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归藏(阴阳童子) > 推一下自己的新书

推一下自己的新书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犯二的神经病
    新书试读!!!

    站内搜索《谁的青春不张狂》

    那天,表哥带回来一个女人,叫曼柔。

    是和他一起上班的,听说是一个包厢公主,家住在外地,表哥就很大方的把其中一间屋子租给她。

    曼柔这人挺不错的,不过我姨妈总让我离她远点,说她会教坏我。

    在我小时候爸妈离婚了,我妈就带着我去了姨妈家,到现在我妈也没有嫁人。

    这么多年来我早就把姨妈家当成我自己家了。我妈去了外地打工,家里也只有我和表哥,姨妈还有曼柔。

    姨妈是一家餐馆的服务员,早出晚归的,大多数时候都是表哥带我。

    说起我这个表哥也真是个人才,听说初中没读完就出来混社会,后来被强制送去当兵,都以为他退伍以后会变好,谁知道现在却跑到城里一个酒吧给人看场子。

    从曼柔来家里住之后,弄得我姨妈经常几个月连家都懒得回,说丢不起那张脸老脸,毕竟在他们那个年代的人看来,包厢小姐就是那什么。

    所以自己租个房子在外边住。

    曼柔毕竟在酒吧里混过,行事作风也是大大咧咧的,不拘小节。

    在家里就穿我表哥的衬衣在客厅到处走,还穿着热裤,露出那两条大白腿,整天在我面前晃。

    每次看到曼柔穿着衬衣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涂指甲油,她的上身当时是被膝盖顶着的,挤出一条看不见底的横沟,看的我眼睛都直了。

    我表哥和曼柔的房间就在我房间隔壁,每天晚上总是看到表哥偷偷溜到曼柔的房间里,然后听到他们两人在那边闹,一点都不避嫌。

    刚开始他们两人聊天还挺正常的,结果越聊越过分。

    刚开始还有点含蓄,可能是害怕我听到。

    可到后边也不顾及我的感受了,震得我这边用被子捂着头都能听到

    我想很多人都很羡慕我,看一些电影或者书里,说如果家里有这样的女人,不用半个月就能拿下,可是我是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啊。

    那天表哥去酒吧看场子,家里就剩下我和曼柔。

    曼柔自从来了这个家之后也很少去酒吧,我都有点怀疑她被我表哥给包养了。

    我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呢,就听到曼柔在厕所里喊我。

    我走过去问她怎么了,她说突然来那个了,让我去她衣柜的第二个抽屉那一包姨妈垫给她。

    在这样的家庭呆久了,我也没有当初那么面薄,就让她等下。

    以前我也进过表哥他们的房间,但都是帮拿个充电器啥的就出来了。

    刚进到房间我就闻到空气中漂浮着一股怪怪的味道。

    当我拉开衣柜看到里边的东西时,我的心怦怦直跳。

    全都是丝,各种颜色各种款式的。

    我张大嘴大口大口的呼吸,脑子都有些眩晕。眼睛尽量的不去看那些东西。

    “文浩,你好了没有,快点的!”曼柔又在叫我。

    我浑身一哆嗦,大声回了一句好了。快速的抽出一张姨妈垫,也没有来得及看是夜用还是日用。

    快要关上抽屉的时候,我脑子一抽,鬼使神差的拿走了一样东西。

    这一晚,我一直到凌晨五点才睡下。

    刚顶着两个黑眼圈从房间里出来,没想到就听到曼柔在打电话,看样子是打给表哥,问他上次那条配空姐衣服穿的东西怎么不见了,问他是不是拿去洗了。

    我听到这差点没直接吓尿,昨天也是脑子抽,那么多条我不拿,偏偏拿唯一的一条。

    她放的是扩音,我听到表哥那边挺吵,说你再找找,可能是洗了。

    曼柔又说洗衣机里也找不到。

    这时表哥不耐烦了,说点小事你叽叽歪歪什么,回去在给你买,现在正忙着。

    “忙,干老娘的时候怎么不说你忙。”曼柔骂骂咧咧的挂上电话,看到我的时候脸上有些尴尬,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果然是混过的女人。

    看到我过来,她也随口问了一句,问我有没有看见。

    我摇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反问她,说昨天我还看到啊,就放在柜子里。

    她摇摇头说不是,是带花边的。

    听她这么一说我差点想给自己几巴掌,这不是提醒她,昨天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吗。

    好在,曼柔没有怀疑我,嘀咕了一声说应该是记错地方了。

    完了她告诉我早餐煮好了放在桌上,吃饱了自己去上学。说完她扭着小蛮腰回房间看电视去了。

    在上学的时候,我的心一直都很紧张,心想着放学会去一定要把东西放回去,不然直接放回去,要是被她发现了不就都明白了?

    要是她在告诉我表哥,我估计要被活活打死。

    上课的时候我也一直趴在桌子上想这问题,连老师叫了我好几次都没听到。

    最后老师恼了,一拍桌子说文浩你既然不想学,放学就给我留下来搞班级卫生,如果下次还在课堂上睡觉就连搞一个星期。

    放学的时候我才发现,林妙妙也被留下来,她是我们班的班花,不过学习属于垫底的那类型,所以经常被老师罚。

    听说她挺不正经的,在读初中的时候就和男人搞上了,现在跟了我们学校一个混得挺叼的男生。

    虽然我对她挺有想法,不过也没有敢惹她。我们几乎没有交流,就敢在脑子里想想而已。

    我刚想和她说她扫地,提水桶这种重活我来做。

    没想到林妙妙却大大咧咧地坐在凳子上,脱了鞋子把脚搭在前边的课桌上,自顾自的点上一根烟,像大姐大一样命令我,“文浩,今天的卫生你来弄,完了我给你买包玉溪。”

    她的脚很漂亮,脚丫不大不小。

    五枚玉琢般精致的脚趾头长短有致,每一枚趾头都那么讨人喜欢,鲜翠欲滴地包在薄薄的透明丝袜里边。

    我赶紧背过身去,感觉我都要喷鼻血了。

    可能是感觉到我的窘态,林妙妙捂着嘴咯咯咯的笑,还故意把脚开得大一些。

    也就这时候,突然有个声音在门口响起,叫了声妙妙,接着走进来一个人,正是林妙妙的男朋友,张宇。

    他直径朝我们走过来,指着我的鼻子满脸怒气的看着林妙妙,然后问她:“我就说你为什么总是放学那么晚才出来,还骗我搞卫生,你就是跟这个傻逼有一腿?”

    我一脸懵逼的看着他,我特么的和她一起扫个地就是有一腿了?

    林妙妙一看误会了,解释说我们只是被老师留下来做卫生的。

    张宇明显不信,说做卫生你脱了鞋给他看?都说你林妙妙是个公交车,没想到这种搓逼你也喜欢。

    妈的,说一次就行了,还指着我鼻子说两次。

    混得叼又怎么样?我气的就要反驳,没想到林妙妙却一把挽着我的胳膊,对张宇说是又怎么样?

    “日,你们总算是承认了,好好好!敢给我戴绿帽子。”张宇推了我一把,警告我说小子,你他妈给我等着,明天放学你给我等着,看我不弄死你。

    我被这两人搞得一愣一愣的,回过神来发现张宇早就走了。他一走,林妙妙就趴在座子上直接哭了起来。

    看着哭泣的林妙妙我越想越窝火,我他妈是遭谁惹谁了。

    看着林妙妙趴在桌子上哭,我随口骂了一句,说你男朋友真他妈是条疯狗,见谁咬谁。

    林妙妙抬起头,眼睛红彤彤的瞪我,说你才是疯狗,变态,明天你就死定了。

    我心里那个火啊,要不是她是女人,我早就两巴掌甩过去。我心里暗骂一声。

    不过现在我担心的不是张宇明天会不会揍我,而是想着要怎么把东西还回去。

    刚放学回到家,我就迫不及待的跑回房间。

    拉开抽屉的那一瞬间,我就傻眼了。

    竟然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