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我当灵异编辑那几年 > 第三百一十六章 阴阳路(完结)

第三百一十六章 阴阳路(完结)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美琪琪
    我们一行,三人一鬼,离开了这间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旅店,再一次踏上了旅程。

    坐在行驶在高速公路之上的大客车里,听着周围传来的此起彼伏的鼾声,我虽然觉得十分乏累,但是却全无困意。

    和我同排的另一侧座位上,柳如玉和南宫婉互相靠着已经沉沉的睡去了,我看了这窗外不断变化着的景色,心里莫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沉闷感。

    这是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但是我却十分熟悉这种感觉,在之前的几次历险中,我几乎在每次面对比较大的危险的时候,都会产生这种奇怪的烦躁感,但是这次却让我十分不解。

    因为,我现在既不是在古墓里,也不是在什么偏僻的古村,而是在一辆满载着乘客的大客车里,这样的幻境中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危险呢?

    我甚至想到难道是一会要发生车祸,而我的这种感觉世界上是一种类似预感的超能力?

    但是事情显然不是这样的,因为如果我真的有这种超能力的话,那么过去的那些冒险中,我早就已经体验到了,而既然我并没有感觉,这便说明,真正让我觉得不舒服的并不是对危险的某种预判,而是这辆正在行驶的大客车出现了什么问题。

    难道是因为我怀抱着的背包里,那个禁制着小倩灵魂的镇魂瓶再让我感到不适?

    应该不是这样的,因为如果这个东西是能让我产生这种烦操感觉的源头,那么昨天晚上我显然是不可能会那么轻易的就睡着的,所以,镇魂瓶显然并不是让我产生这种感觉的源头。

    我忍不住在车厢内环视了一圈,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心中胡思乱想了一会,却并没有任何头绪,于是我便再次把头靠向窗户,然后注视着窗外的风景,想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来缓解这种感觉。

    千篇一律的风景在车辆的行进过程中,就像是不断重复着的老电影,让人看的昏昏沉沉的,不一会便失去了任何兴趣。

    我看罢多时,便想闭上眼睛,也和柳如玉和南宫婉一样,找找睡眠的感觉,索性睡上一觉。

    可是,就在我想要闭上眼睛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然后猛地把头转向了窗户外面。

    因为就在刚才的一刹那,我忽然注意到,窗户外面的景色很奇怪。

    我们上车的时候,是中午,而车辆行驶到现在已经足有三个多小时了,可是外面的天空中,那一轮高挂的太阳却依旧在当空照耀。

    而路边的风景也一直都是在山间公路上行驶着,那些不断从我眼前消失的树木看起来几乎都是一样的,仔细的看着,就仿佛是一段录像一样,在反复的播放着。

    我意识到了这种情况之后,这才开始注意起这些坐在车里的乘客。

    这些人形形,打扮各不相同,但是唯一的特点就是自打他们上了车之后,就很快的睡着了,就仿佛是被集体催眠了一样。

    我本来觉得,坐长途车是一个很幸苦的事情,所以这些人一上车就开始睡觉倒也是符合情理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些人的状态却并不像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而如果我猜测的对,这些人若是都被用某种方式给催眠了,而这辆车又处处透着蹊跷,那么便说明,我再一次遇到了我明明最不想遇到的东西。

    我轻轻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看向司机的方向,司机的背影倒没什么奇怪的地方,他一直默默地开着车,双眼直视着前方,似乎一切正常一样。

    但是令我感觉到奇怪的是,连续开了这么久的车,这司机竟然仍能保持着直挺的坐姿,而背部却并没有靠在驾驶位的靠背上。

    一个司机,就算是专业素养在高也不可能做到全程用这样的姿势开车吧?

    我越发的觉得好奇,于是便从自己的座位上走了下来。

    因为我的身边并没有其他乘客,所以我下来的时候并没有惊醒任何人。

    我扶着其他座位的靠背,一步步的向驾驶位走去,心中忐忑无比,因为冥冥之中我已经预感到我会看到一些我根本不想看到的画面。

    而当我走到司机旁边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事实上我看到的东西,要远比我想象的还要可怕得多。

    平静的,以一种非常笔挺的姿势坐在驾驶位上的大客车司机,居然也闭着眼睛,而他的手却扶着方向盘,在控制着车辆的行驶。

    而这些并不令人觉得可怕,最可怕的是,我注意到,大客车司机的身体从胸口到腹部居然是一片鲜血模糊的,就仿佛是被人掏空了内脏一样。

    我吓得后退一步,差点坐到了地上,我连滚带爬的回到了刚才的的座位上,然后慌乱的去叫南宫婉和北宫恋花,却发现无论我怎么摇晃怎么喊她们都像是睡熟了似的根本叫不醒。

    我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很显然,我本以为回到了属于世俗界的地方,自己就不会再受到那些诡异怪事的困扰了,可是谁能想到,就在这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我居然有碰到了这样的怪事,心中只得愤恨的咒骂了几声,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想着该如何解救自己和柳如玉她们。

    可是还没等到我想到办法,甚至还没等我从刚才的巨大震惊中清醒过来,这外面的环境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晴空朗朗的天气忽然变得黑云密布,而整个车厢内部也瞬间而了下来,不一会,这外面和车厢里面就都变成了漆黑的状态,就像是客车开入了一个漆黑无比而又十分漫长的隧道中一样。

    我被一种更加强烈的恐惧覆盖了,因为我已经猜想到,今天这样的遭遇似乎是针对我而来的。

    就在我费尽心机思考着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忽然间,车厢的前方忽然升腾起一片白光,那白光与其说是一片光,倒不如说是一片会发光的白雾。

    这仿佛弥漫着昭昭水汽的白雾凭空出现,然后形成了一个类似龙卷风一样的状态,稍时,竟然从这雾中走出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身材纤瘦的女人,她身穿了一身长大的白色裙子,后面的裙摆拉的老长。

    一头浓密的秀发飘散在她背后,随着气流不断的上下起伏着,显得凌乱却又很有序。

    但是让我一眼便认出的却是一面黄金色的面具,和那面具之上一颗散发着殷红光线的宝石。

    我万万没想到,出现在我面前的神秘女人,竟然是在雪村之时,那个被我刺了一剑然后诈死了的神女。

    我虽然震惊无比,但好歹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一边错愕的看着神女,一边将藏在背囊中的诛邪剑拿了出来。

    我心中暗道,先不管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得做好准备,要是这货还像上次一样对我发起进攻,那我也绝对不会含糊,因为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这神女看起来都不会比那个未名村的鬼王强大,而我可是连那个鬼王都敢正面刚的人,此时此刻难道还会怕她这个手下败将?

    神女却只是站在原地,似乎并没有攻击我的打算,她静静的注视着我,仿佛在看着一个熟悉的人。

    而我竟然从她的状态中感觉到了她似乎并没有对我产生什么恶意的感觉。

    我们就这样僵持了一会,我暗自紧紧的捂住了诛邪剑,然后开口问道

    “神女,咱们两个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神女没有说话,而是依旧保持着刚才的样子,紧紧的盯着我,而她这样子却让我越来越觉得心里发毛。

    我心中暗骂南宫婉和柳如玉不争气,居然也会跟这些普通人似的,睡的跟个死猪一样。

    但是眼下的情况有容不得我多想。

    就在我困惑于眼前这种状态的时候,神女去破天荒的开口说话了。

    “姜诗,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让你帮帮我。”

    我听罢,只觉得一愣,然后心里一沉,心中盘算着这个不人不鬼的家伙会不会是在骗我。

    “你什么意思?让我帮你?帮你做什么?”

    我虽然不确定神女的话里的真实性有几分,但是我却很想听听她要说的到底是什么。

    神女沉默了片刻,然后默默地抬起右手,放在了面具前,竟然把手托在了面具下面,似乎是准备把她脸上的面具给摘下来。

    我心中一阵激动,要知道我从很早之前就想要一睹这位千年神女的模样了,却没想到就在神女摘下面具的一刹那,我居然差点昏了过去。

    因为,当那个黄金色的面具被摘下的一瞬间,我居然发现,在那看似沉重的面具之下,居然出现的是一张让我觉得无比熟悉的脸庞,而那脸庞正是北宫恋花!

    神女?北宫恋花?两个让我无论如何都联系不上的人居然拥有着同一张脸。

    我颤抖着问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神女或者说是北宫恋花脸色阴沉的说道:“千年诅咒!”

    千年诅咒?

    这个词我听过许多次了,但是这四个字的含义到底是什么?而北宫恋花和神女之间又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呢?

    神女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自顾的说道:“如果你想救你的爱人,那你就一定得先帮助我,帮我解开千年诅咒,这样的话,你就能让你的爱人也解脱出来,也只有这样,你们才能永远在一起,否则的话,就算是你得到了冰棺,也从那鬼域深渊中把她解救出来,她也是命不久矣。”

    听完神女说了这番话,我才隐隐的意识到了她们之间的某种联系,从昆仑仙山,到鬼域深渊,再到未名鬼村。

    有人千年不死,有人死后千年重生,有人鬼修千载即将修成鬼丹,而这一切都和一个具体的时间联系到了一起,那就是,一千年之前。

    而一千年之前,弄清楚到底发生过什么,才是揭开这一切最重要的方法。

    神女也并没有继续为我解释什么而是,指了指她的身后,我这才注意到,此时此刻的大客车正缓缓的驶向一个深邃的通道,那通道四周尽是漫天暗红色的火云,二通道之中不断起伏变化的五色斑斓扭曲变化着,不断形成各种样的形状看起来十分玄妙。

    神女开口说道:“这条路叫阴阳路,而前面就是真正的冥界通道,而我现在正准备带着你去往一千年前的世界,而我们此行的必经之路便是冥界。”

    冥界?

    我虽然震惊无比,但是却没有再问什么,因为我知道,我接下来将要面对的东西将更加颠覆我的认识,而且会使我越陷越深,但是时至今日,我已经没有任何选择了。

    我不知道在通道的另一端,会有怎么样的一个世界,但是我坚信,只要我始终怀着要拯救北宫恋花的信念,无论到了任何地方,我都能坚持下去,直到把她成功救出来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