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新大陆(完结)

第一百四十三章 新大陆(完结)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荆柯守
    弗拉德笑了笑,没有和女人说更多,而是起身轰走:“我要休息了。”

    “哦,您真是太无礼了……”女人们尖叫着表示不满,但对上这个英俊男子的冰冷眸子,陡产生了一种恐怖感,不由捧起衣服就跑出去,一面还抱怨着:“可恶的男人……”

    嘭!

    关上门,弗拉德克制住吸血渴望,又喝光半瓶葡萄酒,呼出一口气:“不能动,现在还不能暴露……”

    翻开商会会长给北殷洲地图,大河墨绿色纹路贯穿南方,草原广阔,灯光照着一处处大圈小圈,多数是红色圈。

    部落都是有真正力量的巫师,能呼风唤雨,能治疗疾病,能杀传教的神官,不用忽悠,直接用法术对抗……

    硬上就要折损力量,各个列强为避免损失过大而被别家捡了便宜,正默契划分出自己的主攻,采用离间挑拨和商品渗透套路来缓慢蚕食,派出流放犯人和宗教异端、失业流民去填充一寸寸艰难获得的土地。

    这也就是说,这样一片荆棘生土,现在过去的人,都是炮灰,为继任者铺路,要不是吸血鬼寿命漫长而发展特殊,弗拉德堂堂一个血族公爵根本不会考虑去这种穷地方……

    一天没有舞会,没有美食,没有起居交游,高贵血族岂不是沦为和乡巴佬凡人一样的可怜虫?

    就算做出这样决定是为了逃避黑暗之心议会的惩罚,弗拉德也是郁闷非常,甚至包括转港瀛洲大阪去北殷洲金山港的一路中转,为避免暴露行踪,要两个月时间里在轮船上不能自由吸血和玩乐……都是让人觉得灰暗。

    但登上这艘去北殷洲的游轮,不断地游走在女人们中间打听到消息,更听到乔治宣布东十三镇独立出布列艾坦帝国的消息,弗拉德感觉到一种海阔天空,似乎失败的颓气都一扫而空,不由暗惊:“难道这一行北殷洲,是迎合了主的荣光,有着好运?”

    这想法一产生,明月夜空中落下银光,让吸血鬼公爵沐浴光辉。

    “神迹!神迹!主啊,你没有抛弃我……”弗拉德大为惊喜振奋,大喊着奔出舱室,跑到船顶舱甲板,突一个眼熟的背影在下面船舷甲板走过去,它顿时大惊回避,见鬼了,见鬼了……

    “主啊,能否给你愚钝黑暗仆人一个更明确的启示……”

    “既是要我去开拓北殷洲,为何又让这恶魔跟上我,难道这是对您仆人考验?”

    …………

    游轮驶出港口,海岸线在身后变成漫长的一条黑线,青年在船上转了一圈走回来时,看到这幕,停在船舷初,双手握紧栏杆。

    王、孙、刘、季几个军官过来敬礼,说:“没发现您说的……”

    “你们看,多看看……可能很久看不到母国土地了。”

    望着那条黑线渐渐远去,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沉默。

    “长官……我们还会回来么?”

    “也许会,也许不会,一个人命运啊,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你们回去带人再查一遍,注意在侍者询问,我们或能再次扼住命运的咽喉……”

    “既跟着我们,我们就必须对这五十个小伙子负责。”纪伦平静的说着,这次去海外,只有一半人跟随,余下纪伦爽快的发了路费。

    “是。”

    片刻,轮椅滚过甲板木条的辘辘声在身后接近,最后停在身侧,黑发女孩轻轻:“有一个问题,阿伦你到底是在意这方神州,还是不在意呢?”

    青年没有回答,沉默了良久,说:“跨过海洋,越过第一岛链、第二岛链,才能补足这片土地三千年大陆在海洋领域上的缺位。”

    “阿伦你的心……其实一直没有变过吧?”

    “怎么说?”

    “三年前你就给姐姐的那本小册子……”少女纪相思的记性很好,手指轻轻按着银色笔记本,微笑:“你告诉姐姐……”

    “要是有着无可取代的才能……时势到了由不得姐姐我不上,事不可为,可能当不成女皇,那就当女首相也无所谓……”说着,她吐了吐舌头,为自己没有做成神州社的大事而遗憾。

    纪伦摸摸她的柔顺肩膀,接过她的话,第二遍对她:“也不必强求,报仇完就撤退,但是我们退居海外不是去当寓公,当然资本经营还是必须,要知道在神州以外资本才是真正核心的权力……”

    “阿伦早就准备好了?”

    “随手布局罢了,你‘熊与茉莉’银行已成为孤星共和国的资本,这很好,我给你带来了武装,这虽三十人,是组织的种子,补上你的缺失,我们花费此次收获的重金买来这五十张船票是有意义,它们是命运的船票……”

    “自从我知道那片大陆还有许多许多同文同种的殷人,我就有了这步棋,接下来要吸收同族远支殷人的力量来扩大自己组织,利用你同族血脉,去和那些巫师们交流……巫师们联系是跨越部落血脉,通过他们来打开殷人的认可……”

    “啊……阿伦你难道是要……”

    “听着,新地盘有二大惊喜,一就是它们是殷人,第二就是这世界不单有科技和工业,巫师有效抵抗着殖民地者。”

    “因此新大陆,列国的力量并不强。”

    “当然,就算不强,也比我们强许多倍,我们一开始,不是军事抗争路线,那太显眼了,而是一手大棒一手胡萝卜,和平利用市场……”

    “倾销,说实话,不要太心软,至少比起列强枪炮和病菌,我们经济要更温和许多,因此积蓄力量。”

    “其中最重要的是翻译列国的科技和文献。”

    “相信我,这时代的作品还不是很多。”

    “我们要购买生产线,工业,包括是军工。”

    “相信我,这个时代的列强还没有严格封锁工业的想法,并且整套也不是很难。”

    “以上,五到七年就可以。”

    “有着它们,我们就可以真正开始发展。”

    “嗯,阿伦说的是。”

    “但姐姐不确定殷人部落的巫师们会不会接受我一个法力微薄的女孩,他们似乎很重视力量?我想过也要去各个部落看看能不能说服,但是银行背后股东们阻止了我,白人老爷们说那些都是野人,会杀了我……当然,他们不知道我是华夏少女,养父养母失去女儿小海伦后……”

    纪相思看了看不远处在用小鱼干逗着猫的小海伦,想着自己的第二家庭也要家人团聚,目光里就有笑意:“又因我偶然激发紫水晶项链的守护法术救了他们,就真心将我当了他们女儿,从此戴金色假发、蓝色假瞳,肌肤本来就白,各国语言通晓,就很容易伪装成白人天才小姑娘了,这样一个小姑娘从小是受殷人嗜血野蛮的宣传,却很想去殷人部落看看,是一件很奇怪事,我不确定他们会不会怀疑,风险就很大了,毕竟我手里除轻云姐就没有可信班底,万一给我指定了丈夫,那就惨了,我死也不要嫁给白人。”

    “不要怕,现在姐姐你有了我。”纪伦顿了顿,说:“我有很多热血,只给真正在乎我的人……既姐姐喜欢做事,弟弟就会支持你,你要做北殷洲女王也好,要做幕后资本公主殿下也好,我都能扶你到位置,让你有力量,你爱怎么样生活就怎么样生活,没人能逼迫你嫁给谁。”

    “阿伦……”

    女孩的眼睛里闪着泪光,她不知道以前孩童时木呆呆的弟弟是怎么变得这样聪明而强大,享受着自己有这样一个弟弟,直到三年前一别后,纵使商海的翻云覆雨、白银之宫的王座,都无法温暖她内心的孤单惶恐,今天又重新得到了这种在人生意义上的无条件支持,这是除了纪伦外,任何人都不曾给她的,让她有种饮下甘甜毒酒的感觉……

    “嗯,怎么哭了?”纪伦说。

    “我想说,我……”女孩扑在弟弟怀里,抬起了小脸:“是风太大。”

    纪伦:“……”

    ……

    第二天早晨。

    笃笃笃

    敲门声响起,整个船舱房间都拉着厚厚窗帘一片漆黑,弗拉德摸开了灯,起床过去在门后,侧耳听了听外面呼吸声,警惕说:“谁?”

    “先生,您的早餐。”一个熟悉的陌生女声用布列艾坦语说着,还有小推车滚动停下的声音,一切是正常流程。

    嘭!

    舱门打开,推着小推车的金发女侍者松了口气,脊背在身后一道目光注视中绷紧,这已是她战战兢兢被迫敲开的第三十六个舱室了,这时赔着职业的微笑给面前的弗拉德送上红酒与牛排、仰望星空烤鱼派的托盘:“还是您习惯的口味……”

    “谢谢。”

    弗拉德拿起来,转过身,准备顺手把难吃的仰望星空派扔进外面海里,自来过鲁国之后,它就受不了过去的一些饮食了。

    接着又传来第二阵小车轮滚动的声音,也停在了门口,弗拉德蓦地转首,一个青年正推着银色轮椅上的少女走过门口,侧首看着吸血鬼公爵,恍然微笑说:“最后的晚餐,enjoyit。”

    “啊啊啊啊”吸血鬼惊怒,白雾冲面。

    “鲁国神族,虽你恢复了伤势,但你还是杀不了我!主庇佑,我比过去更强大了……”

    小黑点穿过两人角斗的空隙,砸在窗帘上停顿的瞬间显出手雷,轰然爆炸声冲破钢铁船舷,刺目阳光透过斑斑孔孔照射进来一道道金色光柱,伴随着审判声音:“你的命运结束了,弗拉德公爵。”

    “不……我有主的天命在身,不”吸血鬼惊恐叫着,祈求着主帮助它黑暗的仆人。

    “这里是神州的东海。”全身钢铁甲胄武装的青年撕扯下来窗帘。

    阳光霎时穿过青年背影,照向吸血鬼公爵逃窜的身躯,它的华丽衣袍和健美身体都变得千疮百孔,一瞬间化灰飞,在外面听到声音赶来的洋人原本要援助,看着这一幕,都是停下动作,窃窃私语:“是吸血鬼……”

    “私人事务,goaay!”

    金发女孩冷漠地当着这些族人的面,“嘭”关上门,她手指套着崭新的手雷环,捡起地上的一张北殷洲部落图,手指着图上题首的一行花体字,对身后褪去覆盖武装的英俊青年:“老师你看。”

    “不认识,相思来看看,什么意思?”

    黑发女孩自己推着轮椅过来,辨认着字体:“闪族支系的希伯来语,意思是……上帝保佑阿美利坎,阿伦知道这句是什么咒语?”

    阳光穿过窗帘照落两个女孩身上,同样雪白耀眼的幼嫩肌肤,而金发与黑发交相辉映,一坐一站,犹如清晨里的油画凝固的姐妹肖像,而这一半光明一半黑暗的交界线里,青年收起地图按在她们肩上,脸上露出一个微妙笑容:“那就让这上帝保佑……我们去新大陆的远航。”

    海鸥在破碎的窗口阳光下越过去,嘴里衔着捕获的活鱼,小白猫苏小小眉蹲在破口处,伸着爪子“喵”,似乎是招呼着,冰蓝色的猫眼倒映着波涛连绵,洋面蔚蓝,浪花雪白,朝阳正在跳出碧波,照遍大洋。

    这本书本来有很长的大纲,现在完结,是迫不得已

    一方面就是有黑子瞎举报,河蟹神兽是无敌的,只能跪了,还有一方面我也不矫情,这本书我学到许多东西,但是开局的确不太适宜网文,现在数据很差。

    可以说两方面都有原因吧,编辑询问了我后,我就选择结束了。

    大家新书见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