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拐个阴夫当靠山 > 第159章 善恶终有报(终)

第159章 善恶终有报(终)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情人花
    这个时候,张扬已经发现自己入阵,他哈哈大笑起来,“就这么个阵,就想困住我,你师傅怎么教你的,”

    宁卉儿也赶紧过来了,用她的血加固封阵,可是,他们却看见海棠跳不出来了,

    刚才,海棠很轻松就从阵法里出来了,可是这次,海棠出不来了,

    “海棠,快出来,”清逸慌了,

    “师兄,我出不来,好像有一面墙,”海棠也蒙了,

    “一定是张扬弄的障眼法,”清逸举起桃木剑就朝张扬砍去,他灵巧躲过,

    宁卉儿拿出打鬼鞭,将她的血染上去,不入阵,就站在阵外,和清逸一起攻击张扬,

    南宫君逸一直在观察张扬是怎么做的手脚,突然,他看见海棠的眼睛有些不对戏儿,

    “海棠,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看,不想感觉,跳出来,我接着你,”南宫君逸是鬼,他不能入阵,只能在阵外接应,

    海棠立即照作,她感觉面前似有一道看不见的墙,所以尽可能的跳的很高,张扬正跟宁卉儿和清逸对打,也顾不上海棠,结果她直接就跳出来了,

    南宫君逸一把接住了她,“你可真够沉的,”

    “我说了,她还不信,让她减肥不听,”清逸一边说一边后退,南宫君逸上前一把拉住了宁卉儿,

    此时,张扬困在阵法里,眼看着清逸打的桩都在动摇,张扬随时可能会逃出来,

    “怎么办,”南宫君逸问,

    “我打电话给师傅,”海棠立即拿出手机,刚拨通无极道长的手机号,就听到手机铃声从身后传来,无级道长赶来了,

    “累死了,”无极道长一路小跑了过来,“那个出租车司机说这里有僵尸,把我扔在那边,我走过来的,”

    清逸赶紧跑上去,蹲下身子,背着无极道长跑到了阵法前,“师傅,我的阵快撑不住了,您赶紧想想办法,”

    “张扬,把土灵珠给我,我可以不杀你,”无极道长定了定心神说,

    “师兄,我不老不死之身,就这个阵根本就困不住我,我为什么要把土灵珠给你,”张扬冷笑,

    “张扬,土灵珠是师傅给我的,你不是它的有缘人,你拿着它也没有用,给我吧,”无极道长朝张扬伸出手,

    张扬从怀里摸出土灵珠,“你说我是吃了它,还是敲碎它好呢,我反正是凑不?五灵珠了,我可以毁了它,”

    “张扬,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回头吧,”无极道长说完就地打座,然后开始念念有词,也不知道他在念什么,张扬很快头疼地捂住了耳朵,

    同样受不了的,还有南宫君逸,他痛苦的在地上打滚,

    “快送他回到肉身去,”清逸说道,

    海棠和宁卉儿一起帮忙,扶着南宫君逸回到车上,等他跟肉身完全吻合以后,再听到无极道长念的咒就没那么痛苦了,

    “你师傅念的什么,能杀张扬吗,”宁卉儿紧张地看着阵法里的情况,

    “头好疼,你们俩别管我了,去看看,只要张扬受不了,你们就瞅准机会,把土灵珠弄来,”南宫君逸催促道,

    “你没事吗,”宁卉儿很担心,

    “没事,快去,”

    “卉儿,走,”海棠带着宁卉儿下了车,南宫君逸则留在车上休息,

    张扬疼在在阵法里滚来滚去,土灵珠从他口袋里滚出来了,可是没人敢去拿,

    清逸看了又看,然后朝宁卉儿伸出手,她将打鬼鞭给了清逸,清逸瞄准土灵珠,一鞭子抽过去,土灵珠从阵法里出来了,

    宁卉儿和海棠赶紧追上去,她们太想得到土灵珠了,土灵珠在那个空旷的操场上,滚出很远后,终于停了下来,

    确切地说是停在了南宫远的脚下,他手上拿着枪,指着海棠的头,“听说你是无极道长的徒弟,身手怎么样,要不要试试是你跑得快,还是我的子弹快,”

    宁卉儿停住脚步,尽量和气地跟南宫远沟通,“南宫先生,我们需要那颗珠子,”

    “卉儿,你自己说,我对你如何,”南宫远看见宁卉儿,只觉心痛,

    “南宫先生对卉儿一直很好,卉儿感激,”宁卉儿平静地看着他,“把珠子给我们吧,别伤害海棠,她只是一个修道之人而已,”

    “可是她和她那个师兄,想复活南宫君逸,南宫靖快要死了,南宫家就是我的了,为什么要复活南宫君逸,他就该死,他不该活着,南宫家应该是我的,”南宫远话音刚落,他手上的枪就不见了,

    他还没看清楚南宫君逸的动作,手上的枪就没了,南宫君逸一把将他推倒在地,捡起了土灵珠,收入怀中,

    “老婆,没事吧,”南宫君逸走到宁卉儿面前,一脸心疼地说,

    “被人用枪指着的是我,她能有什么事,”海棠一脸的气急败坏,

    “没事就好,去看看张扬怎么样了,”南宫君逸一边说着,一边架起南宫远,拽着他往布阵的地方走去,

    张扬看见南宫完,赶紧向他求助,“南宫先生,救我,”

    “张扬是僵尸,你知道吗,”南宫君逸冷冷地问,

    南宫远犹豫了一下,答:“知道,”

    “所以,他需要血,你就替他找人,让他吸,”南宫君逸没想到,真相竟是如此的恐怖,

    “我需要他的帮助,”南宫远艰难地开口,

    “他也需要你的帮助,现在他就需要血,他快撑不住了,我送你进去可好,”南宫君逸脸上露出一抹残忍地笑,

    “君逸,你别这样,二叔知道错了,你放了我吧,张扬的事我不管了,行吗,”南宫远顿时慌了,

    “为什么要杀我,”南宫君逸逼问道,

    “菲菲快不行了,张扬说,如果有一个人能心甘情愿把心给她,就有办法救她,那时候,你跟菲菲感情好,除了你,我找不到别人了,”南宫远说完这些话,便沉默地低下了头,

    “师兄,你别念了,师兄,看在我们师兄弟的情份,你别再念了,”张扬头痛欲裂,可是无极道长就跟没听见似的,继续念,

    “把我的心给菲菲,既能救她,也能杀死我,你这算盘打得可真好,”南宫君逸冷冷地笑,

    “君逸,杀你的人是张扬,取你心的也是张扬,你找他吧,”南宫远说完转身就想跑,被南宫君逸一把揪住了,“事儿是你们一起做的,你现在想跑了,”

    “南宫君逸,不要,”宁卉儿摇摇头,已然猜到南宫君逸准备做什么了,

    “如果你还想活,就别杀生,他做了那么多恶事,自会有报应的,”清逸赶紧阻拦,

    “其实我也满想把他扔进去喂张扬的,但是想想,杀这种人弄脏我的手,”海棠拍了拍手,也劝南宫君逸放手,

    南宫君逸终是放开了南宫远,而阵法里的张扬,却已经慢慢适应了无极道长带给他的痛苦,他双眼血红地从阵法里站起来了,

    “师傅……”海棠惊恐地推了推无极道长,

    “我快镇不住他了,杀了他,”无极道长说道,

    “是,师傅,”海棠和清逸同时举起桃木剑,把他们所学的全都施展出来了,宁卉儿直接用血染上打鬼鞭,抽打张扬,但是显然作用并不大,

    眼看,张扬越来越强,就快要从阵法里出来了,南宫君逸立即扛起无极道长,就往他停车的地方跑去,

    打不过,就跑,这一点儿他还是懂的,

    无极道长到了车上,总算安全了,而宁卉儿用打鬼鞭缠住了张扬,海棠和清逸的桃木剑确在张扬的身上,虽然有伤口,但根本没有什么杀伤力,

    “看我的,”南宫君逸举行辟邪宝刀,纵身一跃,朝张扬砍去,

    “不要………”海棠惊呼一声,南宫君逸是鬼,他不能入阵,

    “老公……”

    宁卉儿也惊呼一声,南宫君逸发出一声惨烈的叫声,全身都像着了火一般,但他却用辟邪宝刀砍死了张扬,

    张扬全身就像散了架一样,化成金粉,随风飘散,

    南宫君逸跌倒在地,清逸立即上前毁了阵法,可是对南宫君逸的造成的伤害,却已经产生了,

    “师傅……”海棠都快急哭了,

    无极道长见张扬被灭,这才从车上下来,朝他们走了过来,“我掐指这么一算,龙太子差不多快到了,”

    “道长算的可真准,我来了,”龙剑秋一出现,就看见南宫君逸全身烧伤,“我去,这是怎么了,烧焦了呀,”

    “我们用阵法困住张扬,他闯进阵法里杀张扬,被伤了,”清逸说道,

    “我带他回东海,你们带着他的心脏随后来找我,南宫夫人知道他在哪儿出的事,”龙剑秋说完化成一条金龙,带着伤重的南宫君逸飞走了,

    宁卉儿赶紧给南宫夫人打电话,南宫夫人刚回到南宫家,“卉儿,你和君逸在一起吗,他二叔刚才发生严重车祸,当场死亡了,”

    “今晚吗,”宁卉儿很是震惊,南宫远死了,

    “对,我一会儿还要去警察局,你让君逸小心一点儿,他二叔出事,那个张扬怕狗急跳墙对君逸不利,”南宫夫人叮嘱道,

    “张扬被我们杀了,但是君逸也受了很严重的伤,龙剑秋说,让您带着合适的心脏,去君逸出事的海域,他就会来接应,”宁卉儿将龙剑秋的话转靠给了南宫夫人,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安排,”南宫夫人立即让管家带人去警察局处理南宫远的身后事,她要赶去医院,

    这一夜,清逸和海棠陪着宁卉儿,都没睡,无极道长回来以后,很快就睡着了,

    天刚蒙蒙亮,南宫夫人便开车过来了,“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去直升机场,”

    宁卉儿点点头,清逸和海棠想去,但是无极道长拦住了,不让他们俩插手,

    “南宫夫人,龙剑秋上一世欠南宫家一条命,他这一世要还,就不必带上我两个徒弟了,我们在这里,等你们回来,”无极道长说道,

    南宫夫人点点头,“您说等我们回来,有您这句话,我放心了,”

    “夫人,老道再给您提个醒儿,去的路上,如果有人阻拦,您一定要提前想到应对之策,别误了时辰,”无极道长话音刚落,天空就响过一声闷雷,

    “天机不可泄漏,老道真的不能再说了,夫人保重,”无极道长退后一步,

    南宫夫人感激地看着无极道长,“谢谢道长,那我们走了,”

    还真让无极道长给猜中了,路上,就被人拦截,好在南宫夫人开车技术好,顺利甩掉了,

    到了机场大道的时候,一起出来三辆车拦他们,但是同时有出来做帮手了,

    “南宫夫人,您带着卉儿先走,”说话的是红雨,她的副驾驶位上坐着她的男朋友林修,

    “伊小姐,你男朋友回来了,那今天谢谢你了,等你结婚的时候,我给你包个大红包,”南宫夫人微笑着说,

    “好,先谢谢您了,”红雨突然急打方向盘,把后面那些车拦住了,

    车上的人在犹豫,但是看到红雨,也不敢撞过去,

    伊二小姐伊菲菲身体不好,大小姐就是伊红雨就是伊家的支柱了,他们不敢得罪,

    现在奉伊夫人的命拦截南宫夫人,本就是一件极冒险的事,一旦南宫夫人查出来,他们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就在他们僵持的空档,南宫夫人已经开车过去了,她和宁卉儿赶上了直升飞机,直飞东海,那边已经安排了人接应,

    到东海以后,就直接坐船出海了,宁卉儿紧张极了,但是她一言不发,

    南宫夫人倒是显得很冷静,不知道她捧着老公的心给儿子,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宁卉儿只是紧紧地抱着她的胳膊,想要安慰她,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她抱着这颗心的时候,就说明,她的丈夫永远离开了她,

    如果这颗心救不活儿子,宁卉儿真担心她会崩溃,所以来的路上,她已经想过了,她不怕流血,只要能救南宫君逸,

    很快便有人到龙宫禀报,看见有船只过来了,龙剑秋浮出水面一看,是南宫夫人和宁卉儿坐在船头的甲板上,

    龙剑秋游了过去,上船以后,他看了一眼南宫夫人手里抱着的盒子,那是种经过处理的盒子,里面放着南宫靖的心,

    “阿姨,你年纪大了,我就不请你去水底做客了,您在这里等,中午12点前,一定给您消息,您看成吗,”龙剑秋以商量的语气说道,

    “你是君逸的朋友,我相信你,”南宫夫人将盒子交给了龙剑秋,

    “阿姨,我一定带君逸回来,”宁卉儿下水前,拥抱了一下南宫夫人,

    “去吧,”南宫夫人声音哽咽了,

    多年后,南宫家的花园里,南宫夫人喝着茶,看着孙子和孙女在沙坑里玩沙子,脸上露出一抹幸福的微笑,

    “君逸他爸,你看见了吗,你救了儿子,咱们还有一双可爱的孙子和孙女,”南宫夫人轻声呢喃着说,

    她始终记得,宁卉儿下水去救南宫君逸前,对她说的话,这个儿媳妇她真的很喜欢,一直说话算话,

    宁卉儿说,她一定会把南宫君逸带回来了,她做到了,

    她说,生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真的就生了一对儿龙凤胎,

    在凤城,说起逸海阁的名字,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南宫家少奶奶开的,南宫夫人什么都好,就一点儿特别疼儿媳妇,听不得别人说半句儿媳妇不好,

    南宫君逸也一样,妻奴,他老婆最最好,最最美,

    可是没有人知道,南宫夫人和南宫君逸为什么那么喜欢宁卉儿,一个母亲早亡,父亲重病去世,家里一穷二白,还有一个在国外留学的妹妹,需要她供,

    但就这么一个平凡没有背景的女人,却成了南宫家的宠儿,

    宁卉儿下班前,给了海棠和清逸一人一张邀请函,“周末来我家参加聚会,红雨姐和她老公林修也会来,花姐也会带男朋友过来,对了,我还邀请了丝丝和蔓朵,你们也好久没见到龙剑秋了,蔓朵来,他一定会来,”

    “哇塞,丝丝去,冥王是不是也会去,”海棠眼睛都亮了,“我可不可以跟冥王合个影,”

    “师妹,冥王有我帅吗,”清逸咳嗽一声,

    “没有,师兄最最帅,”海棠笑眯眯地抱住清逸的胳膊,

    宁卉儿每次看到他们俩,都觉得很遗憾,他们俩,如果不是修道之人,也许就能成为一对儿了,

    想当年,她也是祖师婆婆们替她受过,否则她也不能嫁人,

    云飞扬不想参加这种聚会,因为没有女伴,他单独约南宫君逸一起喝酒,看到他现在娇妻在怀,公司也发展的很好,更是儿女双全,很是羡慕,

    “你还是一个人,”南宫君逸笑望着云飞扬,

    “一个人习惯了,”云飞扬平静地说,

    “她如果知道,肯定不希望你这样,”南宫君逸劝道,

    “菲菲临死前,我一直在她身边,她说,从来都不知道,她多活的三年,是跟你借的命,觉得很对不起你,”云飞扬现在想起伊菲菲去世时的情形,依然眼含热泪,

    “我没有怪过她,就像我知道,拿走我心脏的人是她,我没有找过她一样,不是她的错,她真不必这样,”南宫君逸无奈地叹息,

    “我没什么事了,好久没见你,你一定要幸福,你幸福了,菲菲她也就安心了,”

    那一天,云飞扬和南宫君逸又回到了从前,一起喝酒,回忆儿时的事,美好又甜蜜,

    周末,南宫家的宴会大厅,伊红雨带着老公林修很早就过来了,夜未央的三朵金花碰了头,紧接着花姐也来了,

    “蔓朵……”龙剑秋走到张蔓朵身边,

    “我现在是公众人物,离我远一点儿,别让人误会,”张蔓朵嫌弃地说,

    “我跟白素素真的没什么,她受罚变成白海豚,后来我用五灵珠救了她,她就离开了,我跟她真的没什么,我爱的是你呀,”龙剑秋依然缠着张蔓朵不放,

    现在张蔓朵是南宫集团代言人,炙手可热的大明星了,想当初,去试镜还被拒绝,现在直接是代言人了,

    艾丽丝跟冥王结了婚,开了自己的外语培训学校,小日子过的很滋润,也许是前世的缘份,冥王很宠她,

    伊菲菲在南宫君逸复活没多久,就心脏衰竭而死了,伊夫人直接疯了,

    现在伊红雨在伊家就受宠起来了,她老公林修是个温文尔雅的人,生活甜蜜,

    他们几个人中,变化最大的就属花姐了,一直爱小鲜肉的她,这次居然找了一个大叔,

    “怎么样,这大叔行吗,我准备嫁了,”花姐小声说,

    红雨看了看,说:“我看行,”

    “我也觉得不错,”艾丽丝答,

    “大叔会疼人啊,好,”宁卉儿说,

    “我要做伴娘,”张蔓朵笑着说,

    “我才不要你,我要找个胸比我小,长得比我丑的当伴娘,”花姐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欢笑声在南宫家的花园的回荡,很久很久,笑声不断…………

    夜里,宁卉儿和南宫君逸躺在床上,“君逸,花姐要结婚了,想想,时间过的真快,我们几个都嫁了,”

    “张蔓朵还单着呢,”南宫君逸微笑着说,

    “卉儿姐姐,我和小黑也单着呢,”小九尾狐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进房间来了,

    “小九,你和小黑刚好凑一对儿,不同意,我就让你跟后院看门的旺财配一对,”南宫君逸冷笑道,

    “我什么都没说,我还是继续单着好了,”小九尾狐失落地走出房间,

    “小九,你看清逸和海棠为了修道,都单着呢,你要耐得住寂寞,知道吗,”宁卉儿微笑着说,

    “老婆,花姐结婚的时候,让海棠去做伴娘,然后清逸做伴郎,感觉一下别人的婚礼,然后,你懂的……”

    “你呀你,到时候我没有捉鬼大师,怎么办,”宁卉儿笑问道,

    “让他们俩赶紧生个小大师出来帮你,”

    “好主意,”

    “我们不生了,但我们可以享受造小孩的过程,”南宫君逸朝宁卉儿扑了过去,夜越来越深,月色越来越浓,

    一年后,逸海阁二楼,某个窗口传来这样的对话:

    海棠:师兄,快起床教儿子练功啦,

    清逸:师妹,我更喜欢跟你在床上练功,

    海棠:儿子,你爸起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