酒了?”陈玉心中一愣,怪不得自己解决这小子这样容易,原来是酒鬼,本来陈玉还觉得这样干净利落的将伊贺偆解决还挺有成就感,因为她曾经听过对伊贺偆的介绍,说这个岛国青年从小习武,很有两下子。

    只是现在听到酒鬼两个字,陈玉不由无精打采,忽然,她心中一动,凑着伊贺偆闻了闻,笑着道:“你当我是傻子吗,既然他喝酒了,为什么没有一点酒气?”

    这一点还真是抓住了要害,伊贺大将没有想到陈玉会这样准确的抓住了自己话中的破绽,他苦笑一声,刚要说话,伊贺偆已经站了起来。

    “警官小姐,我实话实说好了,因为我求爱不成,导致心理失衡,说了一些不应该说的话,也冒犯了这位小姐,有什么惩罚我愿意领下,绝无怨言。”伊贺偆苦笑着道。

    陈玉有些不相信,当她看到地上洒落的玫瑰花,相信了三成,又向周围的那些人打听了一下,这才明白伊贺偆说的并不是谎话,倒是对这个伊贺偆有些同情了。

    “看来你是一个失恋者,看你这样子还不错,又是伊贺集团的总裁,怎么会有人看不上你?”陈玉说:“这样吧,你自己写一份检讨三天之内交到公安局,然后对于这位受到惊吓的姑娘做出一定的经济补偿,事情就这样算了。要是再让我看到你有类似的举动,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伊贺大将没有想到会这样峰回路转,心中不由大喜,连忙道:“好好好,不知道这位姑娘需要什么补偿,我们伊贺集团一定不会反对。”

    那少女惊魂未定,哪里想得出还有什么补偿?陈玉见到她说不出话来,素性替她要了五万元的赔偿,然后就挥手让伊贺偆回去了。

    众人见到陈玉这样处置,有的说处理的好,有的觉得还是太便宜了这个伊贺集团的总裁,其实陈玉知道,就算是将这伊贺偆带回警察局,也没有什么大错,估计很快就会放出来。

    伊贺偆的罪名有两条,一条是冒犯了那个少女,可因为也没有什么实际行动,有五万元的赔偿也算是可以了。

    而还有一条是贬低了华夏,这一条根本就不算什么罪名,尽管让华夏人听了感到很是生气,可华夏平时也常常将岛国挂在嘴边,嘴里说的或许要比伊贺偆说的还要过分,如果伊贺偆有罪的话,难道这些愤青也有罪?

    因此如果将伊贺偆带回警察局的话,说不定还会带来什么不好的后果,因此陈玉只能这样处理,至于那些人言人语陈玉也就只能算了。

    众人见到没有热闹好瞧,因此一个个都散开了,就剩下了两个人没有走,陈玉的眼睛忽然睁大,不由向着这两人走了过去。

    “师母,您——”想到自己和孙君之间的关系,陈玉心中也有些尴尬。

    对于刘诗雨,陈玉倒是不知道如何称呼,因此只能略过了。

    林雪儿已经想通了,既然决定要将这件事告诉刘诗雨,那为什么自己就不能接受陈玉呢,只要孙君的确活着,那一个羊也是赶,两个羊也是放,不管其它了。

    “小玉,对我这样客气做什么,你也不是孙君真正的学生。”林雪儿笑着道:“你要是看的起我的话,就叫我一声雪儿姐就够了。”

    陈玉毕竟是女孩子,听到林雪儿似乎话里有话,心中不由怦怦乱跳起来,难道这是表示愿意接纳我了吗?

    “雪儿姐。”陈玉腼腆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