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谋爱惊心 > 第86章 大结局(下)

第86章 大结局(下)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云七七
    听了唐少宁的话,我吓得浑身一颤。可是杨思涵飘来的速度很快,我刚生完孩子,身子又极其的虚弱,想要快速的躲开已是不可能。

    眼看着面目狰狞的杨思涵飘了过来,我整个人没了任何的反应,只紧紧的抱着我怀中的孩子。

    叶佳溪忽然大喝了一声,快速的拿出了一张符,然后口中念了几句,最后狠狠的朝着杨思涵掷去。

    杨思涵冷笑了一声,手一挥,瞬间将那张符纸给挥到了一旁。

    叶佳溪脸色一变,大叫道:“完了,怎么不管用了。”

    “哼,学艺不精还想跟我斗,简直是找死!”杨思涵冷哼,手再次一挥,叶佳溪顿时狼狈的滚向一旁。

    还不待她起身,杨思涵迅速飘了过去,张开细长的手狠狠的掐着叶佳溪的脖子,阴森冷戾的大吼:“敢杀我的孩子,现在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杨思涵用了很大的力气,叶佳溪的脖子处都萦绕着一圈黑气,一张小脸也涨得通红。

    秦明见状,脸色一变,瞬间扑过去,拼命的掰着杨思涵的手。

    可是杨思涵是鬼魅,秦明的举动无疑是徒劳。

    我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就在这时,一张符猛的贴在了杨思涵的手上,

    一阵耀眼的花光亮起,杨思涵顿时大叫了一声,瞬间松开了叶佳溪。

    而就在这时,喻银雪趁着杨思涵被符咒所伤,瞬间冲了上来,以两张符攻向杨思涵的另一只手,杨思涵再次惨叫了一声,紧接着那晶莹剔透的圣珠便从她的那只手中滑落了下来。

    喻银雪脸上一喜,慌忙扑过去,将圣珠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杨思涵脸色阴冷至极,猛的伸长手狠狠的朝着喻银雪袭去。

    她的手刚刚被符纸烧伤,现在都是焦黑焦黑的,看起来很是骇人。

    喻银雪得到那圣物后,欣喜若狂,却没能躲过杨思涵的攻击,脸上骤然被杨思涵抓了一爪。

    她的脸上本来就布满了可怖的裂痕,现在被杨思涵这么一抓,那张脸更是显得阴森可怖。

    但是她似乎丝毫不在意脸上的伤,抱着那个圣物快速的滚向一旁,脸上依旧带着兴奋的笑。

    叶佳溪狼狈的跌下来后,趴在地上不停的咳嗽。

    秦明紧紧的抱着叶佳溪,担忧的问:“没事吧?”

    叶佳溪摇了摇头,一张脸通红通红,眼角还有泪光。

    我抬眸看向叶寻,刚刚救叶佳溪的正是叶寻,此刻,我越发的感觉叶寻就是叶佳溪的哥哥了。

    杨思涵被符咒所伤,又失去了圣物,一张惨白的脸变得越发的阴森狰狞。

    她大吼了一声,瞪着叶寻,凄厉的嘶吼:“你说过你永远都不会背叛我的,刚刚为什么还要伤我。”

    叶寻抱着奄奄一息的林嫂,一张俊脸面如死灰。

    他静静的盯着杨思涵那近乎疯狂,近乎悲戚的脸,忧伤的说:“放弃吧,你做了这么多,又能够得到些什么?”

    “我能得到很多啊。”杨思涵骤然轻笑了一声,说,“只要我夺取了知遇的肉身,我就可以跟少宁永远在一起了,这样多好,我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我静静的看着杨思涵,心里尽是同情和悲凉。

    我姐姐陷在了自己的这段感情里,她逃不开,放不下,忘不了,所以就硬是逼着自己疯狂成魔。

    唐少宁看着杨思涵,忽然开口,语气很是淡漠:“其实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当初娶你也是为了报恩,报答你给我钱,让我救冰灵,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害死冰灵的人就是你。其实,一开始就是你错了,一开始你不该那样害冰灵,如果你没有用那种方法让我娶你,或许你这一生也不会这样痛苦。又或者说,你没有让我发觉害死冰灵的人就是你,或许我跟你也能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一生。只是,一开始就错了,最后的结局又怎么会好。”

    我的心狠狠的抽了抽,一开始就错了,最后的结局又怎么会好。

    我跟这个男人之间又何尝不是错误的开始,所以我们的结局注定不会好。

    杨思涵就跟疯了一样,他盯着唐少宁,悲戚的嘶吼:“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喜欢我,哪怕是一点点?”

    唐少宁面色平静的说:“你不是为我付出的,你做这些,甚至是变成这个样子只是为了你的一己私欲,亦或是为了你心中的执着,其实回想起来,你做了这些,得到的又是什么,只是让自己更加的痛苦,让自己变成孤魂野鬼,甚至还害死了自己的孩子,你认为这样值得吗?”

    “怎么不值得。”杨思涵冷哼了一声,面色狰狞的低吼,“只要是自己想要的,我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得到。”说完,她迅速的朝着喻银雪攻去。

    喻银雪快速的掏出了两张符,然后念了几句咒语,紧接着猛的朝着杨思涵掷去。

    在杨思涵躲闪的瞬间,喻银雪慌忙又掏出一张符,紧接着对着那张符快速的念了几句咒语,那张符瞬间发出了一阵耀眼的白光。

    喻银雪慌忙拽着唐少宁的手臂,大喝一声:“走!”

    杨思涵见她要逃,赶紧飘了过去,只是她还是晚了一步,喻银雪拽着唐少宁瞬间消失在那阵白光中,地上只留下了一张正在燃烧的符纸。

    我怔怔的盯着那张符纸,唐少宁走了,他竟然跟着喻银雪走了,他们现在一定是去救喻冰灵了吧。

    可我呢,他终究还是不管我和这个孩子的死活。

    可刚刚在他随着喻银雪消失的瞬间,我似乎感觉他看我的眼神透着一股浓浓的复杂,这又是为什么,难道仅仅只是我的错觉。

    唐少宁和喻银雪一走,杨思涵彻底的疯狂了,她在石室中央嘶声大吼,甚至是胡乱的挥舞双手。

    石室本来就在摇晃,那些小石子也在不断的往下掉落,杨思涵这么一挥舞,那些石子顿时胡乱的飞溅。

    我紧紧的护着怀中的孩子,有些小石子砸在了我的肩上,生疼生疼。

    秦明抱着叶佳溪凑过来,将我跟叶佳溪紧紧的护在怀里,沉声说:“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

    叶佳溪着急的问:“可是刚刚带我们过来的是喻银雪,只有她才知道怎么进来,怎么出去,现在她和少宁哥都走了,我们该怎么办啊?”

    我沉了沉眸,刚刚带我下来的是叶寻,叶寻应该知道怎么出去,只是,他会帮我们走出这里吗?

    正想着,一阵低沉的嗓音忽然在附近响起:“我送你们出去吧。”

    正是叶寻的声音,我微微的怔了怔,推开秦明的手,抬眸看去,只见叶寻抱着林嫂走了过来。

    林嫂浑身都是血,似乎已经快支持不住了。

    叶寻抱着她走到我们的面前,盯着我和秦明还有叶佳溪说:“我可以送你们出去,但是,你们必须帮我把她带出去。”

    叶寻说着,将林嫂放了下来。

    林嫂站都站不稳,只能靠人扶着。

    叶佳溪赶紧扶着她,担忧的问:“阿姨,你没事吧?”

    听着她喊的那声‘阿姨’,我明显看到叶寻的脸上闪过一抹悲凉和不忍。

    他抿了抿唇,刚想说什么,林嫂忽然制止了他……

    林嫂用另一只完好的手摩挲着叶佳溪的脸,她的手上还有血,这么一摸,叶佳溪的脸上顿时染了不少血迹。

    但是叶佳溪丝毫不在乎,她抓着林嫂的手,说:“阿姨,没事的,等上去后,我让我爷爷帮你看看伤,我爷爷很厉害的,村里的病人都会找我爷爷看病。”

    叶佳溪这么一说,林嫂顿时哭了起来,她摸索着叶佳溪的脸,虚弱的低喃:“你真是个好孩子,阿姨好……好喜欢你。”

    “我也喜欢阿姨,我还很喜欢阿姨做的菜呢。”叶佳溪笑着说。

    叶寻在一旁有些看不下去,他眸光复杂的看了叶佳溪一眼,然后冲我和秦明道:“我送你们出去,你们帮我好好的救治她。”

    我的心沉了沉,低声问:“你不出去吗?”

    叶寻摇了摇头,看向依旧在发疯的杨思涵,低声说:“这一切的祸事都是我酿成的,我不该跟她提起巫族的这一切,如果她不知道巫族圣物的传说,或许她就不会想出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来得到唐少宁。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应该在这里陪着她。”

    我定定的盯着他,低喃道:“或许每个人爱人的方式不同,但是,你真的很爱她。”

    叶寻凄然的笑了一下,说:“七岁那年,逃出这片沼泽后,我本该死了,是她救了我,甚至是陪着我长大,我怎么会不爱她,只是,她对我的感情似乎总是亲情要远比爱情来得多,否则,她又怎么会为了得到唐少宁而做出这样疯狂的举动?”

    叶寻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些无奈和释然。

    我抿了抿唇,终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叶寻轻叹了一口气,说:“好了,我做法送你们出去。”

    他这句话刚落下,杨思涵猛的朝着这边飘来,面目狰狞的嘶吼:“别想逃出去,你们一个都别想逃出去,我出去不了,也要你们全都留下来陪我,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寻看着她,凄凉又无奈的开口:“你这样又是何必?宋知遇怎么说也是你的亲妹妹。”

    “那又怎样,你们一个都别想逃出去,全留下来陪我。”她说完,双手骤然伸长,快速的朝着我袭来。

    叶寻沉了沉眸,拿出一张符迅速的朝着她的手臂上掷去。

    杨思涵骤然嘶叫了一声,狠狠的看向叶寻:“你再为了他们而伤我,我现在就杀了你。”

    叶寻眸色悲哀的看着她:“你就真的有没那么爱唐少宁么?我倒更觉得,你做的这些,全都是因为得不到那个男人而生出的执念,其实你为什么就不问问你的心,你需要的到底是什么?”

    杨思涵怔了一下,眸光却依旧阴沉的盯着叶寻

    叶寻悲凉的笑了一下,说:“你从小就缺乏家人的关心和爱护,你想要的也只是能有一个人能够好好的爱你,给你一个温馨的家,可是你为什么要将你真正想要的这些全都变为对唐少宁的执着。”

    “你胡说,我最想要的就只有唐少宁。”杨思涵骤然嘶吼了一声。

    叶寻摇了摇头,悲凉的道:“放过所有人,也放过你自己吧,只要心中的执念消散了,你也不会这么痛苦了。”

    “你闭嘴。”杨思涵大喝了一声,猛的朝着叶寻袭去。

    叶寻慌忙闪身躲向一旁,他迅速的拿出一张符纸,然后跟喻银雪一样,对着那张符纸快速的念了几句符咒,紧接着,那张符纸很快便亮起了一阵白光。

    他朝着我和秦明还有叶佳溪大喝:“快过来。”

    秦明慌忙伸手扶着林嫂,对我和叶佳溪道:“你们快走。”

    叶佳溪不敢耽搁,急忙扶着我朝着那阵白光走去。

    杨思涵嘶声厉吼了一声,飞快的朝着我和叶佳溪这边袭来。

    叶寻脸色一变,快速的掏出符纸朝着杨思涵掷去,杨思涵瞬间被击退了几步。

    她双眸通红的瞪着叶寻,冷冷的嘶吼:“我说过,你再敢伤我,我就杀了你。”

    “思涵……”叶寻冲她笑了笑,笑得很轻,却很温暖,他说,“放他们走,别怕,我会在这里陪你,你不会孤单的。”

    “不,我偏要他们都留下来陪我,我偏要……我得不到幸福,他们又怎么可以幸福。”杨思涵说着,又朝着我和叶佳溪袭来。

    叶寻一边拦着杨思涵,一边冲着我和叶佳溪大喝:“你们快走。”

    我看见他的肩膀都被杨思涵给抓伤了。

    而就在这时,林嫂凭着最后一口气猛的扑向了杨思涵,她的手里还拿着一张符。

    她将那张符紧紧的贴在杨思涵的身上,那仅剩的一只手更是死死的抱着杨思涵,回头冲着叶寻哭着嘶喊:“快走,你快走,你们都走……”

    叶寻的双眸瞬间红了,他紧紧的握着双手刚想过去。

    我慌忙拉住他:“不要。”林嫂是拼了最后一口气让他走的,大约是想赎自己当年犯下的罪,想补偿他,其实现在看来,林嫂其实还是爱他这个儿子的。

    叶寻猛的将我甩开,我急忙看向秦明,秦明虽然不懂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但是他还是及时的扯住了叶寻的手臂。

    我盯着叶寻,沉声道:“你母亲拼了最后一口气拦住我姐姐,就是为了让你能够好好的活下去,你明白吗,她其实还是很爱你的。”

    “你懂什么,她不过是想补偿我罢了,可是我不需要,我一点都不需要。”叶寻骤然瞪着我大吼起来,随即挥拳去打秦明,秦明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但是手依旧没松开他。

    正在这时,林嫂被杨思涵给踢飞了,那一瞬间,林嫂对着我们嘶声大吼:“走,快走……”

    “妈……”我听到叶寻撕心裂肺的叫了一声,奋力挣脱着秦明的钳制,想要过去。

    正在这时,杨思涵又朝着我们飘过来了。

    秦明眉头一皱,强行的拽着叶寻朝着那阵白广利走去。

    我也慌忙拽着叶佳溪往白光里走。那一瞬间,叶佳溪正看着林嫂飘落的身子发呆,我无意中看见她的脸上有泪。

    难道她的心里有那种触感。

    白光渐渐的弱了下去,我拉着叶佳溪快速的钻进了白光,刚落到草地上,秦明拽着叶寻也出来了。

    叶寻还想冲进白光,但是那阵白光已经消失了。

    他再次狠狠的揍了秦明一拳,秦明擦着嘴角的血迹,倒是没还手,估计是顾及着他的心情。

    叶佳溪呆呆的坐在地上,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脸颊上还有未干的泪痕,眼眶也是哄哄的。

    秦明懒得理会叶寻,他坐在草地上,搂着叶佳溪担忧的问:“怎么哭了,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叶佳溪呆滞的摇了摇头,良久,她哽咽着声音说:“那个阿姨好可怜,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她好可怜。”

    秦明将她揽入怀中,低声说:“好了好了,没事了,别难过。”

    叶寻看了她一眼,几次欲言又止,不过,他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

    我明白他的想法,他这也是为了保护叶佳溪,毕竟林嫂刚刚死得那样惨,叶佳溪又是亲眼看到了,若是跟她说林嫂就是她的妈妈,她肯定会接受不了而崩溃的,就让她以为她妈妈跟她爸爸去了城市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这样也挺好,至少她会以为她父母还在某个地方好好的活着。

    *****

    回到叶佳溪爷爷的住处,叶佳溪爷爷给我熬了一锅补血养生的汤。

    连着喝了几碗汤,我的身子顿时恢复了不少力气。

    回想我们刚进屋的时候,还真是把正在睡午觉的叶爷爷给惊了一下。

    当他看见叶佳溪时,脸上那股子欣喜依旧藏不住,我的心里不由得划过一抹伤感,不知道他看见叶寻,会不会也这么欣喜。

    只是叶寻怎么也不跟着我们过来,非要守在大峡谷那,或许,他还没有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吧,等他想通了,或许他就会回来看一看他这多年不见的年迈爷爷。

    叶佳溪爷爷将我和秦明仔细的看了两眼,半响,冲我疑惑的问:“奇怪了,这次那位唐先生怎么没来?”

    我微微垂下眸,没有说话,但是心却狠狠的抽了一下。

    秦明慌忙道:“唐先生工作比较忙,所以这才没来。”

    叶佳溪爷爷连连点头:“哦,这样啊。”末了,他又将注意力转到了我怀中孩子的身上。

    晚上吃完饭,我坐在院子里看着西下的夕阳,心里头有些难过。

    如果唐少宁复活了喻冰灵,那么他们就会永远的在一起了吧,而我,也会慢慢的回到我原有的生命轨迹上吧,可是,为什么想到这些,我的心里却这么的难受痛苦。

    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我转过头看去,正是秦明和叶佳溪。

    叶佳溪蹲到我面前,拉着我的手,说:“知遇姐,你又在想少宁哥了?”

    我抿了抿唇,没说话。

    秦明走到我身旁,低声道:“他跟喻银雪应该还在村子里。”

    我心底一颤:“他们还在村子里?”

    “嗯。”秦明点了点头,说,“使用复活之术,除了要巫族圣珠之外,还需要巫族圣女的血,所以,如果他们想复活那个女人,肯定还会回来找你的。”

    我疑惑的看着他们:“你们怎么知道唐少宁想要复活喻冰灵的?”

    叶佳溪低声道:“那天叶寻将我们带到达峡谷那时,你不是让我先走么,然后我在半路上遇到了阿明和少宁哥,我把你的情况跟他们说了一下,后来我们便决定一起去救你,可是在沼泽那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喻银雪,当时她说可以带我们下去救你,但是前提上要帮她夺取圣物,然后少宁哥就跟我们说了复活喻冰灵的事情,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你那天不管不顾的跑出去是因为这个事。”

    我黯然的垂眸,低声道:“他们一心想要复活喻冰灵,可是他们却不知道我已经不是巫族圣女的转世了。”

    叶佳溪疑惑的问:“怎么会不是呢?你的孩子都已经破了圣物上的封印。”

    我抬眸看着远处的落日,低喃道:“破除封印的时候,巫族圣女的元神已经从我的身体里剥离出去了。而且圣物显示,巫族圣女的宿命也完结了,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巫族圣女的存在。所以,如果复活喻冰灵真的需要巫族圣女的血,那么恐怕他们要失败了。”

    “啊……”叶佳溪惊讶的叫了一声,说,“那圣物岂不是成了一个废物了?”

    我讽刺的笑了一声,说:“知道圣物存在的人就只知道圣物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却不知道圣物与圣女紧紧的联系在一起,在圣物显示的那一刻,也就意味着巫族圣女元神的消失。”

    秦明微微的叹了口气,说:“看来,那些人拼死争抢的,到头来也不过只是一件废物。”

    我盯着绝美的夕阳,心里却划过一抹苍凉感。

    如果要唐少宁知道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方法复活喻冰灵,不知道他会有多失望。

    *****

    因为刚生完孩子,所以身子很容易累,我在院子里坐了一会,便回房休息了。

    孩子的气色也慢慢的恢复了,在床上睡得正香。

    看着熟睡中的孩子,我的心里缓缓的划过一抹柔软。

    我躺到床上,将孩子抱入怀中,心中想着,没有唐少宁就没有唐少宁吧,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将这个孩子好好的抚养长大。

    可为什么每次想到唐少宁,心都会这么痛。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再次醒来时,是被孩子闹醒的,我看了一眼窗外,天还是黑的。

    孩子在怀中一声接一声的啼哭着,想来应该是饿了。

    我慌忙将衣服撩开,让他吃奶。

    他也真的是饿了,吃的时候都有点急的感觉,不过没一会,他吃着吃着就睡着了。

    我放下衣服,将孩子身上的被子盖好,随即翻了个身。

    只是刚翻过身,我就看见窗外站着一抹颀长的身影。我顿时吓了一跳,差点就尖叫出声。

    然而细看,那抹身影又有点熟悉,像是……唐少宁的身影。

    我的心微微的抽了抽,定定的盯着那抹站在大树下的身影。

    他站在那里也没动,更加没有出声,但是我感觉他的视线正落在这个方向。

    我抿了抿唇,用被子将孩子团团围住,虽然轻悄悄的走了出去。

    来到院子,我朝着那棵大树下看去,借着月光,那抹身影果然就是唐少宁。

    眼眶忽然有些发热,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朝着他走去。

    在他面前站定,我盯着他淡淡的问:“你来做什么?”

    唐少宁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盯着我。

    我忽然讽笑了一声,说:“是因为复活喻冰灵光只有圣物不够,还需要我的血,所以你这会就来找我了,是吧?”

    “知遇……”唐少宁终于出声了,却只是喊了我一声,他的这一声很低沉,仿有千言万语要对我诉说一般。

    我沉沉的盯着他,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不想告诉他我已经不是巫族圣女的事,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对我那么残忍,真的会用我的血来复活喻冰灵。

    “知遇……”良久,唐少宁又喊了我一声,他抬手摩挲着我的脸颊,低声问,“你的身体好些了吧?”

    我微微推开,淡淡的道:“好多了,不劳你操心。”顿了顿,我盯着他冷笑道,“你若真的是为了我的血而来,那就直说,不要拐弯抹角。”

    唐少宁这会没说话,他朝着我逼近了几分,就在我准备后退的时候,他忽然紧紧的抱住了我。

    我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他忽然覆在我的耳边说:“知遇……别怕,一切很快就会结束了。”

    我心底一沉,刚想问他结束什么。手臂上忽然传来一抹刺痛。

    我垂眸看去,那个男人竟然在我的手臂上扎了一剂针管。

    我哀怨的盯着他,来不及说什么,整个人瞬间软软的倒在了他的怀里。

    *****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感觉自己被装在了一辆车里,因为我总感觉我的身子在颠簸。

    我更加不知道唐少宁给我扎的是什么针,我浑身酸软无力,眼皮更是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

    我努力的撑开眼皮,却只能睁开一条狭小的缝隙,从那条缝隙中,我看到了荒芜的草地和林子。

    他们应该是准备将我带回那个画室底下的密室里,然后用我的血和圣物复活喻冰灵吧。

    心里忽然涌过一抹讽刺。如果让唐少宁知道即便用了我的血,也无法复活喻冰灵,不知道他失望之余,可会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车子开得不太平稳,颠簸得有些厉害。

    我感觉有人紧紧的抱着我,还不停的给我擦额头上的汗渍。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唐少宁在轻轻的摩挲着我的长发一样,舒适又温馨。

    可是想起唐少宁对我所做的一切,那些温馨便在一瞬间荡然无存。

    我不知道我这样浑浑噩噩的活了多少天,这些天,我感觉有人总在我的手臂上扎针,我想,那些都是营养针吧,防止我死掉。

    再次彻底清醒的时候,已不知今夕是何夕。

    我平躺在地上,视线朝着周围转了一圈。当看到那具冰棺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果然又回到了画室下面的这个密室。

    呵,唐少宁还真能这么狠心。

    心中猛然涌起一抹倔强,我就是不告诉他巫族圣女已经剥离我身体的事情,我倒要看看他到最后是如何的失望。

    “呵,醒了啊。”突然,旁边猛的响起了一抹轻笑。

    我侧眸看去,只见喻银雪就站在旁边,她的脸已经毁得不像样子了,可怖又恶心。而唐少宁则站在她的身旁。

    唐少宁静静的看着我,一句话也没说。

    喻银雪笑道:“好了,时间到了,开始放血。”

    半响,喻银雪忽然阴冷的说了一句,并将一把匕首给唐少宁。

    但是唐少宁并没有接,喻银雪忽然讽笑了一声:“怎么?舍不得啊?”说完,看了我一眼,冷笑道,“那行,我来,但是我可不能保证我下手会温柔哦。”

    她话音刚落,唐少宁骤然夺过了她手中的匕首,淡淡的道:“还是我来吧。”

    说完,他拿着匕首一步一步的朝着我走来。

    我哀怨的看着他,想从地上爬起来,可是这才发现,我竟然被他们死死的绑在了地上,而且更奇怪的是,我的身下竟然是一个图形,我仔细的看了看,发现就是巫族的那个印记,难道说,开启一切阵法都需要这个印记。

    这个印记跟沼泽底下的那个印记应该是一模一样的。

    唐少宁走到我的身旁,他沉沉的盯着我,手中的匕首却是朝着我的手腕割去。

    我悲戚的看着他冷漠的脸色,哑着声音嘶吼:“唐少宁,你最好别后悔。”

    唐少宁紧抿着唇还是没说话,很快,一股刺痛便从我的手腕处传来。

    我低叫了一声,感觉血瞬间从手腕处涌了出来,更诡异的是,那血像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牵引着,沿着印记的纹路朝着四处散开奔流。

    “哈哈哈……哈哈哈……”

    喻银雪阴森的笑声骤然响起,这笑声就好像是发了疯的杨思涵的笑声。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喻银雪眸中的激动和疯狂,我感觉她最终的目的似乎不是为了复活喻冰灵,难道……她也想占据喻冰灵的肉身。

    叶寻同杨思涵说过,想占据他人的肉身的话,对象只能在自己最亲的人里面选择。

    想到这个可能性,我的心不禁沉了沉,下意识的看向唐少宁。

    唐少宁沉沉的盯着我的手腕,眸光危险的眯了眯,身侧的手也微微收紧。

    不知过了多久,我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血,只感觉头越来越晕。

    唐少宁忽然站起身,冲喻银雪道:“应该差不多了吧,开始做法吧。”

    喻银雪朝着我看了一眼,半响,走到我和冰棺的中间,然后掏出了三张符,一张贴在冰棺上,一张贴在我身下的印记上,然后一张自己拿着,然后她又将那颗圣珠放在自己的面前,紧接着看向唐少宁,沉声道:“你去路口守着,这个阵法不能被人打扰,否则你的冰灵不仅无法复活,恐怕还会灰飞烟灭。”

    唐少宁沉沉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走到那个楼梯口等着。

    喻银雪将手中的那张符放在自己的两指之间,然后凝神盯着那张符,嘴里低声念着什么,因为声音很小,我的头又晕,压根听不到她在念什么。

    很快,一阵阵白光从我身下的印记里发出,冰棺里亮起了耀眼的白光,而那颗圣珠也亮了,晶莹剔透的圣珠散发出来的却是幽蓝诡异的光。

    不一会,喻银雪忽然嘶叫了起来,似乎有些痛苦。

    我半睁着眼睛,竟诡异的看到她的灵魂脱离的她的肉身。

    我的心里一惊,难道喻银雪的目的真的是为了占据喻冰灵的肉身。

    就在喻银雪的灵魂彻底的剥离她肉身的那一刻,唐少宁猛然出现在她的背后。

    我惊骇的张着嘴巴,只见他快速的将一张黄符贴在了喻银雪的魂魄上。

    喻银雪的魂魄骤然嘶叫一声,阴狠的盯着唐少宁,而她的肉身也很快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那抹魂魄被黄符束缚着,没有任何攻击力,她瞪着唐少宁嘶吼:“唐少宁,你干什么,你不想复活我姐姐了?”

    就这这时,一阵脚步声猛的传了过来,我艰难的撇头看去,只见秦明和叶佳溪急急的朝着我冲了过来。

    唐少宁看向他们沉声道:“先带知遇走。”

    秦明将我抱起来正准备走,我却慌忙拽住了他。

    我侧头看向唐少宁,只见唐少宁盯着喻银雪冷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真实目的吗?在你最开始告诉我有办法复活冰灵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的阴谋,你最终想要的根本就不是复活冰灵,而是占据冰灵的肉身。”

    “你……你竟然知道……”喻银雪嘶声厉吼,一双鬼眼都发红了。她狰狞的大叫,“你一开始怎么不拆穿我?”

    “一开始就拆穿你,那还怎么消灭你。”唐少宁冷哼。

    喻银雪的面目越发的狰狞,她骤然大吼了一声,猛的挣开了那张符的钳制,然后朝着冰棺里窜去,她应该是急切的想要占据喻冰灵的肉身。

    然而很快她的魂魄又漂浮了起来,嘶声厉吼:“怎么会这样,怎么进不了她的肉身?”

    我冷笑了一声,虚弱的说:“因为我已经不是巫族圣女了,这个世界上也再没有巫族圣女的存在了。”

    说完我看向唐少宁,唐少宁的脸色却只是一片平静。

    喻银雪骤然发狂了,她顿时狰狞的朝着我和秦明袭来。

    叶佳溪惊叫了一声,慌忙拽着秦明道:“我们快跑。”

    就在那一瞬间,喻银雪又嘶叫了一声,我侧头看去,只见唐少宁正紧紧的抱着喻银雪,而那颗圣珠却在他们的头顶和是哪国,那幽蓝色的光全笼罩在他们周身。

    叶佳溪脸色微微一变:“这下糟了,少宁哥这是要跟喻银雪同归于尽了。”

    我的心狠狠一沉,慌忙看向叶佳溪:“什么意思?”

    叶佳溪沉声道:“我祖先留下的那本笔记有记载,圣珠不光有死而复生的功效,还有毁灭一切的力量,少宁哥肯定对那颗珠子念了毁灭咒,难怪他今天还莫名其奥妙的问我要净化符。”

    听罢,我的心狠狠的颤了颤,慌忙朝着唐少宁看去。

    唐少宁看向我们,沉声低吼:“快走,等这颗珠宝爆炸,你们谁也别想走了。”

    秦明的脸上闪过一抹挣扎,半响,低咒了一声,抱着我飞快的朝着楼梯口走去。

    我沉沉的盯着被幽蓝色光束缚的唐少宁,眼泪不期然的落了下来。

    谁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唐少宁为什么突然要这样。

    我紧紧的揪着秦明的衣服,凭着最后一口力气嘶吼:“放我下来……”

    秦明一边往楼上冲,一边冲我道:“知遇,唐少宁做这一切也都是为了你,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都是为了我?

    我垂下眸,眼泪越流越汹。

    秦明抱着我刚冲出院子,身后猛地响起了一种轰鸣声,就跟爆炸了一样。

    我的心狠狠一抽,痛到了极致。

    秦明抱着我转过身,那座别墅已然化为了一片废墟。

    叶佳溪在一旁难过的道:“知遇姐,一开始我也以为少宁哥是坏人,可是当阿明告诉我,掳走你是消灭喻银雪的一部分计划之后,我才明白,原来少宁哥一点也不坏,他一直都在为你考虑。”

    我怔怔的盯着那片废墟上冒着的黑烟,心跳几乎都停止了跳动。

    秦明微微的叹了口气,看着我低声说:“其实在你刚落在叶寻手里的时候,唐少宁就找我商量了这个计划,先是让喻银雪跟杨思涵斗,帮喻银雪夺取圣物了之后,我们再想办法除去消灭喻银雪。其实他跟我说过,以前一直都执着着想复活喻冰灵,可是后来他又改变主意了,他说,他如今最大的愿望就是守在你和孩子的身边,过着平静幸福的日子。”

    我的心狠狠的颤着。

    唐少宁那个傻瓜,他是全天底下最大最大的傻瓜。

    我该怎么办?他怎么可以这么做?他为什么什么都不肯告诉我?

    “唐少宁……”

    我对着那片废墟嘶声厉吼了一声,只是那一声用完了我浑身所有的力气。

    一股晕眩猛的袭来,在陷入黑暗的那一刻,我还在想,若是这一切都是梦,那该有多好,若是醒来,依旧能够看到唐少宁在我的身旁,那又该有多好。

    *****

    “哇哇……哇呜……哇哇哇……”

    一阵婴儿的啼哭声钻入梦中,我缓缓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四面白墙,不难看出,我现在应该在医院。

    我呆呆的盯着洁白的天花板,脑袋不愿意去回想那可怕的一切。

    只要稍稍的想起,心就会很痛很痛。

    “哇哇哇……哇呜……”

    “嘘,辰辰,乖啦,不要吵醒妈妈了……乖,来,喝奶粉……”

    我的心猛的一颤,慌忙坐起身,朝着身旁看去。

    只见一抹颀长的身影站在窗边,他的怀里正抱着一个小奶娃,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个奶瓶,正在给小奶娃喂奶,可小奶娃明显不想喝,一直摇脑袋,躲着那奶嘴。

    我又去看向那抹颀长的身影,那完美的侧脸,不是唐少宁又是谁?

    心里止不住的颤抖起来,我顾不上起来,慌忙冲下床,打着赤脚跑过去,紧紧的抱着他:“唐少宁……”

    唐少宁的身子一僵,半响,他将奶瓶放在窗台上,握住我的手,低声道:“你醒了。”

    “唐少宁……”我哽咽着声音喊着他的名字,脸贴在他的后背上不停的蹭,哭着说,“你还活着,太好了,你还活着……”

    唐少宁拉开我的手,他转过来,摩挲着我脸上的泪水说:“没事了,以后我们一家人一定可以永远幸福快乐的在一起。”

    我将他的大手紧紧的按在我的脸上,另一只手摩挲着小奶娃的小脑袋,看着他又哭又笑。

    是的,我们一家三口一定可以幸福快乐的在一起。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在那最关键的一颗,是喻冰灵的魂魄救了这个男人。而那屡幽魂却随着喻银雪的魂魄灰飞烟灭了。

    为此,我对喻冰灵一直都心存着一抹感激。

    秦明和叶佳溪三个月后就举行了婚礼,更值得大家开心的是,叶佳溪也怀孕了,我还跟他们开玩笑,说如果叶佳溪生的是一个女儿,那么就来做我的儿媳妇。

    一切都已经慢慢的朝着正常的轨道进行,而那些巫族,那些圣物,那些圣女,那片沼泽……仿佛渐渐的成为了每个人心中的一个尘封永久的回忆,偶尔想起,会感觉那只是大家共同做的一个梦,奇幻而又荒诞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