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养鬼为祸(劫天运) > 第五千五百四十二章:秘钥

第五千五百四十二章:秘钥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浮梦流年
    我不知道最后把道劫核吞入腹中,到底对葛元意味着什么,但能如此轻而易举解决了王奈何,这是我惊讶的地方!甚至心生某种忌惮,因为道劫互噬,我还是第一次见!

    这葛元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他活着等到现在,真的是为了给三仙界复仇的?

    他吞噬道劫核,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凝眉装作不是很懂,至少是一脸懵圈的看着这一幕,而葛元淡淡一笑,说道:“诸仙辛苦了,如果不是诸仙配合无间,恐怕这鬼东西还要祸害无数的生灵,以后但凡再遇上这样的,也按照刚才那般将其道统打散,老夫再把他给炼化了。”

    “是!领袖!”

    一群仙家仿佛不知道其中恐怖,全都兴冲冲的答应下来,仿佛葛元的表扬足以彪炳自己的荣耀似的,包括可儿也非常的高兴。

    青黎茉不知道道劫的可怕程度,所以现场怕只有我一个心中寒气蹭蹭直冒,暗想这老头怕又是一个三恶仙,要真是这样,那可真是要人命的。

    但心里不管多警惕,眼下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去做,我看向了他正自顾打量的葫芦,说道:“前辈,这葫芦乃是一件开放的空间宝物,让地城仙民进入其中最好不过了。”

    “你们刚才谈的事情,老夫都已经听到了,所以也无需赘述了,不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老夫还要把玩几日,这几日你就和青黎姑娘暂时留在地城吧,等老夫研究透了这葫芦,大家再一同离开这地城,毕竟就算分离界面,也不是一日两日就能够办到的,太仙界移动速度即便看起来很快,但庞然大物也需要时间。”葛元笑着就收了葫芦,背着手落地,朝着地城主殿走去。

    一群仙家跟在后面,高兴的对葛元问东问西起来,葛元一脸和蔼,没有半点道劫应有的木讷和诡异,说笑自如,就仿佛是一个村长正和自己的村民闲聊似的。

    “这个……这个好多线的是什么……他们俩都是怪物,对不对?”青黎茉传音过来道。

    “呵呵,很不幸你猜对了,这是某种我称之为做道劫的怪物,只有道劫境界以上,脉络足以成型离体的修为才会产生的怪物,所以用道劫来称呼他们最恰当不过!”我传音回答。

    青黎茉害怕的看着我,说道:“那这些道劫到底是好是坏?这里的民众都是道劫么?包括可儿……”

    “不一定,厉害的道劫一般很难判断出来,就算是普通的,也就是比正常仙家木讷一些。”我回答道,青黎茉点了点头,说道:“他和报告中描述的差不多……”

    “嘿嘿,你才知道?恐怕这个也是一个灭世之灾呢!也只有把他打出原型,才能知道他到底内里是如何的。”我说道。

    青黎茉这下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脸又惊又怕:“可他们都帮助葛元,这葛元也说活了这么长时间,学这道法就是留下来对付道劫的……”

    “若是他刚才敲碎那枚道劫核我就信了三分,但现在吞下了腹中,我是一分都不信了,这道劫核是可以粘连共鸣的,你信他是好的么?”我冷笑道。

    青黎茉顿时摇头,当然也不相信对方吞下去什么好处都没有了。

    老话说的好,这吃什么补什么,道劫吞下道劫核,就算是适应性差点,不能合二为一,不过却也有无穷力量在其中供葛元萃取,这老头用蛮力当然不好把道劫核剥得这么干净,但有了一群地城工具人,那问题就简单了。

    所以葛元和这里的仙民也极有可能是主仆的关系。

    回到了殿内,大家都还是兴奋的状态,这明显是他们对道劫的理解不够,我也陪着笑脸,反正抱定了这葛元不可信。

    我的葫芦一直在葛元的手上,他也一直背着手,不让人看到他在干什么,但我可以百分百肯定,他手中肯定有无数的脉络潜入了葫芦中探索,这道劫的触手到处乱窜,当然是要调查这葫芦的情况。

    不过里面的秘境只有我知道密码,他不可能探索出什么来,至于宝物,也在密室里面,不开密门是拿不到的。

    说说笑笑一会,葛元又一脸倦怠的说道:“老夫又有些乏了,剩下的时间,诸位且先出去吧,我要与范小友单独聊一聊。”

    仙民们都应声出去,包括可儿和三位证道化境仙家都离开了,青黎茉本想留下来,却给可儿说带她参观支走了。

    葛元倒是很看得起我。

    “前辈对这生机葫芦可有什么发现?”我笑呵呵的问道。

    “这里面可是有什么密门呀?”葛元叫破了我的想法。

    我倒也光棍,说道:“前辈果然是阵法高手,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看出了葫芦里面还有秘密,不过这里面的密门倒也只是整个阵眼所在,我用之存放宝物和一些不好带身上的东西,前辈该不会也贪我这私人的物件吧?”

    “老夫不要你东西,不过看一看还是要的,带老夫进去一观如何?好让我们这次的合作更光明正大一些。”葛元非常的精明。

    “前辈说笑了,我们现在可没有建立什么互信条件,我不过是道劫化境,您却已经是证道化境的强者,我这要是进去了,实在怕出不来呀,况且里面的东西说不宝贵你也不会相信,所以你看到了又想要,看不到就不会那么想了,这看到了和看不到,区别实在很大,要不就不看了?”我拒绝道。

    葛元哈哈一笑,说道:“小友是不愿意打开这里面的密室了,对不对?”

    “不错,前辈难不成还要硬逼不成?”我反问道。

    “那实在让老夫有些失望了,本来以为小友能够让老夫开开眼界的,毕竟这秘钥老夫尝试了好些办法,实在是不能破解,偏偏又好奇得不行,要不这样好了,若是小友不愿意带老夫去看,那老夫看来也只能是亲自借小友身体去看看了。”葛元笑呵呵的说道。

    我瞬间一个身位闪变,直接移动到了其他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