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借胎 > 454 试探智公子

454 试探智公子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黑木
    那么由此看来,死公子这样的人,武技是没有任何套路的,他杀一个人,就学一门武技,那么他应该会很多不同的武技,久而久之,套路就会变得特别杂。

    而这一刻,我又想到一件事,那就是这个所谓的智公子,他也没有展现出任何武技来,我再想,他到底是不愿意展现出来,还是真的很弱。

    这所谓的七公子,一个个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真实身份是什么,就算是一个人有两个身份也不足为奇。

    我开始怀疑,这个智公子,和死公子有关系,甚至,和死公子是同一个人。

    否则他根本就没有必要把这些事告诉我,他所说的为了保命,我并不是特别相信,我更愿意相信他是在找机会攫取什么利益。

    想到这里,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陈心,陈心听了之后,也露出担忧的神色来,我对陈心说,我们必须找个机会试探一下智公子,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没什么本事。至少,也了解了解他的武技路数。

    陈心表示同意,而且自告奋勇的决定做这件事。

    我点了点头,让她自己小心。

    要试探智公子并不难,智公子整天都在大楼里头溜达,有时候咖啡馆有客人了,他还会去楼下咖啡厅喝两杯,和客人聊聊天,这家伙又一个特点,就是虽然其貌不扬,但是知识面很广,总是愿意夸夸其谈,有些人嫌他烦,但是大部分来咖啡厅的文艺男女,却很喜欢和他交流,大概觉得他特别有意思,特别有学问,我看在眼里,心里有些不快,越发的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们找了一个夜晚,趁着智公子在楼下溜达的时候,我让陈心出手了。

    那夜,智公子先在一楼咖啡厅外抽了支烟,接着,转身来到一楼的打听里,在客厅书架上找了本杂志随便翻,后来又拿着他的笔记本电脑捣鼓着。而我,把自己隐没在旁边的黑暗中,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切,我用强压住了自己灵者的气息,双眼死死盯着那家伙。

    这时候,陈心黑衣蒙面,从外头走了进来,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显然,智公子看见了陈心,但他应该没看出来陈心到底是谁。

    他偏头望了一眼,很是淡定的说:“怎么?咖啡厅打烊了,还有玩splay的来休闲?”

    陈心一言不发,来到他面前,忽然抬起手,掌底绿光浮动。

    我心头一惊,我只让陈心试探他的底细,却没让陈心杀人,但陈心这掌底的光芒,分明是用了炼药师联盟的毒功,用阳气熔炼带毒的带药,化作绿色的毒掌,若是智公子果真没有任何武技能力,或者本生比较弱的话,这一掌下去,就足以要智公子的命。

    智公子,却依然冷冷的盯着眼前的黑衣陈心,说:“哦?你用炼药师联盟的武技,就不怕我看出你是谁?”

    陈心事先准备了变声装置,说话声音变得粗哑无比,说:“可惜,你就算看出来又怎样,今晚,你必丧命于此。”

    智公子又笑了笑,说:“那,在我死之前,能让我猜猜你到底是何人吗?”

    “你但猜无妨。”陈心冷哼一声。

    智公子说:“你是,北冥的炼药师联盟势力,你认识尉迟凌?”

    陈心轻笑一声,没有说话。

    智公子又说:“看来猜错了,那你是,东域的残余势力……”

    陈心抬手,绿光奔涌,说:“少废话。”

    “看来又猜错了。”智公子说,“你的瞳孔没有任何变化,可见你胸有成竹,所以我应该都猜错了。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你是内奸!”智公子说着直接站起来,厉声说,“我若死在这里,那么吴迪将再也得不到任何道宗的情报,你们道宗的目的,大概就达到了吧?”

    “住口,去死吧!”陈心大喝一声,突然之间,一掌拍在面前的桌上,顿时,那桌上像是腾起了一股绿浪,浪潮奔涌而起,桌子碎裂的同时,绿色的气体迅速开始包绕,但是,在这“绿幕”之下的智公子,没有丝毫的变化,依然冷冷站着,居然还深吸了一口气,说:“你别说,这毒气,还真有几分茉莉花的清香。”

    陈心一招不中,忽然飞身而起,手中落下一柄短匕首,朝智公子袭去,智公子虽然身体很胖,但是居然能够翻身躲开,他的身法,也是用阳气加成过的,实在十分快速,但他的身法并不是登天步,我一时间居然看不出来对方的身法是什么,他那肥胖的身体,就像是肉球一般在酒吧里头弹来弹去,却也不撞着什么东西,只是不断的躲开陈心的攻击,陈心的匕首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绿光,但是却完全没法击中目标。

    但与此同时,我也发现,那胖子智公子,居然真的没有还手,他一直在躲闪,似乎根本就不准备出手抵抗似的,我看在眼里,越发的觉得不对劲。

    他一定是在装腔作势,一定是不敢使出真实的实力,我有些按捺不住了,按住了纳天囊,这个时候,如果我挥出七斩,或是抽出封灵剑,对方肯定会一名相拼。但我也有些害怕,万一我真的错怪了他,又会怎么样,如果真的一剑把一个无辜的人斩了,今后我拿不到更多的情报是小,我会后悔,才是真的大事。

    而这个时候,我却看见,陈心似乎不断的在给我使眼色,虽然我站在黑暗里,但是,陈心知道我大概的位置,她每一次双眼望过来的时候,我都知道,她是在暗示我赶紧出手。

    我往前慢慢走了一步,纳天囊已经拿在手中。

    智公子依然没有出手,依然是四处游走,但是动作显然是慢了下来,他似乎有些疲惫了,但是却依然不肯攻击,他到底在等什么,按理来说,他没有发现我,在这里纵然是杀了陈心,也不会有人知道,他又怕什么?难道说,他已经发现我了,故意不肯出手?“

    我心里很是混乱。

    这个家伙的逃跑武技,这身法,已经至少是五阶中境的灵者级别,可是他的攻击武技却丝毫没有展现出来。

    我知道等不了了,再这么下去,陈心也累了,必然会露陷。

    我祭出纳天囊,抽出黑木尺,旋转身形,凝聚气流,一斩聚阴阳!一刀挥出,刀锋并不锐利,但是带着雄浑的气魄,这一刀飞腾而去,眼看着智公子是躲闪不及了,但是,他的身法确实非常之快,他忽然一蹬腿,整肥胖的身子,像是个弹簧球一般,旋转着飞了起来,而下方,沸腾了一般的阳气,直接散溢而开,硬生生的挡住了一斩,这一斩与阳气相冲,半空中的智公子直接被抛到了天花板上,他双手猛地撑住天花板,像一只蛤蟆一般反落下来,周围阴阳之气散开的片刻,他终于站定,起身咬牙,说:“偷袭,你偷袭……”他指着黑暗中我的方向,我已经避无可避了,走上前去,说:“对,是偷袭。”

    “我知道你们早晚要试探我,但我没想到,下手那么重!”智公子厉声说,“我做错了什么事,为什么!”

    我摇了摇头,说:“试探就是试探,你没做错什么事,只是我们不清楚你到底哪句真哪句假。”

    他厉声说:“我为你们提供的情报,你们不信也罢,需要用这种方式吗?”

    我笑了笑,说:“你战斗之时,把实力隐藏的相当好,可是,在刚才最后一集下,却彻底暴露了出来,你刚才飞身而起之时,阳气刚猛无比,你的气流能挡住一斩的威力,而且你还能毫发无伤,这说明你体内引阳气不弱,但你却始终不肯表现出自己的武技来。”

    智公子失笑,接着一脸无辜和略显失望的说:“怎么?我不会武技,这也有错?我就是只会逃跑,我修炼的所有武技都是为了逃跑,这步伐我修炼了十几年,就是为了安安稳稳的活着,这有什么不对吗?”

    陈心也揭下面罩,说:“你还狡辩,看来我还得再试试你!”

    我笑了笑,说:“不用了,还有一件事,足以证明他有多强大。”

    “什么?我哪里强大!”智公子说。

    我说:“刚才陈心对你用毒,你站在毒雾之中,根本没有丝毫反应,一般的人,被这种用阳气凝练的毒气侵袭身体,就算是不倒下,也已经失去战斗力了,你若不是本来就十分强大,你真有这种本事?”

    “我天生百毒不侵,这也有错?”智公子又说,“难不成,这世界上就许你一个人有奇遇,有特殊的体质,别人都不可以有么?她陈心天生炼药的功夫比别人好,灭公子和伤公子会空间术法,毒公子用毒一流,难道说,他们也都是假的?我们七公子,哪个不是身怀绝技?难道就凭这个,你就能判断我有问题,真是可笑,我真没想到,你吴迪是这样的人。”

    我皱了皱眉,无话可说。

    这家伙诡辩的功夫,也确实很强,就便是这样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他也能给圆回去。

    但我是讲道理,旁边这姑娘却未必愿意讲道理,她忽然抬起手来,再次凝聚出一股绿色的毒气,说,“不用听他诡辩,我再试试他就知道了,说完再次出掌,但这一次,我挡住了她,我拦着她的手臂,说,“不用了,在这样试探下去,没有什么意义,如果他真的没武技,你只会杀了他,但他如果真的刚才都是装的,那以刚才他的行为而言,他还可以继续装下去,我们也根本找不到什么破绽。”

    “算你吴迪有点儿头脑。”智公子说,“你们这么做,实际上一点意义都没有,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陈心也有些懵了,说:“那怎么办?”

    “让他走吧。”我说,“大不了,不要他的情报了。”

    “那也好。”我还没多说什么,智公子却先开了口,说,“既然你们不信任我,我继续呆在这里,也没有任何意义,我现在就离开,你们随便吧!”说完,他转身就走,走了一段距离,却停下来,又说,“可惜了,可惜的是,不听我的,很快,你们就要被道宗全部剿灭,一个不留了。”

    我一怔。

    说完这话,他就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我本想去追,但终究没有追出去,陈心在一旁,却依旧冷冷的说:“走了就好,放在这里,总归是个安全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