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逆妃重生:王爷我不嫁 > 番外:新的开始【慕容玄月】

番外:新的开始【慕容玄月】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雨画生烟
    我叫慕容妍是谨国的公主,我不稀罕做公主,每日困在深宫之中十分没有意思。

    自从被送入皇宫之后,我一直想要逃出宫去,奈何身边的嬷嬷太多,她们日夜看守着我,教导我身为帝姬的礼仪,根本不给我任何出宫的机会。

    十六岁那年,我换上宫女服侍再一次想要溜出宫的时候被守城尉发现了直接送到了哥哥那。

    哥哥出生只比我早了一会,却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

    为此在我年幼的时候没少向娘亲抱怨,为何不让产婆先将我接生出来,这样我就是姐姐。长幼有序,慕容熙哪敢再这般教训我!

    看见慕容熙穿着玄色朝服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心还是慌了一会。

    哥哥身上有太多父亲的影子,容貌也长得像父亲,那双凝黑色凤眸向我看来时气势逼人。

    我在心底暗暗嘀咕,他要是真的敢罚我,我就去找父亲娘亲来撑腰!

    要知道从小到大,父亲娘亲最宠的人是我,谁让我是个女儿!慕容熙挨过的板子,比我吃过的糖还要多!

    一步两步。黑色的锦靴走近了。

    话说回来,慕容熙只比我早出生那么一会,怎么会比我高出半个头?看我的时候都需要垂眸俯视,这样一来,我还哪有气势可言?

    “听说你又偷穿宫女的衣服打算溜出皇宫?”凉飕飕、没有起伏的语调让我一下子汗毛竖起。

    我抬起头,拧着眉毛瞪着他,摆出一副我错了吗?我就算错。我也有理的模样。

    但实际是我瞪了慕容熙半天后,在他凤眸的冷光下心不甘情不愿地撅着小嘴说道:“是你一直不许我出宫,我都快憋出病来了!”

    这声抱怨换来的是他的一声冷哼,“相思病?”

    这个他怎么会知道?我不由自主地扭着衣角,脸烫得厉害。

    “你打算去无涯山?胆子真够大的!”慕容熙语气又冷了一分。

    我不满道:“去无涯山又怎么了?萧师傅说过要每年去给他换暖玉这样才能吸出他体内的毒素。刚好一年到了!我要他早点醒过来!”

    在我和慕容熙很小的时候,娘亲会将我们带去一座荒山。娘亲说荒山上睡着一位故人。

    在水晶白玉棺中我看见了那位故人,他穿着的华袍,眉宇轻合着像是睡去。他有一头银色的长发一直垂在腰际,那时我还不会说话就觉得他长得很好看。

    与爹爹的邪魅无双不同,他高贵威仪像是石斧雕琢出的玉人。

    爹爹很不喜欢他,从不肯踏入荒山一步,偶然还会吃味要将娘亲缠在屋里,一天都不让她下榻。

    等我再长大一些,我会说话了。我就喊他神仙哥哥。他看上去像是比父亲还要年轻一些!娘亲说要叫他叔叔,他与父亲是一辈人。

    我不答应,他长得这样好看,我怎舍得叫他叔叔!

    后来又过了十年,他一直没有醒来,容貌也没有改变,我却已经十六岁到了快要出嫁的年纪。

    我想若是他一直不会醒,等我老了哪能再喊他神仙哥哥。

    萧慎师傅说他中了世间无解的毒,他在神仙哥哥毒发之前封住了他的心脉,让毒素不至于侵入他的心脏,却也没有办法解了他体内的毒只能让他不生不死地一直沉睡着。

    后来萧慎师傅找到一种暖玉,可以吸附体内的毒素。暖玉太少,而他体内的毒太多,中毒太深。

    暖玉放在他的心脉间每隔一年就要换一次,暖玉温润泛着淡淡的鹅黄色,而从他身上拿下的暖玉漆黑泛满了剧毒。

    就算如此一年为他换一次暖玉,他还是没有醒来。棺中的神仙哥哥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我很小的时候就想嫁给他,心心念念地等过了一年又一年。

    娘亲说爱恨无涯,回首是岸,所以那座荒山取了名字叫无涯山。

    到了今年娘亲开始询问我的婚事,我支支吾吾说没有遇上喜欢的,其实我还想再等等,等他有一日能从玉棺中醒来。

    娘亲看着我长大,岂会不知我的心事。她只劝了我一句,缘分不至,不要强求。

    我不知神仙哥哥与娘亲父亲之间的恩怨,我只知我喜欢他。

    十六岁这一年我实在不想再等下去了,我要去见他,将他唤醒。

    慕容熙移开了凤眸,睫羽扑闪,“你不用去了,我已让人为他换了心脉间的暖玉。”

    我上前一步难掩惊喜地盯着他,“那他呢?他有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慕容熙又扯开了唇边的冷笑,这样的笑容让我讨厌至极。“他没有醒来的迹象,慕容妍你不要再等了,这辈子他也许都不会醒来!”

    这句话对我而言如同晴天霹雳,“他不醒我就等着他,我不会嫁给别人!”

    十几岁的年纪总有些冲动,不顾一切。听清晓姑姑说娘亲十几岁的时候就十分镇定,行事从不慌乱。这才得到了父亲的赏识。

    我学不来娘亲,心底想什么我便说什么,我要等着他!

    慕容熙看了我一会才出声:“我已经帮你选好了驸马,你不能再任性了。”

    “慕容熙!”我气得想要大叫,“你怎么能这么做,就算你是我的哥哥你也不能私自帮我定下一切!我不嫁,死都不嫁!”

    “你不为自己考虑。也不为父亲娘亲考虑吗?”慕容熙有些生气,我在大殿中这么多宫人面前指名道姓地叫他,还冲他发脾气,“那个人不会醒来,就算醒了也不可能娶你,你知道他是谁吗?你对他又了解多少?”

    他曾是南国的君王,求而不得的人是他们的娘亲。他就算醒来也是他们的叔叔,怎会娶一小辈为妻?

    慕容熙所说的话我一句都听不进去,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我想嫁给他!

    我满心气恼地跑出了宫殿外,在自己的住处哭了一天不管是谁来劝都没有用!如果娘亲在就好了,娘亲那么宠我可惜娘亲随父亲隐居去了,父亲那么霸道。我们是他的亲生骨肉,他都不许我和慕容熙时常缠着娘亲。

    娘亲真是幸运,能找到爹爹这般样貌好,会做菜,又护妻如命的夫君。

    晚上的时候慕容熙让人捎来了话,只要我肯嫁,他就会让人用暖玉为神仙哥哥打造一副玉棺。以后不用每年为他去更换护心的玉石,他也能早些醒来。

    我坐在罗汉床上呆愣了许久,眼睛又红又肿,心中空茫茫。他会醒来,我却不能成为他的新娘。

    这就是娘亲说得缘分不至吧?

    在内殿枯坐了一夜,我终于做了妥协,向身边伺候的嬷嬷打听慕容熙那专制暴君要将我嫁给谁。

    嬷嬷一脸喜上眉梢地告诉我是安阳侯府的世子爷。这人我倒是听过样貌长得好,学问也好,还有人称他为玉安阳,说他风姿气度如玉无垢。他与我年纪相仿兴许大一两岁,已入仕途似还被慕容熙重用。

    我不信他风姿再出众能比得上神仙哥哥!

    慕容熙怕我反悔,也怕安阳侯府的世子爷反悔,毕竟像他这样名声在外不知有多少高门府邸的小姐惦记着,我虽贵为公主,奈何却无任何长处。说来真是惭愧!

    慕容熙隐隐觉得我拿不出手?

    就这样我连未来夫君一面不曾见过就草草出嫁了,说是草草也是十里红妆如云。有了我爹爹千方百计奇思妙想娶到娘亲的事例在前,在谨国凡是贵女出嫁都要撒苌草,漫天的苌草纷纷扬扬如同碎雪看着倒是饶有诗意,却把护城河岸边的苌草都给摘秃了。以至于以前无人问津的野草,开始按一斤多少钱出售了

    我百般无聊地坐在花轿内,连看一眼夫君长相的兴致都没有。

    外面姑娘们伤心至极的叫声此起彼伏

    拜过堂之后我被送入安阳侯府布置好的新房中,等外面熙熙攘攘的人声退去,吱呀一声门打开了。

    屋中的婢子都向来人行礼,世子爷。

    我有些紧张,不想嫁也嫁了,今晚该怎么办?

    红艳艳的盖头被人挑开,我一抬头发愣地盯着他,看清了他的容貌。皮肤白净,唇如粉樱,修眉浅眸,眼下还有精致的卧蝉。确实长得很好看,比女儿家都要好看!

    但仍是无法与我的神仙哥哥相比!

    看清他的模样之后,我失望疏离地垂下面容再不想多看他一眼。

    喝过交杯酒后,他在我身边坐着,我却不想与他说话。他能感觉出我的冷漠躲避,这一夜他没有碰我,安静地睡在我的身边没有强求任何。

    床榻间陡然多出一个人我极其不习惯,这样近我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他的心跳,还有他柔软的发丝散落在我的耳边。

    在我第十几次翻身之后,他按住了我的肩膀。

    “你想做什么?”我戒备地盯着他。他若是敢我就

    在黑暗中他的眸澄澈剔透含笑道:“你若不习惯,我就出去睡。”

    他想起身,我抓住了他的衣袖,“别走!”新婚之夜就将新郎官赶走,等回宫的时候慕容熙肯定会训斥我。

    这一抓就拉开了他的肩头,他身形清瘦,肤色雪白。完全不像我的神仙哥哥那样高大威仪

    “公主您这是?”对上他纯洁茫然的眸色,这一夜彻底没法睡了!

    我没有落红,安阳侯府里却没有一个人敢说闲话,因为我是谨国唯一的公主,圣上的亲妹妹。

    第二夜世子爷索性搬去了书房,我开始借酒消愁。好吧,幸好天高皇帝远,慕容熙看我这副颓唐毫无公主礼仪的模样,一定会将我扔到御花园的荷塘里面去。

    神仙哥哥我为你嫁人了,慕容熙你的暖玉棺椁做好没有?神仙哥哥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醒来?

    接连浑浑噩噩醉了几日,我彻底糊涂了。糊涂到何时见了世子爷的书房也没印象。

    我只隐隐记得他坐在灯盏下,灯影蒙在他白皙无瑕的面容间,如同我见过的暖玉。他的眸笑起来像是弯弯的月牙,他望着手中书籍时那样专注。

    我一身酒气靠近他的身边,他神色微变,惊惶无措,“公主殿下?”

    再往后的事我只有零零碎碎的印象,似将他推到在书房的长榻上,一直想再看看他纤瘦的肩膀。

    醒来的时候,身下有些痛。身边的世子爷已经醒了,长发垂肩,衣衫半敞,那如蝶翼般纤瘦的锁骨上吻痕牙印遍布是怎么回事?

    还有他看我的眼神怎么那么的玩味、戏谑、含笑还有一丝害羞?

    “这是”我揉着胀痛的头,我到底做了什么?

    “公主殿下你要对我负责。”他指了指被我咬肿了的唇,月牙眸含笑。

    罢了,我这人向来敢作敢当。酒醉之后染指了世子爷,那就对他负责吧

    神仙哥哥愿你醒来后能找到命中注定的姻缘。

    一百多年之后,所有的故人已入了黄土尘埃。

    无涯山成了禁地,传说山中住着一位活了百年的神仙。

    这一日电闪雷鸣。天出异象,一道黑影从天而落,不偏不倚地落在了无涯山的山洞前。

    大雨滂沱而下,将倒地昏迷的黑影浇醒。她费力地捂着自己中枪的胳膊闯入了眼前静谧漆黑的山洞。

    其耳利落的短发遮住了她清澈锐利的眸,喘息忍痛的声音在安静的山洞中来回回荡。

    该死这是哪里?

    她记得自己在沙漠找到了传说中的楼兰古墓,那墓奇异古怪,在找到主墓室的棺椁之前竟遇上了另一批日本探险队。

    那墓在昆仑龙脉地形之下,形山峦合抱之势乃是一处帝王大墓,没想到的是他们团队中竟出了奸细,将地图用传真发给了日本古玩商人。

    之后他们发生了激烈的火拼枪战,她为了守住背包中的狼眼灯和洛阳铲胳膊上中了一枪。中枪后她无意之间触动了古墓中的机关掉进暗道之中,在暗道中她发现了他们所有人寻找已久的主墓室。

    墓室中冰冷阴森,她照例在四角点了蜡烛就用洛阳铲想要撬开玉棺。

    突然之间无风密闭的墓室中像是有人走过,带起一阵阴凉的风。四根蜡烛在同一时间全部熄灭了。

    她听见身旁的玉棺发出一阵摩挲的声音,棺椁中沉睡的千年粽子竟自己将她费力撬不开的棺盖给打开了。

    一阵寒意侵蚀全身后,她就没了知觉,再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躺在了这里。

    这里是哪里?

    狼眼灯,合金匕首都放在了玉棺旁,她除了这件紧身的冲锋衣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这次行动没看黄历真是运气背!

    一道闪电劈过,她看见山洞深处有一樽玉棺。

    玉棺?对。她就是想打开玉棺随后晕了过去,倒在了这陌生的地方。

    紧身衣下窈窕的身形站起,她忍痛在黑暗中摸索着朝玉棺的方向走去。

    又是一道闪电劈下,她看清了玉棺,玉棺上没有任何花纹装饰,而且呈现出的颜色。这样的玉色很是少见!棺材中躺着一道人影,那电闪一刻她只看清了一片银白。

    不管了。她要赶紧回去,嵌入臂膀中的子弹要早点取出才行。

    她用一只手费力推动棺盖没想到这一回很轻松地就将棺盖推开了,眼睛适应黑暗之中,她看见棺椁之中有东西坐了起来。

    这是又遇上粽子了?银白色的毛发在黑暗中异常醒目,这一次遇上的竟是白毛僵尸不好对付。

    她想往后退先将粽子引开,没想到粽子的速度比她更快竟握住了她中弹的手臂往它身边一扯。

    疼痛之下,她竟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山洞中点燃了火堆,玉棺棺盖推倒在了一旁,里面的粽子不见了踪影。她竟然没死?

    转头的刹那,差点惊叫出声。那粽子就坐在她身边安静地看着火光,还长得一点也不恶心难看。

    银白色的长发,俊美如铸的五官,这粽子成精了?他身上穿着绛的锦衣。腰间戴着玉佩,一看那布料那玉佩的籽料,都是古董宝贝呀!

    俊美的粽子见她醒了侧过面容望着她,“夕颜?”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等等,粽子为什么会说话,她为什么能听懂粽子说得话?

    她猛然站起身子,“这是哪?你是不是僵尸?”早知该多做几个黑驴蹄子防身。

    醒来的慕容玄月望着她。她的穿着装扮怎会如此特别奇异?

    起身之后她就发现了不对,她身上黑色的冲锋衣竟然被这无耻的粽子脱掉了,她胳膊上的枪伤也被人包扎过了。

    “我的衣服!”要是洛阳铲在手,她早就一铲子挥过去打掉他半个脑袋了!

    那粽子不知廉耻地望着她的胸前,那是一道火焰般的胎记。

    “这一世,夕颜我终于等到你了。”

    她戒备地往后退,谁要被一个千年老粽子等到?

    随即一脸严肃:“我没有恋尸癖!”

    她往后退一步,慕容玄月就向她靠近一步,“我不是尸体。”说罢硬是拉过她的手心贴在他跳动的胸膛间。

    这粽子的力气真大,手指真好看!等等他有体温,有心跳

    “那这位帅哥你是?”

    百年未见,他的记忆停留在最后风雪中的告别。这一世他们最先相遇,她没有爱上别人,更没有怀上别人的孩子。

    慕容玄月的指尖微微用力,强硬地将她抱入怀中,“夕颜,我是你的夫君”

    从此以后,她不管到哪身边都多了一位冷脸俊酷,气场霸道的粽子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