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暖婚蜜爱:老婆晚上好(暖婚老婆晚上好) > 第二百七十九章:番外3

第二百七十九章:番外3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一笑倾城M
    高雅琴正坐在轮椅上面,给女儿做午饭,突然听到女儿瞳瞳大声喊叫的声音,她只好把灶火开到最小。

    转过身来,自行挪动着轮椅,面向女儿,“瞳瞳,谁给妈妈打的电话?”

    “是一位叔叔,说话的声音很好听。”瞳瞳眨着眼睛,一边回答着妈妈,一边把手机送到高雅琴的手里去。

    高雅琴接过手机来,看了一眼,这才发现电话原来是顾倾城打来的。

    尽管她心里已经放下他了,把他当做自己的朋友来看待了,但突然接到他的电话,她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兴奋,那些被她压在心底里的记忆,一下子全涌了出来。

    她手指颤抖地把手机举了起来,贴到耳朵上去,呼了一口气后,才发出声音来,“倾城,怎么是你?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来了?”

    他们已经有一年多没见面,也没有联系。

    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联系了,想不到他今天竟然主动给她打来了电话。

    “雅琴,是这样的,我需要你的帮忙,你能把你现在的地址告诉我,我找人开我的私人直升机,把你给接过来吗?”顾倾城顾不得跟她寒暄,张口便问出这么一句话来。

    高雅琴听到他要开直升飞机来接她,心想他一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在电话那头急成那样了。

    “好,我把我的地址告诉你。不过,你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顾倾城长话短说,直接用一句话告诉了她,“我儿子被尚志诚抢走了,他说他这么做是在为你报仇,现在也只有你能救我的孩子了。”

    “行,那我现在就把地址共享给你,我把我的手机定位系统开着,你可以找人来接我了。”高雅琴听到他的儿子被尚志诚抢走了,再也没问别的话。自愿帮他到底。

    毕竟她的这条命,还是顾倾城救回来的,当初要不是他找医生给她治疗,又帮她做好一切保密工作,她又怎么可能恢复得这么好?又怎么可能回到自己女儿的身边来,过着这么简单舒适的生活呢?

    “嗯,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就派人过去接你,你抓紧时间准备一下。具体的事情,等我们见了面再聊。”顾倾城说完话后,把电话给挂了。

    等他打完电话之后,韩一笑连忙抬起手来,吊住了他的胳膊,抬着头,问他,“老公,我怎么刚刚听到你在喊高雅琴的名字,她不是死了吗?”

    “老婆,这个事情,我事后再跟你解释,尚志诚是因为高雅琴的死,才会想出要报复我们。如今我们也只有把高雅琴接过来,让她去劝尚志诚,他才能够醒悟,才能够把我们的儿子放了。”

    韩一笑听到有解救儿子的办法了,也就没精力去在意高雅琴死没死了,对她来说,只要能救回儿子就好了。

    “那她什么时候才能够过来?”

    “别急,我现在就安排直升机过去她那边接她。”

    “嗯,好,最好快一点,涵涵那么小,我怕他待得时间越久,危险就会越大。”

    这一年多来,尚志诚一直活在自责跟愧疚当中,他痛恨自己松了手,害得高雅琴坠下楼去。

    原本以为帮她解脱了,他也就安心了。

    可谁知道,自从雅琴“死了”之后,每天都会出现在他的梦里,她曾经无数次的质问他,为什么要松开我的手?为什么不救我?尚志诚,我恨你我恨你

    因为这些噩梦,尚志诚的精神状态,一天不如一天,慢慢地,他也患上了抑郁症,成天的闷闷不乐,脑子里除了高雅琴,还是高雅琴。

    这一年里,他无心工作,甚至,无心做任何事,脑子里想的全都是高雅琴。

    尽管他没有亲眼看到高雅琴下葬,也不知道她的尸体去了哪里,但他却在自家别墅的院子里,用高雅琴穿过的衣服鞋子,给她立了一块碑,造了一个坟墓。

    然后,他每天就像个傻子似的,坐在她的坟墓前面,喝着酒,对着一块石碑说着话。

    他的别墅在郊外,离市区很远,临海而坐,因为地方比较偏远,很少有人会过来这边。

    尚志诚把顾倾城他们夫妇俩的孩子抢到手后,他便开着车子回到别墅这边来。

    一路的颠簸,孩子困了,已经睡着了。

    到了别墅这边后,尚志诚停下车子,拉开车门,将熟睡着的孩子抱下车去,往高雅琴的墓碑那边走了过去。

    “雅琴,看到了吗?这个孩子就是顾倾城跟姓韩的那个女人的孩子,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帮你报仇,我一定要他们也尝一尝你我所承受的痛苦,绝对不会再让他们逍遥快活”

    尚志诚恐怖的声音响起来,直接把他手里抱着的小奶包给吓醒了,小秋涵睁开眼睛后,发现抱着他的人不是他的爸爸妈妈,立马“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不许哭,再哭,小心我揍你。”尚志诚丧心病狂到了极点,听到小奶包的哭声之后,拳头立马舞动起来,作势要打小秋涵。

    小秋涵才只有八个月大,根本就不明白这个坏蛋的意思,看到他把拳头挥起来,非但没有止住哭声,反而哭得更加厉害了些。

    尚志诚勃然大怒,嫌这孩子太吵,直接把他往地上一丢,还好墓碑这边的地上,长满了绿油油的青草,小秋涵被摔下去后,最多就是受了点惊吓,倒也没有伤着哪里。

    被吓到之后,小家伙哭得更加厉害了,“哇哇麻麻哇哇麻麻”

    “哭什么哭,再哭,信不信,我宰了你。”尚志诚被这个孩子吵得受不了,撇过头去,一个狠眼瞪向他,咬牙切齿地喊道。

    小秋涵一边哭着,一边在青草上爬了起来,好像是想要逃走一般。

    幸好他平常在家。经常练习爬爬,爬行得速度特别快,没有被撒气的尚志诚给抓住。

    小秋涵哭了大约两个多小时,尚志诚连管都不管他,一个人坐在餐厅里,手里拿了一张高雅琴的照片,一边喝着酒,一边对着她的照片,跟她聊着天。

    估计是哭累了,哭到最后,他自己停止了哭声,屁股撅着,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顾倾城这边,办事效率还挺高的,他派了一辆直升机出去后,不到两个小时,直升机便载着高雅琴母女俩返回来了。

    高雅琴坐在轮椅上,女儿瞳瞳做她的临时保姆,在她的轮椅后面推着她。

    “倾城”高雅琴看到顾倾城后,亲昵地喊了一声,像是阔别了多年的好朋友一样,隔了这么久才能见上一面,心情说不出的激动。

    顾倾城闻声,放下手边正在做的事情,揽着笑笑的肩膀,同她一起迎上高雅琴。

    “雅琴,你来了。”他挤出一丝微笑来,回应高雅琴。

    高雅琴点了点头,回以淡淡的笑容给他,然后,很自然的,她的眸光转移到了韩一笑的身上。

    “笑笑,你好,好久不见,还是这么漂亮。”

    韩一笑跟高雅琴之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彼此间本来就挺尴尬的。

    外加,她一直都以为高雅琴已经死了,现在她没死,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难免会有些不适应。

    这种事情,换做是任何一个人,都需要一点时间来沉淀一下。

    韩一笑沉淀的速度还算挺快的,见高雅琴主动跟她打起了招呼,她也就没那么得拘束了,扯了扯脸皮,有心无力地回答她,“谢谢,你也是。”

    “放心吧,你们的孩子会找回来的,只要我能帮得上的忙,我一定帮你们到底。”高雅琴知道他们夫妻俩在为孩子们的事情担心。

    尽管她刚刚下飞机,身体还有点不舒服,但她却以他们夫妇的事情为主,将自己身体上的不适,暂且抛在了一边。

    “倾城,说吧,我现在能为你们做什么?”

    顾倾城见她这么主动,他也不跟她客气了,摸出手机来,把尚志诚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然后,将手机送到高雅琴的手里,“尚志诚一直以为你死了,如果他知道你没死,很可能就会放下心里的仇恨,把我们的儿子还回来。”

    “好的,我先试试。”高雅琴接过手机来,摊在面前,打开了免提,正式跟尚志诚谈判起来。

    电话打过去后,过了好一会儿,才被尚志诚接了起来。

    他喝了很多酒,意识混沌不清楚,眯起眼睛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的名字,发现是顾倾城打来的。

    他这才把电话接了起来,往耳朵上面送了上去,发出憨憨的鼻音声。

    “喂!顾倾城,我让你们办的事情,你们都办完了吗?”

    “志诚,是我,我是雅琴,快把孩子送回来吧,别再做错事了。”

    “雅琴?呵呵开什么玩笑,雅琴她早就死了。顾倾城,你还真够可以的啊,我让你按照我的要求去办事,结果你倒好。随随便便找一个跟雅琴说话声音很像的女人来骗我,当我尚志诚是沙子吗?”

    “志诚,真的是我,我没死,你要是不信我的声音,我们可以开视频坚定一下的。”高雅琴说完,主动向他发出了视频邀请,要同尚志诚来一个视频鉴定。

    尚志诚还没来得及回应她的问题,对方的视频邀请都发过来了,他的手指头很随意地点了一下,视频就被他给接下来了。

    当他看到手机视频里出现一张跟高雅琴一模一样的脸孔,整个人都被震惊住了,使劲地拧着眉头,想要看清楚一点。

    明明就是一模一样的脸孔,可他还是觉得这其中有阴谋,毕竟他是亲眼看到高雅琴从医院的天台上面坠下去的。

    她都已经死了一年多了,又怎么可能会活过来了呢?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这不可能,你是骗子,你一定是顾倾城找过来的替身,故意欺骗我的,对不对?把手机给顾倾城,我不要跟你这个骗子说话。我要跟顾倾城说话,快点”

    “志诚,不是这样的,我不是骗子,真的,我没有骗你,我是真的,我没有死,我只是不想再让自己活得那么累,我就让倾城帮我隐瞒了我没死的事情。所以,志诚,放下你心里的仇恨吧,别再做错事了。”

    “滚,我不要跟你这个骗子说话,把顾倾城给我叫来,再不叫来,我现在就弄死他的儿子,让他们一辈子都见不到他”尚志诚疯子一般的咆哮着,不管高雅琴跟他说什么,他都不相信她,始终认为她是个骗子,是顾倾城找过来欺骗他的帮手。

    高雅琴本来还想要继续跟他说,希望他能够相信她是真的高雅琴,可是尚志诚的情绪真的是太激动了,顾倾城担心再这么下去儿子会出事,只能从她的手里将他的手机抢了过去。

    “尚志诚,你先冷静一点,我们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行吗?我知道你现在无法接受雅琴没死的事实,但是我们真的没有骗你,雅琴她真的还活着,她没有死。你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安排地点,我们大家见上一面,有什么话见面再说就是。”

    “呵呵,顾倾城,你真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吗?因为你知道高雅琴她是我的弱点,所以你为了软化我,才会编出这么一个谎言出来告诉我,高雅琴没有死,目的就是希望我转移注意力,把心里的仇恨统统忘记,把你的儿子还回去,是不是?”

    “尚志诚,你把我想得也太聪明了。我顾倾城可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大胆,大胆到拿我自己儿子的性别跟你做赌注。话说回来,你不是不相信雅琴还没死吗?那咱们就约个时间地点见面说,这样高雅琴是真的没死,还是我欺骗你出去找回来的替身,只要我们大家见了面,所有的问题,不都迎刃而解了吗?”

    尚志诚想了想,他说的这些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刚才出现的那张脸孔是那么得像高雅琴,而且,她们的声音,也是一模一样的。

    纵使顾倾城会耍出这样的招数出来,短短的两个小时里,他也不可能找出两个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吧?

    “好,见面就见面,时间跟地点,我会发到你的手机上去。还是那句老话,不想你儿子出事,就给我老实点,别给我报警。否则。我会带着你的儿子一起消失”

    说完,电话又被挂了。

    听着电话里面传来的“嘟嘟嘟”的声音,顾倾城抬起来的手,慢慢地,一点一点地落了下去。

    约莫过了几秒钟后,他的手机上面接收到了一条信息。

    毋庸置疑,信息是尚志诚发来的。

    不过,他打电话跟发信息的电话号码,不是同一个。

    而且,他的这两个电话号码,全都是外地办理的号码,很难查出他的归属地来。

    “老公,怎么样?地址发过来了吗?”韩一笑挨过来,一把抱住顾倾城的胳膊,急切地问道。

    顾倾城点点头,应了一声,“嗯。”

    “那我们快点过去吧。”韩一笑连忙催促他道。

    顾倾城迟疑了一下,没有立马做出反应来,想了一会儿,他才转过脸来,看着笑笑,说道,“老婆,我看我们还是报警吧,尚志诚的阴谋诡计那么多,要是不报警,单凭我们几个人过去,根本就没办法把儿子救回来。”

    “可是他说过,不许我们报警,万一我们报了警,惊动了他,他不就要伤害儿子了吗?”韩一笑明白他说的话的意思,可还是有所顾忌,担心儿子会受到伤害。

    就在她纠结之余,高雅琴插进来,给了一个小小的忠告,“我赞同倾城的说法,最好还是报警,志诚的情绪现在特别不稳定,以前只要我说什么他都会听什么。可是现在他完全变了,我觉得他的情绪上面一定受了很大的刺激,他的人格已经分裂了,一旦他的情绪上面受到了刺激,保不准他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所以,最好还是报警,有了警方的协助,更有利于我们把孩子给救出来。”

    “这个我”这些大道理韩一笑都懂,可她就是害怕,担心儿子会出事,这才会犹犹豫豫的拿不定主意来。

    顾倾城揽着她的肩膀,继续给她吃定心丸,“笑笑,相信我,我一定会尽全力保护你们母子俩,绝对不会让你们受到任何伤害。”

    “我”韩一笑被老公的话感动得稀里哗啦,跟顾倾城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他从没让她失望过,想了想,她终于点点头,答应了他,“好,我相信你。”

    “我们一起加油。”顾倾城亲了一下她额头上的发丝,然后,他就去忙报警的事情去了。

    他走了之后,就只剩下韩一笑跟高雅琴两个人了。

    刚才顾倾城跟韩一笑的一举一动,全都被高雅琴收进了眼底。这一刻,她彻底地服输了,终于可以真心实意地祝福他们了。

    “笑笑,我好羡慕你。”

    “嗯?羡慕?”韩一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高雅琴突然对她说了这句话,真够她伤脑筋的,搞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对自己说这句话。

    高雅琴点点头,“对啊,不管什么时候,倾城他都这么爱你,哪怕有再大的困难,他都会保护你,给你关心给你爱呵呵,而我这辈子都得不到了。”

    “我”韩一笑被高雅琴的话说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弄得她的心里好愧疚。

    “好啦,我就只是跟你随便说说啦。当然啦,他会这么爱你,也是因为你值得被他爱。放心吧,我现在已经想开了,不会再介入你们中间去了,希望你们永远幸福下去。”

    韩一笑浅浅一笑,点点头。什么都没说,他们一家肯定会幸福的,只是目前为止,还少了儿子。

    如果儿子也能在这里,她一定会自信满满地回应高雅琴。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顾倾城开着车子,载着高雅琴跟笑笑,一起赶往尚志诚发给他们的别墅地址,准备过去同他见面谈判。

    他们的车子开在前面,警察们所开的车子在他们的后面,出发的时间比他们慢上十分钟。

    另外,有一辆直升飞机在空中指挥着,随时向警察们汇报当事人的情况。

    尚志诚答应同顾倾城他们见面之后,他自个也布置了一下,在身上绑了一圈定时炸,整栋别墅乃至院子外面,全都安装了监控录像。

    而他就坐在家里的客厅里,透过监控录像带,时刻监控着顾倾城他们的到来。

    当他看到他们的车子开到别墅院门外的时候,尚志诚拿起遥控器,按了一下开院门的开关按钮,让院门自动打开来。

    院门自从打开之后,顾倾城心里大抵有了数,估猜着尚志诚一定在家里设置了机关,他转过头去,提醒大家等一下进去之后小心一点,千万别露了什么马脚。

    被他这么一提醒,大家全都变得紧张起来,神经全都绷紧。

    车子开进去后,他们三个人先后下了车。

    由于高雅琴行走不便坐在轮椅上,韩一笑便推着她,在顾倾城的带领下,往家里走了进去。

    尚志诚一心以为他们这是在骗他,怎么都不肯相信高雅琴没死的消息。

    可是当他透过监控录像,看到高雅琴被韩一笑推着往他家走进来的时候,他终于肯相信高雅琴是真的了。

    纵使替身模仿得再像,也不可能这么像。

    “雅琴,太好了,你真的没死,这真的是太好了。”尚志诚激动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迫不及待地往门口的方向迎了上去。

    顾倾城他们刚从外面把门打开就看到尚志诚,一脸深情地站在他们面前,他的面容十分得憔悴,才一年多不见。仿佛老了二十多岁,胡子长得都能扎成小辫子了,一双眼睛空洞得可怕。

    “志诚。”高雅琴喊了尚志诚一声,引起他的注意力。

    尚志诚快步走上前去,挤开韩一笑,把轮椅的手把顺了过来,亲自推着高雅琴。

    韩一笑有点放心不下,手伸出去,本想要从尚志诚的手里把轮椅抢过来,却反被高雅琴投了个“不要”的眼神过来。

    另外,顾倾城也伸出手来,将她往他身边拉了过去,小声地说,“找儿子。”

    “嗯。”韩一笑回过神来,开始集中心力地找儿子。

    抬起头来,四处寻望了一圈,连儿子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韩一笑自然就变得着急起来,追上尚志诚,在他的身后,一个劲地问他,“姓尚的,我儿子呢?你到底把我儿子藏到哪里去了?”

    “儿子?呵呵,咱不是说好的,大家见见面,聊聊天,我可没说过,要把孩子还回去。”尚志诚说着,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沾沾自喜的模样,看着就十分得讨厌。

    “尚志诚,你”韩一笑气得真想冲上去打他,却被顾倾城及时出面拽住了。

    “顾倾城,管管你家的疯婆子,也不知道你那是什么眼光,爱上什么人不好,偏偏爱上那么一个嚣张跋扈的疯婆子”

    “你”韩一笑气得快要跳起来,却被顾倾城拽得死死的,他担心笑笑忍不住会出事,看着她的时候,冲着她挤了挤眼睛,劝起她来,“笑笑,镇定点。”

    在顾倾城的劝说之下,韩一笑果然没再说什么了,她拼了命地忍着,再度把精力放在找儿子上面。

    “雅琴,看到你没死,我真的是太高兴了。你知道吗?这一年里,我有多想你,我几乎每天晚上做梦都能梦到你。现在你终于回来了,我真的是太高兴了。”尚志诚围着高雅琴的轮椅,高兴得不能自已。

    高雅琴一点也不开心,只要一想到当初是尚志诚松开了她的手,她才会从天台上面坠下去,心里面只会恨着他。

    可是为了稳定住他的情绪,她只能陪着他逢场作戏,尽可能地迎合着他,以美人计来开导他,希望他能放下心里的仇恨,把顾倾城他们的孩子给放了。

    “志诚,既然我回来了,你就不要再怪他们了。不如,就把孩子还给他们吧。”

    “现在你回来了,孩子我更加不能还给他们了。雅琴,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他们把你逼得无路可退。当初你也不会想到要去天台跳楼。如果你没有跳下楼去,我们的孩子,就不会出事了。”尚志诚的计划,因为高雅琴的出现,又转变了一点点,他更加要惩罚报复顾倾城夫妇了。

    高雅琴被尚志诚说得云里雾里,她是怀了孕没错,但让她受精怀孕的精子,是她花钱从提供精子供女人怀孕的专属医院里面买的精子,怎么可能会怀上尚志诚的孩子呢?

    “志诚,你在说什么呀,我们什么时候有孩子了?”

    “我们当然有过孩子,当初你想要怀孕,用这个借口把顾倾城留在你身边,你就去了提供精子的医院做人工受孕的手术。其实医生注入你体内的精子,不是别人的,正是我的。”尚志诚把他当年的计划说了出来。

    高雅琴听到这个天大的秘密,整个人都变得不自在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尚志诚竟然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他简直太可怕了,口头上说着爱她。

    结果,他竟然瞒着她,在背地里做了设计她的事情。

    “尚志诚。你怎么能骗我?你不是说你是爱我的吗?为什么要跟我撒这么大的谎言?”高雅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尽管孩子已经流掉了,但是想到自己曾经特别信任的一个人,如此设计过自己,她的心里别提有多难受。

    尚志诚见她不高兴了,连忙抬起手来,抓住她的两只肩膀,一边摇晃着,一边向她解释,“雅琴,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我是因为很爱很爱你。所以,才会对你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尚志诚,你这不叫爱,而是叫欺骗。”高雅琴的情绪激动起来,跟他拌起嘴来。

    而就在他们拌嘴吵架的时候,顾倾城跟韩一笑自然就有了找儿子的机会了。

    “老婆,我去楼上,你在楼下找,记住,一定要快。”

    “嗯,我知道了。”

    夫妻俩分班合作,开始找起儿子来。

    为了能快点把儿子找出来,他们两个人的速度特别快,短短的三四分钟,他们俩差不多把整栋别墅翻了个遍,却还是没有找到儿子。

    就在韩一笑急得快要哭起来的时候,突然有哗哗哗的水声传了过来,声音是从一间卧室的房间里传出来的。

    该不会是儿子弄出来的吧?

    她记得儿子在家里就特别喜欢往洗手间里爬,然后,他每次都会在马桶的周围蹭来蹭去,有时候还会淘气地拍打马桶的盖子

    根据这些猜测,韩一笑找进卧室的洗手间里去,打开门一看,真的是儿子。

    “哇”儿子看到妈妈,看样子特别开心,在马桶盖子上面打了几下,然后,转过身来,往妈妈的身边爬了过来,嘴里含糊不清地喊着“妈妈妈妈”的音调。

    韩一笑看到儿子之后,激动得热泪盈眶,她连忙跑过去,双膝跪在地上。把儿子抱了起来,亲了一口又一口。

    考虑到这个地方危险,她亲完儿子之后,便将他抱了起来。

    站起来后,发现地上有好多水,抬起头来,扫了一眼,估猜着水应该是从马桶里面溢出来的。

    看来她猜得没错,儿子刚才在这里玩马桶,把马桶里的水都弄出来了。

    因为这样,她就多看了马桶一眼,突然看到马桶边上挂着一根电线一样的东西。

    出于好奇,她抱着儿子,靠过去,掀开马桶盖子看了一下,竟然看到一只炸弹在马桶里。

    韩一笑吓坏了,连忙伸手去按马桶的冲水按钮,连着按了好多次,终于把浮在水面上的炸弹给冲下去了。

    “老婆,你在这里做什么?”顾倾城在楼上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人,自然就跑到楼下来找,找到了楼下的卧室,发现笑笑在里面,他第一时间冲了过去,惊喜地看到老婆跟儿子。

    韩一笑按了太多次冲水的按钮,胳膊抽搐得厉害,垂直倒挂着,又麻又酸,难受死了。

    她的额头上面流着汗,听到顾倾城问的问题,结结巴巴地回过去,“我刚才看到马桶里面有个炸弹一样的东西,我就把它给冲下去了”

    “什么?炸弹?我掩护你,你先带儿子出去,我一会就出去。”听到“炸弹”两个字,顾倾城整个身上都变得毛骨悚然,他揽着老婆跟儿子,掩护着他们把他们往门口的方向送去。

    当他们母子俩被顾倾城掩护着送出去的时候,高雅琴有看到他们,就在那一刻,尚志诚似乎警觉到了什么,正要回头去看看。

    高雅琴突然撑起身子,往尚志诚的怀里倒了下去。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抬起下巴就吻上了他的唇,控制住了他的脖子,坚决没有让他把脖子转过去。

    这一个吻,吻得挺长的,她想要把他们一家人统统掩护出去。

    然而,顾倾城却没有走,他担心高雅琴会受到尚志诚这个疯子的欺负,留了下来。

    高雅琴看到顾倾城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着急坏了,因为过去做了太多的错事,伤害到了他们一家人,现在她就想尽自己所能,帮一帮他们,就当是回报他们。

    所以,当顾倾城朝他们这边走来的时候,她一个劲地冲他摆手,打手势,挤眼睛,让他赶紧离开这儿。

    尚志诚以为高雅琴吻上自己,是因为她想明白了,发现自己对他有了感情了。

    可是当他通过监控录像带,看到这个女人在跟他接吻的同时,却三心二意地想着别的男人时,尚志诚十分恼怒。

    他再也吻不下去了,一把将高雅琴推开,狠狠地把她摔上了她的轮椅。

    “高雅琴,枉我对你痴情了这么多年,难道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居然到现在还在想着顾倾城那个男人?”尚志诚恶气冲冲地瞪着高雅琴,指着她的鼻子,骂着她。

    高雅琴看到他生气时的样子,感觉好可怕,她摇着头,跟他解释着,“志诚,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再想顾倾城。我现在对他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呵呵,朋友关系?怎么?你们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别以为我没看见,刚才你背着我,对他摆手挤眼睛,让他快点出去。这么舍不得他死啊?其实死也没什么可怕的,要不要我们三个人一起同归于尽呢?哈哈哈哈哈”尚志诚疯笑起来。

    他之所以会答应同他们见面,原本是想跟高雅琴相认,再把她给带走。

    然后,他会用定时遥控器,按下绑在那个孩子身上的定时炸弹的按钮,送顾倾城他们一家人上西天去的。

    结果,他怎么也没想到,高雅琴不帮他也就算了,居然还在帮着顾倾城。

    他真的不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到这最后,也没有赢得过他。

    高雅琴看到尚志诚疯笑的样子,吓坏了,连忙劝着他,“志诚,你别这么想好不好,你不是说你爱我的吗?既然爱我,那就听我一次劝,把心里的仇恨都放下吧。只要你不嫌弃我,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的。”

    “好朋友?你以为我稀罕吗?高雅琴,不要每次都用朋友这两个字来搪塞我,我尚志诚那么爱你,区区朋友两个字,就想继续套着我吗?我告诉你,你想都别想,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不如就一起死吧。”尚志诚的情绪越来越稳定不下来了,他剥开衣服,把绑在身上的炸弹露在他们的面前。

    看到他身上绑着的炸弹,顾倾城连忙冲上前去,一把握住高雅琴的轮椅手把,推着她的轮椅就往大门那边跑了过去。

    “倾城,你走吧,不要管我。”

    “要走一起走。”

    “我这样会耽误你的。”

    “一个都别想走,雅琴,既然你那么爱顾倾城,今天我们就一起到黄泉路上相见吧。”尚志诚看到他们跑了,转身找遥控器。

    该死的!关键时刻,遥控器不见了!

    “妈的,我的遥控器呢,遥控器到哪里去了。”尚志诚更加发疯了,他准备好了一切,想不到在这个关键时刻,遥控器却不翼而飞了。

    因此,顾倾城成功地将高雅琴推出了他家别墅,幸运的是,炸弹声并没有引爆。

    死里逃生之后。他们纷纷坐上了车子,有警官们保护着,进入了安全地带。

    尚志诚的身上绑着炸弹,警官们没有进入别墅,仅是在外面拿着大喇叭,冲着他大声地喊着,“尚志诚,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现在你只有一个选择,赶紧出来自首。”

    自首?他筹划了一年多,等的就是这么一天,要么轰轰烈烈地打败顾倾城,要么壮烈牺牲,想让他自首,绝不可能。

    尚志诚找了半天,终于在沙发下面把遥控器给找到了。

    看着遥控器上的按钮,他哈哈大笑起来,同时,按下两个引爆炸弹的按钮。

    倒计时十秒钟,整栋别墅爆炸了,尚志诚同别墅一同被炸成了废墟。

    高雅琴看着袅袅黑烟,落下了泪。心里默默地对他说了声,对不起。

    番外3写到这里,文里面的矛盾纠纷差不多都结束了,其实本来还想写点倾城夫妇的小剧场的,由于脑壳最近有点紧,想不出萌逗的小剧场内容来,暂时先不写了吧,以后有空再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