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都市驱鬼录 > 第五百五十五章 安全危机(下)

第五百五十五章 安全危机(下)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齐保正
    但是,事情总会出现转机  很快,油锅在烈火上就沸腾了起来。  酋长走到木桩周围,伸枪一指齐羽,说了一大堆听不懂的言语。  这时,两名土著人拥上来将齐羽剥了个精光  这是要下油锅的前奏啊!!!  适时的,一名黑皮肤的雇佣兵充当起了翻译,他对齐羽说道:“老板,他们的头儿刚刚说你是天人,所以要先把你吃了,以便继承你的能力!另外,他们的头儿吃肉,你的骨头会被那些小兵分着吃”  闻言,齐羽心中的如意算盘化成为泡影。  对方的酋长知道他的能力,并且铁了心的要吃了他、继承能力!所以,这样一来,他就不可能以和平的方式收服对方了。  生死抉择的时刻,齐羽开始反击  抖手间,两名土著人便被他当成沙包一样投掷向酋长。  被剥的一丝不挂的他,羞愧与怒火一同爆发。因为被带刺的藤条捆绑,所以他身上的皮肤多处被刺伤。此时此刻,每一个小伤口里涌出来的不在是鲜血,而是怒火  而且,根据雇佣兵的介绍,他又知道了更多的内幕  佣兵继续说:“他们把认为具备特殊能力的‘猎物’吃掉,以便继承对方的能力!但是,能不能继承还未经证实;而且我也不知道。这就像某个故事里讲述的那样,丑陋的怪物们总是绞尽脑汁的想要吃一个姓唐的俊俏和  尚的肉,以便继承那种令人梦寐以求的驻颜术!老板,您的待遇还算是好的了,直接用油炸着吃。像我们这样的,可能会被用盐腌着吃,或者干脆放在开水里炖熟喽~!!!”  佣兵持着一种不太正经的口吻,很像是在说笑调侃,完全不像是身临绝境的样子。  闻言,别的雇佣兵问:“什么是用盐腌?又怎么个腌法儿?”  那非洲裔的雇佣兵讲解说:“他们会拼命的让你喝盐水,直到你分辨出不什么是面包和腊肉为止”  “我宁愿被炖着吃,那样至少可以在死前享受一个温泉浴”  非洲裔佣兵笑道:“他们会事先饿上你三个月,直到你肚子里空空如也之时才会炖你!”  “为什么他们没饿上老板三个月?为什么这么急着就要扔老板下锅?”  “他们认为头儿是天人,所以他身上的灰垢也都成了天物”  “这不公平!!!”  “你是想现在就被扔进油锅里呢,还是想推迟三个月?”  “还是三个月之后吧!”  就在齐羽与土著人士兵展开激烈冲突的时候,他部下的那些佣兵竟然旁若无人的调侃说笑起来。  仿佛,在他们的眼里,这不像是遭遇到了食人部落,而是一次有惊无险的旅行。  事实上,在临死前还能保持着好心情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情。  话说齐羽,就在他的部下调侃说笑那会儿,他已经把周围的土著人全部打倒,并且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将酋长控制了起来  酋长强壮的像头野牛。  齐羽生的虎背蜂腰,放在国内也算得上是完美的健身体格,可他与酋长相比较起来,简直成了一个未成年孩童!  但是,个头大并不代表着力量大;个子上也并不代表着力量就小!  强壮的像头野牛的酋长被他一手拎着脖子拎将起来,眼看着就要活活被他掐死  周围的土著人见状况不妙,全都围拢了过来。他们端起自动式枪械,唧哩哇啦的乱叫一通!  他的持着的虽然是过时型号的自动式步枪,但枪械毕竟是枪械,而不是烧火棍。  只要枪声一响,齐羽必然会被射成马蜂窝。  但是  一方面是艺高胆大的齐羽!  另一方面是投鼠忌器的土著人!  土著人没有开枪,齐羽也没有将酋长掐死。  但双方也没有展开僵持。  齐羽携带着从欧洲一路败退的怒火,抡起酋长当兵器使。只消几个腾挪之间,已经将周围的土著人士兵全部打翻在地。  强壮的酋长在他的手中成了粗重的钝器,所到之处势如破竹;土著人群就潮水一样也跟着他的移动而翻腾着  混战中,齐羽看到了附近的油锅,不觉眼前一亮!  遂,提着酋长的脖子来到油锅前,作势欲丢  直到酋长的身子距离沸腾的油锅很近的时候,他才突然停下动作。  不过,那种热浪还是烤的酋长哇哇大叫!不知道是被热浪烤的还是心中太过于恐惧了。  “全部都给我退下!”  齐羽扫视一眼众土著人,声色俱厉。  酋长哇哇大叫,想要挣脱却又不敢挣脱,生所自己掉进油锅里去;而那些土著人士兵,个个不知所措。  这时,木桩那里的说笑调侃也已经接近了尾声。眼看局势陡然间发生了逆转,他们停止说笑,转而变得严肃起来。非洲裔的雇佣兵充当起了翻译,他把齐羽意思传达给土著人:“上天有好生之德!现今,天人有令,只要你  们放下武器,并且对天起誓永远不在吃人,你们便会获得天人的原谅!”  齐心只说了短短几个字,他却翻译成了这么一大堆。而且,意思也相差甚远。  土著人群体,虽说还是不知所措,但也不为所动。  “为什么要吃人?”齐羽倒拎着酋长,将其脑袋一方贴近沸腾的油锅,对其进行恐吓威逼。  还是那位非洲裔的雇佣兵,直接就代替土著人回答了这一问题,他说:  “老板,他们吃人并不是因为食物短缺,也不是被生活所迫;这只是一种古老的传统罢了!一直以来,他们的士兵视猎杀外族之人为崇高的职业;如果对方具备了他们所不具备的能力,他们则会将其吃掉!据传说,吃了对  方就可以得到他们的能力”  如果吃人也能继承别人的特长的话,那么,齐羽的肉应该是天底下最值钱的肉了。  但是,土著人的这一理论,虽然在他们看来是祖先留下来的传统,但在外人看来,却是天底下最滑稽、最可笑、最可悲的事情。  “你怎么懂得这么多?”另外的雇佣兵询问非洲裔佣兵。  非洲裔佣兵笑道:“我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就在一场部落间的冲突中被对方俘虏;后来,我听说他们都被吃了”  他的持着的仍旧是调侃的语态,在谈及他幼年时的不幸事件的时候,他竟然不受到一点儿影响。仿佛,他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仿佛,他讲的只是随口诌来的虚构之辞。  旁人不胜好奇,询问说:“伙计,你以前是在这里生活?”  非洲裔佣兵答道:“我不是这里的人,我家住在布基纳法索,那儿是内陆,离这里很遥远。”  “等一等!你家在哪儿?”  “布基纳法索。”  “什么?”  “布基纳法索”  “是国名吗?”  “”非洲裔佣兵沉默不言。显然,他的国家不被人认知,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打击;就像没有得到别人的尊重那样!这不单是自己没得到外人的尊重,而是整个民族都没有得到别人的尊重。  布基纳法索。  这是一个国家的名字,就像佣兵自己说的那样,这是一个内陆国家。  而且,这一国家在非洲也算得上是颇具文明。  但,就是在这么一个文明的过度里,也存在着食人部落。平日里,他们给外人的表现是文明之人,但在暗地里,干的尽是吃人肉的勾当  可是,他们到底为什么而吃人?  在极度现代化的时代里,他们为什么还要吃掉外来种族的人呢??  难道只是为了继承对方的能力这么简单吗???  木桩这边,被捆绑着的雇佣兵陷入沉默中的时候,那边的齐羽却没有闲着。  “你吃了多少人?”  齐羽声色俱厉,大声的质问着酋长。  酋长却听不懂规范语言,一个字也未作回应。  对方不置一言,这却让齐羽更加的恼怒了,他后按着酋长的头颅,贴近了沸腾的油锅。“你到底吃了多少人?快回答我!”大有,对方如果再不回答,他就会将其丢进油锅中的姿态。  沸腾的热油飞溅到酋长的皮肤上,直把他烫的嗷嗷乱叫,这叫声比方才的更为凄厉,直让人不寒而栗。  很难想像,这位强壮的像头野牛的酋长,竟然也会对死亡这么恐惧。  事实上,酋长并不是怕死,他之所以这么惨叫,也是有原因的!  他认为,齐羽这是打算要吃掉他,所以才恐惧到了心坎里去。  在土著人的认知里,如果被别人吃掉,就会没办法轮回转世,灵魂就会化为别人的一部分!所以,酋长才会这么的惊恐!!!  眼下,齐羽并不会吃他!  至少,他在这一辈子是不会去吃人的。  就算被生存环境所逼迫,身为人类的他也宁可选择饿死,也决不会去蚕食同类生命。  生存固然是自然法则,但是,如果人类泯灭了本性而成为野蛮的野兽,文明的存在还有什么价值呢?  酋长被齐羽控制,土著人士兵虽数量众多,但个个投鼠忌器,谁也不敢轻举妄动。那酋长,也没有坦然而对死亡的勇气。所以,众多的土著士兵,竟然全成了摆设,拿齐羽没有办法。  不过,土著人群里也还有聪明之人。  一名赤身**只穿着树叶的土著人士兵现学现卖,他冲到木桩附近,用枪指着众雇佣兵,反向威胁齐羽:“如果你再不放开我们酋长,我就杀死他们!”说着,对着天空就射了一梭子子弹。  这个举动可算是国际性质的。  就算听不懂语言,也能知道那是威胁。  非洲裔士兵对那土著士兵吼道:“你若敢伤害我们一根手指,天人就不会放过你们;第一个死的就会是你们酋长”  这一下子,土著人士兵蔫了,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  他们人数虽多,但却无计可施。  甚至,可以说他们只不过就是一群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野蛮生物。  一群连同类都敢吃的家伙,还有什么样的文明可言呢?  齐羽再一次问那土著人酋长:“你到底吃了多少人?”接着,他又面向那位非洲裔佣兵,说:“翻译给他听!”  “是,老板!”非洲裔佣兵点了点头,然后将齐羽的意思翻译给酋长听。  听罢,酋长唧哩哇啦的又说了通难懂的言语。  非洲裔佣兵翻译说:“老板,他说后山剥皮洞里有头颅数目,您可以自己去看。”  剥皮洞?  这一名称直让人听起来就不寒而栗。  在眼下的这个寒冷的冬季里,除非洲裔佣兵外的其他佣兵,不约而同的寒颤连连!  就连齐羽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岂有此理!”他再也压抑不住满身怒火,他为现代社会里还存在着食人族这种极度原始的文明而愤怒,“前面带路”  其实,这支食人部落并不算原始。从他们手中所持着的自动式枪械上就可以看出,他们是一支现代化的军队。  但是,他们为什么还要选择过着那种极度原始、极度野蛮的生活呢?  或许,他们只是附近的城市居民,在现代化条件下生活着!但总掩藏不住骨子里的野蛮,所以才定期出来吃人吧!  但是,又有谁能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呢?!  非洲裔雇佣兵将齐羽的意思以温和的态度翻译出来,他对那酋长说:“你要你老老实实服从指挥,天人便放你和你的族人一条生路”  到这里,一个问题就出现了;这位非洲裔雇佣兵是不是也在背地里吃人呢?  并且,另外的佣兵直接问了出来:“伙计,人肉是什么味道?”  闻言,非洲裔佣兵舔了舔嘴角,“我已经很长时间没吃过人肉了,早已经将那种滋味忘的一干二净!”  此时此刻,其他的佣兵在心中这样想:“这家伙会不会和那些人合起伙来吃掉我们???”  这种担心显然是多余的。  有血有肉、有情有义之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去选择吃人。  在非洲裔的温和派促使下,酋长很快就服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