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六一章 悬空天剑

第一四六一章 悬空天剑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沙漠
    地藏拥有大宗师一般的武道修为,但此时北宫和北堂幻夜明显不知道。

    在二人眼中,不管是否相信眼前这个琴技了得的女人是不是苗家大巫,但在他们的心中,一个女人绝无可能对他们形成任何威胁,正如北堂庆这位曾经的北汉名将虽然就在附近,但几位宗师当然不会觉得北堂庆会是威胁。

    也正因如此,在北堂幻夜和北宫连城的眼中,这岛上只有互相掣肘的三位大宗师,一旦动起手来,谁也不会将其他人算入进去。

    但岛主所知道的显然与另外两人不同。

    他能将地藏召唤到玄武岛,自然对地藏的底细十分了解,而且他也一定知道,地藏拥有着不逊色于大宗师的实力。

    毫无疑问,地藏就是岛主处心积虑布置的伏兵。

    此刻岛主和北堂幻夜联手逼迫北宫退出,自然是先礼后兵,毕竟都是大宗师,真要厮杀起来,即使是以二敌一,也必然有极大地耗损,能够让北宫自动退出,自然是再好不过的结果。

    便在此时,却听得那巨龟又发出沉闷雷声般的声响,身体再次移动。

    岛主虽然站在巨龟背上,却不可能压制巨龟不动弹,巨龟一动,岛主脸色一沉,身形掠起,已经到得半空,却听得北堂幻夜沉声道:“巨石压阵。”再次抬起双手,岛主却也已经飘然落到北堂幻夜身侧不远处,亦是抬起手来。

    也便是在这一瞬间,齐宁隐隐感觉脚下似乎在晃动,低头一看,只见到自己踩住的岩石竟果真动弹起来,沉声道:“小心!”牵了赤丹媚的手,迅速跃开,等二人飞掠起来之时,那块巨岩已经拔地而起,直飞出去。

    两人刚落到另一块岩石上,那块岩石也颤动起来。

    一时间,只见到孤岛上的岩石全都迅速晃动起来,随即一个接一个地拔地而起,如同雨点般从空中向那巨龟直压下去。

    那巨龟身上的龟甲宛若铜墙铁壁,巨石砸落下去,发出啪啪之声,巨龟显然是被激怒,声响更大,挥舞鱼蹼一般的大脚,打飞数块巨岩,但几位宗师操控的巨岩如同雨点般砸过来,只是片刻间,无数巨岩已经将那巨龟埋了起来,那巨龟本就是体型庞大,众多巨岩压住,如同一座小山,一开始那巨龟还在巨岩下面动弹,但很快巨岩堆成的石山便已经纹丝不动,将巨龟死死压住,也不知道巨龟是死是活。

    齐宁皱起眉头,赤丹媚也是柳眉紧蹙。

    制服一头巨龟,对大宗师来说倒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更何况是几位宗师共同出手。

    也就在此时,却见到北宫忽然抬起一只手,一股劲气肉眼可见一飞冲天,随即悬在半空,劲气旋转,如同一股龙旋风一般,北堂幻夜双臂也已经展开,长发飘起,在他的身体四周,一股劲气流动旋转,将他的整个身子完全裹住。

    岛主双臂交叉在胸前,手掌朝上,两股劲气从掌心缓缓升起,随即如同两条绳子一般卷在一起。

    四周一阵飞沙走石,沙滩上的沙砾随着劲气激荡从地上被卷起,漫天飞舞。

    齐宁吃了一惊,想不到几位大宗师说动手就动手,他知道这些怪物一旦动起手来必然是天崩地裂,定然会殃及其他人,沉声道:“避开!”拉着赤丹媚转身就跑,拉开与那几位怪物的距离。

    待他跑出很长一段路,到得一处高点居高临下瞧过去,只见到悬在北宫头顶上方的劲气竟然化成了长剑的形状,距离虽然不近,齐宁却是看的一清二楚,心下骇然,暗想原来北宫竟是化气为剑。

    那边二奴和船夫早已经抵受不住劲气的侵袭,竟然已经跑向海中,往海里躲避,而北堂庆和花想容也都难以抵挡,各自找寻地方躲避,唯有地藏站在不远处,静静看着三大宗师对垒。

    沙砾从沙滩上被卷起,渐渐在三大宗师外围形成了一道砂墙,一开始还能透过砂墙依稀看到里面的情状,但砂砾越卷越厚,到最后竟真的变成了砂墙,其他人根本无法看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齐宁想到岛主和北堂幻夜联手对付北宫,北宫修为再高,面对两大宗师也绝无取胜的可能。

    三大宗师之中,唯有北宫对自己不会有敌意,若是北宫有个闪失,恐怕连自己也无法离开这座岛,心下焦急,恨不得冲上前去助北宫一臂之力,但他心里很清楚,虽然自己也学会了操控天地之气的法门,但比起那几位大宗师,那实在是天壤之别,自己即使出手,恐怕也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飞沙走石,狂风呼呼。

    赤丹媚俏脸满是惊骇之色,她从无想到大宗师出手的威力竟然是如此耸人听闻。

    此刻齐宁唯一可以瞧见的,便是悬于空中的那把气剑,那股天地之气已经完成化成一把利剑,剑锋朝下,在空中发出古怪的声响,齐宁知道那定然是北宫的致命杀招,气剑一出,也便是恐怖一击。

    但对方有两大宗师,以北宫的能耐,化作两股气剑未必不能做到,但气剑一旦分成两把,势必就会削弱气剑的攻击力,聚气于一剑,或能对任何一名大宗师造成恐怖的伤害,可是一旦一分为二,只怕根本上不了敌手。

    “快看,剑剑动了!”赤丹媚惊声道。

    齐宁自然已经看到,悬于空中的那把气剑,此刻正一点点往下压,不只是北宫有意为之,还是气剑下落之时受到阻力。

    齐宁心头捏着一把汗,猛地往前冲出两步,赤丹媚却一把拽住,急道:“你要做什么?”

    “北宫不是他们两个的对手。”齐宁道:“我我去帮他!”

    “你疯了!”赤丹媚惊道:“你若上去,是自寻死路,没有人没有人能是大宗师的对手。”

    她话声刚落,便听到飞沙之中响起“砰”的一声响,也就在此时,本来在空中缓缓下压的气剑猛然间如同闪电般直刺下去,随即听到“轰”一声响,一时间地动山摇,齐宁清晰感受到脚下在震动。

    也就是这一下,又见到厚厚的砂墙瞬间倾塌,沙砾如雨点般掉落在地上,眨眼之间,一切便已经风平浪静。

    齐宁睁大眼睛,却见三大宗师呈品字形站立,都是一动不动。

    齐宁一怔,和赤丹媚对视一眼,又盯着那边,好一阵子,三位总是都是岿然不动。

    见到北宫双手背负身后,似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齐宁心下微安,又想难不成合岛主与北堂幻夜两大宗师之力,也无法伤及北宫?

    他禁不住往前去,想瞧瞧到底发生什么状况,忽然听到一阵笑声传来,那箫声尖锐刺耳,一听就是北堂幻夜发出。

    齐宁皱起眉头,心想北堂幻夜在那笑什么,还没多想,却见到北堂幻夜身体晃动,往前走了两步,竟是颓然瘫倒在地上,齐宁见状,心下一凛,赤丹媚也是花容失色。

    “好手段,好手段!”北堂幻夜面如白玉,此刻却更是惨白一片,摇头叹道:“莫澜沧,当年你在我脚下做棋奴,对弈之时,时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招数,今日果然又是让我意想不到。”

    岛主叹道:“侯爷棋艺精湛,天底下又有几人能与侯爷对弈?当年侯爷能看得上我,无非是我赢过侯爷两盘棋,否则我这条性命只怕早就丢了。”

    齐宁此时已经靠近那边不少,他耳力惊人,三大宗师说话自然也是随心所欲没有任何顾忌,是以齐宁却也是依稀听明白两人所言,心下一怔,但瞬间明白过来。

    “所以你就一心想要亲手杀了我?”

    岛主叹道:“当年侯爷对我照顾有加,如果不是侯爷,莫说我今日的成就,我这副躯干只怕早已经成了一堆枯骨,是以我对侯爷绝无恨意,只有感激。”顿了一顿,才道:“我与北宫兄实力相当,三人之中,侯爷的修为最是深厚,所以我们也是不得己而为之。”

    “哦?”北堂幻夜笑道:“你觉得我的修为在你们之上?”

    “侯爷自宫解难,自然是因为这些年苦修造成的恶果。”岛主道:“侯爷自宫过后,缓解了痛苦,修为只怕是更上一层楼,我与北宫兄若是与侯爷单打独斗,绝非敌手。”摇了摇头,叹道:“若是我与侯爷联手除掉北宫兄,那么侯爷转过头必然要取我性命,我岂不是自掘坟墓?”

    北堂幻夜点头道:“你说的不错,玄武丹是否真的能解除身体的痛苦,我们都不知道,若真的可以,玄武丹也只能为一人所有。”苦笑道:“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二人竟然早就联手。”

    “侯爷判断我和北宫兄不会联手,自然是觉得我二人私下有过节。”岛主道:“我派人前往楚国夺取凤凰琴,侯爷也自然会以为这样会激怒北宫兄,所以判定我不可能与北宫兄走在一起。”

    “那自然是你二人演的一场好戏。”北堂幻夜轻叹道。

    岛主叹道:“侯爷可知道,为了今日,我两个徒弟都死了,付出的代价可是不小。”仰首望着天幕,缓缓道:“陌影是我的爱徒,他前往楚国卷入篡位叛乱,就是为了让侯爷知晓我一直派人在楚国兴风作浪,如此一来,侯爷定然不会觉得我和北宫兄能走在一起。从北宫兄的地盘上虎口拔牙盗取凤凰琴,派人搅乱楚国,这两桩事情,只会让侯爷觉得我与北宫兄有很深的嫌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走在一起。”

    齐宁听得明白,脸色骤变,心下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