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开发次元世界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特图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特图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锈迹符文
    时间一晃,已经有二十多天就在这样和平的日子当中度过。

    沈付和艾米莉娅在这段时间以来并非毫无收获,已经形成神髓的神灵种虽然没有找到,但是排位第三,一直非常神秘的精灵种,却被他发现了。

    这个与这个世界的魔力名称“精灵”名称一样的种族,正如其字面意思上的一样,就是精灵所形成的集合体,之所以把他们归类于种族,是因为只要碾碎并分解他们,就会形成被称之为“灵骸”的事物。

    神灵种之下,没有任何种族能够承受住“灵骸”的污染,本质上与黑灰是同一种物质。

    “这种感觉,真是好久没有体会到了。”

    艾米莉娅在森林中伸出双手虚托着,点点光团在她的身边飞舞。

    “和从零世界的精灵一样呢。”沈付注视着这对他而言充斥着美好回忆的画面,“虽然大部分只有最基础的生命本能,但却是与世界最贴近的存在,所谓的灵骸,也是充斥着她们对世界破坏者的怨恨吧。”

    这段时间一路走来,望着这满目苍夷的大地,沈付感觉他对世界的概念理解更深了。

    无论是生长在大战残留战场上的植物,还是冲刷着黑灰痕迹的大雨,都是某种无关于世界意志的规则,一个世界之所以能够诞生生命,所需要的可不仅仅是世界根源这么简单的事物。

    “说起来,艾米莉娅,你察觉到了吗?”沈付忽然说道,“里克的身上所汇聚的,无疑就是‘那位’吧,虽然还没有完全成型,但想想真有些不可思议。”

    “特图么。”艾米莉娅转过头来,“的确呢,虽然初见的时候还只是模糊的感觉,但是近来一段时间越来越强烈了,现在里克,应该没有如同之前一样如此执着于‘游戏’吧。”

    虽然没有直接说明,但是按幻想作品中所表现的剧情进行猜测,让游戏之神特图诞生的,应该正是里克和休比的意志。

    而如今被沈付改变的现在,里克虽然对儿时特图出现的模糊记忆还有些执着,但是这份意志如今应该不足以激活神髓才对。

    可是最近一段时间在里克身上所汇聚的,明显是被称之为规则的力量,是一种抽象的,名为游戏的概念。

    “回去之后,我们试试看能不能把图特具现化,如果他配合的话,我想最少应该能够保留意志的。”沈付叹口气。

    特图并非是敌人,但是在星杯的问题上,他无疑也是竞争对手,而且还是与性命相关的竞争对手,虽说如此,沈付也可不能把星杯以及这个世界就这样让给他。

    毕竟无论做再多的事,帮助再多的人,开发异世界,本质上依旧是掠夺,占有。

    在主世界“一击穿星”的武器终于研发成功之后,沈付和回到了基地当中。

    天翼种、或者说战神不知道是在计划着什么,这一个月来战神也一直只是独自一人端坐在王位上发呆,地精种那边也没有再一次见到过神秘人物,对于沈付而言,这个结果算不上最好,也算不上最糟糕。

    无论如何,已经不能够再拖延下去了。

    沈付把碧翠丝接回来,然后找到里克,再加上艾米莉娅和莱茵哈鲁特四个人,就这样把里克围成一圈。

    “那,那个”

    在维持这种状态半个小时之后,里克终于受不了这个诡异的氛围,弱弱的举起手,“老师,我的身上出了什么问题吗?”

    “呼”沈付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扭了扭因为长时间保持姿势有些僵硬的脖子,“果然是这样,虽然还弄不清楚原因,但最初的推测无疑是有问题的。”

    “嗯嗯。”碧翠丝狠狠的点下头,“这可真是,完全没有猜到的情况,不过原因的话,贝蒂应该是弄明白了。”

    里克哭丧着个脸,所以说,有没有人给解释下啊!怎么感觉他好像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一样的。

    “这样说吧,里克。”沈付注视着自己的弟子,“有一位神灵种此刻正依附在你的身上,是游戏之神,虽然无法理解他此刻的状态是什么样子,不过,大抵是已经活化了神髓的神灵种。”

    “游戏之神?”里克喃喃道。

    小时候被埋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再一次浮现出来。

    独自一人持续进行游戏的孩子,这是他在大家眼中的形象,但只要凝神注视着黑暗就能看到,那单开外表同样幼小的【他】。

    无论怎么样使用棋子,怎么样思考,里克都不是【他】的对手,每一场失败都仿佛理所当然一般,但里克却对此甘之若饴,即便一直在输,但是他享受着为了获胜而思考的过程直到看不见的绝望感将他包围之后。

    “还不打算出来么。”沈付望着里克,却并不是在和里克说话,“即便你是游戏之神,但是面对当前‘将军’的情况,也已经陷入死局了吧,还是说,要我动手把你揪出来?”

    随着沈付话语的弱小,一丝丝的光芒开始从里克的背后浮现,并一点点凝聚成男孩的模样,戴着大大的方格帽子,彩色的双眼中有着方块和黑桃的图案,以及看上去似乎总是在欢乐的神色。

    “哇哦。”特图歪了歪脑袋,“还以为能一直不被发现呢。”

    “游戏的魅力就在于有输有赢,不是吗?”沈付挥挥手,把里克送到自己的身侧,“即便是战神也会战败,游戏之神,也同样会输掉游戏。”

    “没有错”

    大大的笑容,和兴奋的神采。

    “正是因为失败,才会渴望胜利,我可是怀着对胜利的深切渴望在进行着这场游戏。”

    “所以,即便是现在你也依旧认为自己能够胜利吗?”沈付缓缓的站起来,“不得不说,因为敌人是最强的,所以把击败敌人的胜利寄托在‘最弱’的身上,的确是一步谁都想不到的好棋,但因为我们的出现,人类已经不再是最弱,所以,你的计划无疑已经输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