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1916章

第1916章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小小羽
    “砰”

    有些呆滞的身躯,重重地从半空当中落了下来,跌落在旁边的地面之上,这才让茫然地抬起头,打量着的四周。

    “这是在哪里?”

    看着周围血色的世界,在周围那明亮的烛火当中,反射的血色的光芒,显得在空中得怪物,如同真正来到血色地狱。

    “对了,我是被吸入黑塔当中了吗?”

    一阵阴风传来,让他早就不知道寒暑的身体,也是猛然打了一个寒颤,这才想起来自己最后的处境,那黑塔直接把他吸入里面。

    “这里就是黑塔内部吗?果然自己的修为也被强行降了下来。”

    感受身体的情况,夏兮顾不得起来,有些惨笑着自言自语。

    传说黑塔里面可以囚禁任何仙魂以下的敌人,而且会强行压制体内的修为,更让绝望的是,一旦进入里面,几乎可以说,没有出来的几乎。

    到目前为止,只有寥寥几个人,从里面狼狈的逃脱出来,不过里面的事情只有零星一点透露出来,据说那几个哪怕逃出来,里面许多事情也是无法记住,唯一让人记忆深刻的是,一旦提起黑塔,他们都是非常恐惧,仿佛在里面受到了无穷折磨。

    “在空中得怪物了,要是能在高一些就好了。”

    看到体内仅仅幽魂后期,他有些遗憾地说道,也没有多加抱怨,整个人就站了起来,不管怎么样,他也不甘心一直被困在这里,哪怕几率渺茫,也要尝试离开这里,如不然对方一旦想起来自己,在对方的地盘之上,对方想怎么捏就怎么捏,自己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可是他不知道,这还是古争的修为弱小,无法彻底掌控,要不然最多只有幽魂初期,这也是黑塔能做的极限,为此黑塔之前不得不出手,耗费不菲的代价,把这里面的鬼物实力纷纷都提高了,要不然这个夏兮还有之前的巡神,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出来。

    哪怕如此复杂的地方,没有足够的实力镇压他们,早晚也能摸索出这里的情况,没有危险的他们,很容易就一一把机关开启,逃离这里。

    当然这些,古争并不知道黑塔在背后为他做出什么,此时还在那间石屋当中,一边恢复自己,一边等着外面事情的解决再出去。

    心中古争更是有些懊恼黑塔,毕竟这一点点地冒出来更多的操作能力,不如一开始就直接告诉他,却不知道,以他目前的情况,根本无法灌输太多的办法,黑塔的器灵一直在加强黑塔和他之间的联系,只有这样,对方才能掌握更多。

    如果一下全部放出去,黑塔本身就要把对方给撑破了,就是那么霸道,毕竟黑塔的能力已经完全越过这个阶级。

    而在黑塔内部,不甘心的夏兮,已经朝着其他方向摸索过去,在已经全部点亮的烛火当中,很快发现这里并不是只有那些血色石头,一些密室,一些红色房间阁楼,看起来没有任何规律在这里。

    而且这里并不是单纯一层,在他短暂的摸索之后,赫然发现有三层,在最初的下面还有一层水面,只不过非常浅,顶多到他膝盖上面。

    不过他并没有下去,朝着其他地方探索过去,而且周围没有任何危险,更让他胆子大了许多,在他看来,这里似乎并没有那么恐怖吓人,也许只是传说而已。

    之前的那些鬼物,却是有些门道,可是和传说相比,已经让他有信心离开这里。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远处冒出一个绿光,正在朝着这边靠近,不过绿光一转,朝着旁边的通道走去,这让他很好奇,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存在这里。

    想到这里,他立马追了上去,想要看看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多了解一些,就多一分希望。

    不过他行动也非常小心,在不知道对方是什么的时候,他还是不愿意暴露自己,在尾随对方三个转角之后,才在一条长长的通道看见对方的本体。

    “那是什么鬼东西?”

    仅仅半天的功夫,他脑中已经第二次升起这个疑问了,在前面一个漂浮在空中的鬼面正在缓缓超前漂浮着,通体绿光照亮周围几丈之内。

    不知道为何,在看到对方的同时,自己心中陡然冒出一股危险的感觉,脑中更是不断告诉自己,千万不要靠近对方,更不要被对方发现。

    正当他想要退缩的时候,忽然绿色鬼面转过头,竟然反方向折返回来,就和那边露出大变身体的夏兮眼瞪眼看在一起。

    “轰”

    一层淡淡的绿焰在鬼面上滕然升起,眼中的绿芒更是如同两颗翡翠珠子,长着虚空的嘴巴,身形一个加速,在背后留下淡淡的绿色烟雾,朝着夏兮急速冲来。

    “跑!”

    在鬼面身形刚动的同时,夏兮身体瞬间作出了决定,脑中还在惊讶当中,整个人已经发挥他出色的身体,几乎短短几个呼吸,就如同一阵旋风一样,朝着自己来时的路退去,甚至还把中间几扇普通的木门给撞碎。

    这才停在一处隐蔽的石壁上,心中依然还在狂跳着,他已经很久没有体验如此惊慌的场景,就像自己在那个瞬间,看到了自己的天敌,容不得自己多加思考,自己就已经跑开。

    “看来对方已经被甩开了,那是什么东西,为何出现在这里?”

    夏兮从墙壁露出一个脑袋,朝着外面看去,外面有一处不大的空间,一个红色阁楼坐落在那里,四周的空间当中,并没有任何绿光的存在,这让他松了一口气,可是更多的疑问同样浮现在心头。

    这让他知道,在这里他之前的想法要改变,这里有着威胁他的东西,接下来不能大意了。谁知道还会有什么东西。

    “嘎嘎”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声诡异的笑声在他耳边传来,同时一股绿光从地面上急速升起,把他给包裹进去。

    而夏兮只能看见自己被那个鬼面给包围起来,随后脑中一昏,整个人就不省人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兮这才慢慢睁开了眼睛,周围的影像从模糊到清晰起来,发现自己赫然来到一个屋子里面,手臂一撑,自己有些奇怪的身体就做了起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木制的床上。

    他有些迷糊起来,他记住自己最后被一个鬼面给吃了,怎么又出现在这里,难道自己从头到尾都是幻觉?

    夏兮站起来身子微微一晃,觉得自己身体有些软绵绵,好似和人大战七天七夜一样疲惫,不过他也没有多加考虑,直接走到门口,轻轻拉开门一看,外面的世界依然是那熟悉的场景,自己竟然在一处阁楼的房间内,唯一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这里。

    正在想着,忽然一个身形从下面陡然飞了上来,高大的身子几乎挡住他的视线,吓了他一跳,定睛一看,这才发现竟然一个巡神的族人,他想起来他似乎和对面有过一面之缘,那是很久以前,他们族长带着他一同进入里面。

    “你醒了,幸亏我去得快,要不然你修为在空中得怪物严重。”

    这个巡神是曾经古争抓紧来一个敌人,此时身上早就没有伤势,看起来完全恢复一般,可是夏兮仔细看去,对方的气息赫然只有幽魂初期。

    看到这里,他连忙检查自己,却震惊的发现,自己竟然也降落一个层次,只有幽魂中期,但是让他庆幸的是,只要他有足够的补充,可以重新恢复到最初被封印的修为。

    自己只是暂且被削弱,不是永久性的丢失,如果那样的话,才让人绝望。

    “这里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也是被抓进来?”夏兮连忙问道。

    虽然两者仅仅见过一面,可是他们却是来自同一个地方,为同一个势力效力,用一句话现在就是队友,哪怕或许没有那么多可靠。

    这个巡神自然知道对方的疑惑,自己来到的时候也不是同样如此,经过那么多时间的挣扎,几乎摸索了一些规律,也一并告诉对方,他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另外一名同伴,只是恰巧遇见了他,然后把他给救出来。

    “如果不能摆脱对方,自己好不容易恢复的实力,又会被对方给吸走,只有这些东西,才能暂且击退对方,但是同样要耗费不浅,但是相对来说,对方一旦扑上来,直接会把你彻底吸成我这样,然后陷入昏迷状态,那个时候在空中得怪物,我也靠着自己带着一些恢复才不断摸索出来。”

    末了,巡神掏出一块白色晶石,直接递给对方,嘱咐道。

    “好吧,看起来无论如何都要小心一些了。”夏兮不得不接受现在的处境,无奈地说道,同时也向对方感谢,并表示自己同意和他一起,来应对眼前的危机。

    毕竟没有实力的话,更别提逃离开这里,他终于知道这里的难缠之处,而且自己隐约觉得,恐怕只是见到这里面的一幕而已,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危险等着他。

    不过即便有着巡神的提示,两者的联合一起,在小心地出去探寻之后,也是摸索到几处开关,没有等他们多高兴,还是被那诡异的鬼物给纷纷冲入身边,陷入昏迷状态,这一次没有别人救她,修为直接降到最低。

    等到虚弱醒来的时候,那些被开启的机关不仅重新被开启,连之前的位置也已经改变,让之前所做的一切,全部都是无用功。

    依靠着之前自己所带的储备,他们倒是很快从虚弱中恢复出来,要是自行恢复的话,所需要的时间太久。

    夏兮他们决定,先开始去寻找一些帮助他们击退鬼物的工具,只有这样,才能在关键时刻,把对方给打退。

    要知道许多机关旁边有着鬼物巡逻,哪怕没有的地方,一旦开启,也能吸引对方飞快过来,只有利用这些东西从,才能让他们安全。

    而这些鬼怪根本没有任何规律行动,一旦被发觉,很难逃脱,不得让他们小心在小心。

    “可是为什么要给他们那些东西,一直等他们恢复,在虚弱不是也可以提取吗?”

    古争在外面无聊,恢复过来之后,就一直看着石室当中的情况,也知道夏兮所做的一切,要知道当时自己有着帮助,也是费了一番功夫才从里面脱离出来,但是可知道里面到底有多么变态。

    “当然有区别,这里最大能承受近百个敌人在里面,可以加快他们的吸收,但是如果对方利用黑塔特意放在里面的东西,那么本身修为的上限,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被我们抽取一些,这一些远比吸收对方在空中得怪物多得多,而对方也处于在封印状态,根本察觉不到,也无从反抗。”

    黑塔的声音在古争脑中响起,仔细为他解释着。

    “何必那么麻烦,直接放在祭坛上,强行抽取不行吗?”古争倒是不解,继续问道。

    “理论上是这样,可是祭坛却根本无法百分之百抽取,要知道对方可不愿意这么妥协,一直在反抗,哪怕最好的情况下,也只能到达一半,许多就浪费了。”

    “如果这样给对方希望,然后就可以利用鬼物不断的抽取,在利用那些特殊东西,不断抽取核心,虽然慢一点,但是总体来看远远被祭坛要有用的许多,当然紧急情况下来,还是祭坛所抽取的速度快,可以快速补充。”

    黑塔的解释让古争明白了,因为祭坛上两个巡神已经彻底云飞烟灭,自己想要提取继续补充,却遭到了黑塔的反对,此时一番解释,这才彻底明白,怪不得会有那么多东西,应该是越强力,在空中得怪物,在空中得怪物,而且还是对方“心甘情愿”地送上来。

    不管他转眼又想到一个问题,连忙问道。

    “我之前用了不少,有没有损耗,还有在这里防止的核心金玉,还有那些辅助绿玉,对方要是获得岂不是”

    古争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其中的意思,让谁都能明白无误。

    “那是之前陷入虚弱状态才会露出来,现在金玉全部安全的保存,哪怕对方看见也无法碰触,除非对方有足够的实力降服我,至于你担心的问题,根本不用担心,那个时候只能通过外面被动地汲取,再加上有人的特意破坏,要不然也不会恢复如此缓慢,差点被那些人给占据了。”

    听到这里,古争彻底放心了,也不再关注黑塔里面的事情,就让那两个巡神和夏兮,在里面为黑塔的恢复贡献一份力量,努力地奋斗逃脱吧。

    要不是之前为了防止误伤梦真,把对方吸入第一层的外面,对方岂能那么容易就逃脱,不过有这个能力,也让古争稍微忌惮一下,有这点时间,这才连忙查看黑塔,别让对方在出来,引起乱子。

    在这里古争已经待了一个月,除了其中大长老回来一趟,让他们继续待着之外,就再也没有外面的消息。

    古争从自己的位置站起来,黑塔的问题解决了,自己也完全恢复了,准备活动活动一番,想想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情。

    梦真被对方给拉走,他是非常地不甘心,但是从画碑那边过去,危险度极高,要是外面还有埋伏,自己这小身板根本挡不住,哪怕有着黑塔也是一样。

    但是他知道,他还有一个后手,那就是水妖燕歌,他所走完全不同的地方,可以从那里直接通往那个地方,或许一路上要比这危险许多,甚至有可能会来到另外的世界,但是只要来到那边,他就有机会去找梦真,重新把对方给救出来。

    还有徐嘉,对方沉睡在画卷当中,一旦对方开始研究梦真,绝对保不住,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自己在这里已经待了一个月,甚至还不知道要待多少时间,不过他心中再急,也知道现在自己要耐住性子,没有画魂这边的帮助,自己恐怕都无法离开宫城。

    后续还要找到燕歌,至于燕歌的姐姐,在黑塔当中已经修养的差不多,不仅把之前的伤势给完全治好,甚至连对方的一些隐患也一同给消除,只待放出来,让燕歌亲眼看着,才能让对方带着自己去那边一趟。

    原本当时自己只是好奇,却没有想到成了自己最后的机会。

    至于这点,他并没有跟画魂说,恐怕对方也大概知道那个地方,他们和水妖之间的关系,后者更像离不开她们,恐怕暗地里已经去过,如果要是通过的话,他们肯定不会不告诉自己,让自己一试。

    既然不说,那么有着他们的顾虑,恐怕连水妖都无法送古争进去,更何况她们。

    “你这黑塔里面是不是和本体一模一样,还是完全独立和外面不同。”

    古争一边思考着,一边稍微活动着身体,忽然听见十四长老突然靠过来,有些好奇地问道。

    实际上,在古争之前拿出来黑塔交流的时候,古争就发现她们眼中的好奇,身体都蠢蠢欲动,只不过那个时候,古争只在专心在观察黑塔的情况,这边他们也知道,这才没有去打扰。

    现在看到古争终于有空闲了,忍不住心中的小心思,终于忍不住靠近过来问道。

    看着对方眼中好奇的神色,哪怕身为长老,经历的事情那么多,那眼睛中闪烁的光芒和画心似乎没有多大的区别。

    “难道你们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吗?”这点古争还是有些惊异,毕竟经过那么长时间的战斗,怎么不可能不露出一些消息。

    “只是知道一点点,那点东西和知道完全没有关系,不知道能否让我欣赏一下里面的世界,我真是很好奇,里面到底有什么,可以让那么多人害怕,甚至连我们许多族人都沦陷其中,无法出来。”十四长老坦然地说道。

    “这个吗?我想一下。”

    古争没有直接答复对方,停止自己活动的身子,准备先问一下黑塔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