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知全能者 > 第253章 至今窥牧马

第253章 至今窥牧马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李仲道
    对于自己已经是一个“凝气大成”的“修者”,小秀儿没有任何自觉。

    睁开眼后,她的眼眸转了转,才恢复清明。

    而她那恢复了清明的眸子里,除了满满的清澈以及天真,就是孩童特有的那种娇憨了,什么凝气大成的修者的豪气和霸气等等之类,那是一丝也无。

    随后,一翻身,小秀儿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南屏秀。

    南屏秀却被她的这翻身惊着,因为之前小秀儿的全身骨骼都是软的!但这时,看她的样子,应该是不知不觉中又长好了?

    确实长好了。

    下一刻,小秀儿翻落到她怀中,南屏秀确认了这个事实。

    而随后,小秀儿就蹙起眉头,“姨姨,我饿!”

    就这一句话,可把南屏秀给心疼的!

    而她此时的那小样子,也怪招人疼的,哪怕被“目中无人”全程忽视了的石芍,也是心中软软地站起身来,“秀姐,我去给秀儿准备些吃的。”

    南屏秀点了点头。

    鉴于小秀儿睡了多天,刚醒来,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南屏秀根本不用嘱托。

    但凡地阶修者,都有长期辟谷的经验,对于饮食之道,不能说精擅,但确实都有一定层次之上的认识。

    禁食,才能更深地认识“食”。

    就如一个人只有去到外头,在天南海北地漂泊着,才会进一步地认识家乡一样。

    不多大一会儿,石芍就端着一个大大的食盘走了进来。

    食盘很大,里面的食物林林总总有好几十样之多!但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一丁点儿地置于小碟中摆放在周围,被摆放在食盘中间的,其实只有两样!

    一是吃的,一是喝的。

    吃的是鱼丸,或者说鱼团。

    一看即知是明显极嫩却无刺的鱼,拆下鱼骨取了最好的部分后,被剁成极细的细绒,用勺子取下一小块一小块地放进油锅里炸,炸熟了,又重新置于清水中,散去多余的油分。

    喝的是鱼汤。

    这么短的时间,不知鱼汤是怎么来的,看起来明显像是熬制了很久的样子。

    冒着热气的鱼汤,泛着的不止是鱼的鲜香,更有某些果子的果香或者说甜香,那复合而又诱人的香气很快就缭绕起来,而小秀儿更是连连吸着鼻子。

    “看你这小馋样!”南屏秀轻笑着,伸手指从她的鼻子上轻轻地抹下来。

    真的是轻轻,动作轻柔之极。

    随后,南屏秀就开始喂食,小木勺,一勺鱼丸一勺鱼汤。

    而小秀儿似乎也就认准了这两样,偶尔南屏秀勺子放在托盘其它的食物上方,用目光看向小秀儿的时候,她都是摇头,于是接下来,也就是这两样,交替着来。

    小秀儿吃了不少,但也不太多。

    没有多到让南屏秀和石芍两人惊异的程度,而刚刚吃完,她就砸吧了一下嘴,然后道:“姨姨,我困了。”

    不几息的时间,她就又进入到酣睡中。

    而这时,南屏秀和石芍却重新开始惊疑不定起来。

    不会吧?

    还好。接下来的情况不知该说是让她们松了口气,还是莫名地失望,小秀儿只是正常地睡了一觉之后,就重新醒了过来。

    其间,没有任何情况发生。

    随后的几天,小秀儿一切如常。

    正常地吃饭,正常地睡觉,正常地醒来,正常地在院里的那棵大树上玩耍。

    除了玩耍时体现出来的身手比以前要好了不知道多少之外,其它,和以前一模一样。

    南屏秀和石芍两人都以为是这样了。

    调整了那种莫名其妙的“失望”情绪后,两人对凝气散的功效,开始真正地有所认识,而对于记述着凝气散的那个青云之路,她们几乎和当初四海门几位高层一样地,时不时地就一点一点地讨论着。

    是真的任何一点都不放过!

    南屏秀现在不是整日地把小秀儿带在身边,而是她就待在小秀儿身边。

    不过小秀儿也没有出去玩的心思,她就在院子里撒欢,更多地是在那棵大树上撒欢。

    明明院子里还有其它好几棵大树,但她就偏偏认准了那一棵,其它的不要说碰了,瞧都不瞧上一眼,仿佛它们完全不存在一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石芍接过了南屏秀的宗主之位,终究是有不少事务,不可能完全整日地待在这边,不过她一天里至少有三次,会过来这边一趟的。

    而这一天傍晚,她过来的时候,看到南屏秀正坐在床前发呆。

    安静地坐在床前,和坐在床前发呆,是两种相似但完全不同的状态,普通人可能不觉,但刚踏入房间中,石芍就发现了这情况,然后她的心中突地小小咯噔一下。

    这一瞬间,她仿佛猜到了什么。

    和前些日子一样地坐下,她用目光问南屏秀。

    南屏秀伸手指了指床上。

    朝床上看了一会儿,石芍又重新站起身来,然后怀着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但总之是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地,把手心像前几天之前一样地,贴合上了小秀儿的脚心。

    一贴,即离。

    而随后,她的手包括整个手臂就一直微微地颤抖着。

    其实极细微,不要说是让普通人来看,就是刚步入地阶的修者,也未必能看出什么。

    但在石芍自己这里,以及南屏秀的眼中,石芍的整只手臂,甚至整个身体,都是颤抖的,根本安静不下来!

    椅子仿佛成为依靠,石芍很快地坐下来,然后缓缓却又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再然后,她在自己的手上写字,“秀姐,什么时候?”

    “就刚才不久。”南屏秀也写字回应。

    下午,在大树上又玩耍了一番后,小秀儿正常地睡觉。

    南屏秀安静地坐在床边,她正在想着一些事,忽然本能地感觉到某种异常,而后,就惊呆了。

    先是看,再是听,而后更又是手贴脚地探察。

    其实光是看和听的就行了,基本不可能出错,但直到手脚完全相触地探察之后,南屏秀才终于敢肯定和确定一件事

    小秀儿,已经突破了凝气境的层次,晋入了通脉境!

    她是在酣睡之中突破的。

    而现在,她还在酣睡着。

    这不得不让南屏秀想到了之前的情况,其实就是几天之前!

    而这么想着的时候,哪怕这些天心神一直都有点恍惚,南屏秀也还是不自禁地,怦怦怦地心跳起来。

    就像此刻的石芍一般。

    其实石芍和南屏秀两人,一人是地阶引气境,一人更是意外下地阶炼形境大成,正常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把地阶以下的修行放在眼中。

    人阶,哪怕是开窍境,看起来只和地阶隔着一重,但人阶就是人阶,地阶就是地阶,看起来只是一重,实际上却不知多少重,两者之间隔着的,其实如同是千山万水。

    那是很多人一辈子,也跨越不过来的!

    不然,也不会整个安南郡的地阶,都只是百十之数了。

    而整个安南郡的修者,那是多少?

    多到无以数计!

    开窍境犹是等闲,更不用说开窍之下的通脉境以及只是修行起步的凝气境了。

    但小秀儿身上的情况,根本和层次无关!

    她只有四岁!

    不到十天的时间,凝气大成!

    而凝气大成之后,更是不到五天的时间,具体地说是三天四夜,她就突破了凝气境,来到了通脉境!

    一个四岁的通脉境的修士?

    四海门聚星楼的话本阁里,不知多少年来,再怎么荒诞无稽的话本,也不敢这么写!

    而就算那个最特别的“话本”,青云之路,那里写了道诗,写了凝气散,写了通天树,写了那位先生

    那么多令南屏秀和石芍两人心神动荡不已的东西集合于一篇之中,更加上前段时间在聚星楼里才发生的事情,这些统统放在一起,也依然不能压下,此时南屏秀和石芍两人心中的那种震撼。

    这怎么可能呢?

    其实,小秀儿现在如果是十来岁,甚至只是**岁,两人都不至于如此之震惊。

    床上的那个小小的小人儿,本来就只是四岁多,之前服用了那个凝气散的几天之后,身形更是缩小了很多,此时看起来就是一个小小的婴儿!

    特别是其正酣睡着,那小手小脚小模样的!

    这样的一个小人儿,通脉境的修士?

    再怎么事实摆在眼前,两人也还是无法把这两者联系到一起!

    而更让她们心惊肉跳的是,小秀儿,还在睡着。

    几乎一息一息地数着时间,两人静静地坐在床边,也静静地等待着时间的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