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番外颂慕然篇(旧事)

第一百五十一章 番外颂慕然篇(旧事)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昀晨花
    “能帮我一次吗?我只想要一个属于顾谦和的孩子。”

    外科问诊室内,颂慕然盯着眼前的男人垂眼淡淡的说着,而穿着白大褂的黎彦希始终都没有理会她。

    良久后,黎彦希看向颂慕然沉声道:“这种事你找顾谦和,我是医生,我帮不了你。”

    “我知道你可以的,帮我做一次人工受孕。”颂慕然沉声道。

    黎彦希愠怒的站起身,盯着颂慕然道:“颂慕然,不要触犯我的底线。别仗着我喜欢你,就可以命令我做不愿意做的事。人工授精?亏你想的出来!顾谦和是不行还是压根从没有碰过你。”

    那刻颂慕然发觉自己的自尊被践踏的一塌糊涂。她咬唇看向他,勾唇冷笑:“这都是你逼我的。要不是你言而无信,我怎么会被父母逼迫嫁给顾谦和。若不是你娶了陈香香,我会为了气你嫁给顾谦和吗?我只想要一个孩子,一个顾谦和的孩子。我们颂家完了,若是我被赶出顾家,我还剩下什么?”

    颂家落败了,什么都没有了!父母也被高利贷的逼死了,她若是没了顾太太这个身份,她怎么生存下去。

    “你不做医生了?”

    “这双手还能拿的动手术刀吗?”

    那刻黎彦希和颂慕然心里徒然升起一股悲凉,那是对命运无奈的悲凉。

    “我帮你!只要你弄到顾谦和的精-子。”

    颂慕然回了鑫源区的别墅,做饭的事刘嫂,偌大的别墅只有她一个人。而她的丈夫顾谦和,距离上次一见面已经是一个月前。

    婆婆每次骂她管不住丈夫,两房的人都看着她笑话,巴不得看到有一天她会被顾谦和扫地出门。

    “太太,今天做了牛排,七分熟的,很入味。”刘嫂笑着对我说道。

    “是吗?那我尝尝。”

    然而当颂慕然拿起刀叉那刻,她不禁脸色一白。她手切不了牛排,因为她的右手受了伤。

    一年前,在没有嫁给顾谦和前,徐岚音找过她。那是黎彦希母亲,是个很优雅有学识的女人。然而那只是表面,右手使不上力气全是徐岚音干得。

    徐岚音废了她的手,警告她离开黎彦希。

    想到徐岚音割断了她的动脉那血腥的画面,颂慕然便吃不下东西。

    凌晨二点的时候,顾谦和喝得醉醺醺的回了别墅,原因无疑他的公司刚上市,资金周转不开,投的股票下跌,而更让他头疼的是夏倩倩也像他要钱。

    可恶的事,今天看了电视,娱乐八卦报道着徐岚音的报道,现今的初恋非比寻常,都走上红地毯了。

    顾谦和酒气冲天的推开了门,那响动太大,让浅眠的颂慕然彻底醒了。

    “是谁?”

    颂慕然啾着门口那个人影,那人有个一米八以上的样子,看不清面容,但是她知道能随意出入别墅的也只有这栋别墅的主人。

    她慌忙开了抬头,披上衣服,走至他身边,扶住摇摇晃晃的

    弱弱的说道:“你喝酒了。”

    “你是谁?”

    顾谦和的晃了晃头,伸手挑起颂慕然的下巴,丹凤眼微微一眯,透着一份野性的危险气息。

    那张面容太妖艳,怎么说呢!面前这个女人是他见过长得最精致的,眉黛精致,一双潋滟四射的丹凤眼,笔挺的鼻梁,红润小巧的嘴边。

    挑起下巴那刻,她被迫看着他的样子,着实惹人怜惜。

    他不禁出声赞美道:“长得挺美,比夜来香新来的的雏还要好看一些。”

    这显然是对颂慕然的讽刺,她莫名的感觉屈辱,自尊受了侵犯。她撇头躲避他的碰触,扯了扯嗓子道:“你醉了。”

    “醉了?嗯,是有些醉了。”顾谦和不可否认,不过醉了也不影响他欣赏美。

    “我下楼给你煮醒酒汤。”颂慕然慌乱的不知所措,侧身躲过顾谦和,往楼下走去。

    然而下一刻,她被他攥住的手腕,他微微一扯,她就跌进了他的怀中。

    她慌乱抬头看着他,挣了挣手道:“你要干什么?”

    “你觉得我能对你做什么?”

    顾谦和真的喝醉了,要是知道面前的女人是颂慕然,或许想死的心都有了。颂慕然,他是对不屑碰的女人。

    “你放手。”

    “陪我一晚上的,给你一万。”顾谦和打了一个酒嗝,其实他没什么钱,过两天说不定公司还要面临破产。

    那绝对是侮辱,颂慕然的骄傲全被顾谦和打的一败涂地。她忍下那股不甘,扯了扯嘴角,牵强的说道:“你想要我怎么陪你?我是你老婆,你不用花一分钱,你就能得到我。”

    “老婆?”

    顾谦和想了想,他好像已经记不得自己老婆长什么样了?那是老头子硬塞给的女人,就像一双不合脚的鞋,爸妈使劲的给你穿上,即使自己不愿也不能反抗。

    他不禁笑了,那一笑,让颂慕然慌神。

    顾谦和是怎么样的男人,他长得很想宋仲基,尤其是笑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微风拂过脸庞,温暖如春。

    “我老婆叫什么我都不知道,你到是说说叫什么?”

    颂慕然脸色一白,竟然不知道怎么回话。原来身为丈夫的他,竟然连她张什么样,他都不记得。

    这样的婚姻,有多悲哀?她不知道,要怎么继续下去。

    她犹豫了,她真的犹豫了!

    她不知道要不要替面前的男人生孩子,他的心里根本没有她这个老婆,就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他流连忘返好眼花处,从未记得他是个已婚人士。

    没有爱情的婚姻,就像是牢房,不管你怎么受刑,依旧卑微如尘。

    “我叫颂慕然。你想要我怎么陪你?是这样,还是这样……”

    她也不知道哪里的来的勇气,她伸手拥住她,甚至大胆的仰着头吻向他的唇。

    他的唇很凉,还泛着酒气,她缓缓闭上眼,眼泪从眼角滑落,渗透进了发丝间。

    然而他静静地看着她,良久后他微抬起手,为他拭去了泪痕,将她微微推开,拧眉道:“为什么要哭?我并没有强迫你。”

    他确实没有强迫她,却一遍遍的辱没着她的自尊。

    她一向高傲,现今一无所有,连仅剩下的尊严都被无情的践踏着。

    “我讨厌落泪的女人。”

    在顾谦和的世界里,哭是懦弱的表现。像他一个私生子,五岁时生长在烟花酒香处,母亲每天都游-走各色男人之间,甚至有时候遇到脾气不好的男人,还会打骂他。

    他没不曾哭过,他相信自己可以改变命运。然而他的命运是因一个女人而改变的。

    那晚上顾谦和并没有对颂慕然做什么,他只是拥着她踏实的睡了一觉。所谓的陪,只不过是清清白白的纯睡觉。

    然而第二天,酒醒了的顾谦和,看到怀中女人,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想骂人,自己怎么爬上颂慕然的了?

    他没干什么过分的事?

    顾谦和显然知道自己酒不好,他气恼的将颂慕然给扔下了,急急地穿了衣服,暗骂了一句:“真晦气。”

    那句话莫名传到了颂慕然的耳朵里,那刻她只能凄凉的笑了笑。原来被嫌弃的感觉,是这样的!

    顾谦和再次进别墅是一个星期后,他是被老爷子强逼着进了别墅,从来没有人这么威胁他,可公司需要资金周转,他不得不答应老爷子来这里的过夜。

    颂慕然没想到顾谦和会来,她不悲不喜。对她来说面前的男人,跟她只是同在屋檐下的陌生人。

    顾谦和想放话羞辱她几句,这女人连个眼神都没奢侈给他。他沉默很久,沉声道:“我今天住这里,准备饭菜。”

    这是第一次,颂慕然跟顾谦和吃饭,两人都不说话,氛围无故透着一股压抑。

    颂慕然用了饭后,上了楼。她如往常一样,上了楼看了会电视,便洗澡洗头。

    顾谦和进门的时候,正巧看到颂慕然从浴室出来,她穿着性-感的睡衣,湿漉的长发垂在的两间。

    她显然也是一愣,有些局促的后退。

    顾谦和觉得自己也有一天会被美色诱-惑,颂慕然是个尤物,放在古代这相貌不是进宫为妃,就是王妃。

    他走至颂慕然的面前,攥住她的手腕,将她推到在上。

    她没有拒绝甚至很配合他,但是他能感觉的出来,她在沉默的抵触他。

    “你是性冷淡?不会叫?”

    顾谦和发泄完,便从她身上起来,走的时候他斜睨了一眼她,她就直挺着身子躺在那里。

    里是顾谦和留下的精-子,她的机会只有一次。那天颂慕然找了黎彦希,他安排妇产科的医生为她做了人工授精。

    只是她显然做的有些多余,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他回来的时候是凌晨一点,他一身湿哒哒的,还喝了酒。

    他显然没有理会她,坐在沙发处,喝了好多红酒,偶尔抽个烟。

    颂慕然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但她感觉的出来他情绪很低潮。

    ‘呯’的一声,顾谦和将酒杯砸向地上,吓的坐在上的颂慕然不住的往后退。

    “你,你没事!”颂慕然忐忑的说道。

    顾谦和转眼看向颂慕然,那双黑眸太闪亮,有些晃眼。他看着她道:“你过来。”

    颂慕然不知道要不要过去,犹豫了一下弱弱的开口道:“你要做什么?”

    “你怕什么?我又不会你对你怎么样。”顾谦和眼眸一眯,冷凛的说。

    她忐忑的下了,走至他的身边。

    顾谦和这才发现今天的颂慕然穿的睡衣很保守,他勾唇嗤笑道:“换睡衣,不觉得迟了吗?”

    “我……”

    “坐!会喝酒吗?”

    颂慕然没敢说不会,犹豫了一下她点了头。

    她只是稍稍抿了一口,就有些头晕。她看了一眼闷头喝酒的顾谦和,犹豫了一下伸手握住了酒瓶,垂眼低声道:“别喝了,明天会头痛。”

    顾谦和伸手将她扯进怀中,紧紧的拥着他,只是他全身湿哒哒的,让她很难受。

    颂慕然仰头看着他,对上了那双深邃的眼眸,她红着脸道:“你能别抱着我吗?”

    “你长得真好看。”

    这不是第一次听到别人夸奖她长得美,就连顾谦和因她长得好看而亲近她。

    “嗯,我知道。”

    他靠近她,吻住了她的唇,他的吻毫无章法,又急又强势。这跟黎彦希亲-吻她,很不同。

    或许她也有些醉了,看他的目光也变得迷离。

    “你喜欢我吗?”颂慕然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脑抽了,竟然问他这么荒唐的问题。

    他没有回答,只是将她抵在沙发处,扯坏了她的睡衣。

    颂慕然的闭上眼,承受他的侵略。

    那天晚上的顾谦和很温柔,让她错觉的认为其实他不抵触她,他们会一天天亲近一些。

    只是她错了,爱情绝对不是在两腿之间产生,也不是两腿之间里产生爱情。

    顾谦和没在来过别墅,颂慕然每天都点一盏灯,等着他。

    她不会打他电话,每个深夜里她都会坐在落地窗口,看着窗外,看那抹熟悉的身形会不会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一个月后,颂慕然怀孕了,她不知道是人工授精还是自然受孕,但是能肯定是顾谦和的。

    她回了老宅,告知了婆婆,告知了公公,之后整个顾家人都知道了。

    她想今天晚上他一定会回来,她又会看到顾谦和了。她想或许今天她能和他一起吃个饭。

    然而没有,他没有回来。

    颂慕然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原来等自己的丈夫回来,比他爱不爱,喜不喜欢更加煎熬。

    四个月的时候,顾谦和带着他的白月光出现在她的面前,颂慕然无法形容自己额心情,满腔的热情被一杯冷水给浇灭了。

    “谦和,这就是你老婆?呜呜呜,比我好看呢。”夏倩倩扑进了顾谦和的怀中,哀怨的说道。

    “在我心里的,你更好看一些。”顾谦和——溺的拍了拍的夏倩倩的头,淡淡道。

    “不行!不行!我都不喜欢她,你能不能跟她离婚。”夏倩倩晃着顾谦和手,撒娇的说道。

    都说撒娇的女人最好命,果然顾谦和很受用,极为无奈的说道:“会的!”

    那刻颂慕然的心像是绵帛被撕扯成了两半,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疼,只是莫名觉得自己悲凉。

    “谦和,她都怀了你的孩子。有了孩子,怎么怎么会跟你离婚。”夏倩倩可怜兮兮的说着。

    顾谦和蹙眉,良久后道:“孩子可以打掉。”

    颂慕然不可思议的看着顾谦和,他说的决然,一丝犹豫都没有。

    “你不要我们的孩子?”

    “我顾谦和的孩子,怎么轮也轮不到你。”

    颂慕然脸色惨白,不禁后腿了一步。她有些站不稳,扶着沙发,呼吸有些不顺畅。

    他来的匆匆,去的匆匆,颂慕然没忘记夏倩倩临走时得意的笑。

    两天后,顾谦和坐在沙发处,等着颂慕然下来。

    颂慕然看了一眼他,淡漠的收回目光,坐在餐桌上,吃着刘嫂准备好的早饭。

    “明天不要吃饭,我已经约了医生,替你检查身体,没有意外的话下午就做人流手术。”顾谦和翻阅着报纸,淡淡道。

    “我不要。孩子是我的,我要生。”

    这是颂慕然第一次那么大声的跟顾谦和说话,她依旧不敢看他,但是语气坚决。

    “由不得你。”顾谦和沉了脸,冷凛的说道。

    “公公不会同意的。孩子姓顾!”

    “颂慕然,你觉得有意思吗?两个陌生人被捆绑在一起,还要生下孩子,我们悲哀,孩子也悲哀。你有没有考虑过,孩子愿不愿有这样的爸妈。”

    颂慕然悲哀的发现顾谦和说的是事实,可是她爱着的这个孩子,他每天在直接肚子里长大,她感觉的到他。

    肚子大了,她能感觉他踢她。她爱着他,他的降临或许会改变她乏味的生活,给她一点希望。

    “我要这个孩子。”

    只是他的强势,让她抗拒不了,她被顾谦和强行拉到了医院。

    也不知道夏倩倩怎么收到消息的,得意万分的跑来了医院。

    “谦和,我求求你。求求你让我生下这个孩子!”颂慕然卑微的乞求道。

    她不要了自尊,只求他留下她肚子里的孩子,她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孩子。

    “你问倩倩!她要是肯,你就生下来。”

    颂慕然凄凉的笑了笑,何时她悲哀成了这样?原配去求小三?

    夏倩倩很得意,她抬高了下巴,笑的万分的得意。

    颂慕然屈膝跪在地上,垂眼沉声道:“我求你,求你让我将孩子生下来。”

    夏倩倩被吓到了,毕竟在医院里,被人指指点点,把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谦和,算了!就要个孩子。其实她也蛮可怜的!”

    颂慕然觉得受着这样的耻辱,活着好艰难。她悲凉的发现,做女人做成她这样的,也够谎缪的。

    怀胎十月,颂慕然每天最大的幸福就是肚子里孩子一天天长大。她感受生命的真谛,原来孕育新的生命是这么幸福的事。

    然而她生产的时候,血崩了,她求着医生,保孩子,她用尽了所有力气……

    鼻尖还飘荡着血腥味道,她望着刺眼的灯光,缓缓闭上了眼……

    我叫颂慕然,我的一生只活到二十二岁,我嫁给顾谦和的时候大学没毕业,那年二十一岁。

    我谈的第一场恋爱是在大学,他是我的学长。

    那天是解刨课,他是教授请来听课的学生,他拿着手术刀为伤了骨头的狗动刀子。那刻我发觉他好认真。

    他的动作很熟络,尤其是专注的眼神,我被其吸引。

    所以我向他告白了,他有些慌乱,红着脸不敢看我。

    我知道我是学校公认的美女,还有校花一称。我发现一个秘密,他二十五岁还没谈过一次恋爱。

    于是他每次做为学生来听课,我都大胆的向他告白。

    他同意了,我很开心。他说她要娶我,他说他在家没什么地位,跟了他会吃苦。

    我告诉他,只要他愿意跟我在一起,我不怕吃苦。

    然而那年他相亲,结婚,娶了陈家的女儿。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爱情比起他的母亲,显得微不足道。

    原来我是那样的微不足道,他走到决然,甚至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的母亲找上了我,她警告我别在纠缠黎彦希,我因心中有怨气,扬言要一辈子缠着他并且带走他。

    那女人是个疯子,她手里藏着一把水果刀,攥着我的手割断了我的动脉,血染了我的衣裙。

    我的手再也拿不起手术刀,我退了学,仿佛得了自闭症,整日躲在房间里,不愿意见人。

    爱人娶了别人,骄傲的手再也拿不起手术刀,我就是一个废人。

    老头并没有怜悯我,颂家的公司经营不善倒闭了,我父母将我送去了顾家,因为算命的人说娶了我顾家的儿子就会收心,说我是旺夫命。

    父母拿着当年的约定让顾家的当家人履行承诺,我嫁给了顾家的儿子。

    结婚的时候,我第一次瞧见他,他静静站着样子像极了童话里出来的王子,满足了所有少女的幻想。

    我不敢看他,他的眼神透着一股冷意,看她的时候明明在笑,却笑不达眼底。

    我好似爱上了一个叫顾谦和的男人,那份爱意不知道何时萌发的,但我知道这份爱道不出口。

    他有他的初恋,有他的女人,甚至为了小三,让我打掉与他的孩子。

    我每次求他,都会遭受他鄙夷的眼神,我卑微如尘,我问自己,我的自尊去哪里了呢?

    我找不回我的自尊,因为我害怕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变化多端,能将你从云端拉下地狱。

    我的孩子,不知道过的好不好?

    我来不及看他一眼,他是像我多一点,还是像他多一点。

    如果可以,希望上帝厚待他,我会祈祷他遇到一个好母亲,一个疼他爱着他的母亲。

    什么?你说什么?

    你说他过的很好,他的父母都爱着他,他的成长都围着一个叫顾潇潇的女人。

    那就好!有人比我更加爱他,那是多么庆幸的事。

    我的孩子叫什么呢?你说他叫顾念慕?真好!

    我可以放心的走了!我的孩子,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