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知全能者 > 第369章 地阶!三个地阶!

第369章 地阶!三个地阶!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李仲道
    七修山庭。

    当光向外扩散,当灵气的潮汐向外扩散,作为事件的发源地,七修山庭早已被无量的光、无尽的潮汐给包围。

    身为七修山庭的山主,身为七修山庭修为最高的一位修者,乌山庭感觉自己已经瞎了。

    尽管它们这一族天生就视力惊人,尽管它在天生视力惊人的基础上复又打开了眼窍,能洞察很多幽微,但是此刻,乌山庭还是什么都看不见。

    不管用什么样的办法去看,眼前都完全是一片白茫茫的。

    好像处于一片光海之中。

    又好像是处于一片火海之中。

    乌山庭甚至都不能确定,这到底是光海还是火海。

    应该是光海的,因为刚才最早的时候,它看到的是光,是那棵七品的云纹树在发光,所以这时,应该是那棵灵树发的光越来越强,把它和它们整个的七修山庭,都覆盖在其中了?

    这是乌山庭的可靠判断。

    但是,身心的很多感觉,却又让它觉得这个判断很可能出现了一些偏差。

    刚才是光海不错,但现在,那光中,很可能渗入了火。

    不然,为什么整个身心都有一种快要融化的感觉?

    但若要真的说是火海,那也不太对。

    因为乌山庭同时感受到的,还有一种无以形容的清凉,这清凉在它的身体里不停从头到脚地周流,抵消着某种在身体里同时进行的沸腾和融化。

    此时,此刻,也只能是感受了。

    什么都看不见且不说,乌山庭突然地发现,不知道自什么时候开始,它的耳边也失却了声音。

    不知道是它的听觉出现了问题,还是根本就是外头的声音直接消失了。

    在突然发现既看不见并且也听不见的同时,乌山庭下意识地启用了嗅觉,深度的、尽力式的嗅觉。

    也是在这个时候,乌山庭发现,它的嗅觉好像也消失了!

    不要说什么泥土的味道草木的味道,连它自身的羽毛的那种淡淡的味道,此刻,也是一点都闻不到了!

    “你们,在哪里?还好吗?”

    乌山庭通过天赋神通,连接并呼叫老伴及老伙计。

    “老黑,我没事,只是看不见了。”老伴赤流霞第一个作出了响应,似乎带着点慌张,但没有太过。

    “老大,我看不见也听不见,但是没有事。”老熊山有枯回应道。

    七修的其它几位,俱都很快作出了回应。

    “那就好,大家什么都不用做,也不必紧张。”

    传递一道这样的消息,这是作为老大,乌山庭唯一能做的事。

    但有一说一,它的心中,其实是极为震惊,但却并不太慌乱的。

    震惊是因为此刻所经历的,完全匪夷所思至极,不太慌乱却是因为,三位人类大修明显对它们并无敌意。

    而对方真若有什么敌意的话,乌山庭也相信,此刻,人家只需要简简单单一个动念,就足以把它们七修全都送走了。

    一送送到轮回去的那种。

    而它们不要说反抗了,甚至连具体发生了什么都不会知道。

    也因此,有什么可怕可慌乱的?

    且放安心且淡定。

    此刻,乌山庭唯一不明白的,就是到底发生了什么!

    它要是能明白发生了什么那才怪了,因为不要说它了,连作为“主要当事人”的太苍月和纪飞妍两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甚至,就连搞出这一切的许广陵本人,也不是完全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许广陵的不明白,是不明白究竟,不明白一些造化层面的事情。

    此刻,于意识世界和外面现实世界所发生的“现象”,他却是明白的,因为,一切都在他的主导或者说引导之下。

    这需要分三个层面来说。

    三阳云纹树—(天人合一式的连接)-造化灵树—太古之日。

    这是第一个层面。

    在许广陵的介入之下,属于太古之日的无量炽炎,和属于造化灵树的无尽清凉,以许广陵完全无法理解的形式,由虚而实,由古而今,完全无视空间和时间,就这么破空而至,如喷壶喷出的水雾一样,浇灌到了王庭山的那株三阳云纹树之上。

    或者,并不是浇灌。

    而是直接从内到外,从那株三阳云纹树的“内里”,反向地对外喷薄而出。

    在许广陵的灵觉感应之中,那株七品的三阳云纹树,直接开始了毫不停歇的品级提升,从七品,到六品,到五品,到四品,到三品……

    它的品级越来越高。

    但是,它也越来越像一个小号的“太古之日”。

    到了后面,于灵觉之中,许广陵甚至不能再分辨出,那到底是一株灵树,还是一轮炽日。

    发生于这个层面的变化,大致可以归纳为,在他的无意操作之下,这株七品的云纹树,不知道为什么,挂接上了与其前身大有关系的本源之海,然后,在这种挂接之下,这株七品的灵树于短瞬之间,疯狂晋升。

    这是第一个层面。

    源头。

    起始。

    然后是第二个层面。

    许广陵—(素女同心诀)—三阳云纹树。

    在同心诀的作用下,此刻,许广陵和那株三阳云纹树算是一体式的状态。

    三阳云纹树于短短瞬时疯狂晋升,在许广陵心识俱寂唯有一灵独觉的情况下,他还什么反应都没有做出,便被云纹树裹胁着,一起经历着那种无量炽炎和无尽清凉的浇灌。

    最后便是第三个层面。

    太苍月、纪飞妍—(清净经、大引导术)—许广陵。

    在引导术一直持续,清净经的诵读也一直持续的情况下,发生于许广陵那边的变化,以一种非常神奇的方式,延伸到了太苍月和纪飞妍的身上。

    而把这三个层面汇为一体,就是最开始的那个连接:

    太苍月纪飞妍—清净经、大引导术—许广陵—素女同心诀—三阳云纹树—造化灵树—太古之日。

    这一刻,许广陵既是当事人,也是旁观者。

    他看到那棵七品的云纹树从叶到根全都亮起了光芒,变成了一棵透明的树,然后那光越来越亮,越来越炽。

    再然后,那树越长越高,直接刺向高空,其底下的根也如一道道闪电或雷霆一样,向下穿刺,底下的泥土以至于山石之类这一刻仿佛完全不存在,变成了虚无,任由那些树根肆意地疯狂又霸道地延伸着。

    他看到天地之间,无数的灵气疯狂地向着这里汇集,向着树身倾泻。

    他更看到云纹树地下的那些不断延伸着的树根,如刀,如剑,如鞭,如索,不停地穿刺又勾勒向一条条本是无形但此刻却完全化为有形的灵脉,然后一道道水雾样的龙卷,被从那些灵脉中强行抽出,汇入云纹树的根部。

    再然后,许广陵看到无数璀璨至极的莹光,化作星星点点,向着他、太苍月、纪飞妍三人所在的这个小屋子飘移。

    如大风吹过,满满一树的落花,劈头盖脸地朝着三人倾泻,那形势,仿佛永无休止。

    清净经的诵读在持续。

    “居低洼之地,必有污染;处穷困之境,必有浊侵。”

    许广陵看到太苍月身上的气势明显发生了变化,然后是纪飞妍,然后是他自己的身体。

    在一种莹光彻照之中,为数相当不少的灰雾状东西从他们三个人的身上逸散而出,然后,遍体内外,一片澄明。

    他们就这样,越过了荣枯境,迈入了生死境!

    “清净是心,清净是行,清净是道。”

    无数的莹光,继续向着他们三人的身体渗透,许广陵看到太苍月神如满月,许广陵看到纪飞妍面若桃花,许广陵也看到自己的身体,仿佛更年轻了一两岁的样子,丰神莹彻。

    仿佛银河从天泻,无尽天水洗身心。

    晶莹、璀璨、澄澈,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着某种深邃演变。

    当璀璨过了某个界点,却开始走向幽暗,一种似乎能够吞噬一切的幽暗。

    生死境!

    而且是由生向死的某种极境!

    “若识性本清净,不增不减,不曲不枉,则明道之穷达、行之损益,所牵连者,是意非心也。”

    仿佛是一瞬,又仿佛是很久很久,久到似乎天地都经历了一番入寂,而又重新从轮回中化中。

    无尽的幽暗之中,突然,一点光冉冉浮现。

    极微、极弱的一点光。

    但是,就在那点光出现的瞬时之间,那无尽的幽暗,却好像一下子被抽去了核心和支撑,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开始了崩溃和退散。

    清净经的诵读,走向完毕,也并没有再开启新的一遍。

    但是,位于小屋中的三个人,其身心状态,却都处于一种神秘的律动之中。

    那种律动,对许广陵来说太熟悉太熟悉了。

    曾经,他在昆仑地下的某个山洞醒来的时候,身心就处于这样的一种状态。

    其时是从“超凡”走向“大宗师”。

    而那已经是过去了。

    现在,是从人阶的“生死境”越过人阶和地阶之限,来到了地阶的起始境,“灵台境”。

    此日此时。

    许广陵证入地阶。

    太苍月证入地阶。

    纪飞妍证入地阶。

    雨霁云收,从一灵独觉的状态中自然退出,心识俱皆归位的许广陵,看到了他们三个人从之前的初入荣枯境,直接且同时地来到了地阶。

    而当他再看向那棵似要上天入地的云纹树。

    却哪里还有云纹树。

    他只看到一个巨大的虚影,挟着些许不多的点点莹光,如已经绽放过的烟花一般,只瞬息,就完全地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本是云纹树所在的地方,此刻,除了一个巨大的深不见底的坑洞之外,再无缕枝片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