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慕娇娥 > 第286章:吾亦同然

第286章:吾亦同然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阿姽
    两人坐在正屋外头的回廊下,雾濛濛晃着腿,一会又偏头去看息泯。

    息泯侧目,她弯眸一笑,跟着错开目光,随后忍不住又看过去。

    两人手牵手,息泯揉着她葱白指头尖,顿了好一会才说,“没看够?”

    雾濛濛摇头,她头歪过去,栽在息泯臂膀位置,嘟囔道,“看不够,看不够”

    天知道,这些时日,她是怎么过来的,这会恨不得能变成挂件,时刻都趴阿泯身上才好。

    息泯低笑了声,他伸手将人抱到大腿上坐着,分开双腿面对面,像抱小孩的姿势一样。

    他低头,额头抵着她的,略带温情地啄了她唇珠一口,“很想我?”

    雾濛濛抓着他胸襟,让他这刻意压低的醇厚嗓音,说的来终于有一丝的不好意思。

    不过,她还是眸子亮晶晶地点了点头。

    随后目光落在他薄唇上,微微犹豫。侧头亲了过去。

    息泯半靠在柱子边,他将雾濛濛抱的更紧一点,隔着衣料,有一种滚烫的灼热在缓缓升腾而起。

    雾濛濛毫无所觉,她只是单纯的想靠近他,磨磨蹭蹭的就很舒服。

    息泯摸着她耳鬓,又捏了捏软软的小耳廓,一会开口道,“听闻这修行界若要结成道侣,也有仪式,不然再成一次亲?”

    雾濛濛眨了眨眼,这事她倒没想过,不过她问,“再成亲?再洞房?”

    息泯懒懒地从鼻腔里应了声,算做回答。

    雾濛濛皱起小眉头,她揪着他衣袍想了想,跟着摇头道,“不好,不必了,我不想再成亲。”

    息泯挑眉,他还琢磨着让息玄做做准备,要最盛大的仪式,让所有修行界的人都知道,她是他的,省的谁都想来打她主意。

    雾濛濛的心思显然不在这里,她小手灵活地钻进他衣袍里,还扯开点里衣,指尖触到他的胸口肌肤,顿舒服地眯起眸子,“不成亲,懒得再搞那些,我们现在就可以洞房!”

    她说着,还在他怀里扭了扭,故意去蹭他。

    息泯眸色一转,“所以你不想成亲,是因为成亲后才能洞房?”

    雾濛濛点头,她早跟他就是夫妻了,她现在没心思再拜一次堂,只有满心思的想睡他!

    她素来直接,已经仰着头,去又啃又舔他滑动的喉结。

    息泯掌着她后腰的大手一紧,凤眼之中暗金滟潋,像是细碎的鎏金,很是醉人。

    “也是,这几年确实旷着你了”他说着,可并无任何动作,只任由雾濛濛在他身上折腾。

    雾濛濛面若桃花,黑白分明的眸子,眼尾泛粉,并有清媚流露出来。

    她从他身上跪坐起来,低头在他脸上胡乱的亲,还娇娇的喊他名字,“阿泯”

    这样会撒娇,软软的嗓音就像是有把小勾子一样,勾的他心尖酥酥发痒。

    他脸上仍旧不太有表情,“现在就洞房?”

    不等雾濛濛回答,他又提醒她,“目下你我的肉身,可都是头一次。”

    雾濛濛正啃他薄唇的动作一顿,她想起很多年前的洞房花烛夜,那种破瓜的痛,叫她瞬间就想退缩了。

    她刚才情难自禁,只想着从前和他的鱼水之欢,多快活呢,倒把这一茬给忘了。

    雾濛濛讪笑了声,她缓缓从他身上爬下来,“那个,成亲,绝对要先成亲!”

    话还没说完,她转身就想跑!

    结果。她人才跑出去丈远的距离,息泯倒是半点没动,但她腰间凭空就多了条白毛尾巴。

    她低头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人就让这尾巴给拉了回去。

    重新跌回熟悉的怀抱,她张牙舞爪地怒道,“犯规!你这是犯规!”

    怎么能用尾巴呢?欺负她没尾巴啊?

    息泯起身,他勾起嘴角,将人往腋下一夹,就施施然往房间去,还用一种一本正经的口吻道,“一会在床笫上,你还会喜欢它的。”

    雾濛濛让这话给说懵了,没等她想明白这话的意思,她人就让息泯给扔到了床榻上。

    息泯还不仅关上了门,还挥了挥袖子,顿时就布下一层结界。

    雾濛濛睁大了眸子,“你什么时候会阵法了?”

    息泯不紧不慢地脱了那件暗长袍,“妖族传承,结成妖婴后自己就会了。”

    闻言,雾濛濛有些羡慕,有传承多好呢,不用再费力去学。

    息泯哪里不知道她的小心,他嗤笑了声,居高临下地站她面前,“蠢东西,你还有心思想这些。”

    雾濛濛一脸茫然,她怎么会心思?

    跟着她面前,息泯身上雪白的中衣微微一动,就变得不见了,转而是一身赤身裸体的阿泯。

    雾濛濛瞬间反应过来,她滚到床里头,大声喊着,“我不来,你还没和我成亲,我不来!”

    息泯压根就不用动手,他只站在那,身后的尾巴一缠,就将人轻轻松松地拖到面前。

    雾濛濛恨恨盯着他的尾巴,她总觉得,阿泯多了条尾巴,好像这战斗力越发的厉害了!

    她欲哭无泪,可怜巴巴地瞅着他,期期艾艾的道,“会痛怎么办?”

    息泯挑眉,人已经到床上,还将她衣裳都给脱了,“先双修,你的灵力和我的妖力交融,不会痛的。”

    雾濛濛瞧着息泯那身材,不自觉吞了吞口水,“真的?”

    息泯点头,“双修算修炼。”

    这下,她就放心了,瞬间欢喜地滚到他怀里,小爪子不安份地摸来摸去。末了,还瞥了眼他的身下,笑嘻嘻的道,“还和从前一样嘛。”

    息泯没理她,这蠢东西想要作死,他就看她先作,总是作的越厉害,一会就死的越惨。

    都是老夫老妻,自然熟门熟路的很,虽两人都是新的肉身,可和从前并无多少区别。

    息泯没几下,就让怀里的娇娇小人软成一汪春水。

    雾濛濛哪里还记得其他,她搂着他,心头对他的喜欢悸动的厉害。只得一声一声娇喘轻喊着,“阿泯阿泯”

    息泯十分有耐心,他有心试验双修,虽然传承里说的很好,但到底如此,他还是要亲自试试。

    是以,纵使身体里的欲望在雾濛濛声声缠绵悱恻的低语中,像是要爆炸了一样,他仍旧有一丝的理智。

    他还十分别出新裁,多了条尾巴,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长满茸毛的尾巴缓缓在雾濛濛腿上摩挲,并缠着蜿蜒攀爬上去,最后落在尽头。

    雾濛濛什么都不知道,她目色迷蒙,眼尾水光盈盈,可怜又逗人去宠爱。

    息泯俯身亲了她一口,跟着言而无信地沉身。

    瞬间,雾濛濛就感觉到了痛。

    她理智一下回笼,瞪着水汪汪的眸子控诉地看着他,“骗子!骗子!骗子!”

    息泯勾了勾嘴角,暗金色的眸子带出一丝妖才有的邪佞,不过他嘴里还是安抚道,“乖。”

    雾濛濛骂娘的心思都有了,她抽了口冷气,破瓜之痛,让她睫毛都被浸润湿了。

    息泯控制着体内的妖力喷涌而出,先是进到雾濛濛的丹田,带起她的灵力。运转周天。

    雾濛濛很快就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水乳交融之感,好像,她被息泯身心都呵护在其中,真真切切的情意,伴随而起的,还有从灵魂到身体都泛起的欢愉。

    那一瞬间,她好像被阿泯捧上了云端,脑子里空白到什么都想不起来。

    整整两天,雾濛濛修为比息泯的低,她实在承受不住了,才像狗崽子一样,呜呜了几声,讨好地舔了舔阿泯的手指头求饶。

    一场双修,从头到尾都是息泯在控制节奏。故而雾濛濛差点以为自己要被阿泯给做死在床上。

    她连捶床的力气都没有,暗自磨牙,总有一天,她修为强过他的时候,定要叫他知道,什么是欲仙欲死!

    自家小东西的心思,双修之后,息泯竟能隐约感觉到几分,两人之间好似越发的默契。

    他揽着人,默默低头看了在磨爪子的雾濛濛,好心提醒她,“我等着你让我欲仙欲死。”

    雾濛濛像被雷劈了一样,她震惊地看着他。

    息泯点了点她的丹田,“你没发现,双修后,用心想,就能明白我的心思?”

    雾濛濛当真凝神,然后她就模模糊糊的感觉到,息泯好似在说,“敢不乖?目下就能让你下不来床!”

    雾濛濛一头栽在他身上,这下连想想也不敢了。

    息泯十分满意双修带来的效果,他摸着她细嫩的后背,觉得往后没事就用双修代替修炼好了。

    嗯,他督促蠢东西一起修炼,这法子十分的好!

    雾濛濛在出房门,已经是三天后了,她恹恹地坐在丹炉面前,虽然是在炼丹。其实是在回忆无缠真人给过她的丹方,企图找出能让公猫痿下去的丹方!

    从前还是普通人的时候,她就吃不消阿泯。

    现在虽然两人都修炼了,可妖简直是天赋异禀,不仅有条可怕的尾巴,修士的持久力,那可真不能小觑,两三天都是短的。

    雾濛濛还听闻过,有双修的道侣一双修就是一两个月的。

    她简直没法想象!

    她这一炼丹,就是整整三天,在她刻意避着阿泯的情况下,阿泯也没过来。

    隔日,她练完丹,觉得不能任由阿泯不节制,即便他现在是没节操,每年还会在特定的季节发情的公猫,可在平时,就该多克制。

    她迫切的需要和阿泯约法三章!

    结果,她回自己的院子,压根就没找到人。

    家里头的公猫,不过晾了他三天,他就敢跑出去撒野了!

    雾濛濛气闷,不过她还是顺着两人的契约感受了一下阿泯的位置,随后甩出飞剑,找了过去。

    这一找,她不知不觉就出了山门,闯进妖域里头。

    她还正奇怪,结果就遇上息玄。

    “二主人。你总算过来了。”息玄迎上来,不管身后跟着的手下如何看,他一头就变成巴掌大的小狐狸,亲昵地跳进雾濛濛怀里,还趴着前爪子拿尖尖的狐狸嘴去蹭她下巴。

    雾濛濛摸了摸他毛茸茸的九条小尾巴,这还没摸勾,息玄就将所有的尾巴蜷了起来,期期艾艾的道,“主人,狐狸尾巴,不能随便摸。”

    雾濛濛白了他一眼,从前做普通狐狸那会,还不是她想摸就摸。

    不过,看在还有一众下属正看着的份上。她便罢手不摸了。

    小玄搓了搓毛爪子,兴奋的道,“二主人,快去狐宫,大主人等了几天了。”

    所谓狐宫,正是息泯一统妖族后,在狐族领地上建的一座宫殿,和从前的皇宫差不多。

    雾濛濛此时却气哼哼的道,“他等我?一声不吭就离家出走,算哪门子等啊。”

    小玄拿爪子揉了揉狐狸耳朵,多的他也不好说,只一个劲的催雾濛濛快点过去。

    雾濛濛心头是有点怄气,但也不会对息泯避而不见,不管什么矛盾,总是要当面说开了的好。

    息玄带着雾濛濛去了狐宫,一路上雾濛濛看见宫里张灯结彩,还贴着大红喜字,便问,“小玄,狐宫里谁成亲了?”

    息玄支吾着不肯说。

    雾濛濛拎着他后颈子,提高了对视讶然问道,“你找母狐狸了?”

    息玄垂着爪子,本是在给雾濛濛卖萌,乍听这话,他整只狐狸都觉得不好了。

    见他没否认,自认为抓到真相的雾濛濛笑眯眯的道,“既然找了伴,怎么都不领出来让我瞧瞧?”

    狐宫里的一众大小妖,见堂堂九尾天狐在个人修面前,讨好的跟没骨头似的,遂所有人都扭开头,不忍在看。

    这样没骨气的主子,绝对不是他们妖族的!

    雾濛濛一路进殿,便有刚刚化形的小妖送上华服首饰,息玄落地化为人形,将所有的东西往雾濛濛面前一推,“那个,都是大主人吩咐的,让二主人装扮上。”

    说完这话,他还点了几只会打扮的女妖过来伺候雾濛濛。

    雾濛濛见那衣裙,隐有星光,整体淡蓝色。很好看。

    她也就不多疑,当真换上了,可等穿上后,她才发现,曳地的裙摆上,纹绣的是百鸟朝凤,且那衣袍样式和她从前的凤袍差不多。

    她打扮妥当,看着水晶镜中的自己呆了呆。

    这样盛装,也只有封后大典和她入皇陵的那天才能相较,再想起整个狐宫的喜庆装饰,雾濛濛心头有了揣测。

    “主人,时辰到了。”小妖在后头轻声提醒。

    雾濛濛点了点头,她扬袖,仿佛又回到身为皇后的那段日子,“带路。”

    一路雍容,一路优雅。

    步上莲花毯,但凡是她每走过的一步,脚下的并蒂莲竞相绽放。

    正殿之中,宾客满堂,雾濛濛余光一扫,才发现修行界很多人都来了,有妖族的,有魔修,也有人修,便是无极宗的人,大部分都在列。

    她微微抬头,看着并蒂莲绵延尽头的那一身大红喜服的人,嘴角一翘。就笑了。

    时空不同,时间不同,宾客不同,但同样和很多年前一样,他登基大典上,在高抬尽头,等着她步步走走近。

    而雾濛濛身上此时的曳地长裙,随着她步步走近息泯,也发生了变化,原本是淡蓝色,这会逐渐变成粉红,最后直至同样的大红色。

    “等久了?”最后一步,并肩,雾濛濛将自己的手交到息泯的手中。她轻声问道。

    息泯略低头,雾濛濛就看到他暗金色的眼瞳中,艳红色的自己,灼灼似烈焰。

    结成道侣的过程,要比拜天地简单的多,且他们早定过了契约,故而只是象征性地念了念契约词。

    哪知,最后一字方落,分明没有任何灵气波动,可雾濛濛身上金凤啼鸣。

    在这声凤鸣之下,隐隐从息泯身上传出高亢龙吟,一条金黄巨龙,也是从他身后腾空而起,最后在半空之中与金凤交颈相缠,悱恻又眷恋。

    雾濛濛抬头看了看,这不是她第一次见到自己身上的帝凤具化,可绝对是最清晰的一次。

    这等龙凤奇观,在修行界也是很少见,众人大开眼界的同时,对两人这天赐良缘啧啧称奇。

    随后的事,就是息玄出面的,息泯带着雾濛濛回了在狐宫的寝宫。

    雾濛濛甫一踏进去,就见着熟悉一景一物。

    宽阔的龙床,薄纱,还有香炉以及屏风

    “可还喜欢?”息泯从背后抱着她低声问。

    雾濛濛抿起唇,看着面前和从前未央宫一模一样的寝宫没说话。

    息泯又说,“屏风找不到一样的大殷疆域的屏风,其他的应该没差”

    “喜欢。我很喜欢”雾濛濛转身紧紧了抱着他。

    息泯嘲笑她,“莫不是被感动哭了?”

    说完,他还挑起她下颌特意看了看,果然瞅到雾濛濛泛红的眸子。

    雾濛濛嘟嘴,“你真讨厌。”

    息泯扬下颌,毫不留情面地戳穿她,“说你蠢,你还真是,一边讨厌,一边喜欢?”

    雾濛濛捶了他胸口一下,表示不想和这个嘴巴坏的公猫说话!

    息泯瞧着龙床,也不知想起什么,搂着人就过去,“该洞房了。”

    雾濛濛大惊。她抓着他袖子,语重心长的道,“阿泯,我跟你说,虽然我们现在是修士,可凡事过犹不及,而且你每年还有个发情期,所以平时,我们还是要节制”

    没等她话说完,息泯俊脸就黑了,他冷冰冰的道,“发情期?”

    雾濛濛点头,看了他一眼,“你还没修成人身的时候。半夜爬起来,在卫生间拿我衣裳蹭,以为我不知道?”

    那时候没说,不过是不想伤他薄脸皮罢了。

    这种黑历史被掀出来,息泯当即翻脸,恼羞成怒地将人丢上龙床,按着人就开始脱她衣服,“蹭?你还知道挺多,嗯?我今晚上就蹭死你!”

    雾濛濛双手乱挥,但息泯尾巴一变长,就将她双手捆了。

    她鬼哭乱嚎的开口讨饶,“我错了,阿泯我错了,我再不乱说了”

    “哼。”息泯压着她,冷冷一笑,“晚了!”

    他瞅着她,十分危险都摸了摸她嘴角,“想知道我发情期的时候什么模样?蠢东西,你今个完了!”

    雾濛濛惨兮兮的,眼尾都是水光,她像条虫子一样企图往外爬。

    发疯的阿泯,就真真是只公猫,她惹不起啊!

    两人正在龙床上闹腾成一团,冷不防哗啦一声,房顶破开了个洞!

    雾濛濛和息泯探出头,就见一团白毛狐狸从天而降,“闹洞房!”

    雾濛濛觉得小玄从没有如此可爱过。简直是救苦救难的菩萨。

    息泯觉得这头蠢东西可以剐了皮子做狐裘,妈的专门坏他好事!

    息玄落地,变成半人高的狐狸,看见龙床上的两人,狐狸眼一亮,就想扑上来。

    息泯眼疾手快,同样变成一只大猫,先用身上长猫将浑身光裸的雾濛濛遮住。

    只有个头在外面的雾濛濛看见小玄眸子更亮了,他飞快的变换成和阿泯一般大,跟着前肢一搭,就扑在阿泯身上,九条尾巴缠着他,从龙床上滚了下去!

    雾濛濛一个瑟缩,她赶紧穿上衣裳,可等她从龙床上下来,小玄已经和息泯滚成一团,还滚出了寝宫。

    小玄似乎十分欢快,他可喜欢和大主人滚来滚去的玩耍了。

    但雾濛濛却听到息泯气急败坏的声音

    “蠢狐狸滚开!朕要剐了你做狐裘!”

    雾濛濛倚靠在殿门边,瞧着正拿爪子去挠狐狸的布偶猫,他金色的猫眼褶褶生辉,耀眼极了。

    她瞬间就笑了。

    这样的阿泯,竟然让她比从前还更喜欢,仿佛每和他在一起一天,她就越发的更多喜欢他一点。

    仿佛察觉到雾濛濛的念头,息泯回头,好不留情的将狐狸踹开,他在半空中一跃,在落到雾濛濛面前之时。已经是白衣的人形。

    他搂着她,对还想扑过去的狐狸,嘭的关上殿门,还威胁道,“再敢进来闹,朕削了你的毛!”

    雾濛濛含笑回抱他,“好了,阿泯别对小玄那么坏。”

    息泯哼哼几声,抱着人回到龙床,望着房顶的大洞,却是没法洞房了。

    他看着她,目光深邃,不太高兴抿了抿薄唇。

    雾濛濛捏了捏他的脸,踮起脚尖亲了他一口,“我最喜欢阿泯了,往后也要一直喜欢。”

    息泯眸色微亮,他翘起嘴角,凤眼傲娇,“那就允许你一直喜欢”

    说完这话,他望着她,低头又说了次皇陵之中的最后一句话

    “吾亦同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