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1991章 我名龙信

第1991章 我名龙信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五月十四
    此人只有两个身份,不是了解当年苗疆过往的知情人、仇人,就是苗疆最核心最内部的族人。

    二选一!

    一时间,帽毡男毒液选不出!

    分不清是敌还是友,帽毡男毒液只能下意识的做好战斗准备。

    山谷里这些蛊虫虽然很惧怕小胖墩,可主人既然已经下达命令,它们就不能违背,吱呀吱呀的就朝着小胖墩涌动而来。

    在小胖墩脚下一米处停下,等待着帽毡男毒液最后的命令。

    “不要紧张!不要害怕!不要起杀心!我对你没有恶意,至少现在还没有,如果我想要杀你,在你刚才冥神养伤的时候,我就动手了。”

    小胖墩一如既往的挂着笑容。

    可此刻这份笑容并没有让帽毡男毒液感到和善,反而更加的紧张和后怕。

    “你到底是谁?!”

    帽毡男毒液第三次询问,神情格外的凝重。

    完全尘封的过去被人清清楚楚的说出来,各种情绪瞬间涌上帽毡男毒液的脑海,有兴奋、有紧张、有害怕等等混杂在一起,让他的大脑都失去了应有的理智判断。

    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断调整呼吸,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你来这里又有着什么目的?”

    小胖墩微微歪头,眯着眼睛:“我怎么知道的就没必要告诉你了,以后你自然会知道,不过你第二个问题倒是问到了正题上。”

    帽毡男毒液冷冷的盯着小胖墩,这一瞬竟然萌生出杀意,很快就一闪而逝。

    因为他知道自己一个人打不过!

    如果此人真的是苗疆之人,若知道自己的身份,一定会对自己毕恭毕敬,除非是苗疆内部的个别老顽固。

    既然不是,那想必就是敌人!

    不是自己的敌人,而是整个苗疆的敌人!

    小胖墩继续盯着帽毡男毒液慢慢道:“我来就是告诉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说!”

    因为太过于紧张,紧跟着小胖墩的话就脱口而出。

    “嘿嘿,这件事情可能会让你有所为难。”

    小胖墩不给帽毡男毒液再次插话的机会,赶紧道沉吟道:“其实这件事情说简单也简单,说困难也困难,就看你愿不愿意罢了,就是立刻离开金新月!

    我不管你是只身一人离开,还是带着毒门上下所有,反正只要离开就好!”

    “我在金新月辛辛苦苦这么久,就差最后一步就可以独霸这里,你现在让我离开?”

    情绪中再增添了一份生气,帽毡男毒液现在越来越看不惯小胖墩的这幅嘴脸,恨不得将上面的肥肉一片片刮下来。

    “你也可以不离开,不过你和你的毒门就得永远的留在这里。”

    小胖墩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还是挂着笑容,可语气中却不乏强烈的威胁和警告。

    这种人太可怕,他不会把自己情绪表达在脸上,当你看到他在笑的时候,指不定他就在心里怎么盘算弄死你呢。

    “哦?就凭你?”

    “没错,就凭我!

    经过这几天的消耗,你培养的五个高手早已经不堪一击、不能参战,至于你,现在也没有完全康复,只能凭借这些蛊虫来呈呈威风,可惜……你培养这些蛊虫对我一点儿威胁也没有,它们都不敢近我的身!”

    为了向帽毡男毒液验证自己的这句话,小胖墩向前走出一步。

    果不其然,围绕在周身蛊虫下意识的就朝着旁侧躲闪而去。

    完全是本能反应,留下帽毡男毒液满脸的震惊。

    小胖墩挑衅的挑挑眉,道:“你觉得你是我的对手吗?”

    “你……”

    帽毡男毒液气的想要发火,可意识到自己不管怎么发火也不是小胖墩的对手,只能硬生生的憋回去。

    小胖墩缓慢的点头:“你必须离开,不然我只能强行让你离开!”

    “我想问一个问题!”

    “说!”

    “你是为了自己还是江南?”

    “哈哈哈!!!”

    小胖墩突然大笑起来,“不愧是苗疆之王的儿子,还是有些头脑的,实话告诉你,我就是为了江南。”

    “你是江南的人?”

    “不,现在还不是!”

    “你想要通过把我赶走这件事,顺理成章的跟随江南?”

    “不,我现在还不会跟随江南,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

    似乎觉得帽毡男毒液询问的够多了,小胖墩直愣愣的盯着看着他,直接问道:“好了,离开还是不离开?”

    “我会离开,可不是现在,最起码你得给我一周的时间准备,不是吗?”

    帽毡男毒液竟然没有拒绝,这是令人很意想不到的,或许他是真的害怕遇到小胖墩这个对手,或许经过前几天的那一战,他就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觉得没必要在这里耗费太多精力和时间。

    “一周!我会在金新月呆一周!一周以后你若没离开,我就会出手!”

    小胖墩说完,无所顾忌的转身离开。

    似乎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对了,我来之前没伤害毒门的任何一人,你大可以放心。”

    这句话是像帽毡男毒液表面目前我们还不是敌人,我不会对你和你的人下手,不过一周以后就不一定了。

    在此期间若毒门出了任何意外,不能怪罪在我的头上。

    “你到底是谁?”

    眼瞅着小胖墩的身影就要消失在山谷,帽毡男毒液忍不住的站起身来扯开嗓子暴吼。

    情绪极为震动,甚至是失控,带着颤音咆哮。

    “我名龙信!”

    淡淡四个字飘荡在帽毡男毒液的耳中,脸庞随之变为茫然。

    …………………………………………………………………………

    正如小胖墩所说的那样,他是无声无息潜入到山谷里的,自然也就没有残害任何一名毒门的门徒。

    神不知鬼不觉的原路返回,没有影响任何人,也没有被任何人察觉。

    在毒门地盘二百米之外的一块小山坡前,三道人影伫立在夜幕下,明亮的眸子隔着茫茫夜幕盯着逐渐出现在视线里的小胖墩。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还没有靠近,其中一个有着两米高、身穿紫袍的臃肿身影就快步走来的急切问道。

    在他的紫袍上金色的龙爪格外耀眼,而小胖墩绿袍上的则是熠熠生辉的龙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