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裴先生,别来有恙 > 第98章 到你不再离开为止

第98章 到你不再离开为止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墨语砚
    宋问言是在让人厌恶的医院特有气味中醒过来的,也是第一时间就确认了自己身处之地。

    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蔓延开来,再加上小腹传来的隐隐疼痛,宋问言只觉得浑身冰凉。

    “少夫人。你醒了。”

    成嫂将准备好的汤倒在碗里递给她:“这个是补身子的,你多喝点。”

    但宋问言一直低着头,及肩的长发披散下来遮住她的脸,根本看不到任何的表情。

    她就这样坐着。时间像是被凝滞了一样,久久没有任何的回应。

    裴琛爵小心翼翼的推门看了眼静坐在床上的宋问言,又将门关了起来。

    “少夫人一直这样,孙少爷。该怎么办?”成嫂担忧的问道。

    她也真是不明白,原本好好的两个人怎么就变成这样,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可是丈夫不让她问,所以就算心中有万千的疑问,最终还是只能忍了下来。

    宋问言从医院中醒过来确认了孩子被打掉之后,不哭也不闹,但就是一句话也没有再说过,就这样封闭起自己彻底的与外界隔绝开。

    宁如意低声在裴琛爵耳边提醒:“心理医生都请了几个了,全都一致认定她是自我封闭,得想办法让她开口。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她这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来惩罚我。”

    想到她空洞的眼神,裴琛爵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掏空了一块:“是我亲手杀了我们的孩子。”

    宁如意想要安慰他这是被形势所迫。他也是迫不得已。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这种情形之下,无论什么样的安慰,对于裴琛爵来说不过是雪上加霜。

    回到书房,宁如意试探性的问他:“我有个办法,或许能让问言那丫头走出来。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裴琛爵抬头看他。并没有说话。

    明白他这是默许的态度,所以继续说道:“我想着她这可能是因为太悲伤了。如果能将心里的一切发泄出来,说不定就会好了。”

    说着一手抱胸,一手抚着光洁的下巴,精致的眉宇间满是苦恼:“可关键的问题是该找谁来让她发泄怨气呢?”

    这个人必须是宋问言最为信任的。

    裴琛爵眉头微蹙了下。立刻吩咐邵康:“去把鹿笙找来。”

    鹿笙是她唯一的好朋友,也是她最信任的人。或许只有鹿笙能让她放下心防,彻底的信任。

    宋问言和裴琛爵之间的事情鹿笙从报纸网络上多少都有了解。自然是替宋问言感到担忧。

    可是每一次打电话都是无法接通,所有的方式也都换不回她的回应,鹿笙明白,宋问言这是不想让她担心。

    只是没想到最终找上她的竟是裴琛爵。更没有想到不过一段时间没有见面,宋问言竟清瘦憔悴成这种样子。

    “问言。你这是怎么了?”

    宋问言双眸空洞,完全没有往日的神采。更重要的是她似乎没有了任何的意识。

    “这是怎么回事?”鹿笙回头怒声质问裴琛爵。

    虽说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身为局外人很能明白其中的缘由。可是看到宋问言这样,鹿笙非常后悔在宋问言最艰难的时候没有陪在她身边。

    鹿笙那要吃人的眼神看得宁如意都是心中发冷。

    “那个。咱当务之急是不是还是应该让问言恢复过来?”

    顶着巨大的压力,宁如意冷静的说道:“至于别的,咱们稍后再议稍后再议怎么样?”

    虽然是极度讨厌这两个人,但鹿笙不得不承认宁如意说的对。

    所以冷哼了一声之后就不再理他们了。

    宁如意扯了扯裴琛爵的衣袖,小声提醒:“咱们出去等吧!”

    两人退出房间,但裴琛爵执意要在房间外守着,宁如意别无它法,也只能陪他一起等。

    “问言。你怎么成这样了?”

    懊恼的鹿笙自责不已:“你这个傻丫头,被人欺负干嘛不跟我说?为什么要把我拉黑?不知道这样只会让我更担心你吗?”

    “早知道你会被这个臭男人欺负成这样,我当初就该阻止你。”

    想到宋问言受的那些委屈和痛苦,鹿笙泣不成声:“说什么是你最要好的朋友,但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我却不在你身边问言,对不起!”

    在鹿笙哭的不能自已的时候。肩膀上传递来熟悉的温度,宋问言轻柔的声音传入耳畔:“鹿笙。不是你的错。”

    等鹿笙走出房间的时候,不仅满面怒容,清澈的双眼中更是燃着怒火。

    “裴琛爵!”

    这是她第一次直呼裴琛爵的名字:“你这个杀人凶手不必拿我来威胁问言,我告诉你,不管你打算做什么我都不会怕,更不会妥协!我一定要让问言离开你!”

    悲愤的情绪让她的双眼通红,如果不是为了保护她,宋问言早就已经离开这个薄情的男人,孩子也不会被亲生父亲扼杀。

    鹿笙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愤怒过,如果现在有一把刀,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刺穿裴琛爵的胸口。

    鹿笙说完之后径自离开,但裴琛爵知道留住宋问言的最后一张牌也失去了。

    宁如意也知道他之所以以鹿笙威胁宋问言的用意,可是现在恐怕是没办法再利用了。

    “琛爵,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他只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宋问言离开,他不能失去她!

    “从你手下挑几个人过来守着,绝不许她离开这里!”

    对他的背影长叹了一声,低声喃喃自语:“这样软禁她,只会让她更恨你。”

    可是裴琛爵听不到,就算是听到了,宁如意知道他还是会这么做。

    宋问言,从来没想到这世上竟还有一个女人能让冷静自持的裴琛爵失了方寸,做出这种不冷静的事情。

    听到开门的声音,一直站在窗边看着楼下守门人的宋问言平静的问:“你想这样到什么时候?”

    她的声音平静的没有一丝起伏,更不含任何的感情。

    身后响起裴琛爵冷冽的声音:“到你不再离开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