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有种别爱我 > 第83章 大结局

第83章 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彤飞
    顾南川面露震惊:“安歌,你不是已经再次爱上我了吗,为什么还要跟我抢药珠?”

    “我只不过是虚与委蛇罢了。”宋安歌面容冷酷,“顾南川,你最好交出来药珠,否则我会杀了你,你不是爱我么,把药珠给我好不好?”

    说到最后,竟然放柔了语气,开始央求撒娇。

    面对这样的宋安歌,顾南川发觉自己的定力真的很小,如果不是顾及到宋安歌现在身体还没养好,他一定会忍不住狼性大发的吃掉她,这些日子他一直都在禁欲,对于一个刚刚二十九岁的男人来说,长时间不吃肉确实是残忍了些。

    “好吧,我给你。”顾南川叹口气,妥协了,“裴建尧之前问我,瑞士银行里藏了什么,我可以告诉你,确实藏了药珠,现在药珠就在床头柜里,你可以试着打开看看。”

    “你没骗我?”宋安歌警惕的看了他一眼,顾南川的表情却毫无漏洞。

    宋安歌松开手,然后起身去打开床头柜。果然看到里面有一颗红色的圆珠,那颗圆珠直径一厘米左右,看起来毫不起眼。

    很难想象,这颗那颗裴建尧抢了二十多年的药珠,现在就安静躺在她的手心,竟然得到的这么轻易。

    不过从顾南川眼里一闪而逝的难过让她知道,这就是药珠。

    “终于到手了。”宋安歌露出一个笑容,“算你识相。”说完,就要拿起手机要给郁振华拨过去。

    这时候一只手却抽走了她的手机,是顾南川。

    宋安歌大怒:“顾南川,你什么意思?”

    “安歌,看着我的眼睛,放松,深呼吸,然后我数20个数字,你都会感觉更加的放松,更加的宁静,1,你现在很放松放松了了,2,你的心已经慢慢宁静了”顾南川低沉磁性的声音在这一刻蛊惑到了极致,宋安歌完全没想到他会对她进行催眠,原本想要反抗,但是已经被他催眠过,身体已经记得他的指令。

    所以宋昂随着他的声音,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慢慢的,眼前的灯光被眼皮完全隔离在外,她终于完全进入了催眠的状态。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感觉到周身似乎被包裹在温暖的水流中,一点一点的清除掉身上的污垢,让她觉得身体与精神轻松了许多许多,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似乎又忘记了什么事情,但是现在的她却感觉很好。

    等到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时,宋安歌却只觉得恍如隔世。

    她慢慢睁开眼睛,望着顾南川,感觉好像很久没有见他了,心中对他的爱意汹涌的无法抑制,甚至让她的眼睛湿润起来:“南川,我这是怎么了?”

    “催眠解除了。”顾南川露出一个足以颠倒众生的笑意,“安歌,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同当时被催眠过后不同,这次宋安歌还有之前的记忆,她皱皱眉,然后发觉手心里好像握着一个东西,打开手一看,是药珠。“我现在很好,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里的行为不受控制,但是都是假的。不过南川,这颗药珠是真的吗?你就这么轻易的给我了?万一催眠不成功怎么办?”

    “这颗并不是真正的药珠。”顾南川笑起来。“顾家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遗失了,我怎么可能找到。”

    “那你骗我是什么意思?”宋安歌不解,但是心中隐隐有一个答案。

    果然,顾南川回答:“是为了找到指令,之前试了那么多都不对,所以我也只能剑走偏锋,尝试着让你成功会有什么结果。裴建尧很狡猾,他给你设定的催眠指令是药珠终于到手了。”

    宋安歌一怔,随即有些后怕,这个指令确实很难猜到,却又刁钻至极,如果顾南川一直都不拿出来药珠,那么宋安歌的催眠就永远无法解除,如果拿到手,宋安歌就会立刻通知郁振华,怎么看怎么是稳妥至极的买卖,但是很可惜,遇到了顾南川。

    “你的脑袋究竟是怎么长的,这你都能想到。”宋安歌惊叹的看着他,顾南川这个男人,真的太强大了,简直如同神祗一般,无所不能。

    明明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催眠跟心理学,但是仅仅凭着几天的接触,就能够将她的催眠解除,连赫西都做不到!

    “为了你,我不得不逼自己这样。”顾南川握着她的手,再次跟她解释,“当时我是为了保护你,我没有把握安全带着你离开,之后我立刻想安排人带你走,但是却没想到他们竟然丧心病狂到安排你出车祸。”

    他现在想起来还感觉后怕,如果宋安歌没有撑下来,他这后半生,都将在悔恨中度过,幸好,幸好宋安歌坚持下来了,这个女人简直太棒了。

    “我知道,我有记忆的。”被解除了催眠的宋安歌对于这个理由毫不怀疑的相信,不过想到之前她的反应,就有些泄气,“我还是太笨了,竟然怀疑你,我也要说一声道歉。”

    “不,安歌,这也是我要坦白的第二点,我之前以为你是郁佳凝,所以接近你确实是为了利用你。”顾南川并没有逃避的看着宋安歌,这是他之前的错误,不该隐瞒,“但是后来,我却控制不住的被你吸引,然后逐步放弃了这个计划。”

    宋安歌点点头:“我知道。”

    “嗯?”这次轮到顾南川微微有些讶异了。

    “因为女人的直觉。”宋安歌道,“我不是推算出来的,而是感觉出来,之前你给我的感觉是若即若离,明明我觉得已经得到你了,但其实没有,你的心距离我很远,但是自从我们第一次分手后,我就感觉到你的心了,我想那个时候,你就开始爱我了吧?”

    “真聪明,宝贝。”顾南川轻笑将她揽入怀中,“安歌。我很感激上苍,能够遇到你。”

    “我也是。”宋安歌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这一点,幸福与苦痛她都甘之如饴。

    宋安歌把玩着手里的这颗珠子,对着灯光看了看:“这就是颗普通的珠子吗?”

    “也不是特别普通,这颗珠子是用中药煮出来的。”顾南川道,“稍微有一点功效,之前是想用来迷惑他们。”

    “嗯,也不错。”宋安歌提到药珠就想起来武侠小说里面那些药玉,“我记得有本书里说,百花谷里的有药玉,常年佩戴可以延年益寿,应该是药玉有特殊的磁场,可以促进细胞活性吧?”

    “我猜想的大概也是这个。不过药珠已经遗失了,等到解决了他们,也就没了后患。”顾南川说道要报仇,便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宋安歌的身份,“安歌,你现在的身份是郁家的人,但是我不会放过郁家,可能会让你为难。”

    宋安歌微微皱起眉头,沉默了一瞬,道:“虽然我是郁家的人,但是我从小都没有在郁家长大,甚至他们当初将我抛弃了,我其实对郁家一直都没什么归属感。”

    “不,安歌,他们不是想将你抛弃,而是想将你杀害。”顾南川为了让宋安歌不内疚,将这件秘辛也说了出来,这也是当初郁佳凝跟他说的,他听到后震惊极了。

    “什么?”宋安歌震惊的睁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不自觉咬住下嘴唇,用力之大嘴唇都发白了,顾南川心疼的将她的嘴唇解救出来,然后温柔将她抱进怀中:“没事的安歌。我会好好疼你,保护你一辈子都不受委屈。”

    宋安歌这次是真的伤了心,虽然她是私生女,但是这并不是她的错,如果她可以选择出身,一定不会选择这样的家庭,她唯恐避之不及。

    “南川,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顾忌我。”宋安歌闭上眼睛,声音有些颤抖,“也许你会觉得我冷血,但是他们为了抢一颗虚无缥缈的药珠,就害得你家破人亡,本来就该遭到报应,我没有权利,也不会阻止你去复仇,这是我坚持的原则,不过我还是请求你,不要让他们死掉,别的,我不会多说一个字。”

    “嗯,我不会让自己的手沾上人命,因他们而沾染就更加不值得。”顾南川吻了吻她的额头心疼的说,“我不会觉得你冷血,相反,我觉得你很可爱,很有原则,当初你吸引我,便就是这份有原则。安歌,坚持自己所想,一切有我。”

    简简单单的话却打开了宋安歌的心结,她就是这样的性格,不会改变。

    洗漱过后,两人躺在床上,宋安歌已经从低落的情绪中走了出来,不过还是望着天花板发呆,直到床边微微一陷,一个温热坚实的男性身体靠过来,宋安歌才有些紧张。之前同床共枕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现在,虽然他们早就做过了更亲密的事情,不过现在还是无可避免的紧张。

    “怎么了,身体崩的这么紧?”顾南川有些好笑,这个女人都快要僵成冰棍了。

    “没事没事。”宋安歌轻轻翻过身去,然后下一秒,后背就贴上来温热的皮肤,宋安歌轻轻打了个颤,一股无法言喻的电流从背后开始慢慢窜起来。

    她紧张的地方就在于这里,因为她完全抗拒不了顾南川的触碰,只要一接触到,就会想到那些日子的浓烈炙热。仿佛要将她融化一样的快感。

    况且她也很久没有咳咳,而她现在的身体也没有办法承受,所以宋安歌只能极力避免着跟他的碰触,免得被勾引起来。

    不过顾南川岂会放过她,将她整个人都抱在怀里,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边,带起一阵阵酥麻的颤栗。

    宋安歌实在忍不住了,想要逃离开来,但是顾南川已经发觉她起了反应,磁性的声音仿佛能够一直钻到心底去:“想要了么,安歌?”

    “不想。”宋安歌飞快回答,“快睡觉,不要闹了。”

    但是顾南川却没有听从她的话。反而修长柔韧的手指在她身上四处点火,宋安歌呼吸很快急促起来,几乎要缴械投降。

    “我的身体还不能”宋安歌努力讲出来。

    “我知道该怎么做。”顾南川的手指滑过她光滑的皮肤,诱人的弧度,然后慢慢探入了某处秘谷

    等到结束后,宋安歌气喘吁吁,顾南川拿了湿毛巾给她身上擦了一遍,轻笑:“安歌,觉得怎么样?”

    宋安歌猛地将脑袋捂住,装死不回答。

    顾南川再次笑出声。

    两人重新躺在床上聊天,顾南川道:“安歌,我明天要回国。”

    “嗯,我猜到了。”宋安歌已经猜到了。因为原定于是明天要做催眠,但是时间提前了就代表事情已经严重到不能拖下去的程度了,“你要小心,这次很可能就是几家联合起来的陷阱,等着你跳。”

    “不必担心,我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些年我一直隐忍不发,就是为了搜集证据。”顾南川瑞士银行里存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他们三个家族的把柄跟软肋。

    宋安歌不知道,顾南川也不想跟她说这些,知道的越多,就越沉重。

    “不管怎样,安全回来。”宋安歌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不能够帮助他什么,说不定一同回去还会成为他的累赘,所以她非常懂事的没有说要陪着一起去。

    顾南川当然懂她,心里也更加喜欢宋安歌这样的性格,他深深吻了她一下:“安歌,等我回来,我们就结婚。”

    “结婚?”宋安歌震惊了,但是完全没有拒绝的想法,她的脸上露出一个明丽至极的笑意,“好,等你回来,我们就结婚。”

    顾南川再次吻住了她。

    第二天一早,顾南川就起身出发回国,宋安歌也跟着醒了过来,帮他最后检查一下行李,然后送他出门。

    “乖乖在家里等我,我会尽快赶回来。”顾南川不放心叮嘱,“我让杰森过来接你去沙鹰雇佣兵内部,那里非常安全,凭借他们,不可能从那里把你带走。”

    “好,我一定听你的话。”宋安歌一项非常知道利害关系,所以她打定了主意不会出门。

    “那我走了。”顾南川抱住她,在她嘴边轻轻一吻,“等我回来。”

    “一路小心。”

    顾南川离开后不就,杰森就带着五六辆车子过来接她,一下车就笑的特别促狭:“老大不放心,非要我带二十个雇佣兵来,简直是护妻狂魔,我爸爸的这些雇佣兵哥哥以一敌十,身上还配了枪,如果这都能被抢走,那我就太菜了。”

    杰森是个中国通,中文说的顺溜,连网络的流行语都张口既来,宋安歌没忍住笑起来:“那等着你老大回来让他付报酬。”

    “这是肯定的,沙鹰不做赔本的买卖。”杰森笑嘻嘻的回答。

    宋安歌眼睛转了转:“不过你老大现在只靠着启乾获得收入,所以为了付报酬,说不定就要让你多工作赚钱来还债,所以说,你就算得到了报酬也是自己的血汗钱”

    杰森顿时呆住了,一脸茫然的样子衬着他的天使一般的面孔显得更加可爱,宋安歌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我都是逗你的。”

    “嫂子你太坏了。”杰森磨牙,等老大回来一定要告状。

    不过杰森这个单身狗不知道,有了爱人的人,是不会管兄弟的。

    宋安歌到了沙鹰的大本营,却发现这里其实很普通,大家生活的也非常平凡,对她更是非常友好。

    只是有时候执行任务的时候会突然少几个人,然后回来时候有时候会带了些伤。

    宋安歌在这里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女人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卖,不给郁家他们一点机会,但是不代表宋安歌不关注顾南川,而且顾南川几乎每天都会给她打电话,两人偶尔也会视频一下,知道他一切顺利。

    顾南川筹备多年,但是凭他自己的力量,打垮三个世家并不容易,但是顾南川并不是选择孤军奋战,而是将他手里的把柄给了他们的仇家。京城几大家族也并不是铁板一块,他们各自有各自的打算,因此都非常愉快的收下了这些把柄。

    但是他们却没有立刻就开始动手,像是没有收到过什么把柄一样不动声色。

    宋安歌知道之后,觉得他们真的太不要脸了,顾南川却道:“这在我的意料之中。他们都想做渔翁,所以不会直接硬碰硬,只有我将这池水搅混了,他们才会浑水摸鱼。”

    顾南川说的轻松,但是宋安歌却不觉得他真的这么轻松,但是她什么忙都帮不上,就只能安慰他,为他默默祈祷,一定要战胜他们。

    这次顾南川是铁了心要一劳永逸,只有彻底将他们打散了,他们才没有余力再来打扰他,因此顾南川每一步都走的谨慎至极,也艰难至极。

    时间更像是流水一样倏忽而过,冬天都已经过去,迎来了春天,树枝抽条,冒出新芽,一片欣欣向荣。

    但这也预示着,顾南川已经将近三个月没有回来了。

    这三个月,宋安歌的身体彻底好了起来,更因为没事做,而整天跟着雇佣兵泡在训练场训练,她心里的担忧与牵挂全部化成了拳头狠狠击打出去,所以只用了几天,她身上就有了一层薄薄的肌肉。

    杰森这些天都忙着将启乾搬到美国来,原本启乾就是在美国上市的。所以想要搬回来并不难,所以他还有余暇拍了张宋安歌打沙袋的照片给顾南川发了过去,幸灾乐祸的说道:“你女人要变成金刚芭比了。”

    顾南川笑着回答:“很健康,很好,不过你手机里她的照片删掉。”

    杰森撇撇嘴:“可怕的独占欲。”

    但是这样想想竟然很带感,他杰森这样的容貌也想要找个女人来疼爱了,所以这位大少爷在删除掉宋安歌的照片之后,奔去酒吧找真爱了。

    与此同时,王家的家主被剥夺了职位并政治权利终身。

    这三家中,最容易击垮的就是王家,因为王家从政,只要捉到了把柄,想要推翻非常容易,他的政敌也是出手最快的一个,只三个月,王松泉就彻底没了气焰,而王家在顾南川的挑拨下,也开始互相争夺家产,并为此大打出手,报纸上都有了报道。

    裴泽希知道是顾南川动的手,但是他们却没有办法出手,毕竟他们都是纯商人,在政治上的依靠都没有能够帮上忙的,他跟郁家联合起来,一直隐瞒了宋安歌离开的消息,同时抓紧时间,不惜一切办法将宋安歌抢回来,但是沙鹰铁桶一个,他们的人本来在美国就束手束脚,对上沙鹰,根本没有出手的份。

    这个消息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他们纵然知道,却也无法拆除,等到顾南川引爆的时候,他们竟然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两家的合作被解读成骗股民的钱,股票一路直降,如摧枯拉朽。

    裴泽希到底不如顾南川,纵然他如何反抗最终也只能失败。

    郁振华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待了几天之后就受不了了。他开始跟人说药珠的事情,想借此引起其他人的重视,去围捕顾南川,他已经没有能力逼迫顾南川,但是也不会让他好过。

    但是这里的人都觉得是他疯了,编造了这么虚幻的故事,不过精神病院的病人总是乐于编造故事,之前还有个病人说自己是嫦娥转世,但是他是个男人,所以他们都只是听过之后,笑笑就忘记了。

    裴家老宅,这座属于裴家的别墅已经开始拍卖,裴泽希其实有能力拍下来。但是他没有这么座,在这里住的最后一晚,他点燃了一支烟,望着手里的手机屏幕,不断的点亮,然后看着她灭掉。

    屏幕上宋安歌笑的如同朝阳一般灿烂,这笑容却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宋安歌,为什么,我什么都不如顾南川,连你我也打不动。

    我付出了一腔真心,换来的竟然是这个结果。

    裴泽希试探着拨出去,但是还没有接通,就挂掉了。然后将手机狠狠摔碎。

    裴建尧的遗体已经被顾南川火化了,再也没有复生的可能,象征着永生的药珠,从头到尾都是一个笑话。

    宋安歌看到屏幕亮了一下,看到是裴泽希的电话,顿时就纠结起来,但是很快,电话就自己挂断了,宋安歌松了口气,但是心里非常内疚。

    她现在名义上还是裴泽希的未婚妻,但是订婚并不作数,他们还不是夫妻。

    裴泽希真的很好,曾经有一度。宋安歌也想着不如就这样跟裴泽希度过,但是她还是遵从了自己的内心。

    她想要跟顾南川在一起,永远。

    七月,顾南川回国,他们阔别了五个月,几乎半年的时间,宋安歌去机场借他,一身修身服装,身材性感的让人频频回头来看她,宋安歌有些后悔穿了修身的衣服,她现在身材非常好,腰细胸大,比例完美,再加上健身带来的好气色,回头率简直高到吓人。

    顾南川从出口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两个美国小伙子正在跟宋安歌聊天,他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大步上前去,将宋安歌伸手一拽拽到自己身边,然后动作优雅的单膝下跪,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戒指盒子打开,里面比肩两只钻戒漂亮的夺目。

    周围人顿时发出阵阵的惊叹,然后热烈的鼓掌,起哄让宋安歌答应。

    宋安歌完全没想到顾南川还没出机场就跟她求婚,惊讶到不知所措,她在跟康林青离婚时候,从没有想过她还能再次拥有幸福。

    但是现在,这份幸福她非常渴望。

    所以她朝顾南川伸出手,顾南川嘴角噙着迷人的弧度,将女士戒指取下来,推进了她的无名指里:“安歌,我爱你,终此一生,唯你一人。”

    “我也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