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进化 > 第五百五十七章 末日(十七)

第五百五十七章 末日(十七)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楚仲
    一件事情的发生,可以有很多种解释,即便是二圣此时遇到的情况,也一样。

    但幻圣所思所想,确实已经是所有可能性中,最有可能的一种。

    有因、有果,又可以从结果,直接推测因由。

    或许是因为某些超脱者的行为激怒了命运,或许是钢铁主宰和其背后的那位忤逆了命运,或许还有其它更深层次的原因,总之钢铁之城已经不再是避难所,而是新的混乱之地。

    虚圣不知道幻圣的想法,虽有猜测,但不能肯定,可还是领了幻圣的情。

    不管她怎么说,怎么想,现在就算是站在了自己的一边,这就是最大的善意。

    主宰的怒火,远超二圣的预料,此时飞速的接近,已经超过虚圣巅峰速度太多太多,这迎来的恐怕不会是诘问,而是迎头一击!

    虚圣自知不是主宰的对手,况且他还要为虚灵一族考虑,在得罪了主宰,明摆着肯定要和对方闹翻的情况下,没有底气彻底在钢铁之城内部和主宰拉开一场内战序幕的它,只能选择带着族人远走他乡。

    幸好,随着重心朝着地球转移,钢铁之城在多元宇宙的势力,已经衰弱了很多。

    虚圣也毕竟是钢铁之城的高层,就算反出了,对钢铁之城的了解也远超旁人,且在钢铁之城内部,也不是真的人人喊打,钢铁之城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

    而且,幻圣说的对,钢铁之城已经不值得留下!

    无论是否和命运有关,钢铁之城都已经不是善地。

    运气这种东西很难影响到极强者,但对于稍弱者,更弱者,却有明显的影响力。

    通过观察他们,即便是已经很难受运气影响的人,也能观察到一些有趣的现象,然后得出结论!

    命运,大概真的已经不再眷顾钢铁之城,某种趋势,正在愈演愈烈。

    “你要小心。”

    “不要直接和它起冲突!”

    “这是我的事,它应该不至于迁怒到你。”

    “希望下次见到你,你还是你,而不是已经变成了另外的人!”

    “这次是我欠你的,也只是欠你的,幻圣。”

    虚圣说完,整个人都散开,为了逃逸,可以说是不遗余力,几乎没有留下多少痕迹。

    看来它也未必就多信任幻圣,毕竟一切还要看接下来的发展,而不是一时的言语。

    言语的好意,以言语回报足以。

    幻圣看着虚圣消失,感受着主宰越来越近的气息,扫了扫下方崩碎的众生世界中,一道道升腾起强大的有些异常的气息,摇了摇头!

    她是真的准备卖虚圣一个人情,更是下定决心借着这此机会,和钢铁之城决裂。

    一旦涉及到命运,无忧世界的世界意志,绝对比任何个体或者集合意志更果断,也有更充分的理由。

    “希望我这么做是值得的!”

    幻圣自言自语,这只是身为“幻圣”这个个体的感慨,而后就彻底恢复了淡漠。

    她的身后出现了一片世界的虚影,整个朝着下方那些升腾起尚未稳定的气息压去!

    那是一个个不是圣人,却能对圣人造成实质威胁的神灵!

    它们的依仗,不言而喻,在钢铁之城,还有什么能让弱小的生命,对圣人造成威胁?

    但这改变不了它们本身在圣人眼中犹若蚂蚁的事实!

    大量的气息几乎瞬间消失了一多半,若给这些人机会,就算是幻圣遭到埋伏,也要被瞬间打爆。

    可是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猝不及防的遭到攻击,这些人简直不堪一击!

    然而虚圣的撞击又不是一次两次,为何它们竟然像是全无准备,和凡人一样,因为天塌地陷而惊慌失措?

    莫非它们之前完全都没感觉到,是处于众生世界空间中,另一片完全封闭的独立世界、空间之内?

    众生之殿?众神之殿?

    幻圣若有所思,而后被一股庞然狂飙的能量击中,毫无抵抗能力的化为飞灰,她也没有想过要抵抗。

    虚圣之前的话,要她保全自身,这不过是给她台阶下,当她做出不利于虚圣的选择时,也能有个台阶下。

    因为若她要那么做,只有一种做法,就是将虚圣彻底卖掉。

    只要敢阻拦这种情况下的主宰,不管是谁,都只有一种结局死路一条!

    就算战力强大的虚圣拦截怒火中烧的主宰,也是十死无生,更别说是比它弱得多的幻圣。

    至于语言,在这种时候,那会有意义吗?

    当然,虚圣大概也没想到,幻圣会在它离开之后,决绝至此,做出那种疯狂的事情,直接将众生世界的菁华扫灭大半。

    钢铁主宰站在岛屿陆沉留下的大漩涡上空,默然无语。

    它的周围是几十名带着愤怒和惊骇之色的神灵,个个手持能伤害到圣人的武器,却全都不敢上前。

    钢铁主宰的神色一片冰冷,一片木然,已没有继续追击下去的意思。

    幻圣在死亡的那一瞬,用尽她全部的力量,抹去了虚圣留下的最后一点痕迹。

    她没有选择抵抗,而是在宣布和主宰决裂的同时,毫不犹豫的抹去了虚圣的踪迹,让双方的裂痕变得更大。

    这种抹去并不彻底,时间仓促,不可能做的彻底,况且在主宰面前,也很难做到彻底抹去什么。但等到主宰重新发现那些痕迹的时候,恐怕虚圣早就不知跑到多元宇宙的哪个角落!

    她为何要那么做?损己利人?还有这样的圣人?

    无忧世界的世界意志,为何会做出这种选择?

    别人不知道,主宰知道!

    主宰知道无忧世界,甚至对其过去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有着这点,就算是幻圣的心思,它也能洞察明晰!

    这根本就是有了异心,一心一意想和它划清界限,分道扬镳,免得在命运之下遭到他的牵累!

    命运,已经成为钢铁之城的敌人,至少在幻圣看来,是这样没错!

    离心离德,同盟将散。

    钢铁主宰瞬间想到这句,却并不会因为这个,而有半点失措。那些负面的念头,在无数念头之中,甚至都没有蹦跶出来一下。

    它只是有些失望,失望大计划的一部分,就这样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理由被破坏,引起了更多不堪设想的连锁反应!

    比起真正的损失,命运的敌视以及二圣的叛盟,根本不值一提。

    它之前迅速赶来,不遮掩怒意,只是想让虚圣和幻圣停手。

    可惜它慢了那么一点,仅仅一点点时间差,就让二圣误会,结果变成了这样!

    这看起来,真的像是阴差阳错,像极了命运的手段!

    然而,莫非二圣真的就忽然失去了理智?误解了它?把它想象成了疯狂的暴君?

    只是区区一个众生世界罢了,哪怕有着秘密,既然已经落到那种程度,莫非它还会耿耿于怀?

    比起击杀虚圣泄愤,众生殿中的生灵,才是重中之重,在当时明明还有挽救的余地。

    结果虚圣干脆跑了,幻圣火上浇油,推波助澜的让矛盾扩大

    它主宰,岂是那种会因为一点矛盾就要将同盟赶尽杀绝的人?

    巧合,都不足形容。

    明明有着太多的可能性,太多的转圜余地,虚圣和幻圣却偏偏纷纷走上了最极端的那一种,幻圣还能说有理由,虚圣呢?脑抽了?

    这只能说,一切都被注定了!

    已经被设定好了结果,所以过程再荒诞也无所谓,就算让人全然无法预料,始料不及,也无非是另一种精彩。

    “该回去了!”

    主宰想着,信手一挥,将周围众生殿中的幸存者全部抹杀,做的比幻圣还要干脆。

    这些生命,唯有当还是一个整体、一个完整群体的时候才有意义,现在价值大减,还会引来麻烦,只能那么处理。

    可这就和幻圣之前的做法一样,从根本来说,意义其实不大,最多止于当前,看起来得大于失。

    它做的又会不会和二圣一样,都是白费功夫,多此一举,反而让本来可以很顺利解决的问题,变成一团乱麻?这就不知道了。

    幻圣不了解它,它莫非就真的了解凌歧,了解命运?

    主宰忽然想着,心中有些冷意,但既然事情都已经做了,他也不会觉得后悔,无非是感觉到了那股无形中操控一切的力量的可怕!

    或许它才是命运?

    众神殿,凌歧凝眸看着眼前,他眼前出现的是众生世界之外的画面,是主宰毁去那些剩余果实的画面。

    凌歧无语,主宰的做法不能说错,但也不合他意。

    早知如今,何必当初,既然已经做了,又何必急着收尾,这不是嫌他对它的警惕还不够大吗。

    主宰居然妄想私设众神殿,这只是一种巧合,还是真的有了取而代之的心思,还是有着别的原因?总之,在凌歧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它做了那些,肯定会让凌歧觉得不舒服。让凌歧最不舒服的,未必是这件事情本身,而是它有办法“瞒着”凌歧做一些事情的事实,这是一个既定的事实。

    相比起这个事实,主宰之前做的反而不那么重要。

    况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