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传奇 > 第168章:番外:陶仙的故事(1)

第168章:番外:陶仙的故事(1)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徒有琴
    陶仙出生的时候,母亲大出血,父亲因为掏不起医药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睁着眼死在自己面前。

    那年她老家下起了很多年不遇的雪,大雪封山,年迈的父亲抱着陶仙从医院出来的时候,甚至有了想自杀的念头,三十多里山路,怀里抱着的是一个出生没多久的孩子,怎么回去?

    当然到现在也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回去的。

    回去以后他把陶仙放到了邻居家,自己在家躺了足足一周时间才能从床上下来,也是自从那年之后,他走路就不太利索了。

    陶仙儿十五岁的时候,老家镇上政府来征地,家里的祖宅要拆迁,老父亲死活不同意,最后被人抓了过去关了好几天,送回来的时候人已经昏迷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家里的房子已经拆掉了。

    政府赔了一点儿前,老父亲在镇上租了一个小房子,天天坐在门口叹气。

    陶仙读书很争气,成绩在学校都是名列前茅,但她成绩越是好。父亲的眉头就皱的越紧。

    她不懂,去问父亲为什么,老头子摸着她的头,指了指镇上那条常失修的路说:“你在这里,长大后就会变成我这样,你越是优秀。我越觉得对不起你。”

    在十七岁的某天晚上,陶仙准备睡觉的时候,父亲走进来坐在她床头,嘴里抽着闷烟说:“陶仙,去上海吧,去大城市吧。”

    陶仙明白,如果现在去上海,自己就没有学上了,家里没钱,自己的户口和学籍没可能转移到那边去,但她明白父亲的担心,在小镇,她只会变成第二个父亲那样的人,这是她不想的。

    陶仙抱了抱父亲,转身开始收拾行李。

    老父亲拿出所有的积蓄,一共三万多块钱,交到了陶仙手里,就好像把自己后半生都交给了她。

    陶仙踏上了去上海的火车,辗转反侧四十多个小时,终于到了这个陌生,却让她无比向往的城市。

    但她手里的钱,租房子的时候就被骗去了一大半儿,还差点儿把自己都搭进去。

    陶仙下了火车,直接去了市中心的高档餐厅,她不是为了吃饭,而是想要求一份工作。

    她年纪小,却很懂这些东西,大餐厅的服务员,要求的是气质和相貌,巧的是这两样东西,陶仙一样都不缺。

    年纪小,会说话,长的好,代班经理,那个三十多岁,满腹便便的猥琐男人色迷迷的看着陶仙:“好了小姑娘。明天你就来上班儿,不过有一周的培训,培训期间吃饭问题自己解决。”

    陶仙开始在周围找出租的房子,因为是市区,房租几乎贵到天上去,陶仙手里钱不多。只能不停的往外找,最后找到了一个出租屋,每个月4500,一次性交六个月的。

    租房子的是个看起来很和蔼的老头儿,说自己是个老师,老伴儿走的早,又没儿没女的,陶仙能租他的房子,自己权当是收了个干闺女,以后陶仙吃饭什么的,都由他照顾。

    陶仙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了,就差当场喊一声干爹了,她交了房租,老头儿又给她置办了一些被褥送过来,不大的房子,收拾出来以后看起来也很舒服。

    单纯的陶仙觉得碰到了好人,直到那天晚上老头儿半夜敲开她的门,一声酒气的把陶仙扑倒在了床上。动手动脚。

    陶仙吓坏了,奋力反抗,最终从房子里面逃了出来。

    后来她才听说,那个老头儿当年就因为强奸罪被判刑了好几年,出来以后就一直守着家里的老房子,想租给一些外地年轻的女房客,男房客一律不受。

    上海的冬天,十分冷,陶仙却再也不敢回去了,她身上只剩下两千块钱,没有地方可以去,蜷缩在街口。

    不怀好意的男人从她面前经过的时候。都会上下打量她一番,然后猥琐的问她冷不冷。

    陶仙把脸埋到膝盖里,一句话都不说,一个劲儿的摇头,眼泪却停不下来。

    还有些人更过分,上来就对她动手动脚,甚至想要把陶仙直接拖到车上,陶仙反抗,对方就打她,陶仙跑,一直跑,就好像要逃出上海一样。

    她几乎跑到自己瘫倒在地才停了下来。看着车水马龙,灯火辉煌的上海,告诉自己,终究有一天,她陶仙要在这里有立足之地!

    梦想抵不过现实,她要住,要吃,要生存,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她找到那个猥琐的代班经理,那个叫徐杰的男人,大家都叫他杰哥。

    “杰哥,我有点儿事情想麻烦你。”陶仙低着头。长发散落在脸前,娇羞的让人心疼。

    杰哥嘴角一裂,露出一丝坏笑:“说吧,什么事儿?”

    后来陶仙就住到了杰哥家里,一个月只收她2000块钱,她拥有一个自己的小卧室。

    杰哥和他老婆离婚了。孩子归于他老婆管,家里房子挺大,但一直只有他一个人住。

    陶仙知道杰哥对自己图谋不轨,但是她又能怎么样呢?能有地方住,就已经很不错了,她只能每天提心吊胆。

    好几次。她在卫生间洗澡,杰哥都会猛烈的砸门,似乎听不到里面的水声一样,陶仙大叫,杰哥才会不好意思的说没注意,好几次晚上睡觉。她都能听到自己卧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她赶紧装作半夜起来上厕所,把杰哥打发走。

    日复一日,她觉得自己精神快要崩溃了。

    工作上的事情,更不顺心了。

    因为杰哥对自己图谋不轨,而且杰哥似乎在故意对外人说他俩现在住在一起,流言蜚语传的很快,大家都觉得陶仙是在用自己的姿色和身体巴结杰哥,处处有人给自己穿小鞋。

    这里虽然是高档餐厅,但出入的人却层次不齐,好几次陶仙去送餐,去门外接客人,那些老男人的目光像是一把火一样在陶仙的胸部和大腿上扫来扫去,看的她很不舒服,更是有人趁着两个人单独在电梯里面的时候,对自己动手动脚,陶仙不能反抗,只好半推半就的推开男人,到了楼层以后快步走开。

    因为这个,许多客人到老板那里投诉陶仙的服务不周,态度不好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老板找到陶仙和杰哥谈话,让杰哥好好管教管教陶仙,否则马上辞退她。

    杰哥私底下找到陶仙。装作皱眉的样子说:“陶仙,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可是帮你担待着呢,要不是我,老板可马上就要辞退你了。”

    陶仙点头说谢谢,自己会努力的。

    杰哥猥琐的笑了笑说:“光嘴上说谢谢可没什么用。你不准备表示表示?”

    他说着,把陶仙逼到了墙角。

    那是在厨房后台,这里堆放着一堆杂物,脏乱无比,平时根本不会有人往这里来,杰哥是故意选在这种地方来和陶仙谈话。

    他两只手搂住陶仙的肩膀,陶仙瑟瑟发抖的说:“杰哥,不要!”

    可面前这个男人,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说什么让陶仙从了他,自己会对陶仙好的。

    陶仙怕的不行,抬腿直接踢在了杰哥的裆部。

    后者吃痛弯下身子,陶仙赶紧趁着这时候跑出去了。

    她知道自己不能再住在杰哥家里了,否则早晚得出事儿,她向老板请了两个小时假,自己这个月发了6000块钱,给杰哥家里扔了2000,拿着自己的东西。就出门了。

    她又去找了房子,这次专门找了一个女房东,说破了嘴皮子才交了两个月的房租,住了进去,这次,她手里真的一分钱都没有了。

    回到餐厅的时候。杰哥已经从储物室出来了,一脸怒气的盯着陶仙,她知道自己会越来越难过,但身上没钱,她不能一走了之,必须在这里继续干下去。

    杰哥看自己得不到陶仙。开始在老板那里说他的坏话,那天老板找到陶仙谈了很久,其实意思很明确,就是想让她自己辞职走,因为如果老板辞退,还得给陶仙一点儿补偿费用。

    可陶仙就看准了这一点,死活不走,保证自己会好好干,最后老板也急眼了,说再给她最后一周时间准备,否则直接辞退!

    陶仙心灰意冷,觉得自己被逼到了尽头,准备开始找新工作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碰到了一个男人,是她生命里的第一个贵人。

    那天她去楼下接这个杰哥专门交代过的贵宾,杰哥说这人在上海很有势力,今天来这里吃饭,得伺候好才行。

    陶仙下楼,看到一个淡雅的男人站在那里对着她笑。

    她快步迎上去,低声问:“是杨未先生么?”

    男人笑着说是,陶仙赶紧带着他走向了电梯。

    进入电梯,两人无话,陶仙脸都是红的,年轻的她,好像第一次感受到了异性对于自己的吸引力。

    杨未只是笑着不说话,电梯开门的时候,陶仙想等客人先走,没想到这个杨未伸手挡住电梯门,做了个请的手势,笑着对陶仙说:“女士优先。”

    那一刻,陶仙的心都快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