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进化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青茅山

第一百一十五章 青茅山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楚仲
    青茅山有三座大寨,一座在北山脚下,是熊家寨,蛊师大都姓熊,善于养熊御熊、培养熊力,以此出名。一座在后山瀑布旁,叫白家寨,蛊师基本姓白,是水道世家。另外就是三寨之首,传统霸主的古月山寨,一手月光类的蛊虫御使的出神入化,小有名声,更出过两位五转蛊师,分别是一代族长和四代族长,被人视作青茅山的人杰。

    凌歧是从南面上山,所以也没想着绕道,最先就准备前往古月山寨查探。

    当然,最好的话,还是先找人打听打听,附近有什么特别杰出的年轻才俊。但凡命运垂青之人,很少是垂垂老朽之辈,往往少年就有威名,纵有例外,也值得尝试。

    那时间之力的絮乱,凌歧始终觉得不像是偶然,仿佛是命运之子的入场,向世界宣告着他的到来!

    这是一种感觉,仙灵之流的直觉!

    凌歧身后,跟着一个面目阴沉的中年男人。那中年男子穿着一身黑色的短袍,是本世界蛊师武服的一种。他脸上有三道疤痕,看起来很是凶厉,只是每每眼神扫过凌歧的背影,都显得十分瑟缩。

    之前,便是他为凌歧介绍了青茅山的情况,否则凌歧哪知道什么古月山寨。他先前收取的无数生魂中,听过古月山寨的都不超过两成,他更不会一一去查看那些人的记忆,这不比神国辅助,听起来简单,实际上费时费力的很。

    这疤脸男蛊师在南疆薄有名望,是一位魔道的四转蛊师,足够担当一般中等家族的族长,可见厉害。

    现在嘛,自然成了凌歧的奴隶!

    凌歧在断垄寨的时候,除了最开始找到的地下宝库,后来又找到了两处秘库。一处藏着断垄寨的根本蛊虫、机密,更直通连断垄寨立身之本的元泉。一处是断青丘的私人宝库,最有价值的是两只五转蛊。这两大秘库当然被他直接搬空,连元泉,也被他以大*法力生生挖走,丢进了神国去滋养大地。

    可惜这元泉虽然能滋养大地,释放灵气,但主要功能,却还是凝聚元石,对神国的帮助,远远不如灵脉。因此,凌歧倒也没有心生贪念,再去断其他家族的根,搜刮元泉。

    比起更受蛊师看重的元泉,凌歧从断青丘私人秘藏中弄到的两只五转水道蛊虫,才叫运气。

    它们落在断青丘这个废物手里,半点用处都无。一般蛊师怕也拿这种基本没有战斗力的五转蛊没法子。可对于凌歧而言,它们却同样是不错的参考物,不比战斗方面的蛊虫来的差。

    凌歧最近十天,都在解析这两只水蛊中蕴含的规则之道,附带研究另外一种比较有趣的蛊虫奴隶蛊!

    那是一只四转的奴隶蛊,同样是断青丘秘库中的好蛊,价值仅次于五转蛊,实用性怕是更高,绝对有价无市。断青丘这老朽也珍而重之的藏匿着,差点瞒过了凌歧的眼睛!

    凌歧从蛊虫身上解析规则,运用规则,效果肯定远远不如蛊虫本身。

    比如说即使他读懂了四转奴隶蛊的规则之理,也离掌握差了十万八千里。不借用奴隶蛊本身,想要操控四转强者的话,效果大概只有使用奴隶蛊的三四成!对于更低层次的存在,效果或许会更好,然而却也不能做到百分百。

    身后的魔道强者,就是他研究奴隶蛊的实验。三四成的效果,配合他绝对碾压对方的实力,控制这人已经绰绰有余。

    这手段在他人眼里或许神奇的不得了,凌歧却没怎么当真。四转的蛊师,他控制来除了咨询情报,除了鞍前马后的跑跑腿、打打下手,莫非还有别的用处?

    若是个美貌女子,倒是能兼顾暖床。

    凌歧发现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不知出于何种变化,俗欲确实比过去多了不知多少倍。只是相对于正常凡人而言,他还是冷淡得很。

    二人行到接近古月山寨的时候,凌歧就在离山寨不远的一个村落口停了一下,也不去打听什么,只是回头朝着那黑衣疤面的蛊师问道:

    “你说,假如我把这古月山上的三个山寨都给屠了,会不会引来蛊仙的干涉!”

    十日的行程,非但让凌歧的神国获得了喘息之机,让他解析了许多这个世界的规则概念,也让他基本确定的蛊仙的存在。

    在旅程中的某个地方,他从一处山谷里感知到了一股令他心悸的能量波动。那股庞然的能量,不同于时间扭曲时的浩瀚深邃,是纯粹的厚重,量的厚重!

    以他现在的状态,除非孙猴子立刻苏醒,否则他很怀疑自己面对那个存在,究竟能不能跑掉。

    六转?七转?

    当然,也正因如此,他才留了这四转魔道蛊师一命。若不然,就算为了研究奴隶蛊,他也宁愿每到一地取新材,而不是带个累赘。

    那疤面男嘴角抽了抽,哭丧着脸似笑非笑道:

    “主人最好还是不要那么做,南疆虽然不像中洲,门派林立,正道大昌。但也有自命不凡的正道蛊师,总是将公道正义挂在嘴边,虚伪无耻的很。比如我跟您提过的铁家,就最喜欢多管闲事。这种屠村灭寨的事情,他们最爱管。当代神捕铁血冷,号称嫉恶如仇,就是这种人。铁血冷在主人眼中,或许不值一提。但是据我义兄所言,铁家的确是有蛊仙的!”

    疤面男一边说着,表情却生出了些微变化。他满口将凌歧同蛊仙相提并论,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凌歧会是什么蛊仙,最多最多也就是比较厉害的五转蛊师罢了。而铁血冷,同样是相当厉害的五转蛊师,也不似他这便宜主人籍籍无名,已经受到公认。

    疤面男又不傻,凌歧表现出来的手段,虽然厉害,可离神秘莫测的蛊仙,差了不知多少。凌歧全盛时期,若是没有位面规则压制,倒还真是厉害的六转人物,七转也能挑一挑。

    现在,他的实力处于低谷,又被位面规则限制,最多最多,也就是个伪蛊仙罢了。生命层次上的伪蛊仙,战斗力还要弱几筹,被几个稍厉害的五转蛊师一围,说不得就要饮恨当场。

    凌歧似笑非笑的看了仆从一眼,知道他对自己的屈服并不完全甘心,更别提忠心。

    当然,对方的建议,应该还是比较中肯的,他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只是正道蛊师大概也不向他说的那么无所不能,蛊师的世界每天都有杀戮,靠一家一户,怎么管?

    这位“铁爪修罗”闫无犽本就是魔道巨头,又和几个更臭名昭著的魔头义结金兰,和正道中人、特别是巨型家族铁家势不两立,也没见他被碾死或者捉去填镇魔塔。

    凌歧不肆意妄为,是害怕引起蛊仙注意。但真要说屠个山寨就会引来蛊仙,他自己都不太相信。若说由于杀戮太过,引来正道五转蛊师的围攻,倒是有可能的。

    按照闫无犽对自己的偏见,面对那种情况,自己肯定不会选择避战。那么不论战果如何,除非自己真是蛊仙,否则他一小小的四转蛊师,肯定第一个倒霉。

    人都有自保意识,闫无犽也不例外。

    “呵呵”

    凌歧对于闫无犽的话不置可否。

    忽然,他看到一旁的村子里有几个年轻人正在缠着一位美貌村姑说笑,不禁会心一笑道:

    “没想到山里也有灵秀女子,可惜了那几分姿色。”

    凌歧随口一说,闫无犽误会了他的意思,那对流露着危险光芒的三角眼一眯,僵硬的面皮木然的抽动起来,似笑非笑道:

    “如果主人喜欢的话,小人愿意为主人代劳,将那女子捉来!”

    他话虽然这样说,心底还是有几分不屑的。倒不是不耻凌歧的行为,他几个结拜兄弟里就有性喜渔色的,自称是花酒行者的传人。只是在这个世界,仙凡有别,蛊师和凡人的地位也天差地远。就算是采花大盗,那也不能采路边的喇叭花,怎么都得是名门娇贵的牡丹

    魔道蛊师有些是自凡人、农奴中崛起,这些魔道蛊师意外获得传承开窍,但是没有根基,只能在家族势力的夹缝间生存,行事或许偏激,却未必个个都视凡人如蝼蚁。

    反倒是家族蛊师,除了真有正气凛然的,大都看不起凡人,视为猪狗。

    闫无犽也是魔道蛊师,但不是泥腿子出身,曾是世家的少主。

    闫家当年也是南疆的中大型家族,霸占一方山川,势力不小,比断垄寨崛起前都不差。

    闫无犽有甲等资质,众望所归,受人期待,开窍后就被当做未来的族长培养。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还没等他成长起来,闫家就在一次兽潮中受到重创,还没缓过神来,家族又出了叛徒,泄露了机密,被几个敌对的中等家族联合铲除,一夕族灭!

    闫无犽至此才走上了魔道之路,十年后晋升四转,亲自出手刺杀,手刃那叛徒和三家敌对家族的族长,名动一时,报了几分大仇。

    在他心底,其实还是比较看不起那些没跟脚的魔道蛊师的,更别提凡人。

    身为蛊师强者,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哪里用得上强抢这等货色。凡人再美,没有修行资质,也是玩物,还不如一只好蛊。

    凌歧淡淡一笑,不以为意,像是听到了闫无犽的心声。只是他没兴趣和个走狗爪牙解释,直接无视了他的话,率先朝着古月山寨的方向走去。

    他所谓的灵秀,岂指皮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