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双面总裁难伺候 > 第138章 大结局

第138章 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罗可可
    她不知道现在的顾凛什么时候是真的,但是那时候,顾凛百分之百肯定是真我表现,那种充满占有欲的眼神,姚若雨真是难忘。..

    所以,顾斐从中看出顾凛对自己不怀好意?

    但是顾凛对她有意,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凭什么自己就该被迁怒?

    姚若雨冷冷地讲目光从顾凛身上移开,顾凛眼底闪过一丝黯然。然后若雨将眼神放在了顾斐身上,只是眼底再没有以前的浓情蜜语,说有点挑衅都不为过地道:“我不是很想去,没意思得很。”

    顾斐的眉心就猛然一跳,这丫头什么意思?她到底是说打牌没意思,还是他这个人没意思?

    看她微抬着下巴,一脸倨傲的样子,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顾斐猛然一顿,脸色随即沉了下去,淡淡地道:“不喜欢就算了,不用勉强。”

    说完,他冷笑看了她一眼,招呼顾凛道:“我们去看看,简爱也来了,据说还带了几个很漂亮的女孩。”

    姚若雨才不稀罕呢,最好顾斐出轨,自己分财产走人,她扭头假装对那边以为太太的衣服发生了极大的兴趣,看得目不转睛。

    顾斐忽然觉得心里被梗了一下,尴尬地蹭了蹭鼻子,气得站起来转身就走,顾凛忙跟上。

    临走前,他似乎也觉察到两个人间微妙的不对劲,之前那种可怕的猜测再次浮现心头。

    “阿斐,等等我。”他追着顾斐离开。

    姚若雨这才扭回头,露出满意的神情,瘟神们终于走了,真好,世界干净了。

    只是,过了一会儿,姚若雨不得不去他们打牌的地方,无他,那两个奶奶选中的女孩到了。

    一个是李家的二千金,李慧茹,另外一个是高家的大小姐,高洁莹。

    高洁莹明显养得挺娇滴滴,性格外向,但是人好像不坏。

    李慧茹内向些,但是,貌似是个学霸。

    若雨自己决定,杜一应该喜欢李慧茹和类型的,问了一下,她学的果然是计算机方向,现在攻读的是安全这方向的博士,这个不错,就看人品。

    姚若雨心里暗自留意,

    至于顾凛?那是谁,和她没关系啊。

    喜欢就喜欢不喜欢拉到呗,顾凛喜欢不喜欢高洁莹,若雨觉得她不是很想知道。

    几个家族的年轻一辈在外面的院子里打牌,有人送了茶壶过来,打开茶香四溢。周围的琼花开得很好,雪白的一滚一大团,和姚若雨这身衣服格外的相得益彰,其实从她们到来,这里的人就偷偷注意了,不过都不敢细看若雨,毕竟人家丈夫虎视眈眈地在一旁呢。

    姚若雨没看到顾斐,却先看到了杜一。

    杜一朝着她招招手,姚若雨就带着两个女孩走过去,看着杜一笑道:“你也打牌啊。”

    这时候,她看到和杜一一桌的几个人都抬起头,真是不巧,正好有脸色沉冷的顾斐和带着笑意,有些慵懒的顾凛。

    还有一个瘦瘦高高,戴着金边眼镜的男人,她不认识。

    不过,高洁莹高高兴兴地喊了一声哥,语气里带着撒娇,若雨就知道这是高家的新秀,高启怀。

    短短一年,用一个亿赚到了三十个亿的神奇天才。

    杜一高兴地拉着妹妹,根本没看到后面两个拖油瓶,就将若雨按在自己的位置上道:“正好,你过来帮我摸牌,你哥我手气臭,输了好几轮了。”

    高启怀不动声色地扫了眼若雨和顾斐,和才指着位置为自己的妹妹:“洁莹你陪着顾夫人打几圈把,哥哥指导你。”

    他这句顾夫人,所有人都看向了顾斐,顾斐把玩着手里的牌看了一眼道:“还生我的气,不是不准你穿着身旗袍,只是不想让别人看到。”

    众人闻言就起哄了起来,连其余几个座都有人在叫道:“顾总还真是浪漫,情话十级了吧?”

    姚若雨忽然有些发窘,佩服他这种随便编瞎话眼睛都不眨的能力,不过这种解释也是最好。

    承认吵架,但是都因为他太在乎,那种宠从骨子里透了出来。

    这样,别人才不会看轻她。

    也不会对他们之间的隔阂特别关心好奇。

    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到,只好哼了一声道:“要我生气不难。先赢过我再说。”

    这下子引起的骚动反而更大,那几个桌的人,竟然都不打牌了,而是呼啦一声全部围在了姚若雨这一桌。

    顾凛终于无法不吭声,他咳嗽了一下道:“弟妹,你可能不知道,顾斐打牌从来没有输过,这小子从小就贼精,算牌算得出神入化,除非手气太烂,不然,他是绝对不会输的。”

    “是啊是啊,没看我们都不坐着一桌吗?”另外一个人立刻心有余悸地道。

    显然他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杜一小声和若雨道:“是真的,不过我和顾斐同桌,他一般不会让我输太惨,以前就这样。”

    顾凛摸摸鼻子道:“我是没办法。”

    说完竟然在那里装可怜。

    这时候,高启怀笑道:“我是慕名而来,想领教。”

    姚若雨

    姚若雨觉得很尴尬,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看着大家一个劲地给她泄气,而顾斐从始至终都用莫测高深的笑容看着她,她就觉得生气一股倔强的豪气:“五局三胜定胜负,我输了给你提鞋认错。”

    她说话咬牙切齿,内心其实一片奔溃,做人嘴很的不要太快,她其实一点都不想给他提鞋认错啊!

    顾斐了然地扫了她一眼,仿佛认定了她肯定会吃这个激将法。

    他开始慢条斯理地洗牌,这不言而喻地是接受了她的挑战。

    顾斐淡淡地道:“如果我输了,我也给你提鞋认错。”

    这句话一出,一片哄笑声,大家瞬间好像打了鸡血一般,瞪大了眼睛了看着场提鞋之战。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忽然低声叫了句:“诶,是简爱。”

    简爱在若雨这样光彩亮相前,曾是整个交际圈的女王,魅力不可小觑。

    现在还是有很多人喜欢简爱的,所以,一下子围着赌局的人就少了三分之一,这些人都忙着去给简爱献殷勤。

    简爱这次一改往常的暧昧态度,竟然都是礼貌地一一打过了招呼后,就来到了顾斐这桌,叫道“阿斐,好久不见了。”

    顾斐顿了顿,将洗好的牌整齐地码在桌上,忍不住看了姚若雨一眼。

    姚若雨压着鄙视,心里想你还好意思疑心我,自己不知道欠了多少风流债,我也没见像你一样吃干醋,哼。

    顾斐见若雨不语,只好看了简爱道:“好久不见。”

    语气非常冷淡,和对陌生人也差不了多少,简爱就幽怨地看了姚若雨一眼,将她看得莫名其妙。

    但是,当她再看了下周围的人的神情,才意识到,就简爱这一眼,就让众人对她有了偏见,以为是因为她喜欢嫉妒,不准顾斐和别人搭腔,姚若雨简直哭笑不得,她比窦娥还冤枉好吗?

    但是,这时候人家又没说什么,她也无从辩解,只好低声和杜一说话,只是对简爱视若无睹而已。

    没想到简爱脸皮这么厚,竟然问道:“若雨,我好久没和阿斐见面了,能不能坐在他身边聊聊天,以前我们也经常这样的大家一起玩的,你不会介意吧?”

    姚若雨这才认真看了一眼,淡淡一笑,嘴角勾起一丝讥诮:“你问我干什么呀?我家一家之主一直都是他的,我做什么都要先请示呢。”

    她这句话好像玩笑一般地说着,别人并不觉得什么,反而起哄发笑,顾斐却深深看了她一眼,知道她是说真的,这是多大的怨气啊。

    他的唇抿了抿,一点都不想让简爱坐在自己身边,他失去了五年的记忆,但是,听说了简爱的很多事情,虽然不记得了,只是听来的不能作数,可是,他最近几次见简爱也发现她变化太大,显然有高人指点,但是,如果她还是原来的简爱,自己或许还觉得亲切,现在的简爱,只觉得陌生而不真诚。

    更何况,他才骂了姚若雨喜欢勾引人,自己现在就让一个青梅竹马的女人坐在旁边,有点自己打脸的感觉。

    顾斐于是微微一笑道:“简爱,你别想看我的牌,我和若雨打赌呢,输了得帮她提鞋。”

    这句话引起了一阵哄堂大笑。

    顾凛看了顾斐一眼,随机,笑嘻嘻地道:“简爱,你坐堂哥这里来,我们一起双剑合璧,一会儿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简爱犹豫了一下,显然很不高兴,但是还是坐到了顾凛的身边,羡慕死那些喜欢她的男人。

    这样,格局就定下来了,他们各自为政,姚若雨和杜一一组,顾凛和简爱,高启怀和高洁莹,最后顾斐独自一组。

    一时,原本玩笑的牌桌有些剑拔弩张。

    顾凛这边,其实变成了简爱打,顾凛看着,却并不出声。

    简爱从一开始就咬死了姚若雨,幸好顾斐不是她下家,不然她肯定会拼命喂牌。

    高启怀却频频打出好几张牌让姚若雨要。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而自己还能尽量的在夹缝里胡牌。

    打了半天,姚若雨和顾斐的分数比较接近,接着是高启怀,简爱这么损失惨重,她根本就不顾自己的遍体鳞伤,反正一门心思地想让姚若雨陪葬。

    顾斐算了算面前的筹码,估计姚若雨要输。

    他心里叹了口气,打了一个红心A,姚若雨高兴地道:“赢了。”

    简爱气得瞪了顾斐一眼,总觉得他是故意输的。

    一开始大概只有简爱这么想的,但是连着好几次,众人就开始嘘声了:“顾斐,心疼媳妇也不能放水啊,还有没有点竞争精神。”

    “哎,别管了,人家就喜欢回去给老婆提鞋,怎么着?”

    顾斐面无表情,继续打出一张红心A。

    姚若雨看着那张牌,莫名有些脸红。每次喂给她吃的都是红心A,她感觉自己被调戏了。

    红心A,不就是爱心箭吗?他每次都用爱心的箭射向她,她还每次都接住了。

    真的,她忽然觉得自己以前也未必认识顾斐,他要是调戏起人来战斗力竟然这么强。

    别人不知道,反正,她的心跳个不停,就算拼命压抑,现在也有些脸红了。

    杜一也看出来了,一脸的不高兴,一把推开姚若雨道:“算了你累了,剩下的哥哥刚你打,来啊,顾斐,也给我哥红心A吃吃。”

    杜一挑衅地笑了一下。

    大家起哄得更厉害了,顾斐要用爱心箭射大舅子吗?

    哈哈哈。

    周围的人都快笑抽了,高启怀也笑得不行,如果刚才他是全力以赴地想和顾斐一争高下的话,现在只当看戏,整个人都轻松下来,也显得更为儒雅温柔。

    顾凛也淡淡地笑了一下,心里不知道再想什么。

    顾斐自然不会给杜一喂红心A了,牌局再次正常起来。

    最后,姚若雨自然输了。

    姚若雨心里叹了口气,算了,敌人太强大,己方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难得。

    不过,虽然输了,可是她和杜一还是赢了挺多钱,全部是赢的顾凛的,顾斐扫了顾凛一眼,嘴角的笑意明显了点,看着顾凛道:”堂兄,你今天破费了。“

    顾凛苦笑:“给美女付账是我的荣幸。”

    简爱复杂地看了顾凛一眼,可惜是个花花公子,而自己心里只有顾斐,不然,顾凛还真是一个谦谦君子,可以结交。而且。她有时靠近顾凛的时候,会有种很亲切的感觉,就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

    她站起来,看着顾斐道:“我输了,但是,你可别想逃,总得请我们输了的人吃个饭。”

    顾斐点头:“请。”

    姚若雨觉得这家伙肯定故意的,故意赚了顾凛一大笔,肯定心里不爽了。

    还有,自己回去真的要给他提鞋认错吗?太欺负人。

    大家又从松柏园离开后,就去了外面吃饭,是一个私房菜馆,被众人包了下来,一起热热闹闹的吃饭聊天,倒是不像在商场上那么刀光剑影。

    姚若雨这才知道,顾斐和顾凛真是算奇葩的,其他的人因为是富二代,吃穿不愁的,所以虽然大家年纪差不多,其他人也刚刚才玩够了。开始进入家族企业从事工作,而顾斐已经开始经营整个顾氏的商业帝国。

    她不由得将目光投向顾斐,发现,他坐在一群男宾的中间,身材高大挺拔,容貌独一无二俊美非凡,竟然是显眼无比,虽然一眼就能被他吸引去目光。

    忽然有些心疼又有些骄傲。

    他很辛苦,像现在这样放松的机会很少吧?但是,他也很优秀,独自支撑顾家,还能做得那样好,甚至发扬光大。

    这样的男人,也难怪简爱会一再倾心于他。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又看向了简爱,果然,她似乎有了三分醉意,一直默默地看着顾斐,周围的几个女伴也不怎么和她说话,估计她的美艳让她在女人中的人缘并不好。

    杜一和李慧茹果然一见如故,在旁边一直热烈地聊着。

    但是,他还是会兼顾妹妹,妹妹总是第一位的,过一会儿就给她夹点什么。

    姚若雨吃了一口鹅掌,很入味,也绵软。

    忍不住有看了顾斐一眼,他应该很喜欢吃这个,顾总对于各种蹄子和脖子情有独钟,但是这种东西很难咬,如果想吃,吃相就不会太好看。

    所以,他一般都不在外面吃,她犹豫了下,想着要不要打包点带回去给他吃。

    看到简爱,她才意识到,顾斐和顾凛必须不能决裂。

    因为现在这种非常时期,顾斐若是没病,自然没什么害怕,但是,他随时处在崩溃的边缘。而简伯年虎视眈眈。

    所以奶奶才会对顾凛这么好,甚至经常提醒他们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但是,显然两个人现在心里有嫌隙了。

    而且,闹别扭的愿意,还很可能就是因为她。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还能成为红颜祸水的一天,但是,她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好。

    奶奶对她那么好,顾家也没有亏待她,帮她查出了靖嘉的死因,帮她报复了姚傅年和王佳云,让他们都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而她就是这么报答的吗啊?

    何况,顾斐在失去记忆前,对她那么好,还有F先生

    姚若雨之前是气坏了,所以有些使小性子,但是过了这几天她也想明白了,更无法再让自己的错误继续下去。

    她得和顾斐好好谈谈。

    想到这里,她再次看向顾斐,却没想到,他此刻也正看了过来。

    姚若雨瞬间有点偷看被抓到的心虚,加上,那家伙今天一连打了好几个红心A,让她的心酸软不已,根本无法承受,忙移开目光心里懊恼,想了想,就偷偷给顾斐发了条短信:“老公,我们晚上谈谈。”

    只是,她看了眼顾斐,发现他并没有翻手机,顾斐今天喝得有点多,俊脸微红,大概是心情不好,所以醉得有点厉害。

    姚若雨刚刚想说什么,忽然林妈给她来了个电话:“夫人,老夫人回来了,不过,喝醉了,你要不回来看看?”

    姚若雨没有办法,只好让杜一送自己先回去,她过去和顾斐说要回去的时候,顾斐只是看了她一眼,沉默地点点头。

    姚若雨看了他一会,犹豫要不要直接告诉他晚上谈。

    但是,又有人过来找顾斐喝酒,她这句话就没法出口。

    于是,她忍不住吩咐了一句:“别喝太多了,仔细回去奶奶说你。”

    顾斐有些意外她竟然会关心自己了,又看了她一眼,摆摆手,意思是好。

    姚若雨只好无语地和杜一先离开。

    顾斐又坐了一会儿,看到顾凛起来告辞,他没有动,等顾凛刚刚一离开,他却有站了起来。

    就有人打趣道:“阿斐,和表哥感情这么好?你表哥不玩了你也跟着走。”

    “是啊,我们兄弟感情非常好的。”顾斐勾了下唇,走了出去。

    顾凛并没有走远,只是站在街道上看着天空发了会儿呆。忽然听到后面又声音,他下意识回头,感觉一阵劲风。

    那速度太快,他根本躲闪不开,硬生生地接了一拳。

    正好打在他高挺的鼻梁上,一阵刺激入大脑的酸麻,他好半天才回神,而身体早理智一部行动,他也给了来人一拳。

    这时候,一辆大卡车从旁边行驶过,两个人都清晰地看到了对方。

    顾凛忽然收了姿势,吃惊地看着对面的人:“阿斐。”

    卡车开过去后,周围又是一片沉寂的黑暗。

    黑暗中,顾斐危险的呼吸越来越沉,仿佛充满磅礴的怒气。

    顾凛吃惊地道:“你这是怎么了?”

    顾斐忽然低吼一声,再次一脚踢在了顾凛的小腹,厉声道:“我待你好像亲兄弟一样,我们两个认识这么多年,我哪里对不起你,为什么你要喜欢她。还对她做出那种不堪的事情。”

    其实顾斐知道那个空乘肯定是受了简伯年的指使过来挑拨两个人的感情,但是,他也知道这件事情是真的,所以简伯年才会这么做。

    他更想不通,外面那么多的女人,顾凛喜欢谁不好,为什么要是若雨。

    顾凛原本是不反抗的,被顾斐结结实实地打了几拳,但是顾斐就好像疯了一样,冷冷地道:“你不反抗我就打死你。”

    顾凛不能被他打死,毕竟自己还有母亲要养,何况,他对顾斐也不是真的一点没有怨言,确实,他对他还不好吗?如果他和简伯年联手呢?顾斐会比现在惨得多,虽然他也不认为自己真能坐上那个位置,毕竟自己这个弟弟太深不可测,他不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人。

    但是,如果他反水简伯年,顾斐想要拿到想要的东西,肯定要比现在付出的代价大得多。

    不知道何时,两个男人就变成了你一拳我一腿的,彼此攻击的形式,两个人都用尽全力,却完全不知道躲闪一般,不想是在搏斗,反而好像是在发泄。

    最后,两个人筋疲力尽地各自找个地方躺下来,顾斐仰面朝天,死死地盯着墨蓝色的天空,顾凛拿手背遮住眼睛,感觉到那种害怕和迷茫却仿佛被这场搏斗给打得粉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爱,顾斐从地上站起来,拿起自己的衣服,冷冷地道:“这场架打完,我们以前的恩怨就算一笔勾销,还想不想当我的兄弟,你自己想清楚,如果你回来,我们还和从前一样。”

    说完,他转身离开。

    半年后,简伯年被以贿赂、贪污,等多项罪名起诉,最后判处无期徒刑。

    简爱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一病不起,但是,沈楚桥适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一言不发,承当了所有照顾她的重任。

    因为简爱身边离不开人,沈楚桥关闭了自己的普林斯顿诊所,而将所有的客人都让给了若雨,这让若雨的名气越来越大,也让她有些应接不暇。

    而最惊讶的事情还在等着她,这天她刚刚回到家,顾斐却一反常态地没有晚归,而是等着她回来。

    “想带你去看一个人,我觉得你有必要听听她对你说话。”顾斐的表情有些沉重,但是眸子十分温柔地看着若雨。

    若雨心里惊讶,心想,他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让她知道。

    顾斐带着她一直往前面开。姚若雨意识到在那前面是一个疗养院,专门关精神病人的疗养院。

    当一间密闭的病房打开的时候,姚若雨惊讶地在栏杆后面看到了艾雪迎。

    她呆住,想不到会在这里看到她。

    难怪她最近都没收到艾雪迎的消息。

    “简伯年不是有个军事吗?就是她。”顾斐简单地道,“简伯年被抓后,她第一件事是杀了姚敏儿。”

    姚若雨吃惊地扭头看着顾斐:“怎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顾斐其实想过要不要告诉她,但是,那时候,她诊所忙得天昏地暗,所以就拖下来,直到一切搞清楚才带若雨到这里来。

    “好了,你想和若雨说什么,你现在说吧。”顾斐冷着脸,拉着姚若雨在艾雪迎的面前坐下。

    “你出去,我只想和若雨两个人说。”艾雪迎冷冷地道。

    顾斐眉头一蹙,好像要发脾气,但是若雨制止了她:“她面前的这个栏杆又不是摆设,她碰不到我的,你先出去呗。”

    顾斐冷冷瞪了艾雪迎一眼,这才不高兴地走了出去。

    姚若雨隐隐已经猜测到一些事情,于是,她安静地坐在艾雪迎面前道:“你说,要告诉我什么?”

    “简伯年很久以前聘请过我妈当他的军师,那时候,顾斐还很小,我妈想办法创造了他的双重人格,呵,当然这得感谢他爸爸的惨死,这个引子让我妈施展得非常成功。”艾雪迎的第一句话就将若雨砸得七荤八素,竟然是这样的,这家人

    “不过我妈也没有落得什么好下场,她喜欢的男人不要她跑了,她生下我,把所有会的一切都传给了我,还和我说不要信任任何男人,如果”艾雪迎眼神有些模糊,充满后悔,“如果我没有听她的话就好了,我慢慢喜欢上了靖嘉,他是那么帅,阳光,温柔。我很多次想和他表白,可是,我想到我妈和我说的话,说男人只会伤害我,我就怕了,然后”

    她猛然将眼睛瞪着姚若雨道:“结果有一天,我就看到你和靖嘉在一起,你竟然这么不要脸的勾引了我的靖嘉。”

    姚若雨静静地看着她,最后道:“你没告诉我,如果你告诉我,我不会见陆靖嘉,这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她以为艾雪迎听了和句话,会歇斯底里,但是,她竟然没有,而是用一种死气沉沉的眼神看着她道:“是啊,我错了,我后悔了,可是靖嘉不再可能喜欢我,他爱上你了,还给你买了戒指,那时候我才知道我不能没有他。我约他出来,求他不要娶你还对他表白,可是他竟然拒绝我,一点犹豫都没有。所以,我在他喝的饮料你放了迷药。”

    “什么?你说什么?!!”姚若雨做梦也没想到,这句话让她马上站了起来。

    “我这是想把他关起来,让他不要娶你,说不定过了一两年,你就嫁给别人了,那时候,我可以让靖嘉再出来。”艾雪迎的表情很平静,仿佛一点杜不觉得有什么。

    而姚若雨只觉得背心的凉意好像蛇一般,在不断蜿蜒。

    “然后,靖嘉发现了,他走出来,头也不回地往外走,他走那么快,我追不上他。接到他就被撞了,是被姚敏儿给撞死的!!”艾雪迎咬牙切齿地道,然后她又诡异地笑了起来:“不过,靖嘉你别生气,我已经给你报仇了,我杀了姚敏儿。”

    姚若雨不敢相信地低叫道:“原来是你,原来竟然还有你。”

    艾雪迎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你也有错,你也该死,不过,我不下你死那么早,我一次次用靖嘉来伤你的心,开始你还很伤心的,为什么后来跟了顾斐你就不那么伤心了,这简直不能原谅。所以我找到简伯年,我答应当他的军师,投诚状就是给你家的顾斐下毒。毒针那么小,想不到竟然也被你这个贱人发现了,你真是该死!!”

    姚若雨死死地瞪着艾雪迎,好像在看一个怪物。

    “好了,我说完了,他们说我和你说了实话,就可以让我去院子里转转,我想去外面转转,你问下医生,什么时候带我出去?”艾雪迎冷漠地看着姚若雨。

    见姚若雨不动,她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真是的,还有完没完了,这还不够吗?好吧,我承认,之前医院里的那窝小狗都是我弄死的,明明是我捡到了它们,还喂养它们,可那些小畜生不知道好歹,竟然喜欢和你一起玩,所以我就全部杀了,这些叛徒,死不足惜。”

    姚若雨看着艾雪迎,眼神越来越冰冷,越来越陌生:“你不是我认识的好朋友艾雪迎,你只是住在她身体里的怪物。以后我不会来看你,还有,我想,靖嘉会很高兴看到你在这里度过余生,我现在会出去,让医生带你去院子里去转转,带着手铐和脚镣!”

    她站起来,脊背挺得笔直,当她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艾雪迎忽然尖利地笑道:“姚若雨,你觉得你赢了?哈哈哈,你家的顾斐,离发狂的时候不远了,我看就这几年吧,你好好享受最后的时刻,哈哈哈!!”

    姚若雨心里剧震,飞快地走出房间,无法呼吸,心里还想什么沉沉地压着。

    “若雨,怎么了?”顾斐忽然揽住她,将她抱住。

    姚若雨用力将脸贴在他的怀里,因为艾雪迎最后的那句话,她害怕恐惧。

    “阿斐,以后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对我不好也没有关系,我绝对不要离开你。”她咬着牙,虽然艰难却一字一句地说道。

    顾斐环住她,嘴角无法抑制地勾了起来:“恩!”

    两年后,产房里忽然传来哇第一声婴儿洪亮的哭声,姚若雨长出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浑身疼得好像要死掉,有仿佛从水里刚刚被捞出来,原来生一个孩子是什么可怕的事情。

    她晕倒前,似乎看到顾斐冲过来,紧紧地抱着她,甚至手臂微微发抖,他似乎吓坏了。

    等她醒来,看到的是旁边皱巴巴红彤彤的小孩,一种巨大的满足和属于母亲的那种幸福席卷而来。

    而再抬头,看到的是坐在旁边的顾总,他正安静地给她削苹果。

    “阿斐”姚若雨笑着唤他的名字。

    顾斐回头,笑得一脸温柔:“若雨,你好点了没有?”

    两个人轻轻地说了几句话,生怕将孩子吵醒,过了一会儿,顾斐忽然道:“若雨,外面的红梅开了,你想不想陪我去看看?”

    “好啊。”姚若雨想也没想回答道,回答完,却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知道忽然门被用力撞开,杜一和顾凛一脸鼻青脸肿地从外面闯进来,愤怒地道:“顾斐,给我滚出来,老子要和你单挑,特么的,我妹妹生孩子你凑什么热闹,看,把我和顾凛打成这样?”

    顾凛道:“算了。”

    但是,他刚刚一开口,忽然两管鼻血流出来。特别滑稽又可怜。

    一时间产房内忽然吵闹了起来,顾斐淡淡站起来,不高兴地道:“有你们这么当舅舅和叔叔的吗?我儿子要被你们吵醒了。”

    “我靠,那你出来,别躲在老婆后面,出去单挑。”杜一挽着袖子,不过声音小了八度。

    就在这时候,一直在观望的沈楚桥忽然问道:“顾斐,你是不是都想起来了?或者我现在该称呼你顾斐还是F先生?”

    此话一出,仿佛放出一颗核弹,以沈楚桥为中心,将所有人炸得神魂动荡。

    姚若雨这才发现刚刚自己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你说红梅,那是只有F先生才知道的。”

    “刚刚顾斐发狂揍人的时候,就是他恶化的时候,不过因为心里牵挂你和孩子,所以他恶化的时间非常短,连我,咳咳,都没注意到,但他听到孩子的哭声的时候。就什么都想起来了,两个人格啪,二合一!”沈楚桥一脸梦幻地道,“这就结束了?”

    姚若雨也觉得震惊不已,大家害怕防备了那么久的事情,那种随时好像头上悬着一把大刀的恐惧,竟然就这么没察觉到就已经完成了?!!

    顾斐不高兴地啧了一声:“怎么?难道你们还觉得很遗憾?那行,我再狂化一次,让你们过足瘾!!”

    他话音刚落,哇

    宝宝一声小小的哭声,立刻将刚刚还颐指气使,镇定自若地顾总打回原形,他抱着软得不像话的孩子,蹙眉担心地问道:“老婆,我儿子,他,他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