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魔仙 > 第五百四十章 神魔之战:玄机

第五百四十章 神魔之战:玄机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吕家先生
    “……阴魔背后的人,是谁?需要我具体怎么做?”吕凉先是一愣,接着表情变得认真且严肃。

    “嗯……怎么说呢该……”凉山公则眉头皱起,似是思索着什么,沉吟了片刻,才缓缓说道,“其实想让你做的,凶险万分,但思来想去,你能到此,也是天意吧……”

    “只要能挽救神魔之井,凶险什么的,前辈不用考虑,如有何需要注意的,但告无妨!”吕凉则毫不犹豫地一抱拳,眼角则瞥向了身侧。

    与此同时,静莲的身影浮现而出,她盯着吕凉的同时,轻声道:“我,可以陪她一起去。”

    “千骨……你、你想起什么来了吗!”吕凉先是一愣,接着眼中闪过激动之光。

    “没想到什么……”静莲先是摇摇头,接着继续凝视吕凉,眉头微皱道,“只是我的本能告诉我,不要轻易离你而去……好奇怪……还有,我是静莲,不是你的千骨!”

    “既然静莲打算陪你去……”凉山公则若有深意地瞧了一眼静莲,又将头转向另一方,笑着道,“青衣,看来你也得陪着走一趟死地了。”

    “哼!这是必须的!”陆青衣先是看了林千骨一眼,接着不服气地瞪着吕凉。

    “去哪里,要干什么?”吕凉倒是无所谓,反倒是因为静莲能陪自己去打心底里感到高兴。当然,他也绷着一根弦儿,如果要去的地方又是九死一生的,那他还真得琢磨着只自己去了。

    “下到神魔之井,去到另一头,把源头之人消灭,才能还这里一方清静!”陆青衣不等凉山公回答,抢先就全说了。

    “就这样?”吕凉倒是一乐。

    “还就这样?!”这回轮到陆青衣一愣了,接着没好气道,“你都不知道那边都什么敌人!阴魔在那边是最底层的存在,真正恐怖的,是那边的守护者,我们称之为‘异人’!”

    “异人……是些什么人?能达到什么级别的实力?”吕凉的表情依旧轻松,但心里倒没有轻视的意思。

    “异人,也是属于六道之外的家伙,个个具备极强的领域和战力……多说无益,你有没有兴趣现在就和一个异人战上一场?”陆青衣突然抛出一个建议。

    “哦?那敢情好啊!”吕凉则是一喜,这“知己知彼”的机会,怎能放过!

    “青衣……算了,迟早要面对,提前了解下,也算是好事。”凉山公本来还想阻止,但转念一想,也觉得有些必要。

    “如果觉得吃力,尽快出来。”一直没说话的静莲此时倒是提醒了下吕凉。

    没有再耽误什么,片刻后,一处盖满了封印的石洞前,三个人停住了脚。

    “就在里面?只能打败不能杀?”吕凉有点跃跃欲试的意思。

    “这是我们之前捉住的一个异人,还打算从他嘴里问出些有价值的东西,但对方软硬不吃,目前只能先封印了再说。”凉山公点点头。

    “封印……那他的实力受损了吗?”吕凉在意的是这个。

    “必须连实力也封印了!”陆青衣则重重一点头,随即往里一指道,“即便如此,他依旧是帝级的实力,你现在就可以去领略下了!切记,不可勉强!”

    吕凉则目露精光地点点头,随即不再言语,直接就冲进洞去。

    一炷香的时间,没有动静。

    两炷香的时间,还没有动静。

    三炷香的时间……有动静了!还不小!

    只听得洞内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啸之音,连洞外的空气都随之震动了起来!

    “不好!是封印!异人的封印怎么被破了!”陆青衣一惊,下一刻就要往里冲。

    可他刚要往里冲,就看见吕凉的身影渐渐浮现而出,嘴角似乎还挂着意犹未尽的笑容。

    “你这是……”陆青衣正好和吕凉来了个大眼瞪小眼。

    “打完了,说实话……嗯,这个异人算那边哪个级别的实力?低级?中级?”吕凉则摸摸鼻子道。

    “打完了?你赢了?刚才的声音,应该是异人的封印被破解了……”凉山公一脸的惊讶。

    “嗯,是我帮他破解的,不难。如果不破,打着更没意思了。当然,破了封印再打起来,感觉就接近实战多了。”吕凉斟酌着说辞。

    而这边凉山公和陆青衣则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之色。

    因为他们都和这个异人交过手,深知对方的实力如何,原本以为吕凉起码会陷入一场酣战,但没想到,吕凉居然表现得如此轻松!

    当然,这两个人只顾着震惊的同时,却没发现吕凉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审视与玩味的亮芒……

    “你、你之前和我交手时!没出全力?!”陆青衣的脸色有些涨红。

    “呃,开始没有,后来想认真却没有机会了……”吕凉只能无奈地一摊手。

    是啊,那会儿有林千骨出现,怎么舍得下手?后来想动点真格的,又被引着进到了这里。

    “你……哼!”陆青衣恨恨地一扭头,心里这叫一个憋屈。

    而凉山公的反应则与之不同,绝对是发自内心的激悦之色,一把拉住吕凉道:“天意如此,天意如此啊!”

    “还有,我本身不会受到那边结界的困扰,如果他们二人都会受到干扰,要不就我自己过去?说实话,我独来独往惯了,也觉得这样最轻松。”吕凉倒是没有轻视另外两人的意思,反倒是真心实意希望静莲别有什么闪失。

    “我一定要去。”静莲的话依旧不多,但却透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我去过一次,有些禁忌知道,也必须去!”陆青衣虽然不忿,但要同去的意愿表达也非常清晰。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吕凉则轻叹一口气,随即点点头道,“我这边随时准备出发了,你们呢?”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阁下的任务,就是下到井底消灭那个背后操控之人。如若成功,老朽代这里所有的生灵,感恩鸣腑!”凉山公目光中有着不加掩饰的激动之色,又重重地朝着吕凉一拜。

    “半个时辰吧,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陆青衣说话的同时,余光扫了凉山公一眼。

    静莲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陆青衣后,就将目光聚集在吕凉这里,显然也是随时可以走的状态。

    “行,那我也先修整片刻。”吕凉则点点头,同时,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直接一转身,指着不远处,有着异人存在的漆黑洞口道,“反正还有些时间,我想进去再会会那个异人,这个可以吗?”

    “嗯?可以!”凉山公先是一愣,接着倒是肯定地点了点头。

    吕凉则微笑着一拱手,二话不说,直接就溜达进洞了。

    而就在他的气息从洞口消失后,凉山公脸上的微笑也消失了,换成了一副皱着眉头沉思的样子。

    “你有什么想法?那个异人……”陆青衣也走了过来,目光死死盯着洞口,沉声道,“虽然我的感知依旧被洞内的封印之力阻挡着,但感觉,却有那么一丝丝不一样。要不,我也进去看看吧?”

    “不可!我们和他之间刚刚建立起了互相信任的关系,此举还是不为的好。”凉山公则摇摇头,轻声道,“更何况,他们应该是敌非友!”

    “唉,我还是觉得,这么藏着掖着,还不如上来就把一些事情挑明了的好!”陆青衣重重叹了口气,目光有些迷离道,“我觉得我们还是太低估他了,看着挺憨傻的,但能走到这步的,又岂会是简单之人……”

    “多想无益,你还是快去准备吧,时机到了,再摊牌不迟。”凉山公摆摆手,缓缓转向另一边似乎正低头想事情的静莲,以神魂传音至陆青衣的脑中道,“真有意外,有静莲在,就不会成死结!”

    ……

    布满了禁制的山洞之内,吕凉再次来到了异人面前。

    此时在他面前,一个浑身上下,被各种散发着浓烈禁制气息的锁链五花大绑的乱发魁梧男子,正抬着头仰望着对面这个于自己认知中是“怪物”的青年,其身体微微发抖的同时,眼神中满是复杂与疑惑。

    “你……为什么救我……你和他们不一样……”乱发男子轻轻说着,同时再次低下了头。

    “我只是对你展现出来的气息很好奇,不知为何,虽然第一次相见,也谈不上好感,但见到你的一刹那,我却有种恍惚的熟悉感。”吕凉也眉头微皱,仿佛在回忆着什么,随后低下头,缓缓道,“也许,这就是我替你解开神魂中封印的理由。”

    “……你是这个世界的人,难道不知道我们是敌非友?”乱发男子抬起头,眼中的复杂之色更浓,“但你竟然可以帮我解除湮灭刻印,就凭这一点,你要杀我,我绝不还手!”

    “你能再展现一次之前与我对战时,你施展领域时爆发的气息么?”吕凉轻声道。

    乱发男子则迅速起身,浑身金光一闪,一股浓郁的诡异气息爆发开来。

    “真的是……”吕凉的眼睛越来越亮,随即浑身也爆出一股滂沱的气息。

    “你、你的气息……之前你与我战斗时并不是这样的!你、你、你也是我们的人?!”乱发男子感知到吕凉的气息后,惊得目瞪口呆!

    因为此时此刻,不管是吕凉,还是乱发男子,所散发出的气息完全一致,都是对方彼此最熟悉的,魔仙之气!

    在这之前,吕凉曾以为,就自身独特的际遇来说,魔仙之气,不敢说当世宇内独一份,但也很难说这辈子能不能碰上第二个有这气息的人了。

    但不曾想,阴差阳错的来到这里后,一次无心的对战,却惊得他下巴差点掉了!

    第一次来这里,两个人二话不说,上来就是干架。很显然,这位异人对自己被用来做交战对象的情况,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吕凉经过无数岁月的洗礼,功法技艺已近大成,平常对战除非生死之局,否则是不会动用自己底牌的那些招数的。

    但凡是那些压箱底的技艺,他动用的都是最纯正的魔仙之气,这也是他标志性的气息。

    可对面这个异人,竟然可以和自己爆发出一模一样的魔仙气息,这可就太有意思了。

    对方的实力,吕凉就算解开其封印,也是可以轻松搞定的。但令他真正感兴趣的,却是对方这股气息的来源!

    “上次说过,我不是这里的人,也与你无冤无仇。现在,我得出去了。不过,我一会儿应该会再来,到时,给你一个选择:是继续留在这里,还是给我一缕命魂,我带你一起出去。”这是吕凉之前和乱发男子打完,临走前留下的话语。

    “阁下第一次说的话,让我选择,可还作数?”此时,乱发男子目光灼灼。

    “你的选择呢?”吕凉点点头。

    随即,乱发男子毫不犹豫地一张嘴,一缕金色命魂直接射出,最终定在了吕凉面前。

    吕凉则微微一笑,收起命魂,再一抖手,乱发男子浑身的锁链与禁制全数散去。

    “小人邱坤,见过主上!”乱发男子单膝跪地,抱拳一拜。

    “主上的称呼和这种大礼以后就免了,因为我没打算带你一辈子。”吕凉则拉起对方,摆摆手,面色渐渐变得严肃道,“我要进神魔之井,只是需要你带我到你们那个地方,然后还你命魂,还你自由。”

    “……主上过去,可是要行杀戮之事?”乱发男子显然很为难。

    “你觉得我像那种人吗?”吕凉微微一笑。

    “好!我信主上!”乱发男子似是下定了决定,重重点了点头,又说道,“我不知主上对于那一边的情况了解多少,但绝不是像外面那个可恨的老头所说,是一个只知侵略的世界……”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