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 > 第256章 大结局——最不后悔的事

第256章 大结局——最不后悔的事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蓝岚
    聂清雅已经出院了,其实聂臻还是想让她再住一段时间。只是她不肯,执意出院。

    两人约在一家西餐厅的包间,谭宗瑜熟稔地给她把手帕折好。又给她将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还给她倒了一杯果汁放面前。

    “你不用为我做这些,我都会做的。”聂清雅苦笑道。

    谭宗瑜淡淡地笑着说:“又不是没做过,我已经习惯了,还是说你有了杨云霆,就不需要我了。”

    聂清雅脸一红说:“你胡说什么,跟他有什么关系。不过,你一直对我这么好,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的身份?”

    “一开始是不知道的。”谭宗瑜如实道:“后来跟你接触的时间长了,就越来越发现你身上有着姐姐的感觉。也就是你的亲生母亲苏暮然,她虽然看似是个很普通的女人,或许,在别人眼中就是个很普通的女人。甚至还有些狗屎运,成功嫁给了谭宗扬这样的名门公子。可是对我而言,她是不一样的存在。如果没有她的出现,我不知道我的人生究竟会走到哪一步。虽然有人告诉过我,如果没有谭宗扬,我也不必到这个世间受苦。可是我依旧很感激他们,让我拥有了不一样的人生。尤其是你的母亲苏暮然,她让我放下了许多恨,让我知道这个世上还有温柔。”

    “你说的我好想接触她,和她在一起了。”聂清雅轻轻地搅动着果汁,苦涩地笑道。

    谭宗瑜看着她说:“你本就应该跟她在一起,她才是你的亲生母亲。”

    “你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吗?”聂清雅说。

    谭宗瑜摇头。

    聂清雅轻笑一声道:“其实,在我八岁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或许很多人知道,聂门的掌门聂臻是个心狠手辣的人,是个不择手段的人。但是却很少人知道,聂臻也有他的温柔和他不为人知的小癖好。比如说写日记,你想象不出来吧!我爸爸他居然喜欢写日记,这分明就是小男生小女生的爱好。但是他却一直保留着。”

    谭宗瑜轻笑,他的确没想到聂臻居然还有这种癖好。

    聂清雅接着说:“那一次我发烧,两天两夜都没退下去,我爸爸着急的要命。一直守在床边陪着我,不吃不喝,我还记得我妈妈过来,还被他打了一巴掌。说她是扫把星,就是因为她才害的我生病。虽然当时我开口劝爸爸,不管妈妈的事,可是我心里还是很感动爸爸这样对我。这真的是所有人都撇不开的自私心理,哪怕这个人对全世界充满敌意。可是只对自己好,也能温暖自己的心,让你觉得他是好人。”

    “我能理解。”谭宗瑜说。

    “后来我发烧好了,可是身体还是很虚弱,一直要躺在床上休息。爸爸还是陪着我,但是不能一直陪着了。有一天晚上他的下属来找他,把他叫走,半夜都没回来。我挣扎着起来,就看到爸爸放在隔壁床上的那本没来得及收的日记。然后我翻了一下发现,那本日记是从他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记录。有他对母亲的爱,和对父亲的痛恨。还有对那些兄弟姐妹们又爱又恨的情绪。一直到碰到我的母亲,他的心才渐渐有了着落。不过那时候,他刚刚接管聂门,而我母亲又昏迷不醒,我和谭云深的出生对他而言。就像是一个行走在孤独沙漠中的人,遇到了同伴。他的日记里就是这么写的,其实当时他没有想要把我藏起来,只是因为我身体不好。出生后就被送去治疗,这一治疗就是一年多的时间。那时候我母亲已经醒了,却不太记得以前发生的事。他也找人给他催眠,便不想把我的事情说出来。最重要的是我腿不好,如果我暴露出来的话,那时候聂门还不稳定,害怕别人对我不利。”

    “他为你考虑很多。”

    “是,他的确为我考虑很多。后来他就想,让谭云深在外面冲锋陷阵,而我在后面做我的小公主。衣食无忧,宠我一辈子。等到适当的时机,就带我出来和母亲见面。但是他没想到后来会发生那样的变故,不得不把我带出来公诸于世,这才有了后来一连串的事情。其实对于他要撮合我和谭云深的事,即便是我现在知道真相。我也不怪他。每个人都有邪恶的一面,你们那天走后,他一直跟我道歉。你知道吗?看到他声泪俱下的样子我很心痛的。他在我眼中一直是那么强大的一个人,可是却因为害怕失去我,那样痛苦那样流泪。“

    “所以你的打算呢?”谭宗瑜问。

    聂清雅苦笑一声道:“我的打算还不清楚吗?我不可能离开他,离开聂门。他养我长大,我要养他到老。”

    “可是。”

    “你是说我的亲生父母吧!其实这十几年我没有在他们身边,他们也生活的很好。况且,他们身边还有谭云深和你。”

    “其实我早就猜到你会做这个决定。”谭宗瑜苦笑道:“可能你父亲谭宗扬也已经猜到了,不过,他还让我转告你一句话,希望能和你当面谈谈。”

    “当然,你让他们约时间,我随时可以。”聂清雅说。

    谭宗瑜点头,不过过了片刻又说:“其实我这次过来,还有个人让我帮他问一件事。”

    “是我那个舅舅吗?”聂清雅问

    谭宗瑜笑着:“你真是聪明,一猜就猜到了。”

    “我妈妈顾贝贝为他做了那么大的事情,几乎是抛弃了自己的身家性命,他如果连问都不问一句,那就是真的没良心了。”聂清雅说。

    “那你妈妈现在。”

    “她很好,和我爸爸还是老样子。其实我根本就不担心我爸爸对她怎么样,我爸爸是个内心很孤独的人。对于我妈妈他在笔记里也提到过,其实他是内疚的。所以这么多年,才允许她各种折腾,而不真的追究她。甚至两人生活的时间越长,感情也就越身后。可能我们没办法理解,但是他不会把我妈妈怎么样,或许还会这样一直吵吵闹闹下去吧!直到有一个人终老,另一个人感到孤独。”

    谭宗瑜点头,他们到底还年少,即便是经历颇多。也是无法完全理解成年人的婚姻问题,有的人看似那么不合适,早就应该分开才是,却还能一直打打闹闹地终老。

    不过感情的事情他们不好管,也管不了。

    两人吃了这顿饭分开,谭宗瑜回去后将聂清雅的想法告诉谭宗扬。谭宗扬沉默,好一会才苦笑一声道:“我也猜到那个孩子会这么说,那天她一开口我就知道她是个有想法的孩子。你知道吗?她和她的祖母很像,也就是我们的亲生母亲。她也是这样有想法的女人,做事从不后悔,果断勇敢,在我的印象中对父亲的概念是很浅薄的,但是对她却一直记忆犹新。”

    “可惜,我从来没有见过她。”谭宗瑜苦笑说。

    谭宗扬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过又对他叮嘱道:“暖暖那边我去说吧!也免得她再伤心的无法控制。”

    “好,不过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跟清雅见面?”谭宗瑜问。

    “就明天吧!我也不能在这里待太长时间,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谭宗扬想了想道。

    谭宗瑜点头,马上去做安排。

    看着谭宗瑜的背影,谭宗扬又深了深眼眸。他这次过来跟谭宗瑜相处之后才确定,谭宗瑜的确是对谭家没有别的想法,更没有因为童年的那些不幸,而愤世嫉俗。

    他想要的,或许只是苏暮然的温暖而已。

    又或者说,只是一份亲情。

    “爸爸,您真的不打算把清雅带回家?让她继续做什么聂门的少门主?”谭云深从内室走进来。皱着眉头对谭宗扬问。

    谭宗扬点头说:“她已经不是几岁的小姑娘,她和你一样大,是你的孪生妹妹。甚至,她的思想比你还要成熟。我不想勉强她,身为她的父亲没能陪伴在她身边成长已经很遗憾,我又怎么能再做勉强她的事。”

    “可是。”谭云深皱眉,还是无法理解。

    谭宗扬知道他这个年纪年少冲动,并且意气用事也是正常的。

    不过身为他谭宗扬的儿子,他还是希望他能更成熟稳重些。以后不管能不能接管谭氏集团,对他的人生都有利无弊。

    “反正你和清雅还有宗瑜都在一个学校上学,你看。你身为我们的儿子,不是一样离开家来到这里。所以清雅是我们谭家的人,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所以能不能认祖归宗并不那么重要,有时间我们来看你,自然也能看到她。以后你和清雅还有宗瑜多相处,遇到事情也向他们多讨教。”

    “您之前不是还不让我跟谭宗瑜多接触嘛,现在怎么又让我跟他多接触了?”谭云深挑着眉问。

    谭宗扬轻笑一声说:“这件事你还记得啊!所以说,爸爸也不是无敌万能的。以前我是不了解谭宗瑜,所以才对他有着防备之心。可是现在见了面接触了,他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有野心。”

    “看来,我让老妈过来是明智的选择,然后你跟着追过来更明智。”谭云深耸了耸肩说。

    谭宗扬一巴掌拍在他肩上说:“什么老妈,你妈妈老吗?你这么说我可不高兴。”

    “行了行了爸,妈又没在这里,你用不着拍马屁吧!”谭云深无语道。

    谭宗扬:“。”

    他怎么觉得他儿子来到这里没多长时间,居然变了很多。

    不过有些成长是必须的,他希望他的儿子有个正常的成长轨道,哪怕其中有曲折。

    *******

    苏暮然听完谭宗扬的话,惊讶的张了张嘴,好一会才喃喃地问:“真的吗?清雅她真的不愿意回到我们身边?”

    谭宗扬搂着她的肩轻笑道:“暖暖,你想要的回到我们身边,究竟是怎么样回到?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吗?然后你每天关爱地看着她睡觉。帮她穿衣服,帮她打扮的漂漂亮亮?”

    “我一直梦想着有个女儿,一直梦想着有一天可以对女儿这样。”苏暮然嘟着嘴委屈地道。

    谭宗扬无奈地笑道:“可是她今年已经十六了,即便是从小在我们身边长大,你也不可能再对她如此。就像云深,还不是一样离开我们身边,来到这所住宿学校。”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总觉得。”

    “暖暖,我们应该尊重她自己的选择。就像你和小弟,你们从小在你们父母身边长大。你这边是一直没有这个机会,可是小弟的亲生父亲却来找过他。他还不是一样做了这个选择。我知道你要说,你父母对你们多好啊。虽然我很痛恨聂臻,他让我没有陪伴我的两个孩子成长。甚至十六年来,我都不知道我女儿的存在。可是也不能否认,他对清雅很好。否则,清雅也不会做出这个决定。”

    “这倒是的。”苏暮然叹息说:“看聂臻对云深小时候,就知道聂臻对清雅也差不到哪里去。而且前段时间我也一直在病房里去看清雅,也看到聂臻对她有多好。那么大的孩子了,可还是嘘寒问暖,给她亲自喂粥喝。但是就算清雅不回到我们身边,可我也要有探望她的权利。这一点聂臻不能阻止,不然的话,我就把女儿要回来。”

    “当然,如果他连探望权都不给我们,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不会善罢甘休的。”谭宗扬保证道。

    苏暮然点头,听到谭宗扬这么说,心里才舒服点。

    谭宗瑜这边安排的倒是很快,第二天就给聂清雅请好了假,安排一家人在一座小岛上的度假酒店见面。

    当然,聂臻是同意的。虽然他早就回去了,可是聂清雅为了尊重他,还是把这件事跟他说了。

    因为是安排在上午,所以谭宗扬决定下午就回容城。

    公司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签字,本来苏暮然是想再在这里多留几天。可是谭宗扬不同意,主要是不放心她,也害怕她会因为女儿的事情而一直不肯回去,那他可就惨了。

    毛豆开车将聂清雅送过来,不过谭宗瑜没让毛豆上船。

    聂清雅不是聂臻亲生女儿的事,还是不宜太过张扬,让太多的人知道。

    否则,这对聂清雅以后并无好处。毕竟聂门以后还是要交给她打理,她如果不是聂臻的亲生女儿。以后聂臻的那些存活兄弟们的孩子,不会善罢甘休。

    看到聂清雅,苏暮然又红了眼眶。连忙迎上前说:“清雅,你来了,让妈妈好后看看你。”

    说着颤抖着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聂清雅的脸颊。

    聂清雅微笑,轻声叫了一声:“妈。”

    苏暮然的眼泪刷的一下流出来了,连忙站起来转过身,靠在谭宗扬的怀里哭起来。

    谭宗扬抱着她轻轻地拍了拍,以示安慰。其实他看到聂清雅也有些眼圈泛红,不过到底是男人。不会像苏暮然那么感情脆弱。

    等苏暮然渐渐平静下来后,他才低哑着声音对谭宗瑜和谭云深说:“我们带清雅去转转吧!”

    谭宗瑜点头,将轮椅交给谭宗扬,和谭云深一起去准备中午饭了。

    这个小岛是农家乐,不过今天谭宗瑜清场了。所有人都不准在上面,连服务人员都没有,所以只有他们五个。

    现在谭宗扬和苏暮然要和聂清雅单独谈,那么做中饭的任务,就落在了谭宗瑜和谭云深的身上。

    “你会做饭吗?”谭云深到了厨房后,看到一应物品傻了眼,愣愣地看着谭宗瑜问。

    谭宗瑜点头,一边看看有什么菜一边挑挑拣拣,突然又抬起头看向谭云深问:“你不会做饭?”

    “开什么玩笑,我哪里会做饭。”谭云深立刻跳起来到。

    谭宗瑜无语:“不会做饭还这么理直气壮。”

    “不会做饭很奇怪吗?是男人都不会做饭吧!会做饭的男人应该很少,你才是奇葩好不好。”

    “是嘛,那你可以去问问你父亲,他会不会做饭。”谭宗瑜哼笑说。

    谭云深:“。”

    父亲会做饭他是知道的,可是外人却很少知道,谭宗瑜又怎么会知道。

    “你别忘了,小时候我在你们家住过。也吃过他做的饭,味道很不错。”谭宗瑜提醒道。

    谭云深抽了抽嘴角,轻咳一声说:“那是因为我爸有我妈。有了自己心爱的人,当然做什么都愿意了。”

    “东方瑞宁这个人,没什么大的喜好。除了喜好打人骂人外,剩下唯一的一个小嗜好就是吃了。而且是狂吃不长胖,更喜欢吃的主。”谭宗瑜缓缓地说。

    “你教我做饭吧!趁着今天有空,叫我怎么做饭。”谭云深愣了一下连忙道。

    谭宗瑜勾勾唇,递给他一袋土豆说:“先帮我把土豆削了,我就教你怎么做。”

    *************

    谭宗扬和苏暮然将聂清雅推到湖边的凉亭坐下,这个季节坐在这里吹吹风还是很舒服的。

    不过苏暮然想着聂清雅刚刚出院没多久,害怕她吹不了风。便想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别让她感冒了。

    她一动。谭宗扬就察觉到她的意图。

    不愧是老夫老妻了,只需要一个动作就知道对方想做什么。

    不等苏暮然把衣服脱下来,谭宗扬就把外套脱下来了,披在聂清雅身上。还对苏暮然说:“你穿着吧!你身子也弱。”

    看到他们如此恩爱,聂清雅也很感动,叹息地说:“之前我就听说你们很恩爱,一直很羡慕。没想到你们是我的亲生父母,看到你们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清雅,你真的不打算回到我们身边吗?”苏暮然坐在她身边,还是不死心地拉着她的手问。

    聂清雅莞尔一笑说:“妈,您是我的亲生母亲,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事实。有些事情不需要一定要大白于天下,如果您想我就来看看我,我也会去探望您,不是很好吗?”

    苏暮然叹了口气,虽然早知道这个结果。可是亲耳听到女儿说出来,还是十分伤心的。

    “以前的时候,我就想着要个女儿。和你爸爸努力了很多年都没结果,有时候我想,如果有个女儿该有多好。其实你小的时候我也见过你的,那时候就觉得很喜欢。你知道吗?不是我一定想让你回到我身边。只是我觉得很遗憾。没有参与你的成长。是妈妈对不起你,如果早知道是妈妈把你弄丢了。”

    “别这样说,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任何人。他对我很好,有时候我还觉得很庆幸,有他这样一个父亲。”聂清雅帮苏暮然擦了擦眼泪。

    谭宗扬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言,眼眸温柔地看着母女两个聊天。

    等两个人聊够了,他才低哑着声音对聂清雅问:“清雅,你的腿。”

    “生下来就如此。”聂清雅回答。

    谭宗扬和苏暮然两人的眼神又暗淡下来,身为她的父母,却连这点事都不知道。

    聂清雅看到他们的表情,便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开口解释说:“其实这件事不怪任何人,我问过我父亲。他那天跟我谈了很多,还谈了我腿的问题。他说当初在海上救上来妈妈,其实妈妈那时候是清醒的。只是有时候会忘记一些事,有时候记起来了,又会很伤心。是她主动不想回来,闭口不谈为什么会掉进海里,又为什么会怀孕。加上那时候我父亲刚好比较忙,也没有多问。一直等到妈妈生产,结果在生产的时候出了意外。双生子本来就难生,再加上她身体虚弱。医生决定剖腹。不过麻药过程中出现了问题,医生紧急施救,也知保证了云深的健康,等到我的时候,或许是我自己本身就虚弱,再加上麻药的缘故,刨出来的时候连呼吸都没有的,进行紧急抢救才抱住一条命,在保温箱里待了三个月。妈妈也因为这次事件,陷入昏迷长达一年的时间才苏醒。而我的腿就成了永远的残疾,父亲也找过很多名医。可惜都没什么效果。”

    “呜呜呜,是我的错,是我当时太任性了。”苏暮然难受地哭着嘴哭起来。

    如果不是她当初太任性,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事,她也不会被暗算,然后掉进海里。她的女儿,也不会出现这种状况。

    “暖暖,别自责了,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谭宗扬看到苏暮然哭泣心疼不已,连忙将她搂在怀里安慰。

    聂清雅在一旁道:“你们不必那么难过,一切皆有命。都是上天注定的。宗瑜跟我说过,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选择。看,现在不是很好。我有关心我的养父母,还有疼爱我的亲生父母。这一点虽然哥哥比我身体健康,但是却没有我得到那么多人的关爱啊!”

    “清雅。”苏暮然忍不住将女儿抱在怀中,女儿的乖巧懂事让她心疼。

    “妈,您看那边。”聂清雅伸出手指着飞起的一行白鹭道。

    苏暮然擦了擦眼泪,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其实她心里很清楚,女儿只是想转移她的注意力而已。

    不过不管怎么说,三个人谈过之后,苏暮然心里好受多了。

    她很感激她的女儿这么聪明又睿智。这其中自然也少不了聂臻的功劳。原本对聂臻的怨恨,一瞬间也淡了不少。

    三个人在湖边聊了许久才回去庄园里,谭宗瑜和谭云深正在热火朝天地做饭。

    因为是农家乐,所以虽然有煤气灶。不过谭宗瑜说有的饭菜必须柴火烧才好吃,于是就交给谭云深怎么样烧柴火做饭。

    一顿饭做下来,六菜一汤倒也丰富,可是谭云深的脸也够丰富的。

    等苏暮然他们三个进来,看到谭云深脸上这里黑一块那里黑一块哭笑不得。

    倒是谭云深却很兴奋,也顾不得自己脸上有多脏,连忙将他们三个拉到餐桌那里。指着一盘红烧肉和一道炒青菜对他们说:“这两道菜全程都是我做的,赶紧尝尝味道怎么样。”

    “看样子不错,色香俱全。不过你的脸上可就不好看,还是赶紧去洗洗脸吧!”聂清雅抿着嘴取笑他。

    谭云深下巴骄傲地一抬说:“急什么,我颜值高脸上就算脏了也无所谓,赶紧尝尝这个味道。”

    “关键你是污染你妹妹的眼睛,赶紧把脸洗干净。”苏暮然拍了一巴掌,也让他赶紧洗脸去。

    谭云深故意冷哼一声说:“怪不得人家独生子都不想要兄弟姐妹,有了兄弟姐妹的待遇这么差,还被嫌弃了。”

    “你哪那么多话。”谭宗扬呵斥道。

    谭云深耸了耸肩撇撇嘴,一溜烟地跑出去洗脸了。

    等他洗好脸过来,大家已经坐下来开吃了。

    他一看到众人没等他,连忙嚷嚷道:“你们怎么都不等我。等我一起吃啊!这可有我的劳动成果,对了,红烧肉怎么样?青菜好吃吗?这可是我第一次做饭。”

    众人都忙着吃,没人回答他。

    这下他就更着急了,一边跟着抢吃的一边问,眼看最后一个红烧肉三双筷子放进去。谭云深朝两边看了看,是自己的爸妈,于是放心地等待着他们将筷子拿开。

    终于,其中一双筷子拿开了。他还没动,另一双筷子就动作迅速地夹起红烧肉,放到聂清雅的碗里。

    “爸。你偏心。”谭云深说。

    谭宗扬撇了他一眼道:“这说明你做的红烧肉味道好。”

    一句话瞬间化解谭云深的怨念了,于是又高高兴兴地吃起别的菜来。

    几个人一直在小岛上待到下午三四点,苏暮然和谭宗扬才依依不舍地将这三个孩子送回学校。

    当然路上的时候没少叮嘱谭宗瑜和谭云深,一定要好好照顾清雅,有什么事一定要跟他们打电话。他们也会时常过来看望他们,让聂清雅有时间,也常跟着谭云深回家。

    “宗瑜,以后假期什么的,也跟着云深一起回来。你的房间一直都在,从来没变过。”苏暮然最后走到谭宗瑜面前,拍了拍他的肩微笑道。

    谭宗瑜眼圈微红,连忙含着笑容点头。

    目送他们三个进去,苏暮然又叹了口气。

    谭宗扬搂住她的肩拍了拍,看着三个人的身影看不见了才搂着苏暮然回到车上。

    坐在车里,苏暮然将头靠在谭宗扬的肩膀上。

    车窗外的风景一段段后退,就犹如他们已经走过去的人生。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都必将成为不可挽回地回忆。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往前走,过好接下来的每一天。

    “宗扬,如果生命重来一次,你会怎么选择?”苏暮然靠在谭宗扬的肩上,突然感慨地问。

    谭宗扬想了想说:“可能会在小学的时候跑回家,守在母亲身边。可能会在初中的时候坚持打完那场篮球,可能会在大学的那一年,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还有那次公司改革,应该放慢脚步。对于RQ集团的收购,应该更具决心。总之,有很多很多事情都应该重来,可是唯一不变的就是你。认识你和你在一起,不管是好的坏的、幸福的、甜蜜的、亦或者是伤心的都是最不会后悔的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