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顾先生,我们别谈爱情 > 【大结局】118 只要你愿意什么时候都不晚

【大结局】118 只要你愿意什么时候都不晚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岑欢
    在医院待了几天,安汐冉今天终于可以出院了。

    这一个星期,安家人除了安明轩,安华翰和李秀羽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好像安汐冉根本就不是安家的女儿似得。

    车内,安汐冉看上去还是有些憔悴,脸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精神,她扭头看向顾煜尘,今天是他自己开的车,自从车祸之后,顾煜尘一直都是让司机开车。

    “煜尘,安茹云和艾笙呢?她们两个你怎么处置的?”安汐冉这阵子一直都想问,但是顾煜尘总会说其它的事情来跳开这个话题。

    只是他越是这样,安汐冉就会越好奇。

    顾煜尘转过脑袋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看向前方的马路,抬起手揉了揉安汐冉的头发,最后将手握住安汐冉有些冰凉的小手,声音浅浅的响起,“安茹云她当时当场就被击毙了。你应该还有印象吧?”

    这样说着,安汐冉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安茹云有些癫狂嗜血的举着把刀往自己刺过来的模样,接着便是那几个震耳欲聋的枪声,最后她还记得安茹云十分不甘心的说,“安汐冉,最后还是你赢了。”

    安汐冉的心微微的一颤,眉头紧紧的皱着,顾煜尘感觉到了她细微的颤抖,捏住她手的力道更加的重了几分,“别内疚,这都是她自找的。如果当时不是她死,就是你死了。这件事不怪你,一切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安汐冉深深的吸一口气,难怪说,这几天都没有看到安华翰和李秀羽来过,现在她在安家应该更加没有立足之地了吧。

    李秀羽应该恨死她了吧,安汐冉想到这里,不禁轻声苦笑一声,柔声回应着顾煜尘,“恩,还好,没有太内疚,只是有些无奈,安茹云宁愿死也要杀了我。”

    “这是她的心胸太狭窄了,一生都在和你比,这不怪你,如果她能想开一些,她就不会是今天这样的结局了。”顾煜尘沉声安慰道。

    他就怕安汐冉会将她的死,归在自己的身上,然后给自己身上加重压力。

    安汐冉怎么会不知道顾煜尘这样是在心疼和安慰自己呢。

    其实,安汐冉始终不太清楚,到底顾煜尘跟自己说要离婚的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单单是顾煜尘一个人的变化,她感觉程采曼也好像变得忧郁,对自己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当问她怎么了的时候,她就扁扁嘴说,“看到了简深,简深说要我等他。可是我很怕,不知道这次的等待会换来什么。冉冉,你说会不会是更加惨重的代价?”

    安汐冉没有半点的怀疑。

    程采曼的话音刚说完,安汐冉就满是心疼的叹了口气,“采曼,简深他还没有放弃,难道你就要放弃了吗?如果你此时放弃了,不就是逼着他也放弃吗?”说着就看到她越发沉重的表情,伸手握住程采曼的手,“如果你还爱,就等等他吧。毕竟爱上一个人真的不容易,以后想要再这样爱一人真的很难了。而且一想想,如果以后要跟自己一个不爱只是合适的人一起同床共枕,共度余生,我就觉得很害怕。”

    安汐冉不再想安茹云死了事情,只觉得心口有些闷,“艾笙呢?交给警察处理了吗?”

    提到艾笙,顾煜尘微微的停顿了一下,眸光微微的一寒,然后点了点头,声音有些沉闷和不屑,“恩,交给警察处理了。”

    顾煜尘原本打算在将艾笙从警察局带出来的那天晚上处理她的事情的,但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出了柳承易的事情。

    柳承易丧事很简单的弄了一下,首先主要是因为在凉城他除了这些人也就没有没有什么亲戚朋友了,再加上不能惊扰了安汐冉。

    那天来的人,就是安明轩和沈筱雯,顾煜尘,张熏怡,简深和程采曼,就没有其它人了,把柳承易从福利院接出来的人,很多年前就死了。

    柳承易的身体最后火化了,张熏怡装了一小包骨灰挂在胸前。

    等到柳承易的所有的后事都处理完之后,张熏怡就如她之前说的那样去了国外,她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美国,因为她之前答应了顾煜尘的那件事情。

    顾煜尘昨晚告诉了张熏怡今天安汐冉出院,可以开始了。

    所以在顾煜尘快要到影莘别墅的时候,安汐冉的手机忽然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是美国,安汐冉微微的一愣,有些诧异的看向顾煜尘,“怎么会有美国的人给我打电话。”

    淡淡的撇了一眼,故作淡定的说道,“嗯?对了,之前没跟你说,柳承易办理的退院手续,你看看是不是他。”

    安汐冉握着手机的手微微的一紧,眉头轻轻的一蹙,紧抿着唇瓣,看着来电显示上的美国。

    他是跟张熏怡一起去美国了吗?

    滑过手机,接通,听到就是张熏怡那冷冰冰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安汐冉?”

    “嗯,熏怡?”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跟你说一下,我跟承易已经在美国了。”张熏怡淡声说着。

    安汐冉没有表现得多么的惊讶,和难过,而是淡淡的“嗯”了声,“那很好,承易最近恢复的不错是吗?”

    只听到张熏怡电话那边微微的顿了一下,安汐冉听到她的沉默,心也跟着紧张了一下,紧抿着唇有些担忧的问道,“熏怡,你还在吗?听到我的说话吗?”

    安汐冉的话音刚落,张熏怡便忽然反应过来,抬起手苦笑的擦拭了眼角的泪水,缓了缓,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些,“刚才信号一下子不是很好,我说,承易好些了,好了先不跟你说了,我要到承易病房了。”

    “嗯,好的……”安汐冉犹豫了一下,想说感谢的话,但是却又觉得不妥,最后生生的只说了这三个字。

    张熏怡语气忽然提了起来,“对了,汐冉我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别再找承易了,好好的跟顾煜尘在一起吧,承易既然已经跟我来美国了,就说明他真的要放下你了,请你,不要再打扰我们两个了,好不好?”

    安汐冉微微的一愣,握住顾煜尘是手,微微的一紧,惹得顾煜尘扭头望了安汐冉一眼。

    安汐冉也扭过头看向顾煜尘,与他视线相对,忽而反手握住顾煜尘的手,“恩,我答应你。”

    张熏怡苦涩的一笑,拿起手旁的酒杯,仰头喝了一口,“安汐冉,顾煜尘真的很爱你,你别辜负他了。”

    说着就将电话挂断了。

    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安汐冉心情忽然有些沉重,顾煜尘将车开进了别墅内,轻声问道,“是张熏怡?她跟柳承易去美国治疗了?”

    “嗯,是的。”安汐冉不敢再在顾煜尘面前表现出对柳承易的关心,就如张熏怡说的那样,顾煜尘真的很爱自己,所以,她对柳承易的那些关心,也该收敛一些,顾煜尘为她做的那些退步,她得收好。

    见安汐冉这样说,顾煜尘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的就紧了几分,将车停在了别墅门口,管家将大门打开的时候,就已经站在了门口等着他们两个了,“冉冉,你先休息,公司今天还些事没完成,我得先去忙一下,会晚点回来。”

    安汐冉点了点头,他这阵子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所以公司肯定有一堆的事等着他,“好的,那早点忙完,早点回来。”

    说着就预备下车,手刚刚准备将车门打开,手臂就忽然一紧,接着身子就往后倒去,顾煜尘温柔的唇瓣就吻在她的耳畔,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冉冉,乖,等我回来。”手臂不自觉得就紧了几分,将她微热粉红的脸蛋掰过来面向自己,将脸凑近,便亲上了她的唇瓣。

    细细的浅啄着,直到两人的呼吸变得有些粗重,顾煜尘才依依不舍的将她放开,揉揉她的头发,“去吧,我一忙完就赶回来。”

    安汐冉有些羞涩的点点头,便打开门下了车,一下车身子就不自觉的颤抖了两下,拢了拢身上的衣服,将精致但是有些憔悴的小脸放进了围巾里,只露出两只水灵的眸子。

    顾煜尘将车窗摇下,声音里带着点点命令的语气,“赶快进去,还在外面愣着干嘛?”

    安汐冉摇着头,声音闷闷的从围巾里发出,“不,你先走,我看着你先走,你走了我就进去。”

    顾煜尘见安汐冉这个小女生的模样,忽而扯唇一笑,“嗯”了声,便将车开走了。

    他去了关着艾笙的那个小房子里。

    那个小房子是全封闭型的,房内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得点着灯,才能看得清。

    所以艾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被关了几天了,只能算着每次送进来的一日三餐,大概来记日子。

    顾煜尘就将她从警察局那天带出来的时候,见过她,之后就再也没有过来见过她了。

    将房门打开,艾笙整个人双眼无神,头发凌乱,脸色憔悴不堪,而且整个人看着十分的邋遢,根本就没有了之前的光鲜亮丽……

    当艾笙看到顾煜尘推开房门走进来的时候,眸光忽然一惊,接着连忙就朝着他跑了过来,到他的面前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声音里满是惊恐的求饶道,“煜尘,煜尘,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我去给安汐冉道歉,或者你惩罚我,惩罚我吧,就是不要把我一个人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了,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

    顾煜尘面无表情看着抓紧自己裤脚的艾笙,眸子更加的沉了几分,将脚往前一踢,艾笙的身子就倒在了地上,嫌弃的往后退了一步,抬起脚拍拍裤腿,“艾笙,我警告你,你现在最好不要碰我!”

    艾笙倒在地上,双眼空洞,满脸的泪水,声音都有些嘶哑,“煜尘,我求求你,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真的以后再也不敢这样做了,你放过我吧,或者……或者把我交给警察吧,好不好,别把我关在这里,这里太恐怖了,一点点的声音都听不到,而且我根本就分不清这里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我到底在这里待了多少天了。”

    顾煜尘听着她如此说着,嘴角冷漠的上扬冷哼一声,“你觉得认错就可以了?如果我想把你放到局子里去,为什么还要千辛万苦的把你给弄出来呢?把你放局子里关几天不是太便宜你了?”

    艾笙满眼惊恐的抬眼看向顾煜尘,猛烈的摇着头,双手趴在地上往顾煜尘的脚边爬去,“别这样对我,煜尘,我求求你,别这样对我!不然……不然你换种方式惩罚我,折磨我?别再是这种了。煜尘……煜尘啊……我当初就是脑子进水了,我当初真的就是太想得到你了啊!我爱了你八年了,八年了,好不容易等到你跟梁以萱分了,没想到却又多了一个安汐冉,我不甘心,真的一点都不甘心!煜尘,看在我是被爱冲昏头脑的份上,你可不可以,放我一马?”

    顾煜尘在她要碰到自己脚的时候,眸子一沉,再次抬起脚,用力的将她踢翻,冷哼一声,“呵呵,放你一马?艾笙,你什么时候这么天真了?我可是警告过你的,是你自己没有听,既然不听我的警告,那么就得接受惩罚,我说过会让你生不如死。”

    他的话音刚落,就见几个猥琐的男人推门而入,艾笙立马一惊,瞳孔瞬间放大,从地上爬起来紧紧的抓住顾煜尘的衣袖,“煜尘,不要,不要!不要让他们碰我!煜尘……我求求你,你到底要我怎样,你才肯放了我,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好不好?”

    顾煜尘手臂一甩,将艾笙丢到了那几个男人的手里,“我什么都不要,我也不会放过你。”

    说着就眼神示意身后的另一个人拿出手机要将全部的过程拍摄出来。

    顾煜尘浅深一句,“开始吧。”便走了出去。

    艾笙强烈的挣扎着,绝望的看着顾煜尘往门口走去的身影,一声声的喊道,“煜尘!顾煜尘!!救我!不要让他们碰我!!”

    但是顾煜尘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似得一点反应都没有,当门关上的那一瞬间,艾笙彻底的绝望了。

    她在怎么挣扎,也挣扎不过几个兽性大发的男人。

    她的衣服很快就被扯乱,几个男人粗鲁而毫不怜惜惜玉的逼着她做着使他们舒服的事情,艾笙若是挣扎便是一个耳光,打得她晕头转向头晕眼花,艾笙哭喊着求饶,“我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求求你们别碰我……”

    话没说完,就被他们用自己骄傲的地方堵上,艾笙绝望的想要推开,脑袋就被人抓住……

    当那一下的时候,艾笙彻底的崩溃了,嘴里也哭喊不出……

    等到那几个男人终于完事,艾笙整个人虚脱绝望,身体上脸上全是欢愉过后的留下的液体,让人看着只觉得恶心……

    但是那几个男人却是很享受他们的节奏。

    摄像的人将全程录了下来,艾笙双眼通红的望着举着相机的人,忽然大笑了起来,顾煜尘将门推开看到一丝不挂的她,眉头紧皱,“把她的衣服穿好。”

    那些人捡起艾笙的衬衫准备给她套上,刚一碰到她的肌肤,艾笙就忽然疯了一般的挣扎着,躲着,嘴里一直嚷嚷着,“够了!够了!别碰我了!”

    那人犹豫了一下,看向顾煜尘,只见他的眸子一沉,旁边的两人便将她抓住,即便她挣扎的剧烈,但还是将她的衣服给穿上了。

    刚穿上衣服,顾煜尘便冷声命令道,“绑起来。”

    艾笙连惊恐的模样都做不出来了,只是满眼恨恨的瞪着顾煜尘。

    她双手高举贴在耳边被绑了起来,脑袋没有一点力气的搭着,只听到顾煜尘讥讽的笑说道,“爽吗?”

    艾笙缓缓的抬起头,满眼的红血腥瞪着顾煜尘,唇上被那些男人给咬得红肿,“顾煜尘,你会遭到报应的……你肯定会遭到报应的!”

    “哦?是吗?不过没关系,要遭报应,也是你先遭报应。”顾煜尘嘴角轻轻上扬,便有人扯过一把椅子,“顾总,您坐下休息。”

    顾煜尘“嗯”了声,便坐了下来,一副要看好戏的模样。

    艾笙整个身子都被吊着,手腕被绳索嘞得通红,皮都脱了好几层,好像依稀着都可以见到血迹了,她声音尖锐而又恨恨的冲着顾煜尘吼道,“呵呵,不但你会遭报应,安汐冉也会遭报应,以后安汐冉生出来的孩子,也会因为你们两个而遭到报应,你的子子孙孙都活不长命,顾煜尘,我诅咒你,你迟早会跟安汐冉离婚,我还诅咒安汐冉,诅咒她难产的时候死掉!啊哈哈……”

    顾煜尘的拳头紧紧的一捏,声音中满是怒气的命令道,“给我打。”

    话音一落,艾笙便看到有两个人,一个人手里端着一盆鲜红的辣椒水,另一个人手中拿着长鞭……

    心中顿时一惊,眼神恐慌的看着顾煜尘,刚想要说话,嘴巴就被塞住,只听到她呜咽着,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身体剧烈的扭动着,却跑不开。

    “你以为,让几个男人上了你,就完了?这太便宜你了,好玩的都在后边,我可是说过,要让你生不如死!既然你喜欢嘴硬,那么就别说话了……”顾煜尘双手环在胸前,冷漠的望着手下的人将鞭子浸湿在辣椒水里。

    艾笙见他将鞭子挥起,呜咽的十分的厉害,但是顾煜尘却是熟视无睹。

    一鞭子打下去,即便嘴巴被捂上了,但是还是能感觉到艾笙上剧烈的疼痛,一鞭子一鞭子的打下去,辣椒水蘸在伤口上,刺骨钻心火辣的疼,简直生不如死!如果不是口里的那团布,她宁愿咬舌自尽!

    最后她晕了过去。

    但是顾煜尘用一盆冷水将她浇醒了,身上始终还是火烧着身上般的剧烈疼痛,虚弱的抬起头满是求饶的看着顾煜尘。

    “让她说话。”说着就将她嘴里的布团扯了出来。

    只听到她声音沙哑无力,“顾煜尘,你杀了我吧,与其让你这样折磨我……不如杀了我吧……”

    顾煜尘冷笑一声,“我都说了要让你生!不!如!死!让你直接死了,不是太便宜你了?而且啊,我要杀了你,我可是要坐牢的。我可没你那么大的胆子。”

    艾笙眸子越发的猩红,身子上的疼痛,只让她觉得全身快要爆炸了,浑身剧烈的颤抖着,门忽然被打开……

    只听到一声,“艾笙!”就见秦宇,一脸惊讶的望着眼前这个人儿,久久的合不拢嘴。

    艾笙看到秦宇,好像忽然看到了生的希望,“秦宇,我好痛,救救我……”

    她的话音刚落,秦宇便想要向顾煜尘跑过去,但是还没有跑到一步,身子就忽然猛得被抓了回来,双手被绳索绑住,“顾总,艾笙是无辜的,都是我都是我怂恿她去害安汐冉的……你放了她,让我来替她承受,以前你的那些信息,也是我主动告诉艾笙的,不是她问我要的,真的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错,顾总,我求求您了……放了艾笙吧……”

    顾煜尘面无表情的看着曾经他十分信任的这个男人,“秦宇,你知道你这辈子做的最大的错误是什么吗?”说着顿了顿,“就是爱上了这个毁了你一生的女人。我找你过来,并不是想要听你的求情,我只是要让你看着,心爱的女人在受到伤害时,却什么都做不了的煎熬!你也该体验一下。不过在你体验之前呢,我打算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说着眼神示意了一下,刚才那个拿手机拍摄的人走了过来,艾笙一慌,“不要、不要给他看,不要给秦宇看!顾煜尘!顾煜尘!”

    秦宇只见视频了,几个男人欺辱着艾笙……那画面简直不堪入目!

    秦宇瞬间红了眼,身子猛地向前一冲,“啊!放开我!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艾笙!啊!!删了!把视频给我删了!那些男人在哪里!我要杀了他们!!我要杀了他们!”

    艾笙看到秦宇这个模样,心中更加的绝望,她拼命的摇着头,“顾煜尘,这件事不关秦宇的事,你放他走吧……”

    “我不走,我不走,我要救你出去,我不走!”说着红着眸子满眼杀气的瞪着顾煜尘,“顾煜尘,你还是个男人吗?你竟然做出这样卑鄙无耻的事情!!你到底是个男人吗?!!”

    顾煜尘冷哼一声,“你觉得呢?秦宇,在艾笙绑架冉冉的时候,你就该知道她的下场是什么!这些年白跟着我了!”说着就收住脸上的笑意,眼眸一寒的看向艾笙,“将她放下来。”

    刚一将绳索解开,艾笙的身子就如同飘下的落叶倒在了地上,刚一到地上就被用力的扯了起来,只见有人端来了一个桌子,桌子上摆了一把亮得发光的手术刀。

    眸子忽然收紧,缓缓抬头看向顾煜尘,秦宇也是一惊,满眼紧张的看着艾笙,然后看向顾煜尘,“顾煜尘你要干什么?!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放了艾笙!我要去告你!我要告你故意伤害!恶意绑架!你放了艾笙!顾煜尘你快放了艾笙!你不要伤害她!啊啊!不要伤害她!”

    艾笙身子上火烧般的疼痛还没有缓解,身子还在剧烈的颤抖着,看着那把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手术刀,吓得连话都说不出了,只是满眼求救的看着秦宇……

    “这把刀,艾笙恐怕最熟悉不过吧,我可以放了你……”顾煜尘说这话的时候,秦宇和艾笙的眸子忽然一亮,眼眸一眨不眨的看着顾煜尘,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只见他嘴角上扬,他此时的模样,就像是从地狱走出来的修罗一般,让人不寒而栗,这个笑容也让艾笙彻底绝望了。

    “但是呢,你得断右手的两个手指,给你选择权,五根手指,你选两根断。”顾煜尘说得云淡风轻。

    艾笙的整张小脸都变得惨白惨白的了,身子越发的颤抖的厉害。

    秦宇也愣住了,但是随即还是反应了过来,“顾总……断我的吧,艾笙是医生,双手多么重要,不能断,断我的,断四根,不然一个手掌吧!断我的,好不好……别断艾笙的手指……那时她的命啊……”

    顾煜尘紧紧的皱着眉头看着秦宇,心里忽然非常的不是滋味,心中还有些发堵,但是他并不会因为他而放过艾笙。

    因为安汐冉受过的伤痛,艾笙得十倍百倍的给还回来!他得告诉那些想要伤害安汐冉的人,他的女人,谁都不可以碰!

    “就是因为她的手重要,所以才断手指啊……你的手,我要来干什么?我要你承受的是心上的痛苦,所以这种事情啊,轮不到你。”说着看向艾笙,“你是医生,这手术刀你最熟悉不过了,自己来呢,还是让我的人来?”

    语毕,室内十分的安静,过了良久才听到艾笙沙哑而微颤着声音说道,“我自己来……”

    秦宇瞬间便崩溃了,一声声的“艾笙,不要啊!”在封闭的室内响着。

    顾煜尘只觉得吵,便让人将他的嘴巴封住。

    艾笙的右手被人死死的按在了桌面上,五指张开,她微颤着左手拿起桌面上冰凉的手术刀,眼神绝望的看向挣扎痛苦极力想要救自己的秦宇,“秦宇,这些年,对不起。如果可以我真的好想爱上的人是你,而不是顾煜尘……”

    说着就见秦宇的眸子瞬间放大,整个空气都好像冰冻住了一般,只见秦宇猛得就冲了出去,跑到艾笙的身边,她将手术刀插进了自己心脏的位置。

    艾笙虚弱的抬起手,将秦宇嘴里的布团扯开,秦宇便哭喊着说道,“艾笙!艾笙!你干什么啊!你为什么要这样想不开啊!!就算你没了手指,我也爱你啊!你这样选择死亡,让我……到底怎么办?”

    艾笙想要说话,但是忽然一咳,就咳出一口的血,瞳孔一点点的放大,声音飘远而消散,“终于解脱了……”

    接着眼眸都没合上,便没了气……

    整个室内就响彻着秦宇的哭喊声,顾煜尘眉头一紧,他没有想到最后艾笙会选择死……

    他忽然觉得有些难受,最近这样的生死经历的太多,顾煜尘只觉得疲惫,从位置上站起来,便转身出去,里面的气氛实在太让人觉得压抑了。

    点燃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这下,她的冉冉该没事了吧。

    顾煜尘回到家中,安汐冉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他怕吵醒她,便准备到客房先洗漱一下,正将把门关上的时候,安汐冉忽然睁开了眸子,眼睛里还有些红血丝,声音有些懒懒的没有睡醒,“有些困,没撑住就睡了。你回来了。”

    顾煜尘“嗯”了声,便走进房间里,坐到床旁边,抬手抚着安汐冉的脸颊,“没关系,累了就睡,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在睡觉。”

    安汐冉将脸庞埋在他的手心里,沉沉的“恩”道,“快去洗漱吧,我等你。我和宝宝想要你抱着睡。”

    顾煜尘低下头浅浅的吻住她的额头,“恩,马上就来。”

    九个月后,安汐冉跟顾煜尘的孩子出世了,是一个小公主。

    顾煜尘从来未有过的紧张和害怕,抱过一个护士递过来的小小的孩子,他整个手臂都微颤着,小心翼翼的抱着她,看着一张小脸皱皱的,还没有完全的张开,顾煜尘的眸子不禁就热了,他的声音有些沙哑的激动,“宝宝,以后你就叫顾安然,爸爸和妈妈希望你一世安然……”

    一个月后,顾安然的满月酒,简深在程采曼的身后紧紧的跟着,满脸担心的看着挺着个微微隆起小腹的程采曼,“媳妇儿,你慢点儿!你穿着高跟呢!!”

    程采曼忽然顿住步子,一脸不耐烦的扭头看向简深,“你可是答应过我的,只要我乖乖的在家待一个月好好的上安胎课,你就让我在冉冉孩子的满月酒上穿一双仅仅三厘米的高跟的!!”

    简深一脸的无奈,上前抱住程采曼“我这又不是不让你穿,我只是要你走慢一点,毕竟怀着孩子呢,多注意点总是好的。对不对?”

    程采曼哼了一声,“就你会说!走吧!我慢点!我着急去看我的干女儿呢!”

    简深最后是怎么跟程采曼在一起的。

    简深跟宋彦佳的订婚宴上,程采曼犹豫了很久,才在安汐冉的怂恿下去的。

    当她看到站在高台上的两个人的时候,她的心忽然有些痛,即便她知道简深不爱宋彦佳,但是他们这段婚姻是被大家所祝福的,是被他的父母所认可的。

    当双方的父母讲过话,轮到简深的接过话筒的时候,程采曼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今天的他格外的好看,一种成熟男人的帅气。

    正看得出神,手臂忽然一紧,一看是安汐冉挽住了她的手,“采曼,还记得简深说的要你等他吗?”

    程采曼正疑惑,就忽然听到简深说道,“今天这场订婚宴,首先很感谢各位的到来,但是我又要说声对不起。”语顿,台下的人都是一愣,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得一些什么药。

    只见他将宋彦佳的手臂松开,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因为我要换新娘了……”说着大屏幕上忽然出现了宋彦佳的艳门照,顿时台下惊呼声一片,宋彦佳也是猛地一惊,微颤着手指着简深,不可置信的说道,“这件事……是你……是你做的对吗?”

    这个艳门照是简深设计的,她故意带着宋彦佳去应酬,将她灌醉下药,然后将她丢到别的男人的床上,拍照,就是为了今天……

    简深面无表情,冷哼一声,“自己做过的事情,不要推卸责任给他人,我们简家,不收你这样的媳妇,我要悔婚!”

    宋彦佳的父母,简直都要气晕过去了,简深的父母也是一脸惊讶……

    只听到简深继续说道,“其实这次的订婚,并不是我个人的意愿,而是父母之命,我简深真正要娶的女人,是程采曼!”

    说着就看向一脸诧异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的程采曼,只见简深从台上走下来,一步步的朝她走近,紧紧的牵起她的手,眼神坚毅的望着她的湿润通红的眸子,“曼曼,嫁给我吧!”

    谭诗海气得想要上前阻止,却被简深的父亲拦住了,“够了!你嫌场上还不够乱吗!”

    程采曼的身子颤抖着,久久的没有说话,像是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一般。

    简深也很紧张,他握住程采曼的手心都出汗了,声音也几不可察的颤抖着,“程采曼,你愿意嫁给我吗?”

    话音刚落,程采曼就将他紧紧的拥住,喜极而泣的回答道,“非你不嫁!”

    安汐冉手搭在微微隆起的小腹上,眼眶热了起来,因为她忽然想起之前,她也跟顾煜尘说过,“非你不嫁!”

    肩上一紧,扭头一看,是顾煜尘。

    最后在第二年的五月二十日,简深和程采曼举办了婚礼。

    程采曼跟简深到安汐冉的房间的时候,安明轩和沈筱雯也在。沈筱雯也挺着个大肚子,看起来比程采曼的肚子要大些。

    再过两个月就要临盆了,所以安明轩时刻小心翼翼着,看到程采曼风风火火的推门进来的时候,安明轩一惊,连忙将沈筱雯,拉到了一旁。

    程采曼笑吟吟的坐在安汐冉的身边,将一个小小的手掌戴到了顾安然的手上,“我的小安然呀,这是干妈特地给你去山上求的,不要太爱干妈哟。”

    安汐冉笑着翻了个巨大的白眼,“程采曼,你是要疯吗?你怀孕了还穿这么高的鞋?这个手镯你还是自己戴着吧!我觉得你更加的需要。”

    程采曼扁扁嘴,将脚伸出来,“哪里高了,哪里高了!才三厘米啊!!想想老娘我,以前十三厘米的鞋,都可以健步如飞!!跑得比运动员都快!”

    接着便是一片的欢声笑语,好久好久都没有过这样的大家在一起有说有笑,打打闹闹的时候了。

    顾煜尘站在门口,看着笑得眉眼弯弯,手里抱着孩子,一脸幸福模样的安汐冉,心口暖暖的,只是,是不是该告诉冉冉真相了。

    手不禁就放在了左边的胸口处,那里有一封至今都未拆开的信,柳承易给安汐冉的信。

    宴会结束,安汐冉正在哄着孩子睡觉,顾煜尘忽然推门进来,身后还跟着专门带孩子的阿姨。

    “冉冉,把孩子给阿姨吧。我有件事要告诉你。”安汐冉微微的一愣,看着顾煜尘眼神的表情,心中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将孩子交给阿姨,顾煜尘与安汐冉面对面的坐着,气氛有些严肃。

    安汐冉笑了两声,“煜尘,你要告诉我什么啊?”

    顾煜尘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从胸口位置处,拿出一张信封。

    当安汐冉看到信封上面的冉冉收的时候,她的眸子就忽然一热,心口猛的一紧,但是她没有动作。

    顾煜尘看到她这个模样有些难受,然后将信封递到了她的手里,“你该知道了。”说完便起身走了出去。

    安汐冉低头看着信封,等待了好久,最后一把将信封撕掉……

    她不想看……她也不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要知道,现在大家都过得很好……这就足够了。

    自己跟煜尘过得很幸福,采曼跟简深过得很幸福,安明轩跟沈筱雯过得很幸福……还有……还有承易跟张熏怡也过得很幸福,他们应该在周游世界各地……

    只是在信封撕碎的那一刻,安汐冉还是忍不住的痛哭了起来。

    顾煜尘在门外面站着,听到了里面的哭声,拿出一根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忽然打开,顾煜尘刚一转过身,安汐冉就紧紧的抱住了他,声音满是哽咽的说道,“煜尘,现在说爱你,晚了吗?”

    顾煜尘的心猛然一颤,抬眼就看到连着信封一起撕碎在地上的纸屑,她没有看……

    深吸一口气,抬手抚着她柔顺的发丝,下巴轻轻的抵着她的脑袋,“只要你愿意,什么时候都不晚。”

    (小剧场)

    “老妈,你快点呀!你腿真是白张那么长了!怎么这都跟不上啊!”只见顾煜尘怀里抱着一个跟安汐冉十分相似的一个小女孩,正在不满的朝着跟在顾煜尘身后脸上挂着笑意的安汐冉。

    “顾安然!你下来!别让你爸抱着你,看我能跟上你吗?!”安汐冉有些气喘吁吁的像个孩子似的说道。

    顾煜尘听着这话,嘴角上扬,他感觉自己带着孩子。

    只听到顾安然“呀”的一声,“爸!快跑!老妈追上来了!!”

    顾煜尘扭过脑袋瞥了一眼,眉眼一弯,正准备开跑的时候,忽然顿住了脚步。

    安汐冉一把跳过来,宠溺的揉着顾安然的脸蛋,“你个小坏蛋,就知道跟着你爸欺负我,白把你喂这么大了!”

    话音一落,就听到一个久违的女声,“汐冉……”

    安汐冉的身子微微的一怔,抬起头就看到了四年没有见过的张熏怡。

    她剪了一席的短发,看起来干净利落,让安汐冉有些晃神,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大学时代一样。

    正准备说话,就见一个金发碧眼的帅气小伙手里拿着两瓶水跑了过来,说着并不标准的普通话,“亲爱的,这是你的朋友?”

    张熏怡笑着点点头,“嗯,老朋友。”

    【全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