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养鬼为祸(劫天运) > 第六千一百四十四章:债主

第六千一百四十四章:债主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浮梦流年
    我很快用剑道九灭拆分了梦萱如的道统,剑道九灭的主法则是时间法则,进行一定的不同时间频率切割,调动气运的时候就会发生各种轻重缓急的效果,想要调动一部分的气运,会发现这一部分气运没那么那么快的到来,而想要发动一部分的气运攻击,却发现这攻击不能如约抵达,这本身就会让梦萱如产生各种不顺手之感,紧接着出现暴躁和愤怒是必然的。

    梦萱如疯狂怒吼乱叫,既是呵斥又是疯狂的宣泄情感,我却没有一丝急躁,按照自己的节奏步步为营,逐渐控制了她的气运后,我的道统灭也出手了!

    道统灭要灭掉这七极的梦萱如,本来是很难做到的,因为她的气运脉络体积非常庞大,现在凝聚出的点是被我隔离开的,而她的脉络气运海足有不知下界多少界面的面积,毕竟那是万年的远古仙界的气运,这若是换算下来就大了去了,以我的道统灭攻击,是不足以覆盖这么大的范围的,所以一旦把她以时间节点的方式断开,她中了我的道统灭就很难避开了。

    和我想象的一样,在无法对我产生有效伤害,调动力量又困难重重后,她的脉络也开始高度集中于一点中,而这一点就代表个体形象,也就是脉络集中点!

    我瞬间出手,一击道统灭直接点在了梦萱如的额头上,瞬息间清晰无比,又复杂到难以想象的脉络线条都亮了起来,这是道统脉络被我点杀表现,而这一瞬间,她高度集中化的身体都展现出了光芒,这一部分的道统,彻底给我灭了个干净!

    创世天和证道天是一样的,每个证道者占据的区域都有一大片,以道统脉络铺开而控制这范围,而证道者之间相互的见面,既是类似于精神世界的连接,在九重天看来,两位证道者互相掐架,无非也就是两片稍微浓烈的气运碰撞,实则和我们看到的不一样,眼下我们属于两种高度集中的精神体进行战斗,而强大的那一方侵入另一方,蚕食另一方所处,这就是根源相斗。

    被道统灭掉后,梦萱如等于是没有了灵魂了,也已经不具备了自我的意识,剩下被我用时间分开的一片片的气运,都成了无主的存在,气运是证道者的血,脉络则是肉,而我灭掉的是梦萱如被我隔离开的大脑区域,所以她的身体和血液都保留了下来。

    我当然不能任由一个七极的气运体弥留在这里,等待如夏瑞泽这类秃鹫们蚕食她,所以我的道统气运也很快淹了过去,把这片梦萱如的七极气运覆盖在了其中,我作为八极的存在,吞噬一个七极的证道仙完全不是问题,拆分蚕食都不需要,因为我本身也修炼了创道诀,对于这创道法则本来就具有一定的亲和力。

    有亲和力就代表可以避开一个点一个点的吞噬,全面的蚕食和收归己用是理所当然的,而且利用率也是最高的。

    虽然吞噬这万年气运并不能让我达到九极,甚至连八极上一个层次都不行,但也算得上是变强了许多,要知道九极的条件非常苛刻,或许把证道天所有最强者吞掉,都未必能够成为九极存在,毕竟这是需要讲求合理的。

    当年开天古仙才是九极存在,分出了世上万物,包括其他的八极证道仙,无数的其他法则证道仙,而想要成为九极的存在,反过来想就必须把这些衍化出来的存在都吃回去,这才能够达到九极,这难度在登天面前简直是再上几百重天,所以理论上九极就等同于不存在了。

    即便无数岁月下来,大家又延伸到了证道天中,但也不是谁都乖乖让你吃的,一旦两种证道者相互碰撞,大家肯定要拼个你死我活,谁甘愿成为别人饱腹存在?

    “呵呵,恭喜恭喜,小友又变得更强大了嘛。”

    就在我蚕食梦萱如剩下的气运之时,一个声音出现在了我身后,我缓缓的回过头,穿着一身紫袍,鹤发童颜的玉清老儿已经站在了那儿。

    “原来是前辈,倒是数十年不见了,可是去哪发财忘了晚辈了?”我客套说道。

    玉清捏了下胡须的末端,笑吟吟的说道:“小友说笑了,我们这些老头儿可没有小友这创世仙尊当得轻松呀,这上面烽烟四起,可谓是火烧眉毛了,这不是小辈想要往小友这逃,我们这些老头儿则想着另辟新地?这上面的蚕食,比起你这里,可谓是凶险百倍千倍呀……”

    “哦,可是遇上了不好嚼的肉了?大家一起上不就好了?”我嘿嘿笑道。

    “远水救不了近火哪,大家都各有心机,各有包袱,哪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我要让小友去,小友能立即来么?况且对方可是叫嚣着要我们还他一切呢,我们这些小老儿们可都吓坏啰。”玉清哈哈笑了起来。

    “那这是打算找我当救兵?前辈是不是忘了我这创世天什么情况了?难不成还带着九重天去驰援你们?”我嘿嘿一笑,要帮点小忙还行,但对方恐怕来势不小。

    “哈哈……只不过最近忽然空出了点手,这才得闲下来提醒下小友多做准备呢,要不然我们这几个小老儿可都在忙各自天地的事情不是?”玉清笑道。

    “那叫嚣着让你们还钱的是几个意思?你们欠他钱了?欠了就还好了,难不成让我帮你们还不成?”我表示一脸懵圈。

    “那位说起来可跟你有点渊源,也跟我们有那么点渊源,呵呵,细说起来就太远了,老夫就简单说说?”玉清提议道。

    “那就简单说说,反正感觉和我没多大关系的样子呀……”我尽可能多的把责任摘掉再说,这上清也不是慈善组织,关键时刻可是要我干活的。

    “怎么会没关系呢?那混沌子老夫可让给了你,这就是机缘呀,虽然大家没想到你能弄出那么大的阵仗来,可总不能不帮着我们这几个小老儿忙吧?而且照对方这意思,他是债主,我们都是欠债的呢。”玉清笑呵呵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