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1627崛起南海 > 第1600章 好事多磨

第1600章 好事多磨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零点浪漫
    贺明发快步冲进客栈大门,摘下斗笠脱了蓑衣递给旁边的随从,又接过干毛巾擦了一把湿漉漉的脸,这才开口问道:“少爷在哪里?”

    “在房间等您回话。”有人立刻应声道。

    贺明发不再多话,丢出毛巾径直走向客栈后院。他的老板李奈将整个院子都包了下来,作为在昌化暂时停留的住所。这已经是他们在昌化逗留的第三天,天气依然没有好转,暴雨让整个昌化镇都陷入了一片泽国,还好他们所住的这处客栈地势较高,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他奉命去码头上看看海况是否能够启航,出去转了一圈回来,斗笠和蓑衣几乎没起到太大的作用,身上还是基本都湿透了。

    贺明发是这一行人的管事,负责安排包括老板李奈在内所有人的日常起居和行程,而他能够得到这个许多人眼红的职位,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叔父在福瑞丰的身份不凡。福瑞丰的老管事贺强虽然是外姓人,但李继峰一家上下可没把他当外人,而这种信任也延续到了下一辈,由贺强的子侄后辈继续辅佐李继峰的儿子。当年李奈第一次来三亚就是由贺强陪同,如今贺强年事已高,身体状况不便再长时间出海奔波,但陪在李奈身边的管事依然是贺家人,这也算是一种特殊的传承了。

    贺明发敲门进屋,便向李奈报告道:“少爷,海边风浪甚大,今日仍然不宜出海。”

    李奈叹道:“这都困在昌化两三天了……那陆路如何?”

    “昌化的车马行在前几天就被附近甘蔗种植园清扫一空,用以抢运收成,如今想找头骡子都找不到了。”贺明发不无遗憾地回复道:“而且据说昌化通往儋州的官道有一段路面被山洪冲毁,通行恐怕会有问题,就算天气好转也需要时日才能修复。”

    “唉,真是天公不作美啊!”李奈伫立在窗前,望着外面的瓢泼大雨感慨道:“要不是这场雨,这会儿应该已经办完事情往回走了。出发前特地把三亚的事延后了几天,结果还是要耽搁了。”

    昌化距离儋州并不远,但遇到这样无法出行的恶劣天气,李奈就算手眼通天也派不上用场。还好昌化经过数年开发建设,生活条件方面也不算太差,除了不能出门之外,吃住倒是无忧。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贺明发快步冲进客栈大门,摘下斗笠脱了蓑衣递给旁边的随从,又接过干毛巾擦了一把湿漉漉的脸,这才开口问道:“少爷在哪里?”

    “在房间等您回话。”有人立刻应声道。

    贺明发不再多话,丢出毛巾径直走向客栈后院。他的老板李奈将整个院子都包了下来,作为在昌化暂时停留的住所。这已经是他们在昌化逗留的第三天,天气依然没有好转,暴雨让整个昌化镇都陷入了一片泽国,还好他们所住的这处客栈地势较高,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他奉命去码头上看看海况是否能够启航,出去转了一圈回来,斗笠和蓑衣几乎没起到太大的作用,身上还是基本都湿透了。

    贺明发是这一行人的管事,负责安排包括老板李奈在内所有人的日常起居和行程,而他能够得到这个许多人眼红的职位,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叔父在福瑞丰的身份不凡。福瑞丰的老管事贺强虽然是外姓人,但李继峰一家上下可没把他当外人,而这种信任也延续到了下一辈,由贺强的子侄后辈继续辅佐李继峰的儿子。当年李奈第一次来三亚就是由贺强陪同,如今贺强年事已高,身体状况不便再长时间出海奔波,但陪在李奈身边的管事依然是贺家人,这也算是一种特殊的传承了。

    贺明发敲门进屋,便向李奈报告道:“少爷,海边风浪甚大,今日仍然不宜出海。”

    李奈叹道:“这都困在昌化两三天了……那陆路如何?”

    “昌化的车马行在前几天就被附近甘蔗种植园清扫一空,用以抢运收成,如今想找头骡子都找不到了。”贺明发不无遗憾地回复道:“而且据说昌化通往儋州的官道有一段路面被山洪冲毁,通行恐怕会有问题,就算天气好转也需要时日才能修复。”

    “唉,真是天公不作美啊!”李奈伫立在窗前,望着外面的瓢泼大雨感慨道:“要不是这场雨,这会儿应该已经办完事情往回走了。出发前特地把三亚的事延后了几天,结果还是要耽搁了。”

    昌化距离儋州并不远,但遇到这样无法出行的恶劣天气,李奈就算手眼通天也派不上用场。还好昌化经过数年开发建设,生活条件方面也不算太差,除了不能出门之外,吃住倒是无忧。贺明发快步冲进客栈大门,摘下斗笠脱了蓑衣递给旁边的随从,又接过干毛巾擦了一把湿漉漉的脸,这才开口问道:“少爷在哪里?”

    “在房间等您回话。”有人立刻应声道。

    贺明发不再多话,丢出毛巾径直走向客栈后院。他的老板李奈将整个院子都包了下来,作为在昌化暂时停留的住所。这已经是他们在昌化逗留的第三天,天气依然没有好转,暴雨让整个昌化镇都陷入了一片泽国,还好他们所住的这处客栈地势较高,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他奉命去码头上看看海况是否能够启航,出去转了一圈回来,斗笠和蓑衣几乎没起到太大的作用,身上还是基本都湿透了。

    贺明发是这一行人的管事,负责安排包括老板李奈在内所有人的日常起居和行程,而他能够得到这个许多人眼红的职位,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叔父在福瑞丰的身份不凡。福瑞丰的老管事贺强虽然是外姓人,但李继峰一家上下可没把他当外人,而这种信任也延续到了下一辈,由贺强的子侄后辈继续辅佐李继峰的儿子。当年李奈第一次来三亚就是由贺强陪同,如今贺强年事已高,身体状况不便再长时间出海奔波,但陪在李奈身边的管事依然是贺家人,这也算是一种特殊的传承了。

    贺明发敲门进屋,便向李奈报告道:“少爷,海边风浪甚大,今日仍然不宜出海。”

    李奈叹道:“这都困在昌化两三天了……那陆路如何?”

    “昌化的车马行在前几天就被附近甘蔗种植园清扫一空,用以抢运收成,如今想找头骡子都找不到了。”贺明发不无遗憾地回复道:“而且据说昌化通往儋州的官道有一段路面被山洪冲毁,通行恐怕会有问题,就算天气好转也需要时日才能修复。”

    “唉,真是天公不作美啊!”李奈伫立在窗前,望着外面的瓢泼大雨感慨道:“要不是这场雨,这会儿应该已经办完事情往回走了。出发前特地把三亚的事延后了几天,结果还是要耽搁了。”

    昌化距离儋州并不远,但遇到这样无法出行的恶劣天气,李奈就算手眼通天也派不上用场。还好昌化经过数年开发建设,生活条件方面也不算太差,除了不能出门之外,吃住倒是无忧。贺明发快步冲进客栈大门,摘下斗笠脱了蓑衣递给旁边的随从,又接过干毛巾擦了一把湿漉漉的脸,这才开口问道:“少爷在哪里?”

    “在房间等您回话。”有人立刻应声道。

    贺明发不再多话,丢出毛巾径直走向客栈后院。他的老板李奈将整个院子都包了下来,作为在昌化暂时停留的住所。这已经是他们在昌化逗留的第三天,天气依然没有好转,暴雨让整个昌化镇都陷入了一片泽国,还好他们所住的这处客栈地势较高,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他奉命去码头上看看海况是否能够启航,出去转了一圈回来,斗笠和蓑衣几乎没起到太大的作用,身上还是基本都湿透了。

    贺明发是这一行人的管事,负责安排包括老板李奈在内所有人的日常起居和行程,而他能够得到这个许多人眼红的职位,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叔父在福瑞丰的身份不凡。福瑞丰的老管事贺强虽然是外姓人,但李继峰一家上下可没把他当外人,而这种信任也延续到了下一辈,由贺强的子侄后辈继续辅佐李继峰的儿子。当年李奈第一次来三亚就是由贺强陪同,如今贺强年事已高,身体状况不便再长时间出海奔波,但陪在李奈身边的管事依然是贺家人,这也算是一种特殊的传承了。

    贺明发敲门进屋,便向李奈报告道:“少爷,海边风浪甚大,今日仍然不宜出海。”

    李奈叹道:“这都困在昌化两三天了……那陆路如何?”

    “昌化的车马行在前几天就被附近甘蔗种植园清扫一空,用以抢运收成,如今想找头骡子都找不到了。”贺明发不无遗憾地回复道:“而且据说昌化通往儋州的官道有一段路面被山洪冲毁,通行恐怕会有问题,就算天气好转也需要时日才能修复。”

    “唉,真是天公不作美啊!”李奈伫立在窗前,望着外面的瓢泼大雨感慨道:“要不是这场雨,这会儿应该已经办完事情往回走了。出发前特地把三亚的事延后了几天,结果还是要耽搁了。”

    昌化距离儋州并不远,但遇到这样无法出行的恶劣天气,李奈就算手眼通天也派不上用场。还好昌化经过数年开发建设,生活条件方面也不算太差,除了不能出门之外,吃住倒是无忧。贺明发快步冲进客栈大门,摘下斗笠脱了蓑衣递给旁边的随从,又接过干毛巾擦了一把湿漉漉的脸,这才开口问道:“少爷在哪里?”

    “在房间等您回话。”有人立刻应声道。

    贺明发不再多话,丢出毛巾径直走向客栈后院。他的老板李奈将整个院子都包了下来,作为在昌化暂时停留的住所。这已经是他们在昌化逗留的第三天,天气依然没有好转,暴雨让整个昌化镇都陷入了一片泽国,还好他们所住的这处客栈地势较高,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他奉命去码头上看看海况是否能够启航,出去转了一圈回来,斗笠和蓑衣几乎没起到太大的作用,身上还是基本都湿透了。

    贺明发是这一行人的管事,负责安排包括老板李奈在内所有人的日常起居和行程,而他能够得到这个许多人眼红的职位,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叔父在福瑞丰的身份不凡。福瑞丰的老管事贺强虽然是外姓人,但李继峰一家上下可没把他当外人,而这种信任也延续到了下一辈,由贺强的子侄后辈继续辅佐李继峰的儿子。当年李奈第一次来三亚就是由贺强陪同,如今贺强年事已高,身体状况不便再长时间出海奔波,但陪在李奈身边的管事依然是贺家人,这也算是一种特殊的传承了。

    贺明发敲门进屋,便向李奈报告道:“少爷,海边风浪甚大,今日仍然不宜出海。”

    李奈叹道:“这都困在昌化两三天了……那陆路如何?”

    “昌化的车马行在前几天就被附近甘蔗种植园清扫一空,用以抢运收成,如今想找头骡子都找不到了。”贺明发不无遗憾地回复道:“而且据说昌化通往儋州的官道有一段路面被山洪冲毁,通行恐怕会有问题,就算天气好转也需要时日才能修复。”

    “唉,真是天公不作美啊!”李奈伫立在窗前,望着外面的瓢泼大雨感慨道:“要不是这场雨,这会儿应该已经办完事情往回走了。出发前特地把三亚的事延后了几天,结果还是要耽搁了。”

    昌化距离儋州并不远,但遇到这样无法出行的恶劣天气,李奈就算手眼通天也派不上用场。还好昌化经过数年开发建设,生活条件方面也不算太差,除了不能出门之外,吃住倒是无忧。