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放开那个汉子,让我来 > 237因果,再也不君子(大结局终章)

237因果,再也不君子(大结局终章)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若初赖宝
    童观止还恍恍惚惚的,就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和一身布衣的东方承朔并肩从阳光下走了过来。

    那少女怀里抱着两只酒坛子,笑眯眯的冲着柜台喊:“掌柜的,我这里有两坛子酒,送给你尝尝……”

    就是她的二丫,可她怎么跟东方承朔如此亲密?!

    童观止心中着急,却什么都做不了,连话都喊不出来,只能巴巴的看着他们进来,又出去。

    然后掌柜的将酒给他温了一壶过来,并给他介绍起酿酒的林春晓。

    只是换了个名字而已。

    那分明就是他的妻子,他根本不用别人介绍,谁能比他更熟悉她!

    可他发现自己竟然控制不了自己,像是不认识她,听完了掌柜的介绍,也只说了声:“将酒留下吧。”

    谁要她的酒啊,他想要她的人!

    然而,这种郁闷只是一个开始。

    在这次之后,他又多次看见林二春跟东方承朔同进同出,她那么高兴,那么神采飞扬,可他却除了看着,什么也不能做,他心烦的都快要疯了。

    在这破地方,他的言行举止不受自己控制,有一股无法撼动的束缚力让他身不由己,灵魂只是一个看客,看着躯壳脱离掌控,做着匪夷所思的举动。

    这力量太过强大,让他沮丧的放弃了挣扎。

    林二春不认识他,而他也只能眼睁睁的跟她无数次的擦肩而过,记不清有多少次了,他对她从目不斜视到偶然一瞥,到后来也只勉强能够多看了她几眼,然后再错过。

    童观止心里着急得快吐血的时候,终于跟林二春有了第一次近距离接触。

    那是一个上元节。他又看见林二春,她正跟东方承朔在一起逛街赏灯,这次他总算是做了点儿表示,他亲自选了两盏灯笼托灯笼铺子的伙计送给他们了。

    一盏牡丹花灯给她,一盏水牛灯笼给东方承朔,在他看来,东方承朔站在她身边根本就不配,他呆头呆脑不解风情又不知变通,如同牛嚼牡丹,暴殄天物。

    林二春拿着他送的灯笼笑了,就在这时,突然街上起火了。满街的人都推推挤挤起来,林二春跟东方承朔走散了,她差点被人群推倒在地。这时,他过去握住她的手,将她带到了一处黑灯瞎火的无人小巷子里躲避蜂拥的人群。

    多好的机会啊,隔那么近,可最终他什么也没有做,东方承朔回来了,他就走了,从头到尾才说了两句话。

    “你没事吧?”

    “在这里等等,别怕。”

    林二春甚至都可能没看清楚他的脸,她还是不认识他。

    童观止连郁闷的力气都没有了。

    再次见面是林二春进京路过他落脚的客栈。客栈大堂里有人在议论童氏十八条罪证,他听见林二春插了一句嘴。

    童氏给前朝在江南的小朝廷供养被武德帝定为叛国罪,没有汉人气节。而她却赞誉童氏护住了虞山数百农户和佃户免受盘剥之苦。

    他坐在雅间的帘子后面,故意跟她唱反调,她争了几句之后就不吭声了,那天夜里,他在客栈后院看见林二春在自斟自饮,那段时间她跟东方承朔的婚约公开,让饱受流言蜚语之苦,她心情不太好,一个人絮絮的对月抱怨了一通,末了往地上倒了一杯酒。说了句:“敬童氏。”

    而他站在树影里,没有过去跟她说话。

    他真是蠢得没边了。

    再然后,林二春就出嫁了,他托悦来楼的掌柜给她送了一份玉海棠摆件当作贺礼,这也是最后的告别。林二春嫁给了东方承朔,他们自此道不同。

    不过,几个月后童观止又见到林二春了,这次她喝的醉醺醺的,被她的妹妹林三春故意送进了他所住的卓家安排给男客的院子。

    那天夜里暴雨如瀑,他腿上旧疾复发,躺在床上等长随拿药过来,是以门没有关。

    林二春将他的房间当成她自己的房间,闯了进来。她直接摸到了床上,倒头就睡,童观止还没来得及弄清楚情况,她突然就将衣裳都脱了,察觉到床上有人,她毫无意识却又一个劲的往他身边凑。

    她中了毒了,又喝了酒……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挣扎了片刻,终于抬起手来将她抱住了,任由她为所欲为,正到紧要关头的时候,林二春突然喊了东方承朔的名字,他像是被一盆凉水浇了个透心凉,理智也回来了。

    他将林二春从身上拨开了,抱着她直接丢进了自己洗过澡还没有来得及倒水的澡盆里!

    然后等小厮送药的时候,他命人悄悄去找了卓景行过来,卓景行给她开了药,童观止给她喂药,她拼命挣扎不肯喝,他放任自己做了最孟浪的事情,就是一口一口喂她喝了,怕被人看见她失态,他亲自给她一遍一遍的泡冷水,换衣服。

    折腾了将近一整夜,她冻病了,又受到药性的影响昏迷三日。

    三日后她醒来什么也不记得,而他离开卓家,再次各奔东西。

    再后来,他又在西川碰见了强颜欢笑的林二春,依旧是淡淡的往来,如水的交情。

    童观止简直都服了这样的温吞了。

    换了真正的他,他一定……

    可他们相遇的时候她就有了心上人,她欢欢喜喜的嫁人了,他,难道真的要不顾她的意愿去强抢她过来,去趁人之危毁她清白吗?

    念头一起,童观止心沉下来了,直到这时,他才能心平气和的去看待不同处境的他和她,他才能感同身受,好像自己真的变成了那个错过林二春的童观止。

    她不是嫁给他了吗?

    他分不清楚哪个是真哪个是幻了。

    茫茫然又进入下一个情景里。

    东方承朔跟林二春决裂了,他居然怀疑她的孩子不是他的!

    怎么会有人自己找绿帽子戴呢!

    童观止简直乐得想哈哈大笑,笑过了,又替她觉得委屈和难受。

    不过,这样决裂了也好,东方承朔本就配不上她,他居然冲她动手,杀念都起了。

    林二春走投无路的时候过来找他帮忙,他正巴不得。自然是满口答应!

    等真的将他们母子俩带离东方承朔身边了,他便再也不忍了,天南海北,只要她想去,他都陪着她去!刀山火海,只要他在,他都挡在她前面。终于他一点点的磨走东方承朔带给她的痛苦,将东方承朔在她心里挤得没有位置了。

    可,这种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她活着的消息被东方承朔知道了,而他正沉浸在对未来的美好期许里,一无所觉。

    那天早上她高高兴兴的去见林春生作告别,而他领着阿策去选送给她的礼物,他们约好了当天傍晚出城,之后她就回答他,是不是愿意嫁给他。

    林二春食言了,到天黑了她都没有回来,跟着她的暗卫也都失踪了。

    童观止再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无声无息的躺在地上,她再也回不来了,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走了,最后连一个字都来不及跟他交代。

    自此,童观止走进了一团浓雾里,什么也不看不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面前出现了一道光,他本能的循着光源走,光亮处有一个古里古怪的老道士,就是他在韩庄码头见到的那个,只是面前这个比他在码头见到的那个要胖一些,精神也好得多,带着不容忽视的傲气。

    有人说这老道士是半个神仙,料事如神,有人说他能起死回生,超度轮回,也有人说他有比这些更广大的神通,只要付给足够的报酬,就是后悔药,这老道士也能给你找来。

    他去找这个老道士,请他帮林二春超度轮回,对方将她的生平算得清清楚楚,甚至连只有天知,地知,他知,连她本人都迷迷糊糊不清楚的阿策的身份都知道,他才信了,以聚灵石为报酬。

    是不是真的能够超度轮回童观止并不能够确定,也无法验证,他只能相信这老道士,只能希望这是真的,一天后他就后悔了,他后悔说了不要跟她相遇。他又折返回去找老道士抹掉这句话。

    哪知道,正好见到这老道士拿着聚灵石一脸喜色的自言自语。

    “这些人真是蠢货,随随便便几句话就能被唬住了,还不是由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没想到还能在这个世界里找到了失踪多年的聚灵石,真是天助我也,等找到紫萱草就能吸了上面的灵气,就能离开这破地方了。

    几句话就从那个傻子那套过来了,想要轮回哪里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傻子才会答应他”

    想他童观止聪明一世。竟然也有上当的时候。

    童观止气得想冲过去宰了这老道士,却亲眼见到他突然凭空消失在原地了。

    这家伙的确有几把刷子。

    童观止愣怔过后,唯有忍下。

    之后他就一直在派人查这老道士的来历和消息,不管对方是人是妖怪还是神仙,吃了他的都得吐出来!给了他希望却又让他绝望,这老头该死。

    他还有什么可畏惧的呢?

    这世上他已经没有亲人了,唯一一个阿策也已经渐渐长大,他能安排好阿策的未来,不会让林二春担心。

    仇人东方氏因为争权夺利的内讧,已经是人丁凋零,死的死散的散了。

    东方承朔登基之日被砍伤了胳膊,虽贵为天子,也得年复一年的忍受作天阴的痛楚,而且他因为误会而不要阿策,中了他下的药,日后他再也不会有别的子嗣了,等他知道真相后果可想而知。

    这会比死更让他难受。

    仇也报了。

    童观止能够豁出去一切的追查,功夫不负有心人,八年后他终于等到了对付这个老贼的机会。

    这老道士开始闭关了,听说修道之人修炼到紧要关头的时候不能被人打扰,否则前功尽弃不说,还会受到重创。

    这到底是不是真的,童观止也不确定,可他不想再等了,他实在是等得太久了,等够了。

    童观止直接闯进了这老道士的闭关之所,趁他正到紧要关头命人不顾一切的要结果了这厮,还真是差点儿被他得手了,老道士虽然没死,但却也受了重创,他哀嚎着童观止毁他修为,要将童观止碎尸万段。

    可见是真的损失惨重。

    童观止都能看见这道人方才身侧的黄色光晕变成了白色,面前的画面都有点儿扭曲。

    这样他就放心了,他仰面躺在地上,浑身都已经麻木,不知疼痛。只依稀听见老道士说什么改命,重新开始自救。

    童观止含糊想着,真的能改命吗?如果再重来一世,他一定一开始就将她抢到手。

    不知道过了多久,远处有刺目白光朝他照射过来,童观止下意识的抬起手来遮住眼睛,迷迷糊糊中隐约听见了林二春的声音,她不知道再跟谁说话,声音隔了点距离飘过来,听不太真切,但轻轻柔柔的,有点儿不真实。

    童观止心中一喜,是她来接他了吗?

    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又听见了一道男人的声音:“你我之间不需要这些虚礼。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童观止绞尽脑汁的想着,这声音是谁呢?

    谁跟她连虚礼都不用讲究了?!

    是谁!

    林二春说了句什么听不清楚。

    两人好像又说了好一会儿,最后那男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他道:“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很矛盾,有时候你呢举止不端,不守妇道,有时候呢,又跟贞洁烈妇似的”

    童观止想起来了。

    荣绩,是荣绩!

    该死的东西,趁着他睡着了过来找二丫。

    他急的不行,可怎么也睁不开眼睛,陡然一用力,就见熹光融融里,林二春朝着他走过来了。

    她真的来接他了。

    童观止在被子里用力的掐了自己一把。

    不是梦,会疼。

    疼得他龇牙咧嘴的笑了。

    他想起来了,她是真的好端端的嫁给他了。

    林二春进来看见的就是他这模样。

    “醒了?”

    确定不是做梦,她好端端在他面前,童观止松懈下来,只是依旧浑身乏力,他懒洋洋的点了点头,目光追随着她,一眨不眨。

    林二春在桌子边停下来,边抄起茶壶倒水,边问道:“好点了吗?”

    童观止嗯了声,顺口问道:“谁来了?听见你说话了。”

    林二春本来想跟他说会别的,闻言不倒水了,只看着童观止目光有点诡异:“你猜我遇见谁了?”

    童观止明知故问:“不知道,谁呀?”

    哪知,林二春说:“我看见林三春了,像她,又不太像。”虽然是如此说,不过,林二春的神色却没有半点怀疑。

    虽然并没有凑近看,她还是可以肯定是那个女人就是林三春。

    只是,她便变了模样了。

    起码胖成了有以前的两倍。

    林二春看着她,觉得又陌生又熟悉。

    真是风水轮流转呀!

    那艘船上除了林三春。她还见到两个熟悉的人影。

    不用说肯定是童观止将她弄成现在这样了。

    童观止不感兴趣的“哦”了声。

    还以为留着林三春能有什么用呢,可那个老汉见到林三春并没有什么反应。

    他委屈的道:“怎么我听见荣绩的声音了?”

    林二春愣了一下,旋即横了他一眼:“荣绩在三天前过来过,可人现在早走了。你昏睡了多久了,你知道吗?已经五天了,别再这么吓我了。”

    童观止揉了揉脑袋,还真是昏了。

    明明好像只是一睁眼的事情,怎么就过去这么多天了!

    可她眼圈都红了,童观止想也没想,张嘴就安慰道:“我这不是已经都好了吗?以后还能长长久久的陪着你,真的。我只是有点儿累了,就多睡了会。”

    童观止突然病倒。她才知道自己有多疏忽他,还以为他已经从童柏年离去的伤痛里恢复了,没想到他病了那么久,直到昏过去了她才发觉。

    她也伤心难过,还得顾着小的,因为苏秩暴露,她自然也暴露了,不需要童观止连累,她也是个通缉要犯,很多事情要收拢,要摆脱追兵,这些都是借口。她这个妻子是很失职。

    林二春本想好好哄哄他,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生离死别,该怎么安慰?大道理谁不懂呢,他不提,她一不说吧,有些事情放在心里就好了,于是只哽咽着道:“你要说话算话。”

    “他来做什么?”童观止依旧不太高兴。

    林二春道:“你的命都是别人救回来的,要不是他,现在咱们还不知道怎么样,你说他来做什么,你这个小心眼的男人。你再疑神疑鬼,我”

    她一说,童观止想起来了,他冲动追杀重伤的东方承朔,正中他陷阱,最后他跳进水里之后,就闭气顺水流往下游去了。

    之前林二春有孕,他夜里偷偷摸摸去下河学游水,本想以此来打开她的心结,没想到,倒是帮了自己。

    那次打算避开东方承朔的视线上岸,后来有人追上来,他在水里隐约好像是看见一个男人往水下看,那双眼睛的确有点儿熟悉。

    现在想想,应该正是荣绩,易容了。

    他还觉得奇怪呢,对方明明就已经看见他了,居然轻易放过他了。

    荣绩竟然混在东方承朔军中蛰伏着,东方承朗抓住东方承朔拥兵自重的证据,不知道有没有他推波助澜?

    他跟荣绩可没有什么交情,想到对方是看在林二春的份上,他哼哼了两声,扶着额头喊头疼,顺势岔开话题:“你看见林三春了?”

    看在他大病初愈的份上。就此揭过这个话题了。

    既然他岔开话题,林二春便顺着他的话道:“是啊,她没有死,我就知道她肯定没死,只是没想到,居然……”林二春问童观止:“你究竟给她吃什么了?”

    童观止道:“我哪能记得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他好像在梦里度过了起起落落的一辈子,的确是不记得了。只依稀记得,他好像是带走了林三春,将她关在一处小庄子上。

    林三春没有自由,缺少活动,再加上她的精神有点失常了,也没有注意自己的形象,就成了林二春所说的样子了。

    林二春能猜到一点,又问:“你打算怎么处置她?她虽然可恶得很,可如今的下场已经很惨了,应该是不会再闹出什么风浪来了……”

    童观止一边迅速的整理思绪将两辈子区分开,一边眯着眼睛道:“所以,我打算放过她了,给她找个最好的归宿。”

    “最好的归宿?”林二春不相信他会这么好,也不想听他的馊主意了,只道:“还是将她送回绿水湾吧,最起码,林家还能养她一辈子,我大哥和弟弟也能容得下她。”

    童观止叹道:“你的建议一点也不好。根本没有考虑林三春的意愿,她不愿意回绿水湾,更愿意跟东方承朔,而且,东方承朔以前就愿意养着她,她如今这个样子,东方承朔说不定更喜欢呢!

    眼下他的野心曝光,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反,要么最差也是被软禁,正好……”

    东方承朔不是喜欢纠缠二丫吗,正好如今林三春的样子。跟二丫许久之前的模样挺像的,胖到一定程度上,看起来也就一样了。

    他就好心将这个替代品送给东方承朔吧!

    他反,就给他当贺礼,他被软禁,正好一辈子陪着他,连着卓香琪和那个病病歪歪活不长的孩子,也不会担心没事做,还挺热闹。

    东方承朔上次伤重,这破身体子嗣无望……就是真让他称帝了,恐怕也不得劲。

    林二春哪能猜不到他的几根花花肠子呢!

    她没好气的道:“你就消停点吧!现在还在逃命呢!以后不许露面,事不过三。已经诈死两次了。”

    童观止一直都在逃命,早就习惯了,漫不经心的道:“知道了。”

    知道归知道,至于怎么做,他还得再想想。前世能让东方氏人丁凋零,这一世,他们……只会比以前更惨。

    算了,别想这些扫兴的人,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童观止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人和事抛诸脑后,又问:“阿旋呢?”

    “他早上来看你,哭了一会,刚被朝秦带出去了。陪着他在船尾钓鱼呢。”

    童观止长舒了口气,瞅瞅还在桌边的林二春,催促道:“你快点过来,走快点。”

    林二春顿足,狐疑的问道:“你又想做什么?”

    “过来。”

    “你先说清楚不然我不过去。”

    “不过来你会后悔的。”童观止道,不等林二春问,他又说:“我梦见阿策了。”

    林二春愣了一瞬,倒好的水也忘记了拿。

    童观止看着她,继续说:“是真的,不骗你,他长得像你,很乖的孩子。不像阿旋这么调皮,也喊我爹……”

    他说的都不假,知道他是真的见到了,林二春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她不知不觉的靠近了,童观止拍拍自己的胸膛:“过来。”

    她乖乖的伏下身,面颊贴在他胸膛上。

    童观止摩挲她的头发,心满意足的叹了一声,道:“他不会回来了,可还有阿旋孝顺你,这有什么好哭的,傻瓜……”

    虽然阿策是个好孩子,可他要是真来了,就该轮到他哭了。

    她傻乎乎的只当阿策是他跟她的孩子,虽然不知道哪里叫她有这样的误会,不过童观止也不想告诉她真相,就让她这么想吧。

    他也能心里舒服点儿。

    想到什么,他挑起林二春的下巴,道:“二丫,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林二春有点?音:“想问就问,哪来这么多废话。”

    童观止笑:“你觉得我算得上君子吗?我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吗?”

    林二春茫然:“问这个做什么?”

    老夫老妻了,还在乎在她心目中是不是君子?

    童观止追问:“你先回答我。”

    林二春想也没想,就道:“你就是个伪君子吧,看着是个好人,其实并不是,趁人之危的事情,你没做过吗?做得还少吗?还好意思问?”

    童观止静默了。

    这就无话可说了。

    童观止在心里默默总结:看来讨媳妇,不能太君子。不然,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以前送到嘴边他都没有吃,却白白担了这小人的名,真的是太亏了!

    好在现在还能讨回来。

    “你居然这么说我,那就别怪我不君子给你看!”

    “可惜心有余力不足,消停点吧你。”

    “我饿了,要吃东西。二丫,你给我等着。”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总算更完了,更品不好,好在坑是填满了,跟初衷大纲歪了很多,也算完整了吧,要不是群里基友们的鼓励,谢谢大家的留言支持,差点坚持不下去弃坑了,谢谢你们保住了我的坑品。

    下本不会这么拖拖拉拉了,因为码字时间不固定,连载暂时不考虑写了,存稿够小半本后再发吧。

    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