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我的鬼夫君 > 197章 大结局

197章 大结局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三湘月色
    戒指带回手上,硕大的金疙瘩上面刻着复杂古朴的纹路,这个戒指的颜值我真的是没话说,不过好歹也是爷爷送我的礼物,只好戴着了,爷爷决意不肯见我,我和芈川只好悻悻的离开,也不知道爷爷这是怎么了,难道只是单纯的让我们心里难受?老头~,我是不会想你的!我心里狠狠地想着。

    父母的地址,四叔早就告诉了我,我和芈川马不停蹄的赶去,想要早些把好消息告诉他们,虽然一路都没休息但我却特别的舒服,可能是卸下了心中的负担,所以无论做什么都是开心的。

    父母被四叔安置在一处水乡小镇,镇子虽然小,但风景很美,四季都有旅游的人过来,所以各处都觉得很喧闹,我惊讶于四叔为何如此安排,这里看着特别不安全,而且父母住的地方还是最为繁华的街道,附近都是礼品商店、小吃饭馆、宾馆酒店和夜店。

    芈川倒是不以为然,告诉我,想要藏匿一个人,要么就是人迹罕至的地方,要么就是人流量很大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有上万人经过,想要找到父母并不容易,而且就算找到,也很容易逃跑。

    我撇着嘴懒着跟他争论,按照四叔给我的路线图,终于在一家破旧的出租屋内找到父母和四叔留下照看他们的亲信。

    老爸老妈看见我,竟然没有认出我,但可能感觉出我的样子很熟悉,所以满脸的思索之色,我笑着搂着他们,对四叔的亲信说:“多谢您帮我照顾父母,让他们快些恢复记忆吧。”

    “哪里的话,我也只是奉命行事,既然你们来了,那我也该走了。”说完,让我扶着父母坐下,拿出一个铜铃,对着父母摇晃起来,口中念念有词,另一只手在他们的头上画下奇怪的符号,随后那些符号只是闪动了一下,就没入了他们的头中。

    法术施展结束,父母满头大汗的仰卧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四叔的亲信也是累的气喘吁吁,芈川扶住他,说道:“休息一下再走吧!”

    那人摆手说道:“我没事,只是因为法力不济,一会就会好的,因为还有别的事情去办,所以就不留在这里了,可可的父母很快就会醒来,等他们醒了,自然也就会想起所有的事情。不过切记不要强行叫醒他们。”说完转身离去,芈川礼貌的送他到门口,又客套了两句,不过,我守着父母没有听清。

    父母仰着头,紧紧的闭着眼,咬着牙,时而竟然发出痛苦的声音,似乎都在做一个噩梦,我担忧的举起手搭在父亲的肩膀上,想要尝试的摇醒他,却被回屋的芈川阻止:“夫人,你千万不可叫醒他们,不然很可能变成白痴的。”

    我吓的赶紧缩回手,郁闷的问道:“有那么严重?我看他们似乎是再做噩梦。”

    芈川叹了一口气,白了我一眼,“不是在做噩梦,而是再快速的读取记忆,也可以说是在做关于你的梦。”

    我和芈川就这样守着他们一天,到了晚上,直到街上的人只剩下零零散散的游客,店铺也纷纷的都收拾着关门,父母的脸才终于平静,我没忍住的打了个哈欠,“啊~!”样子不算淑女,但声音真的不算太大。

    父亲竟然立刻睁开了眼睛,看向我,疲倦的问道:“可可~,你终于找回芈川了?”

    我被父亲吓的立刻跳了起来,搂着芈川的手臂,惊叫:“芈川~,芈川~,你快看看,我爸不是被我吵醒的吧?他没变白痴吧?”

    芈川:“……”

    母亲摸着额头,怒道:“鬼叫什么?刚过来就鬼叫!我们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这不孝女做的手脚?她爸,这次你揍她,我不拦着你。”

    我:“……”

    老爸摇了摇头,揉着太阳穴,站了起来,我赶紧上前扶住老爸,“爸~!您没事儿吧?”

    父亲摇着头,来到来到芈川的身前,怒道:“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当初要伤害可可?还有可可体内的阴玺……”

    见父亲醒来就开始审问芈川,我赶紧说道:“爸~爸~爸~……,芈川他是为了我才那么做的,阴玺也是他帮着才拿出来的,要不你女儿早就办成没有灵魂的傀儡了,诶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咱们慢慢说吧,你别着急。”

    父亲回过头,瞪了我一眼,骂道:“爸爸爸……,你这招呼谁呢?我就问他两句,你开始护着他,真是女大不中留,去给我们做菜去!这里没你事儿。”

    我被父亲骂的狗血喷头,吐了吐舌头,转身躲进厨房,对芈川留下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等我把饭菜端上桌子,父母的都已经精神头十足的跟芈川攀谈着,看他们的眼睛里都冒着光,应该是好利索了,刚刚还对芈川摔冷脸,现在有说有笑,我对芈川的言语组织能力大为钦佩,不愧是我的老公。

    这顿晚饭吃的其乐融融,芈川和父亲还喝了些酒,母亲还高兴的哭了两鼻子,感叹着以后终于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

    而我们的生活确实会很惬意,因为不期望着拥有像李沐子和凌楚儿那样的成功,所以与世无争的吃着路边摊,逛着小街小巷,在这个小小镇子里,我们生活了一段时间,整日都过的悠闲惬意,不久后父亲要带着母亲离开,说跟我们生活够了,要去享受二人世界,说这话的时候,母亲的脸红红的,我和芈川相视而笑。

    父母走后,我和芈川回去了村子附近的那座城市,市里的房子虽然毁了,但好歹从新装装也能住,所以也能卖些钱,只是我和芈川只是吃老本实在是有些心虚,以为这家伙的家底是靠着卖古时候的家当才得来的,是不可再生资源,已经被他挥霍的差不多了,所以我和芈川只能再支起了以前的房屋结构咨询公司。

    佟晓春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被闫东严密的控制起来,任我如何解释,都不肯来帮我,我都说清了当时自己受了是阴玺的关系,才会那个样子,但他们还是不相信我,我的心里有些失落,随后给以前的胖妞黄心怡打电话,她倒是满心欢喜的过来帮我,生活渐渐的稳定,时间也飞快的过去……

    李沐子的势力悄悄中不断变大,而且她的性格也变得截然相反,她不但没有对我和芈川报复,还过来帮助我们,对我们所有人道歉,表哥的心慢慢的原谅了她,而她却也慢慢的走进了我们的生活,虽然很不舒服,但又挑不出任何的不妥。

    我智商毕竟有限,所以修不成像芈川那样的法力,也无法获得他那样的寿命,所以我只能一天天的衰老,等我一百岁的时候,我躺在洁白的床上,气若游丝,看着同样满脸褶皱,白发苍苍的芈川,心里很苦涩。

    “大爷~,你不用保持着苍老的样子,我知道你是故意的,我还是喜欢你年轻时的帅气,我快死了,所以你变回来吧!我想看看。”我的声音很微弱。

    “好,我变回去,阴间的事情我都打点好了,你下去就会有人接应你,李沐子已经答应我会用阴玺的力量把你复活的。”

    芈川对我温柔的笑,脸上的褶子飞快的抚平,花白的头发瞬间变黑,高挺的鼻梁,莹润淡红的嘴唇,还有一双好看的丹凤眼,眸光清冽……

    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口里拼命的喊道:“我不要被复活,宁可魂飞魄散!你自己在这世上要离李沐子远一些……”

    我的灵魂飞出躯壳,瞬间被吸入地下阴间,我看着熟悉的城楼,露出一丝苦笑,李沐子看着我,阴笑:“你还真的挺能活。”

    我盯着李沐子漂亮的脸蛋,怒道:“凌楚儿!即使你再聪明又如何?我是不会让你代替我的。”说完,我拿出爷爷留给我的青铜古刀刺入身体。

    而此时李沐子也扭曲着面孔,用一个小小的葫芦对准我,我的魂魄飞快的被吸入,但就在这一瞬间,突然光芒一闪,藏在我的尸体怀中爷爷留下的符咒突然爆炸了。

    芈川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扔掉手中熄灭的线香,纳闷的看着焦黑一片的胸口,皱着眉头拔下我尸体手指上的戒指,戒指被烧的通红,把我的皮肤烫的滋滋作响,直冒白烟。

    芈川纳闷的自语:“可可,难道你不想我下去看你吗?为什么?”正当芈川疑惑的时候,李沐子一脸痛楚的走了进来,“芈川,可可她的灵魂出了些问题,所以再她复活之前,你无法见到她了。”

    芈川突然站起,怒目圆睁,阴冷的开口:“是出了什么问题?”

    我在戒指里流着泪,愤怒的大叫:“大爷~,别相信她!所有的以前都是她策划的,她是凌楚儿!!!”但我的吼叫无法传递出去,所有的用过阴玺力量的人都是要付出代价的,看来我的报应到了……(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